國歌條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國歌條例草案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歌條例
Regional Emblem of Hong Kong.svg
香港立法會
本條例旨在就在香港奏唱國歌、保護國歌以及推廣國歌,訂定條文;以及就附帶事宜,訂定條文。
引用2020年第2號條例
地域範圍 香港
考慮機關香港立法會
簽署日期2020年6月11日
施行日期2020年6月12日
立法歷史
法案名稱國歌條例草案
法案公布日期2019年1月11日
呈交者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
首讀2019年1月23日
二讀2020年5月28日
三讀2020年6月4日
現狀:已施行

國歌條例香港的一條法例,將侮辱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行為刑事化。此條例是對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本地法律[1]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初就國歌立法發表講話[2]。條例於2020年6月12日實施。

內容[编辑]

條例分為6個部分[1]

  1. 第1部分是解釋和定義國歌及國旗。
  2. 第2部分列出奏唱國歌的規定和奏唱國歌的場合,例如要求出席奏唱國歌場合的人在奏唱期間「肅立和舉止莊重」。
  3. 第3部分描繪國歌的保護。該條例禁止市民在特定場合使用國歌,例如作商業用途或背景音樂。同時禁止市民以任何方式侮辱國歌,包括篡改歌詞或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
  4. 第4部分強調國歌的推廣。該部分要求中小學教育必須將國歌列入課程內,包括奏唱、歷史和對國歌的禮儀。同時亦要求所有聲音廣播和電視節目在通訊事務管理局要求下播放國歌。
  5. 第5部分為補充條文,列出如果此條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出現不相符,以此條例為準。
  6. 第6部分包括其他條例的對應修訂,例如在商標條例加入國歌使用方法的內容。

背景[编辑]

中國大陸與香港的矛盾2014年香港示威後變得緊張,頻繁導致不少香港市民在體育比賽中公開噓中國國歌[3]。首次事件為2015年6月旺角大球場進行的2018年國際足協世界盃外圍賽馬爾代夫隊的比賽前奏唱國歌時球迷發出噓聲[4]。2015年9月在另一場對卡塔爾隊的比賽時再次發生噓國歌事件。國際足協香港足總就球迷行會發出警告,並向卡塔爾作出5,000瑞士法郎的罰款。香港足總之後在2015年11月17日另一場對中國隊的比賽再次噓國家進行再度罰款10,000瑞士法郎[5]

國務院就此表達了在內地和香港實施國歌法的意願,稱將幫助培養社會價值和推廣愛國主義[6]。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在2017年9月1日全國人大第29次會議獲得採納,並在2017年10月1日在內地實施。該法律列出使用國歌的規定,包括禁止在商業廣告中使用國歌,以及在活動期間要求參與者在奏唱國歌期間肅立[6]。違反新法的人,包括篡改歌詞或在不適合的場合下嘲笑或奏唱國歌將遭到拘留15天或面臨刑事檢控[7]

2017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属于全国性法律,成法后会择机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将其纳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附件三中,而使其适用香港[8][9][10]

就本地立法,香港的免费电视台主流频道港台電視31翡翠台香港開電視ViuTV)亦会根据香港特区政府通讯事务管理局规定,在晚间18点档新闻时段开始前以《心系家国》宣传片的形式播放国歌。此外,香港的一些收费电视台和卫星电视台(如有线新闻台凤凰卫视资讯台)也会在晚间的部分整点新闻时段开始前播放国歌。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纳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11]。為了符合基本法第18條2款,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將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1]。11月7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香港特区政府会以本地立法形式制订相关法例,并希望尽快完成。香港特区政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已展开本地立法工作,期望可在本立法年度提交立法会审议[12]

發展[编辑]

首讀之前[编辑]

2018年3月8日,消息透露國歌法在香港本地立法不會諮詢公眾,相關的立法原則3月底會交由香港立法會討論。政府傾向把內地國歌法的內容寫入香港本地立法,包括在法例寫明將國歌教育納入中小學課程。有小學校長質疑是否必要立法[13]。3月16日,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向立法会提交國歌法本地立法文件,该文件披露,草拟草案的建议内容中,订明应由行政长官规定奏唱国歌的场合、列明奏唱时出席者须肃立庄重、中小学生须学唱及了解国歌历史、持牌电视台及电台须按牌照条款播放政府宣传国歌的宣传片和声带,以及禁止公开及故意篡改国歌歌词、禁止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不得将国歌用于商业用途等行为。同时规定,违法者即属犯罪行为,可被罚款5万港元及监禁三年。据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指出,为配合《国歌条例草案》的立法工作,将在2018年第二季度推出政府宣传短片及声带,以宣传国歌背景以及奏唱国歌时应当遵守的礼仪。香港特区政府预计2018年7月可完成草案首读,有关文件不会涉及立法细节,只提及立法原则及方向[14]。同年底,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認為不必要在宣誓時播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15][16]

2019年1月8日,香港行政會議起草了國歌法草案[17],兩週後提交至立法會[18]。香港的《國歌條例》本地立法與內地《國歌法》稍有不同,而非直接搬字過紙,除保留全國性法律的立法原意外亦按香港實際情況作修訂。例如第一條提到要維護國歌尊嚴、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由於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所以香港《國歌條例》草案刪去社會主義字眼;又例如內地《國歌法》提到中小學應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重要內容等,香港草案不會用上愛國主義字眼,但保留中小學需教國歌、了解國歌精神和歷史,並遵守奏唱國歌禮儀;在中小學推廣的國歌教育將會以教導形式為主,不會有罰則,以釋教育界疑慮;外交活動和軍隊奏唱國歌禮儀分別由外交部中央軍事委員會規定的條文,也因外交、國防事務非香港自治範圍而在港版《國歌條例》中刪去[19][20][21]。此外,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也就歌手李克勤原唱的《球迷奇遇记》和黎明的《全日爱》(因部分歌词和曲谱与国歌相近,被指贬损国歌)以后是否不得演唱的相关问题回应时表示,两首歌曲并非以国歌为蓝本改动,没有任何问题[22]。同月條例草案經首讀後,立法進度被泛民主派議員打斷,之後進一步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導致的社會不穩停滯不前,直至7月休會[23]

立會內會拉布[编辑]

2019年10月復會後,建制派議員李慧琼卸任內務委員會主席以參與重選[24]。公民黨議會郭榮鏗自此以副主席身份署任委員會主席[25]。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自此進行「拉布」,以拖延其他議程,包括擴大香港警察在立法會大樓的權力或在2019冠狀病毒病期間立法會的運作,並成功拖延重選主席[26]。由於內務委員會必須先行選出主席方可討論法律,國歌法有效地遭到阻擋。

2020年5月8日李慧琼佔據香港立法會委員會主席位置,並獲得保安員及其他建制派議員保護

2020年5月8日,李慧琼宣佈以主席身份結束數個月的立法僵局,並佔據了委員會主席的空椅,並強調她在2019年擔任主席。建制派議員和保安員在委員會會議上牽制泛民主派議員,李慧琼敦促議會返回座位,指出「我沒有奪權,我是內務委員會現任主席」。隨後爆發混戰,至少一名泛民主派議員受傷。最終多數泛民議會自行離場。李慧琼及立法會法律顧問馮秀娟指出李慧琼可以因應泛民主派長達6個月的拉布而無法選出主席的不正常狀態擔任主席[27]香港監察總監指「現時立法會的僵局是破碎系統的直接結果,代表大多數的民主派唯一的策略是拉布」。報導指李慧琼傾向將不尊重中國國歌的行為刑事化,並傾向重新引入23條國家安全法[28]

2020年5月12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去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希望李能在5月27日恢復《國歌條例》等十條法案的二讀辯論,更指希望能優先處理《國歌條例》[29]。隨後李慧琼對張建宗的提議表示同意[30]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認為優先處理《國歌條例》二讀辯論是政治考慮[31]

三讀後生效[编辑]

2020年5月27日,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國歌條例草案》[32],引發24日的遊行[33]和27日香港多區的示威活動[34]。翌日獲得二讀通過[35],期間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傾倒腐爛盆栽,傳出惡臭[36]

2020年6月4日,立法會審議《國歌條例草案》期間,人民力量陳志全及議會陣線朱凱迪在主席台前潑灑惡臭液體抗議,並指控梁君彥充當「橡皮圖章」,又指他所做的行為將遺臭萬年[37]。會議廳其後傳出臭味,立法會代主席李慧琼驅逐兩人離場及暫停會議,消防及警方到場調查。最終同日下午,立法會在混亂中用了僅30秒極速通過三讀:42名建制派議員當中41名投票贊成;23名民主派議員中1人反對(鄭松泰),其餘離席抗議;1票棄權(梁君彥)[38][39]

6月11日,行政长官林鄭月娥簽署《國歌條例》[40],6月12日刊憲生效[41]

評論[编辑]

支持[编辑]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声明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会依照基本法第18条进行本地立法,类似《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法》的情况,并称法律是“理所当然”,港人不应有过敏反应[42]。對於要求回應關注、白紙草案和公開諮詢,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駁斥並指「我不理解為何有人堅持使用『公眾諮詢』的用詞」,並稱該用詞只是一個標籤。她同時堅稱法案將只會針對故意侮辱國歌的人,其餘人士不用擔心[43]

建制派议员廖长江指,国歌是宪法确立的国家象征及标志,尊重国歌是市民应有之义,强调香港有宪制责任立法,并指有人将《国歌条例草案》扭曲成限制言论自由、意图洗脑的恶法,令市民造成恐惧[44],认为香港有宪制责任为已经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国歌法》进行本地立法。他表示,相关条例草案争议不大,但社会有人因为不了解草案而出现疑虑,被人煽动出现恐惧心理[45]

经民联成员梁美芬认为,當今的社會形勢與2003年不可同日而語,在國際形勢的威迫下,香港內憂外患,成為國家的安全隱患,中央頒布「港版國安法」實乃迫不得已!既要挽救香港,不要陷入攬炒派設下的圈套,更要向內地14億人民交代[46]張華峰認為,身為中國人,所以支持《國歌條例草案》,全世界人都尊重自己國歌,偏偏本港有人噓國歌,認為政府提出最高監禁3個月的刑罰合適,民主派不應將國歌法妖魔化[47]

民建联议员葛珮帆表示《国歌条例草案》是“一国两制”重要的展示,反对国歌法本地立法将违反立法会议员誓言,希望揽炒派能明白在本地立法能有更清晰的法律可依从[48]

工聯會陸頌雄認為,噓國歌行為令中國人蒙羞,傷害中國人感情,又指國歌紀念抗日歷史,《國歌條例草案》並非「刷鞋」[47]

反對[编辑]

香港眾志創黨成員黎汶洛认为「覺得國歌只是一個象徵意義,如果我們看歌詞內容,我們是要去對抗不公義,受壓迫時去反抗,如果是跟這個意思,應該採取行動回應社會不公義的事;如果奏國歌時不能示威,便不能夠行使示威、集會等基本公民權利。」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则担忧其内容模糊性会钳制言论自由[49]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講師张达明等一些法律界人士指出由于涉及到拘留等香港没有的罚则,该法应以本地立法的形式实施,而不是政府直接颁布全国性法律[50]。張達明又指政府計劃的國歌法「意識形態」和「指導」的規定包括要求中小學必須教導學生奏唱和了解《義勇軍進行曲》的歷史是完全偏離普通法的常態。在法律的中國大陸版本,「中小學須將國歌視為教育愛國主義的重要元素,組織學生學習奏唱國歌,並教導學生國家的歷史和精神,以及觀察演奏和歌唱國家的禮儀」[51]。張達明稱若有規定卻不懲罰違法者,將會出現故意進行違法行為,並損害法律的嚴肅性和莊嚴性[52]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認為,這法例「從根本上說,擬議的立法是將中國民族主義強加於香港人」,並且「充滿了模糊的條款,有待解釋和可能會濫用[53]。」理工大學助理教授鍾劍華表示,要教育學生嚴肅莊重地唱國歌,要他們在唱國歌時激發愛國熱情,只是中共計劃中改造香港人觀念意識的頭盤[54]劉康認為,既然中國不斷踐踏香港人,所以香港人不需要尊敬中國,亦不需要向「中國暴政象徵物」獻上敬意,又認為這法例是「惡法」,不單止沒有增加民眾福祉,反而更侵害民眾幸福[55]朱凱廸認為,這法例最危險的元素,就是以法例強逼人民對一個自己未必認同的政權象徵效忠,剝奪香港人不表態的權利,又認為這法例無必要地干預學校和立法會,侵犯學校和立法會的自主[56]

香港社運人士韓連山指,中共領導人香港官員不去反省為何出現球場「噓」國歌現象,不去研究為何七成年輕人不信任中国政府的現況,不檢討暴政下居民反抗的必然後果,反而要立法、用刑罰,威嚇市民莫陷囹圄,從根本就是倒行逆施、弄巧成拙[57]戴耀廷認為,當一個政權,為了令人民順服及尊重它,不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以取信於民,也不是讓人民有權直接決定政權的更替,而要依靠嚴刑峻法去壓制人民的言論自由,甚至思想自由,已顯示這政權的本質是威權[58]

法政匯思蔡麒稱期望所有侍應和顧客在餐廳內的電視上聽到國家時肅立是不切實際的,並建議電視台應該停止播放以避免爭議。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亦指規定一個人站立不切實際。他同時稱「如果你要跟從中國大陸的意識形態和社會主義的表達方式相當可怕」[59]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國歌法的本地立法工作 (PDF). 香港立法會. 2018-03-23. 
  2. ^ 沈春耀.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草案)》的说明. 中国人大网. 2017-06-22 [2017-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中文(中国大陆)‎). 今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对国歌立法作出重要批示。全国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将国歌法列入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 
  3. ^ Hong Kong-China: A growing football rivalry or just politics?. BBC News. [2016-09-16]. 
  4. ^ Don't boo China national anthem, Hong Kong FA begs fans ahead of Maldives gam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5 June 2015. 
  5. ^ Hong Kong Football Association fined again by Fifa for booing China national anthem.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4 January 2016 [2020-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9). 
  6. ^ 6.0 6.1 Explainer: what will China’s national anthem law mean for Hong Ko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30 August 2017. 
  7. ^ Why the national anthem law is a matter of concern. Ej Insight. 30 August 2017. 
  8. ^ Allen, Kerry. 中国全国人大拟立《国歌法》剑指“港独”?. BBC中文网. 2017-05-04 [2017-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2) (中文(简体)‎). 
  9. ^ Deutsche Welle. 《国歌法》进香港 用法律强推爱国情怀?. 德国之声. [2017-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2) (中文). 
  10. ^ 端小二. 在國旗法、國徽法後,香港制定國歌法是順理成章?. 端傳媒. [2017-09-01] (中文(香港)‎). 
  11. ^ 全国人大决定在香港澳门基本法附件中增加国歌法. 央视网. [2017-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12. ^ 林郑月娥:国歌需得到尊重,期望尽快完成《国歌法》本地立法. 澎湃新闻. [2017-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13. ^ 國歌法本地立法將不作公眾諮詢. Now新聞台. 2018-03-08 [2018-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8). 
  14. ^ 港府就《国歌法》本地立法提出建议:中小学须教国歌 篡改侮辱可判监三年. 环球网. [2018-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0). 
  15. ^ 毛孟靜:議員宣誓前奏唱國歌是政治施壓. news.now.com. 2018-12-14 [2019-03-20]. 
  16. ^ 毛孟靜就國歌法晤聶德權 冀重新審視宣誓播國歌新要求 - 香港經濟日報 - TOPick - 新聞 - 社會. topick.hket.com. [2019-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8). 
  17. ^ Lum, Alvin. Hong Kong Executive Council’s move to table national anthem bill stirs controvers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9 Jan 2019 [30 May 2020]. 
  18. ^ 《國歌條例草案》今日刊憲. 香港政府. 2019-01-11 [2020-05-30]. 
  19. ^ 草案刪「社會主義」等字眼. 星島日報. 2019-01-08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9) (中文(香港)‎). 
  20. ^ 社會主義、外交國防等內地條文 未納入香港法例. 香港01. 2019-01-09 (中文(香港)‎). 
  21. ^ 香港或通過《國歌法》 擬刪愛國主義字眼. 多维新闻. 2019-01-07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0) (中文(繁體)‎). 
  22. ^ 香港明日刊宪《国歌条例草案》 两年内仍可检控. 大公报. 2019-01-10 [2019-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1) (中文(简体)‎). 
  23. ^ 會議日期,投票結果及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香港立法會. [2020-05-30]. 
  24. ^ Lum, Alvin. More arguments as Hong Kong’s gridlocked House Committee meets for 16th time and again is unable to elect chai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4 Apr 2020 [30 May 2020]. 
  25. ^ Creery, Jennifer; Ho, Kelly. Chaos at Hong Kong’s legislature as lawmakers battle for control of committee. Hong Kong Free Press. 8 May 2020 [30 May 2020]. 
  26. ^ 【拆解內會半年】李慧琼若退選 泛民即登主席寶座 建制派進退兩難矛頭指向立會法律顧問. CitizenNews. 18 April 2020 [30 Ma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中文). 
  27. ^ Pro-democracy, Pro-Beijing camps scuffle at Hong Kong legislature. CBC. Associated Press. 8 May 2020 [10 May 2020]. 
  28. ^ Davidson, Helen. Hong Kong parliament in chaos as politicians fight for chair. The Guardian. 8 May 2020 [10 May 2020]. 
  29. ^ 張建宗去信李慧琼 5 月 27 日將恢復二讀《國歌法》. 立場新聞. 2020-05-12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4). 
  30. ^ 李慧琼同意立會本月底恢復二讀國歌法等十條草案. 香港電台. 2020-05-12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2). 
  31. ^ 陳淑莊質疑《國歌法》恢復二讀排首位屬政治決定. 香港電台. 2020-05-12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4). 
  32. ^ 明天恢復二讀國歌法 立法會外圍一帶保安明顯加強 - RTHK. 2020-05-26 [2020-07-13] (中文(香港)‎). 
  33. ^ 余美霞. 港版國安法」人大表決前夕 香港市民遊行反對 港警催淚彈、水炮車驅趕. 端傳媒. 2020-05-24 [2020-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6). 
  34. ^ 【5.27 不斷更新】立會審議國歌法 警午後中環放胡椒彈截查記者 全日暫拘捕約 300 人. 立場新聞. 2020-05-27 [2020-05-30]. 
  35. ^ Chinese National Anthem Bill clears 2nd reading in HKSAR LegCo. CGTN. 28 May 2020 [29 May 2020]. 
  36. ^ 國歌法草案二讀通過 許智峯傾倒腐爛盆栽傳惡臭 梁君彥:對不負責任滋擾感失望心痛【短片】. 明報. 2020-05-28 [2020-05-30]. 
  37. ^ 國歌法三讀通過 陳志全朱凱廸許智峯立會潑臭水 建制派赴警總報案. 立場新聞. 2020-06-04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38. ^ 國歌法.直播│立法會41票贊成三讀通過國歌法 梁君彥突襲剪布. 香港01. 2020-06-04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39. ^ 胡尚佑. 國歌法混亂中極速三讀通過 朱凱廸、陳志全、許智峯持臭味物抗議 建制派報警. 眾新聞. 2020-06-04 [2020-06-05]. 
  40. ^ 林鄭月娥簽署國歌條例 周五刊憲後即時生效. 明报新聞網. 2020-06-11 [2020-06-11]. 
  41. ^ 行政長官簽署《國歌條例》(附圖). 香港政府. 2020-06-11 [2020-06-12]. 
  42. ^ 林郑:《国歌法》以本地立法实施_大公资讯_大公网. news.takungpao.com. [2020-06-05]. 
  43. ^ No need for formal consultation over law against national anthem abuse, says Hong Kong lead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7 March 2018. 
  44. ^ 多维新闻网. 港《国歌法》展开二读辩论 惟再遇“拉布”. 多维新闻网. 2020-05-28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中文(中国大陆)‎). 
  45. ^ 廖长江支持国歌法 籲反对派理性讨论 _大公网. www.takungpao.com.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46. ^ 梁美芬:反對派斷送了本地立法機會 - 20200604 - 觀點. 明報新聞網 - 每日明報 daily news.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中文(繁體)‎). 
  47. ^ 47.0 47.1 陸頌雄指噓國歌傷感情 張華峰稱不應將國歌法妖化 - RTHK. news.rthk.hk. [2020-06-05] (中文(台灣)‎). 
  48. ^ 香港政界:揽炒派反国歌法等同违誓. m.stnn.cc. [2020-06-05]. 
  49. ^ 《國歌法》草案在香港惹爭議 憂削言論示威自由. BBC. [2017-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6) (中文). 香港眾志創黨成員黎汶洛由學民思潮起,已和黃之鋒多次參與示威活動,例如2014年曾在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舉起示威手勢。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因「衝擊公民廣場」案被判囚六個月。黎汶洛對BBC中文表示,今後的行動會繼續,不會理會是否在奏國歌時需要保持嚴肅站立,認為如果奏國歌時不能示威,便不能夠行使示威、集會等基本公民權利。他直斥建制派指奏國歌時示威要被罰的說法「完全荒謬」,強調這些示威活動本意並非「煽動仇恨」。「我覺得國歌只是一個象徵意義,如果我們看歌詞內容,我們是要去對抗不公義,受壓迫時去反抗,如果是跟這個意思,應該採取行動回應社會不公義的事。」他說。他擔心國歌法是國民教育的「分拆上市」。「今天你能為國歌立法,下次會否有中共編寫的教材,又立法要強制在各大中小學實行呢?」本身是執業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對BBC中文說,《國歌法》的條文,「不像《國旗法》、《國徽法》那樣具體」,或會影響到表達、言論、示威自由。 
  50. ^ 中国《国歌法》草案在港惹争议. Radio Free Asia. [2017-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2) (中文(中国大陆)‎). 
  51. ^ Hong Kong’s Chinese national anthem law ‘shouldn’t include rule for schools’, legal scholar say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 March 2018. 
  52. ^ Hong Kong’s proposed national anthem law deviates from common law norms, says legal scholar. Hong Kong Free Press. 19 March 2018. 
  53. ^ 黃之鋒. China is erasing what makes us unique. 華盛頓郵報. 2019-01-14 [2019-01-14]. 
  54. ^ 鍾劍華. 國民教育、國歌教育,都是「倒中共米的教育」. 立場新聞. 2017-09-02 [2017-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9). 
  55. ^ 劉康. 中國國歌條例大逆無道. 立場新聞. 2019-01-12 [2019-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9). 
  56. ^ 朱凱廸. 《國歌法》概要. 立場新聞. 2019-01-08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9). 
  57. ^ 韓連山. 「國歌法」刑罰為主倒行逆施. 香港獨立媒體. 2017-11-10 [2017-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0). 
  58. ^ 戴耀廷. 國旗法國歌法的威權化. 蘋果日報. 2017-10-10 [2017-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9). 
  59. ^ Any law requiring Hongkongers to stand for national anthem would be ‘unrealistic’ and ‘impractical’ – legal experts. Hong Kong Free Press. 6 November 201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