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正義聯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土地正義聯盟
Land Justice League
 
土地正義聯盟logo.jpg
 
 
創立2011年
象徵顏色綠色
 
 
意識形態綠色政治[1]
社群主义
直接民主
环境保护主义
政治立场左翼
 
網站http://landjusticehk.org/
土地正義聯盟發起反對官商勾結抗議

土地正義聯盟(英語:Land Justice League),简称土盟,是一個香港民主派壓力團體意識形態派別為綠色政治。於2011年成立,由多個社運環保團體组成,主張保护環境及反對地產霸權,其後演變成一民間團體。[2]過去曾經參加反對香港高鐵運動、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現時團體以個案工作、農業支援為日常工作,關注受迫遷及土地破壞的鄉村,支援例如橫洲等村民;同時亦有支援農場轉型及不同的農業計劃,例如協助信芯園舉辦太陽花節、組織耕種小組等。

政策綱領[编辑]

一. 城鄉共存共生

城市與鄉郊不能割裂,城市侵佔鄉郊絕非必然,而近年城市舊區的士紳化發展,更非港人所樂見的發展模式。我們要求停止任何以規劃、發展及保育為名的破 壞鄉郊水 土、農業和城市社區與文化的種種活動,堅決反對以鄉郊的「不可持續發展」,換取城市的「持續士紳化發展」,因為無論對於全球暖化、食物安全供應、社區經 濟、本土文化及城市生活質素,盲目的土地發展,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我們相信,只有恢復本土農業,香港的鄉郊生活才得以持續,唯有捍衛老區的草根生活和社區經濟,城鄉關係才可持續發展,共存共生。

二. 保育生態環境

環保不應只是為了下一代,人類作為自然世界的一分子,有責任確保鳥獸昆蟲能夠和我們共存共生。近年,因規劃失誤、跨境基建及環境政策的缺漏,已經導 致大量自 然生態衰退、農地棄耕、濕地填平、林木消失,充分說明過度的都市化,只會侵蝕本地的郊野公園、農地及綠化地帶等綠色空間。

我們相信,發展應有倫理,生態應存公義,絕對不能再容許土地因各種私利而將生態摧毁。

三. 捍衛居住權利

家園是我們生命之所繫,但近年土地商品化的發展,令家園淪為只供投機炒賣圖利的工具,教一群視家園為根的市民,慘被官商以所謂發展、公眾利益、善用 空間資源 為名強行迫遷。新界不同類型社群身分所面對的差異對待,市區重建、環境質素及規劃發展過程中對居住權的漠視,造成社會上各種不平等待遇揮之不去,抺煞人民 種種基本權利。

我們相信,居住權就是人權。我們捍衛人民居住權利,爭取人人享有居住、參與及改造社區的基本權利。

四. 打倒地產霸權

地產霸權現已成為破壞環境、壟斷經濟、摧毀社區與影響居住質素的核心源頭。地產商囤積農地數量驚人,全部用作投機,等待發展成為豪宅,大大扼殺了土 地各種可 能性。政府持續賣地給地產商興建豪宅,並透過更多的跨境基建配合跨境地產霸權,導致租金高企,教各行各業百上加斤,結果進一步鞏固地產商的壟斷和權益。

我們認為,香港不能再由少數地產商壟斷,主宰我們的衣食住行。政府必須立即停止這種把土地當作商品投機的過程,把土地孕育的能力,從地產商手上釋放出來,讓各行各業及不同生活方式,得到基本保障,持續發展。

五. 結束官鄉商勾結

發展商不僅在經濟上及土地資源上實行壟斷,官(政府)、鄉(新界原居民勢力)、商(發展商)三者更已經形成鐵三角,在土地規劃的決策過程中,進行利 益輸送。 近年,不論是丁屋政策、收地迫遷,還是各種大型發展規劃,都充分反映出官、鄉、商千絲萬縷的關係,以及他們對環境、文化、經濟及社區的負面影響。

我們認為,過去數十年來以短暫利益為盟的官、鄉、商勾結,必須結束,由公平、開放的程序與制度取代,落後於時代的管治及發展意識,必須中止。

六. 落實民主規劃

真正的民主,應該落實於人民生活的各個層面。現時無論城市舊區重建,抑或新界鄉郊發展,都由於土地商品化和區域融合而導致整個規劃過程由上而下,全 由官僚和 專家壟斷,缺乏人民的直接參與。當權者經常誇大香港被邊緣化,製造恐慌,強調香港不以經濟發展為本,便會走上末路。我們認為,有關論述完全經不起嚴謹的分 析和事實的考驗。

議員[编辑]

區議會選舉[编辑]

選舉 民選得票 民選得票比例 民選議席 委任議席 當然議席 總議席 +/-
2011 3,416 0.29% 0 0 0
0 / 507
0
2015 1,482 0.10% 0 不適用 0
0 / 458
0

與其他組織的關係[编辑]

2019年2月15日,蕭若元在網台發表公開言論《理論蕭析》,表示支持在香港大量填海造地,並指「土地聯盟」等反對填海的組織其實是受到地產商支助[3]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