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土家族
Bifzivkar
總人口
8,353,912(2010年)[1]
分佈地區

Place - Tujia.gif

 中国湖南省湖北省贵州省重庆市
語言
土家语汉语
宗教信仰
傩道教基督教
土家族舞蹈
西兰卡普-土家族的织锦,题材为老鼠嫁亲

土家族是拥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一支古老民族,主要居住在云贵高原东端余脉的大娄山武陵山方圆10万余平方公里区域,分布于湘、鄂、黔、渝毗连的武陵山区,共有8,353,912人(2010年)。人口数仅次于汉族壮族回族满族维吾尔族苗族彝族第八大民族,也是湖南湖北重庆三省市仅次于汉族的第二大民族,贵州省第五大民族。土家族本民族语言为两种土家语,但现时大部分人口仅使用当地汉语西南官话,但土家族聚居地区使用的西南官话中仍残留有不少土家族词汇,且音系受土家语音系简单的影响,较其他地区西南官话简单,与其它西南官话相比别具一格。

现时支系[编辑]

毕兹卡
北支土家族,占土家族人口的绝大部分,分布于湖南省湘西州北部、张家界市、常德市石门县;湖北省恩施州、宜昌市的五峰、长阳自治县;重庆市渝东南各自治县、区;贵州省铜仁市,自称“毕兹卡”、“毕基卡”、“密基卡”等。

孟兹黑
南支土家族,仅分布于湖南湘西州南部泸溪县境内一些紧邻的村落,有两千余人。五代十国时期,溪州土家族不堪楚国施加的繁重税赋,在国王墨呼送的领导下与楚國进行自立战争之后,双方重新划定边界,将南部土家族人口分布较少的领土割让与楚国,从而使得土家族聚居的溪州北部地区不再向楚国进贡纳赋。而南支土家族人便是当时被割让的南部领土中遗留至今的土家族人,自称“孟兹黑”,其语言为孟兹语(南部土家语),受周围苗语、汉语的强烈影响,与北部方言相差极大,无法互通。

廪卡
在湖南凤凰县当地自称“廪卡”(人客)的人现也被归为土家族,但廪卡人没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也并不认同土家语为自己的语言,除了认为自己是巴人廪君的后裔以外,与当地汉族并无任何语言文化风俗上的区别,而与毕兹卡、孟兹黑之间缺乏共通性。当地苗族将禀卡人与汉族人都称为“卡嘎”(而湘西苗族称土家族人为“代布”)。因此廪卡究竟是已被汉化的南部土家族人还是其他族群难以考证。

犵狫
除禀卡外,现时另一支有争议却被划入土家族的族群为贵州省铜仁市境内的部分土家族,由于贵州省北部的族群除苗族外均已汉化,因此民族识别并非易事,但现时一支生活在历史上犵狫族聚居区的已汉化族群虽已汉化,但该族群目前使用的汉语方言中依旧残留仡佬语痕迹,却被划入土家族,恐实为仡佬族而非土家族。

历史[编辑]

土家族自称“毕兹卡”、“畢基卡”等,沒有實際含義,譯爲「本地人」是一種引申譯法[2]

土家族的先民早在1000多年前就在今东南、西、西一带繁衍生息,与其他少数民族一起被侮称为“武陵蛮”、“五溪蛮”。

土家族最早于唐代后期五代开始出现在汉人史书中,以“土”字作稱,土民、土人等,亦或土、蠻混稱或交替使用,後來“土”就成了“蠻”的別稱。而南北朝以前此地区经常出现记载的巴人系此后就没有了记载,因为也常被作为土家族为巴人后裔的证据之一,然而这两者之间间隔几个世纪,中间发生了什么缺乏史料记载,因此并无法证明两者确切的继承关系。

代以后被称为“土丁”、“土民”、“土兵”等。清雍正改土归流后,由於大量漢人的遷入,“土”逐漸轉化成了土家族的專用名稱,以用於“土”與“漢”以及“土”與其他民族的對稱和識別[3]。清末地方志中开始用“土家”名称[來源請求]

潘光旦教授考证認爲土家族是古代巴人后裔[4][5]。且以此作为土家族识别成为单一民族的重要论据,并从此占据了舆论主体,现时被大部分媒体、教材所引用,然而事实上有关土家族族源的争论一直以来变从未停止过。

土家族内部学者有一种观点是,土家族来源于巴国,但不是巴国主体民族巴族的后裔[6]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爲土家族來自貴州西部,或與唐朝的烏蠻東侵有關。而且相比於目前在學界佔主流的潘光旦教授的「巴子」音轉「畢茲」等主觀性過強的推論,這種觀點的直接史料證據較多,如溪州銅柱銘文:「蓋聞牂柯接境,盤瓠遺風,因六子而分居,入五溪而聚族。」,牂柯舊治在今貴州貴陽,歷代郡治都在貴州中西部一帶。同時現代以前的貴州中西部地區的地方志一直有對「比茲族」的記載,如元代的《招補總錄》的“八番順元[7]諸蠻”篇云:「大德二年四月……又與叛猫犵狫必際等蠻……黃平府亦上言,桑柘近之重奥、必際、都陣、犵狫、必梅等二十二寨,刻契来降」,可見元代時貴陽黃平一帶都有必際人的分佈。甚至貴州西部城市畢節的名稱卽來自比茲人,見民國大定縣志卷五:「必躋係白羅羅之名,因號其地爲必躋,久之譌爲畢節」。必躋必際畢茲音近(可能是古音形式),更與一部分北部土家語使用者的自稱「畢基[8]完全同音。而必際人的來源,據歷史記載,中唐以後越嶲一帶的烏蠻曾入侵貴州,《安順府志》引彝文史書云:「已而入晉樂,卽今貴陽也。」《新唐書·南蠻傳》說這支烏蠻「兵數出,侵地數千里」,必際族可能是被烏蠻征服同化(白羅羅名稱亦由此出)並四處流散的後代,其中,遷入雲南的一支爲《大定府志》所記載,而遷入武陵山以東的湘西地區的則被溪州銅柱所記載[9]。且乌蛮白蛮、黑羅羅白羅羅之分又恰好与现时彝族土家族两族各自的黑虎、白虎崇拜相对应。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通过民族识别,土家族被确定为单一民族,并且在1957年成立了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在第二輪民族識別之後,於1983年又成立了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其后还成立了酉阳秀山石柱长阳五峰印江沿河民族自治县。土家族受汉族影响较大,农业生产发达、经济发展迅速、文化教育先进。

土家族人生活的地区自然风光秀丽,武陵源世界文化遗产张家界是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

分布[编辑]

清江画廊风景区武落钟离山内的土家族分布图雕刻

中国有土家族8,353,912人(2010年人口普查),湖南、湖北、贵州三省及重庆为土家族的世居地,四省聚集了95.45%土家族人口,其余散居各地。

湖南省有土家族2,632,452人,为土家族人口第一大省份,土家族也是湖南第二大民族。湖南土家族分布于18个县市区,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全境8个县、市张家界全境4个区县,常德石门桃源怀化沅陵芷江溆浦麻阳

湖北省有土家族2,100,052人,为土家族人口第二大省份,土家族也是湖北第二大民族。湖北土家族分布于16个县市区,即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全境8个县、市宜昌五峰长阳2个土家族自治县宜都市荆州松滋市神农架林区。杂居区有兴山秭归秭归等县市。

贵州省有土家族1,436,977人,为土家族人口第三大省份,土家族也是贵州是除布依侗族以外的第五大民族。贵州土家族主要分布于3地、州的11个县、市,即铜仁地区包括印江沿河2个土家族自治县、铜仁江口思南德江共计6个县市;遵义道真县黔东南岑巩镇远2县。其他杂居区还有石阡松桃苗族自治县

重庆市有土家族1,398,707人,为土家族人口第四大省份,土家族也是重庆第二大民族。重庆土家族主要分布于11区县,即石柱秀山酉阳彭水4个土家族自治县及自治县地位的黔江区,杂居区有奉节万州等区县。

集聚地[编辑]

自治州[编辑]

自治县[编辑]

民族乡镇[编辑]

-->

语言[编辑]

土家语是土家族的民族语言,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土家语支。土家语至今尚未发现本族文字,現時使用1984年創製的拉丁字母文字。目前只有少数人仍能说土家语。土家语处在濒危状态。语言分南北二方言,其中以使用人口较二者之多的北部方言为代表方言。

文化[编辑]

土家族和苗族、侗族、汉族一样有“哭嫁”的风俗,但现今已经很少看到。在武陵山区的外围,如石门等地,在1970年代仍行哭嫁习俗。在80-90年代湖北省恩施州咸丰县下还保留着哭嫁的习俗,同时还有抬嫁妆的习俗,捆绑嫁妆的技巧,现在只有少数土家老人会了,现已很少见。

土家族拥有独特的山歌和民族舞蹈,特别是摆手舞跳丧舞,另外板凳龙也比较出名。龙船调是世界二十五大民歌之一。另外,土家族还存在许多自己的独特娱乐方式,如逢年过节有自己的独特请神方式的活动,扫把神就是其中一种,随着土家老人的逝世,现在会这些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西兰卡普”是一种土家族传统织锦。土家族的图腾白虎

掉渣饼是在传统土家烧饼的基础上发明的一种快餐食品。

土家族传统建筑和苗族建筑一样为吊脚楼,是一种依山而建的半干栏式木质结构建筑。但两者在建筑布局等方面略有不同。

大庸氣功爲屬於湘西四大古謎的土家族武術。


宗教[编辑]

傩道教
土家族传统宗教为傩道教,在原始巫傩文化的基础上吸收部分道教、佛教元素而形成的特有宗教。且在土司统治时期,将彭田向三大土司世系神格化,以此作为统治的思想工具。虽然地理位置相距甚远,但傩道神话与日本神道神话却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两者皆为拜妖拜鬼的宗教,神道教有神灵八百万的说法,神妖不分,而傩道亦是如此,既是神,亦可以是魔,并非其他大部分宗教上神魔对立的体系。且两者神话均为太阳神为女性,月亮神为男性,也是与大部分宗教相反的特点。 土家族主要神祗有: 补所(人类始祖,男性,雍尼之兄,后被尊称为春巴涅)
雍尼(人类始祖,女性,补所之妹,后被尊称为惹巴涅)
拉乌茨(太阳神,女性,月亮神的姐姐)
素素(月亮神,男性,太阳神的弟弟)
洛伊(弓箭神,射掉了十一个{或说十个}太阳)
梅珊(狩猎女神)
彭公爵主(彭氏土司的始祖)
向官人(向氏土司的始祖)
田好汉(田氏土司的始祖)
八部大王(一说为八位神:奥朝霍奢、西提拉乌、西阿拉乌、里都、苏都、拉乌米、隆茨耶索耶聪、杰耶呼伊耶拿呼伊列耶,一说为一位神:涅克莱伊)
等等

基督教
此外,土家族地区也是基督教传入最早的地区之一,发展到清末为最为壮大的时期,此地区曾有基督教宣道会中国越南地区的五大传教站之一,几乎镇镇有教堂,随后由于酉阳教案等几大教案的发生,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尤以文革时期对宗教文化的打压,使得大量教堂被废置、改建,土家族的基督教信众大为减少,不少转入地下,发展成为邪教,在20世纪末期对当地造成不小影响。改革开放后,不少教堂在国内外宗教协会的资助下重新开张(如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龙潭镇福音堂得到基督教宣道会资金支持得以维修重建)并拓展分会、传教点,现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已成为注册人数上土家族第一大宗教(土家族传统傩道教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原始宗教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规定的五大宗教之内,因此并不进行统计注册及颁发宗教证等)。

佛教道教
土家族历史上也有不少佛教徒,至今遗存不少千年古刹,但受基督教几百年的冲击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无神论教育之下,如今几乎已无僧侣尼姑,仅有少量在家信徒。
道教则只在东部地区有道观及个别信徒。

姓氏[编辑]

据史籍《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记载,古巴郡的“南郡蛮五姓”中,有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郑氏五个大的氏族群体[3],但這幾個姓在當今土家族中是小姓,巴姓、瞫姓、相姓幾乎完全沒有。

張家界土司多為向姓家族,向姓為土家族大姓,據傳由相姓演变而来,因“向”与“相”原是同音异译,故土家人讹“相”为“向”。复旦大学谭其骧教授在《近代湖南人之蛮族血统》一文中说:“向氏为湖南蛮姓中之最早见于记载者。后汉建武二十三年,武陵蛮精夫相单程作乱。相氏疑即向氏,相、向同音而异译也”。實際上這種說法存在著很大的漏洞,因為19世紀以前的西南官話尚區分尖團音,彼時“相”音siɑŋ,而“向”音xiɑŋ(或ɕiɑŋ)[10],不可能同音,而附近的湘語區則是一直區分尖團到20世紀初[11](今天的地方戲曲音尚分尖團[12]),也不可能同音;而向氏的族譜記載都追溯超過了19世紀(如北宋時就已有向氏土酋),因此說向氏是相之同音另寫基本沒有可能。 北宋时期,澧水流域车溪洞土酋向克武率领土人归附宋朝。宋代开宝五年(公元972年),朝廷下旨改车溪洞为柿溪州,授土酋向克武为柿溪州宣抚使,允其子孙世代承袭。向克武遂设柿溪州宣抚司衙署(在今桑植县上洞街乡政府)。[原創研究?]桑植县《向氏族谱》记载了这一史实:“肇自祖公,向姓讳克武,于唐末宋初客游南楚,因入溪峒。是时大乱,土宇瓜分。流寇马殷占据湖南,称为楚王。公遂隐居山峒。公本盛德长者,乃为土众推(戴)为部落(酋)长。越十余载,天下宗宋,四海一家,万姓一体,公率各峒酋首倡向化,调征苗叛,得蒙嘉奖‘忠顺’,以为各峒酋长,仍住车溪峒,改为湖南柿溪州,(钦授向克武)为(柿溪州)军民宣抚使。”向克武死后,其子向万民袭职,忠心辅国,仁德爱民。后因无嗣,传弟向万才[13]

今天土家族的常見姓氏除了向姓外,還有田姓彭姓張姓白姓夏姓楊姓冉姓[14]等。

名人[编辑]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國2010人口普查資料. 
  2. ^ 彭秀樞,《土家族族源新議》,93頁,《貴州民族研究》,1984年12月30日刊
  3. ^ 3.0 3.1 土家族的來歷
  4. ^ 《湘西北的土家与古代的巴人》(潘光旦著)
  5. ^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的历史文化渊源》,《中华文化论坛》2004年第2期(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杨铭)
  6. ^ 彭秀樞,《土家族族源新議》,89頁,《貴州民族研究》,1984年12月30日刊
  7. ^ 八番順元宣慰司在今貴陽、惠水一帶
  8. ^ 張偉權,《「畢茲卡」考釋》,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會科学版)
  9. ^ 王忠,《駁向達、潘光旦關於土家族歷史的謬說》,《歷史研究》,1958年11月5日刊
  10. ^ [明]金尼閣,《西儒耳目資》,文字改革出版社,1957年2月第一版,289,291,292頁
  11. ^ 趙元任,長沙方音字母
  12. ^ 《湘音檢字》
  13. ^ 张家界市土家姓氏源流综述
  14. ^ 不過冉姓中幾乎沒有土家語使用者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