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迷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團體迷思英文Groupthink,亦作團體盲思集體錯覺)是一個心理學現象,指的是團體在決策過程中,由於成員傾向讓自己的觀點與團體一致,因而令整個團體缺乏不同的思考角度,不能進行客觀分析。一些值得爭議的觀點、有創意的想法或客觀的意見不會有人提出,或是在提出之后,遭到其他团体成员的忽視及隔離。團體迷思可能導致團體作出不合理、甚至是很壞的決定。部份成員即使並不贊同團體的最終決定,但在團體迷思的影響下,也會順從團體。

概念發展[编辑]

一般認為團體迷思這個概念是由美國心理學欧文·莱斯特·贾尼斯首先提出。[1]但William Safire於2004年8月8日《紐約時報雜誌英语New York Times Magazine》(New York Times Magazine)撰文指出,團體迷思一詞實為威廉·H·懷特於1952年在《財富雜誌》中首先提出。[2][3]

1972年,詹尼斯利用「團體迷思」一詞形容團體作出不合理決定的決策過程。詹氏對「團體迷思」的原定義為“一種思考模式,團體成員為維護內團體的凝聚力、追求團體和諧共識,而不能現實地評估其他可行辦法”[4]。及後於1982年,詹尼斯再探究美國入侵豬玀灣事件、偷襲珍珠港事件韓戰越戰古巴導彈危機馬歇爾計畫的發展、水門事件等美國政府歷年外交決策事件,參照各個事件的環境、決策過程、決策結果,歸納出團體迷思的模型[5];團體迷思模型包括八項誘發的前置因素、八項表現形式,及七項對群體決策過程及結果的影響。

2004年,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表的伊拉克情報失誤報告,嚴厲批評美國情報部門在伊拉克戰爭前,誇大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威脅。美國情報部門的過失,是歸咎於團體迷思。[6]

成因及徵兆[编辑]

八項誘發團體迷思的前置因素[编辑]

  1. 群體高度凝聚力
  2. 群體隔絕外界資訊與分析
  3. 命令式領導
  4. 決策方法缺乏條理
  5. 群體成員背景和價值觀的相似性
  6. 來自外部威脅以及時間限制的壓力
  7. 團體沒有信心尋求比領導所提出的更好的方案:可能因為領導具有強大影響力
  8. 成員自尊心低落:可能由於剛經歷失敗

八項團體迷思的表現形式[编辑]

  1. 無懈可擊之錯覺:群體過份的自信和盲目的樂觀,忽視潛在的危險及警告,意識不到一種決策的危險性。
  2. 集體合理化:群體通過集體將已經作出的決策合理化,忽視外來的挑戰。一旦群體作出了某個決策後,更多的是將時間花在如何將決策合理化,而不是對它們重新審視和評價。
  3. 對群體道德深信不疑:成員相信群體所做出的決策是正義的,不存在倫理道德問題。因此忽視道德上的挑戰。
  4. 對外偏見:傾向地認為任何反對他們的人或者群體都是邪惡和難以溝通協調,故此不屑與之爭論;或者認爲這些人或者群體過於軟弱、愚蠢、不能夠保護自己,認為自己群體既定的方案則會獲勝。
  5. 對異議者施加壓力:群體不欣賞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對於懷疑群體立場和計劃的人,群體總是立即給予反擊,但常常不是以證據來反駁,取而代之的是冷嘲熱諷。爲了獲得群體的認可,多數人在面對這種嘲弄時會變得沒有了主見而與群體保持一致。
  6. 自我審查:成員對於議題有疑慮時總是保持沈默,忽視自己心中所產生的疑慮,認為自己沒有權力可以去質疑多數人的決定或智慧。
  7. 全體一致的錯覺:這是群衆壓力和自我壓抑的結果,是使群體的意見看起來是一致的,並由此造成群體統一的錯覺。表面的一致性又會使群體決策合理化,這種由於缺乏不同的意見而造成的統一的錯覺,甚至可以使很多荒謬、罪惡的行動合理化。
  8. 心靈守衛("mindguards"):某些成員會有意地扣留或者隱藏那些不利於群體決策的資訊和資料,或者是限制成員提出不同的意見,以此來保護決策的合法性和影響力。

七項團體迷思對群體決策過程及結果的影響[编辑]

  1. 不全面研究替代方案
  2. 不全面研究決策目標
  3. 不考慮既定選擇的風險
  4. 資訊蒐集不良
  5. 資訊處理過程有偏頗
  6. 不重新評估當初放棄的選擇
  7. 未制定突發情況的備用方案

團體迷思的防範[编辑]

  1. 群體成員懂得群體思維現象,其原因和後果;
  2. 領導者應當保持公正,不要偏向任何立場,防止形成不成熟的傾向;
  3. 領導者應該引導每一位成員對提出的意見進行批評性評價,應鼓勵提出反對意見和懷疑;
  4. 應該指定一位或多位成員充當反對者的角色,專門提出反對意見;
  5. 時常將群體分成小組,並將他們分別聚會擬議,然後再全體聚會交流分歧;
  6. 如果問題涉及與對手群體的關係,則應花時間充分研究一切警告性資訊,並確認對方會採取的各種可能行動;
  7. 預備決議後,應召開“第二次機會”會議,並要求每個成員提出自己的疑問;
  8. 決議達成前,請群體之外的專家與會,並請他們對群體意見提出挑戰;
  9. 每個群體成員都應當向可信賴的有關人士就群體意向交換意見,並將他們的反應反饋給群體;
  10. 幾個不同的獨立小組,分別同時就有關問題進行決議(最後決議在此基礎上形成,以避免群體思維的不良影響)。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Janis, I. L. Groupthink (PDF). Psychology Today. 1971-11, 5 (6): 43–46, 74–7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1. 
  2. ^ Whyte, W. H., Jr. Groupthink. fortune. 1952-03: 114–117, 142, 146. 
  3. ^ Safire, William. Groupthink. The New York Times. 2004-08-08 [2012-02-02]. If the committee's other conclusions are as outdated as its etymology, we're all in trouble. 'Groupthink' (one word, no hyphen) was the title of an article in Fortune magazine in March 1952 by William H. Whyte Jr. ... Whyte derided the notion he argued was held by a trained elite of Washington's 'social engineers.' 
  4. ^ 英文原文:a mode of thinking that people engage in when they are deeply involved in a cohesive in-group, when the members' strivings for unanimity override their motivation to realistically appraise alternative courses of action
  5. ^ 對於團體迷思的模型中的前置因素,有多於一個的說法,但內容性質上是相類似的。本條目中前五項是較普遍的說法。而後三項則是從不同來源中歸納出來的說法。前置因素並不一定局限於只有八個說法。
  6. ^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2004年7月發表的伊拉克情報失誤報告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3-08.提到“情報機關錯誤地集體假設伊拉克有發展大殺傷力武器的計劃。這個團體迷思,誘導情報機構的分析、搜集和管理人員把模棱兩可的證據,當作顯示伊拉克擁有違禁武器的結論性證據,無視或輕視伊拉克沒有有效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專案的證據。分析人員把有疑問的情報資訊,誇大成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證明。”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一个实际的例子群体思维(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