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华莱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德加·华莱士
Bundesarchiv Bild 102-13109, Edgar Wallace.jpg
在1928年的華萊士
出生 理查德·霍雷肖·埃德加·華萊士
(1875-04-01)1875年4月1日
 英國肯特郡格林尼治
逝世 1932年2月10日(1932-02-10)(56歲)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比佛利山
国籍  英國
职业 犯罪小說家、戰地記者、記者、小說家、編劇和導演
知名于 金剛》的創作者

理查德·霍雷肖·埃德加·華萊士英语:Richard Horatio Edgar Wallace,1875年4月1日-1932年2月10日)是英國犯罪小說家。

華萊士出身贫寒而且是私生子,在12歲時輟學。他在21歲那年入伍,是第二次布尔战争期间路透社和《每日郵報》的戰地記者。由于债务缠身,华莱士离开南非返回伦敦,开始撰写惊悚题材小说增加收入,在此期间出版的作品包括《四義士英语The Four Just Men (novel)》。以记者身份赶赴刚果报导比利时的暴力行径期间,他在包括《温莎杂志》在内的多种出版物上连载短篇小说,之后又于1911年出版合集《桑德斯的河畔》。1921年,华莱士同霍德和斯托顿出版公司签约,成为国际知名作家。

1931年,华莱士以自由党人身份出马竞选国会议员,失败后移居好莱坞,开始为雷电华电影制片厂编写剧本,但就在为电影《金刚》编写初稿剧本期间因糖尿病突然谢世,享年56岁。

华莱士的创作产量极高,出版过他作品的其中一名出版商甚至声称英国所有书籍中有四分之一是华莱士的作品[1]。除了新闻稿件外,华莱士还写过许多剧本、诗歌、历史类非小说作品,另有18部舞台剧、957篇短篇小说、超过170部长篇小说,其中单1929年就有12部之多。根据华莱士作品拍出的电影有160余部。他最为后世熟知的作品就是《金刚》、《绿箭侠》系列小说和《J·G·里德侦探小说》。他的各类著作销量超过5000万本,《经济学人》杂志称他是20世纪最高产的惊悚小说家之一,但时至今日,只有小量作品仍然出版。[2][3]

生平與工作[编辑]

出身和早年[编辑]

華萊士出生於格林尼治,父母分別叫理查德·霍雷肖·埃德加(Richard Horatio Edgar)和瑪麗·簡·「波莉」·理察茲(Mary Jane "Polly" Richards)。[4][5][6]

華萊士的母親在1843年生於利物浦的一個信奉愛爾蘭天主教的家庭。她和她的家人在電影院中任職舞台管理、引座員和配角直到她在1867年結婚。而他的父親在1838年亦生於利物浦的一個信奉愛爾蘭天主教的家庭。他和他的父親約翰·理察茲皆為英國商船隊英语British Merchant Navy的隊長,而他的母親凱瑟琳·理查茲來自一個水手家庭。

在1868年1月,當瑪麗懷孕八個月的時候,她的丈夫罹難水災。因此她在分娩後失去生活來源,且家境十分窮困。於是瑪麗再度以藝名「波莉」·理察茲加入演藝界。在1872年,她認識了萬豪家族的劇團。這個劇團由愛麗絲·埃德加和她的丈夫理察·埃德加負責管理。他們有三名孩子,他們分別是格蕾絲·埃德加、艾德琳·埃德加和理查德·霍雷肖·埃德加。

以前,華萊士的父母曾經在演出派對後進行過一次被稱為「櫥櫃掃描」的性接觸。當她發現自己懷孕後,她在格林尼治做義工以維持生計直到她獲得一個住宅。於是她生育了三個孩子,包括華萊士。[7]當她坐月後,助產士建議她和弗里曼夫婦一起居住。於是她和小華萊士在1875年4月9日搬到弗里曼夫婦的住所。[來源請求]

童年生活與早年生涯[编辑]

波莉的幼子華萊士,就是現在眾所周知的「埃德加·華萊士」,亦被稱為理查德·霍雷肖·埃德加·弗里曼。他表示他有一個來自「第二母親」的快樂童年。在1878年,由於波莉覺得她沒時間照顧她的小兒子,於是她將兒子送入济贫院中居住,並由弗里曼夫妻定時照顧他。[4]自此以後,波莉再也沒有探訪小華萊士。他的繼父喬治·弗里曼決定要延續華萊士的良好教育,因此他帶華萊士就讀佩卡姆的一間學校。[5]但小華萊士不希望在這間學校讀書,因此在他十二歲輟學。[4]

在他十幾歲的時候,華萊士發現有很多人在弗利特街拉德蓋特馬戲團英语Ludgate Circus中從事擠奶員、橡膠廠職員、鞋匠、和船上的廚師,於是華萊士決定從事擠奶員以維持生計。[4][5][7]在1894年,他在德普特福德認識了一名名為伊迪絲·安斯蒂的女子,並開始了他的兵役生涯。

此時,華萊士使用「埃德加·華萊士」的作家身份撰寫《賓漢:一則基督的故事英语Ben-Hur: A Tale of the Christ (1925 film)》。[4][5][7]同時,他的病歷記錄顯示,他由於長年生活在窮困的環境中,因此導致他營養不良,[7]這其實是因為華萊士曾經於1896年在南非工作。[5]華萊士不喜歡服役,但他甘願加入皇家陸軍醫療隊英语Royal Army Medical Corps。這給他更多的負面情緒,因此他再次加入記者團,並認為這份工作更適合他。[7]

1898年至1918年[编辑]

約在1898年至1902年華萊士

華萊士開始推廣一些歌劇和詩歌,因此他在1898年於開普敦認識了魯德亞德·吉卜林。同年,華萊士的第一篇民謠《一個失敗的任務》開始推出。在1899年,他決定將這份工作轉為全職。[4]他在南非發生第二次布尔战争的時候成為屬於路透社每日郵報膝下的戰地記者

當華萊士於1901年在南非服役的時候,他與艾薇·莫德·考爾德科特(約1880年–1926年)結婚,[4]但她的父親威廉·肖德·考爾德科特強烈地反對他們的婚姻。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埃莉諾·克萊爾·赫利爾·華萊士在1903年因脑膜炎而突然夭折,因此他們夫妻返回倫敦以避免同類事件發生。[4][8]

華萊士返回倫敦後,他在每日郵報工作,並開始撰寫偵探小說作他的兼職。在1904年他和妻子艾薇的另一位兒子布萊恩出生,而他們的女兒帕特里夏生於1908年。[4]在1903年,華萊士重遇他的生母波莉,當時她已經60歲,並居住在一個窮困的環境內。她這次特地回來的原因,是希望向她的兒子借錢以維持生計。在翌年,波莉在療養院中病逝。[9]

弗利特街每日郵報公司的華萊士紀念碑

在1905年,華萊士在他的公司撰寫《四義士英语The Four Just Men (novel)》。儘管每日郵報有不錯的銷量,但華萊士已經被郵報的業主艾爾弗雷德·哈姆斯沃思解僱。[4]原因是因為華萊士的工作報告令公司的人心大幅下降。華萊士被解僱後,他的那一份報告被燒毀。其後由於沒有公司願意僱用他的綠故,因此華萊士決定撰寫小說來維持生計。他的家庭總算有了另一個維持生計的來源。[4][10]

在1907年,華萊士前往剛果自由邦利奥波德二世報告他所開發的比利時橡皮擦公司對剛果人的暴行,已經令1500萬的剛果人被殺害。[4]在同時,《每週故事》的作者伊莎貝爾·索恩邀請華萊士跟她討論他的故事和經驗,並將他的故事序列化。這開始了他的第一篇故事集《桑德斯的河畔》,且有一個不錯的銷量。這本故事書在1935年由保罗·罗伯逊改編成一部電影英语Sanders of the River。在其後,華萊士又撰寫11篇故事系列,它們大都是關於冒險的故事。然而,他出售了他創作的28本故事書以及它們的電影。[4][10]評論家大衛·普林格爾英语David Pringle在1987年表示:「《桑德斯的河畔》不再經常加印的原因,也許是因為作者在種族主義的分歧。」[11]

在1908年至1932中,華萊士度過了他最豐富的人生。在這段時間,他撰寫了更多的小說,可是他再次被聘請成為記者。他撰寫了《週末》和《晚報》、並成為《週末》、《拜伯里》和《沃爾頓周刊》的主編並創作了許多比賽埸刊。但由於他沉迷賭博而令他失去了許多人對他的信心。他的成功,卻換來一些他無法預想的事件。[4][10]

在1916年,他的妻子艾薇生育了他們的幼子邁克爾·布萊爾·華萊士。在兩年後,他們申請離婚。[4][10]

1918年至1929年[编辑]

其後,艾薇和她的兒子們遷往皇家唐橋井居住。華萊士和他的秘書埃塞爾·維奧莉特·金(1896年–1933年)在1921年再婚,並生育了一個女兒珀涅羅珀·華萊士英语Penelope Wallace

同時,華萊士開始豐富他的作品生涯。1921年,他和出版商霍德和斯托頓英语Hodder and Stoughton簽約以組織他的合約,而不是為了籌集資金以維持生計。這令他的書小說有更好的進步空間和版權。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對他所編的書籍實施一些宣傳活動。同時,出版商積極地亦宣傳他是眾所周知的名人作家。他表示自己願意在三天內寫一篇約有70000字的小說並立即翻譯三部小說,且得到出版商的同意。在1928年的統計,在英格蘭中,每四本小說中,就有一本是他的著作。除此以外,他亦撰了許多科幻小說、電影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歷史。他一共撰寫了18埸舞台劇、957篇短篇小說和多於170篇的長篇小說。他的作品至今已經被譯成28種語言。[4][7][10][12][13]另外,評論家惠勒·W·狄克遜建議華萊士公開這個笑話。[14]

同時,華萊士擔任倫敦夜總會英语London Press Club的主席。這個夜總會每年均頒發一次「埃德加·華萊士獎」。[4] 在此期間,他撰寫了小說《林格》。不久,華萊士被任命為英國獅子電影公司英语British Lion Film Corporation的董事長以回報他對小說界的所有貢獻。[15]算下來,那時華萊士的年薪包括公司的投資股票、他的工作薪水和公司的每年總利潤。此外,英國獅子電影公司聘請了他的長子布萊恩·E·華萊士為電影主編。1929年,華萊士的年薪已經超過50,000英磅(相當於現在的2,000,000英磅)。值得一提的是,他還發明了當時的午餐會,來實現他的兩大喜好:看新聞和觀看賽馬比賽。[來源請求]

「第一」[编辑]

華萊士是第一個使用警察作為他的主角的犯罪小說家,而不像大部份的犯罪小說家般,成為業餘偵探。他的小說大多數都是獨立的單集故事;換言之,他的作品只有少數使用系列分批出版,因此他不需要浪費時間來將故事排序。

在1923年6月6日,當華萊士為葉森打吡大賽中寫報告後,他成為英国广播公司的董事長之一和英國的第一名運動記者英语Sports journalism

艾薇之死[编辑]

華萊士的前妻艾薇在1923年被確診患有乳癌,雖然她的腫瘤成功移除,但是它在1925年復發,最後艾薇在1926年逝世。

「我們之間的潰痬」[编辑]

華萊士在1920年代中期撰寫了一篇有爭議的論文「我們之間的潰痬」。這論文的內容圍繞着戀童癖和商業世界、亦形容了為何一些商人的孩子容易受到襲擊、並把戀童癖與同性戀聯接在一起。這激怒了他的眾多同事、出版公司和他認識的許多從事商業朋友,包括了戲劇家傑拉爾德·杜穆里埃英语Gerald du Maurier。生物學家玛格丽特·莱恩按照當天人們的反應標準形容這篇論文「不能容忍、嚇唬別人、眩暈,令人不能下樓梯」。[16]

移民美國後[编辑]

同時,華萊士成為了自由党的議員和準備參選1931年布萊克浦英國國會大選英语United Kingdom general election, 1931並成為獨立自由黨英语Independent Liberals (UK, 1931)(反對國民政府,並由自由黨支持之政黨)的成員。[4]同時,華萊士亦接管週報星期日日報英语Sunday News (UK)六個月,直到該日報倒閉。[17]然而在這件事件中,卻令他失去了約33000張選票。其後,華萊士在1931年11月移民到美國,並創作了電影《巴斯克維爾的獵犬》。

華萊士在荷里活的雷电华电影亦創作了許多電影。[4]他的晚期製作《綠色包裝》有很高的瀏覽數,這奠定他在電影界中的基礎。他希望擁有自己的作品,因此他創作了《四義士》和《J·G·里德先生》的續集。在荷里活中,華萊士認識了斯坦利·霍洛威英语Stanley Holloway的作品,並稱霍洛威是他的「半兄弟」。華萊士觀看艾爾·卡彭的作品《斑點》。他聲稱他看到戲劇的最高境界,共形容它「無論在建築、對話、行動、情節和決議,都是20世紀中最好的電影」。[18]查尔斯·劳顿指這句話亦概括了他的職业生涯。[18]

華萊士之死[编辑]

逝世[编辑]

在1931年冬,華萊士在雷电华电影創作《金剛》。但在翌年一月,他突然出現嚴重的頭痛,並被診斷患有糖尿病,他的病情在未來幾天後持續惡化。華萊士的妻子紫羅蘭立刻預訂了機票前往南安普敦,但他已經陷入昏迷的狀態,並出現雙重肺炎等併發症。最終在1932年2月10日,華萊士在位於比佛利山的家中病逝,享年56歲。[4]英國弗利特街的市民於當天將街上的報紙拋上半空,並且將圣布里奇教堂的鐘停止響起以示哀悼。[7]他被埋葬在英國白金漢郡蕨林巷英语Fern, Buckinghamshire,該處距離華萊士的住處不遠。[19]

後事[编辑]

華萊士的成功,卻令他有許多的債務尚未償還。據說華萊士在他的作品中花的錢和他的房債,在他死後兩年才得以債還。[4][7]

另外,他的妻子紫羅蘭·華萊士的死距離丈夫的逝世只有14個月。當華萊士的債務沉重的時候,她在1933年4月突然死亡,享年僅33歲。[來源請求]

遺產[编辑]

位於倫敦河岸街的華萊士酒吧

華萊士的妻子紫羅蘭·華萊士在她臨死前將他的部份遺產留給她的女兒,珀涅羅珀·華萊士。她後來亦成為一名犯罪小說家和股東。珀涅羅珀在1955年與喬治·哈洛克結婚。他們開始運行父親的遺作,並在1969年創立「埃德加·華萊士協會」。[7]這個協會在珀涅羅珀死後,由她的女兒(名字亦為珀涅羅珀)接管,至今該協會的成員已覆蓋超過20個國家,現時由倫敦的機構「A·P·瓦特」進行管理。

另外,華萊士的長子布萊恩·華萊士(1904年–1971年)亦為一名犯罪小說家。在1934年,他娶了英國作家瑪格麗特·萊恩(1907年–1994年)作為他的妻子。她在1938年為布萊恩撰寫了自傳。

《埃德加·華萊士的奧秘雜誌》是一個報導犯罪和偵探小說的月刊。在1964至1967年期間,這個月刊共推出了35本相關雜誌,而這些雜誌均包含了短篇小說或神秘小說的作品介紹。其介紹的作品多數為華萊士、安东·帕夫洛维奇·契诃夫約翰·史坦貝克以及阿加莎·克里斯蒂

華萊士一生總共撰寫了超過160部電影。[2][15]另外,除了在弗利特街有以他命名的郵報公司外,還有位於英國的河岸街的郵報公司。

寫作[编辑]

方式[编辑]

華萊士經常使用他的留聲機圓筒(指當時的錄音機)來記錄他當時的靈感,並由他的秘書進行編寫。這也許是他以高速度地進行工作,並擁有一種敘事驅動力的原因。因此,華萊士的小說多在兩天或三天內出版,並散發了紙箱的香煙味;但這令他的小說許多均以段落式序列,並帶來一些給讀者的「負面能量」。[20]

另外一提,華萊士通常不會修改他的小說內容。他的小說在進行編寫後,便直接送往出版商。華萊士亦強烈反對出版商對他的作品進行修改,而且該公司只是粗略地檢查小說中的錯漏。[20]

華萊士由於使用這種編寫作文的方法,因而面對眾人的指責。儘管他沒有公開他編寫作文的方法,可是他的高效率地工作已成為眾人在卡通和漫畫上笑炳。華萊士的「三天書」,卻令他被「鯊魚」從門討債,且得不到一些重要的讚揚。華萊士表示,他認為自己在他的作品中找不到自己的價值。[21]

評價[编辑]

華萊士所創造的角色,例如在《桑德斯的河畔》的主角地區專員桑德斯能夠代表他「白人至上」的觀點,因此他被視為種族歧視的主義者。他的作品亦被指出「對非洲的兒童作出人身攻擊」,並恥笑他們為「愚蠢的孩子」[22]例如在華萊士的作品中,桑德斯承諾他會把「文明」帶給「50萬名食人族」。[7]乔治·奥威尔稱華萊士是一名「孩子欺凌者」和「原法西斯」,這令許多評論家認為華士更像是流行于时代市场的作家。[7]華萊士一生總共賣出了多於50萬本劇本,當中包括多於170篇長篇小說。因此,華萊士亦是一名被時代解僱的作家之一。

其後,奎尼·多蘿西·利維斯英语Q. D. Leavis阿諾德·貝內特多萝西·L·塞耶斯等人為華萊士平反,證明他沒有「對非洲的兒童作出人身攻擊」,且分散讀者們對華萊士的觀點。[23]在1935年,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在他的病床上閱讀華萊士的其中一本小說,他表示它「十分平庸、蔑視別人和粗暴,且沒有感知、天賦和想像力。」[24]評論家史坦布瑞納與賓茲納形容華萊士的作品「嘲諷和濫用陳詞,經常使用二維空間作為情境,且依賴於直覺和巧合。在漫畫中,英雄和壞份子被清楚地分明。其他角色們包括股東、警察和女英雄可以互換至其他作品。」[25]然而,在《牛津劇院的伴侶》中的拍攝同伴表示「在他(華萊士)的所有作品中,可以表現出不相同的精確細節和敘事技巧。他在這些方面的知識,有助他成為一名犯罪小說家。」[26]

儘管華萊士喜歡使用「聽寫」的方式來寫作,但他不會用在劇情上的細節。評論家迪克森認為華萊士有着許多的觀點和特微,且有部份作品以女性主義為主題,例如有:《芭芭拉是她自己的》(1926年)、《四面的簡》(1929年)、《蘇格蘭的女孩》(1926年)和《人民》(1926年)。[20]

科幻小說[编辑]

埃德加·華萊士亦享受撰寫科幻小說。然而經過幾次的努力,他也沒有得到他在經濟上的成功。隨着華萊士在收入上的需求,他的作品開始變得平帆。[27]他的第一部科幻小說《小行星127》,最早於1924年出版,並於2011年重印。[28]這是一篇關於一個科學家的短篇小說,並敍述他和他的同事在另一個地球上進行無軌通訊,而他的構思則是來自其他作品《鏡像地球》和《鏡像宇宙》,這本小說在後來成為科幻小說中的標準體裁。但這個故事卻被別人指出「恐嚇、抄襲魯德亞德·吉卜林的科幻小說《無線》」。華萊士的其他科幻小說包括:《綠色的鐵銹》(關於一個會破壞世界上所有玉米的生物)、《1925》(關於德國和英國的一埸戰爭)和《黑色的流感》(關於一個會令人失明的流感)。他生前的最後一篇科幻小說,就是廣為人知的電影——《金刚》。

金刚[编辑]

遺憾的是,華萊士卻沒有機會欣賞他最著名的遺作:雖然他在雷电华电影創作了許多電影,然而他的助手梅里安·庫珀英语Merian C. Cooper所提供的「猩猩照片」孕育了他於1933年的電影——《金刚》。

華萊士使用了五個星期(從1931年12月至1932年1月)撰寫了最初110頁的草稿。這部電影原本被稱為《怪獸》,並以華萊士的「吉祥物」來命名。以下華萊士的日記中對金剛製作的初步形容:我的助手庫珀提供了許多方面對金剛的形象(靈感部分是由一名自願者來拍攝,且盡可能不使用雷电华电影所拍攝的鏡頭)。在故事的會議和電話交談中,華萊士接受了庫珀的意見,後者為華萊士在每一個程序上開發腳本,並為華萊士的電影打好基礎。當華萊士正為這個電影忙時,庫珀經常為華萊士篩選近期的作品作為參考的腳本,例如托德·布朗寧英语Tod Browning德古拉詹姆斯·惠尔的《科学怪人》,以及由威利斯·奧布賴恩所製作的《創造[需要消歧义]》,並以它們為腳本,作為撰寫的材料。

儘管他的草稿殘缺不全,不過華萊士只負責進行一些微小的修訂,而其他的工作均由他的助手負責。當他在1932年的1月下旬遇到病魔和在2月庫珀召喚華萊士討論劇本前,卻有人指出他在醫院昏迷不醒。在2月7日,華萊士不幸離世。同一時間,由於梅里安·庫珀由於缺少一名編劇,因此他決定使用華萊士留下的腳本,繼續撰寫華萊士的遺作。這亦作為他一個在經濟上的保險,並令這部電影成為雷电华电影的代表作。

當華萊士成為德納姆黨的議員時,由於他「火山爆發的劇本」,因此他被恥笑為「蒸氣」或「蒸氣島」。另外一說,他在原始劇本所御用的演員安·德羅飾演雪莉·雷德曼或澤娜,而約翰·德里斯科尔測飾演約翰·蘭森。在劇中,角色中的隊長恩格漢爾在華萊士臨終之時出現,令這個角色在電影中有更多的霸氣。丹比·G·德納姆亦是一個《金刚》的助長者之一,因為他替華萊士照顧他租借的一隻巨猿,並將牠帶至麥迪遜廣場花園和馬球場進行展覽。這部電影的成功,也許是德納姆加入卡爾·德納姆在花園和克里爾曼的情節。這令《金刚》有「世界的第八個奇蹟」的評語,並清楚地模仿巴納姆的滑稽行為。相反的,其他的導演都不會使用這種的方式來滋潤他們的電影。華萊士亦創作了許多的主要角色,例如與主角有關係的角色。他們在劇中有加深總體情節中的作用。

在華萊士最初修訂的劇本內容中,當金剛嘗試拯救被強姦的雪莉時,牠遇上一些船員(這些船員由囚犯所組成)。然後雪莉是在一個帳蓬裏被襲擊和強姦,於是金剛為了拯救她而把綁匪捉掉。華萊士所印的腳本中,金剛的身型高約30尺,這証明了金剛是一隻巨猿。在劇中,約翰和德納姆 和他的伙伴欲想救被強姦的雪莉,然而一隻恐龍卻襲擊金剛和拯救雪莉的人。而金剛卻將她帶至一座山峰。傑克解救了雪莉,並用鏈將金剛圍困。途中,雪莉被一些巨型的貓來擊,於是金剛將攻擊雪莉的牠們全部殺死。有一情節,金剛爬上帝國大廈,飛機卻向牠襲擊。梅里安·庫珀英语Merian C. Cooper向華萊士發表一篇與《金刚》有關的備忘錄,並建議華萊士加上約翰阻止警察襲擊金剛的情節:「請覆查一下,如果您認為警察將會停止對金剛進行攻擊,那麼這個情節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在劇中,金剛在掛在旗幟的旗桿中被射死。電影早期的宣傳海報中,它以「金剛」和「由埃德加·華萊士主導」作為它的標題,並顯示了華萊士意想的「閃電」和「風暴」。

華萊士創作了一個既美好,又使用怪獸作主題的整體劇情、結構、概述、許多的關鍵角色和劇情。梅里安·庫珀英语Merian C. Cooper歐內斯特·B·舍德薩克英语Ernest B. Schoedsack對劇本充滿激情,於是他們將華萊士是這段時間所遺留的日記寫成《我在荷里活的日記》(1932年)。遺憾的是華萊士的逝世,大大減少了別人對他的認可。而華萊士最初撰寫的草稿,最後卻被認為對電影毫無用處。

華萊士死後,露絲·蘿絲替他完成他生前所創作但直至死前也還未完成的作品。她後來成為歐內斯特·B·舍德薩克英语Ernest B. Schoedsack的妻子,並為華萊士的遺作翻譯成劇本。蘿絲還添加了一些在骷髏島和的情節和開埸情節(包括增加了一些角色和作品的介紹),完美地實現了華萊士和安·德羅所提供的意見。而詹姆斯·阿什莫克·克里爾曼一直工作於《最危險的遊戲》,並令華萊士的劇本變得更整潔。他們的工作令華萊士的遺作變得完美無暇。

蘿絲和克里爾曼的努力和成果,令許多讀者均認為這篇作品是屬於他們倆人的。在華萊士的版本中,一隻幼小的猿曾經用一支玫塊預言金剛將會把雪莉的衣棠扒光。這個修訂版本包括了約翰是在水中的船上被恐龍襲擊。另外,華萊士最初的劇本並未推出,這使兩個版本的劇本難以融為一體。

華萊士最初的劇本後來經過分析和討論,演變成作品《長出羽毛和爪子的女孩》(1976年,由羅納德·戈特曼、哈利·古德爾和馬克·科塔·瓦斯主編)和重新發行後的《金剛》(2005年)。

在1932年12月,他所編的故事和劇本被評為「提材新穎」的正面評語和「抄襲提洛·惠勒·洛夫萊斯(一名新聞記者和作家,他以前與梅里安·庫珀英语Merian C. Cooper一起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並出現在金剛的電影海報中)的作品」的負面評語。但其實洛夫萊斯亦有幫助華萊士編寫露絲·蘿絲和詹姆斯·阿什莫克·克里爾曼的劇本。金剛的「新穎」之處,是歸功於華萊士、庫珀和洛夫萊斯,還包括替華萊士重寫遺作的葛謝和鄧拉普,這本書是由2005年的一間現代圖書館出版。內容介紹一隻格雷格熊和一隻來自美國的企鵝,而開埸白則由馬克·科塔·瓦斯所編。在英國,維克托·戈蘭茨亦在2005年推出一篇「精裝版」的《金剛》。金剛的第一個平裝版分別在1965年由美國的班坦圖書公司以及1966年由柯基圖書公司於英國推出。在1976年,葛謝和鄧拉普以平裝及精裝版重寫這篇小說。同年,亦有平裝版的《金剛》出版。在2005年,布萊克斯通製片公司發佈了金剛的光碟,使其成為有聲讀物,並由雷·布萊伯利哈兰·艾里森雷·哈利豪森等人錄製。當中哈利豪森負責錄製華萊士最初撰寫的草稿。時至今日,金剛已發展至德語和捷克語的版本。

1933年10月28日,《電影周刊》推出了小說《金刚》,由埃德加·華萊士及迪德科特·蒙塔古·德爾(1888年–1940年)主導。當華萊士正為英國的新聞報導而忙碌時,德爾亦有幫助華萊士主導這部電影。華萊士和庫珀的故事在他死後依靠蘿絲和克里爾曼接手的情況,被稱為「故事化」。當時,華萊士和庫珀兩者皆同意一個合約,以允許他們可以在以一本書、短篇小說或連續形式發展他們的故事。另外在1933年2月至3月,沃爾特·F·里珀格亦於《神秘雜誌》序列化《金刚》其中兩節的草稿。

西德的復興[编辑]

在1959年,華萊士的工作復興於西德舉行。當中他的長子布萊恩搬往德國居住,並聘請一些德國演員,把父親的作品製成B級片。後來,布萊恩的作品經常在深夜播映。在2004年,奧利維亞·卡爾科夫英语Oliver Kalkofe製作了電影《警探笑翻天》,這部電影將華萊士的電影由黑白電影變為彩色,為華萊士致敬,這部電影的演員多以飾演喜劇主。2007年,卡爾科夫推出這篇作品的續集《新警探》。

時至今日,華萊士仍然有許多的小說在德國等地方尚未推出,這証明了他的工作至今仍然十分流行。[2]

文學作品[编辑]

非洲小說[编辑]

  • 《桑德斯的河畔》(1911年)
  • 《河畔裏的人流》(1911年)
  • 《河畔裏的星星》(1913年)
  • 《河畔裏的博森博》(1914年)
  • 《骨頭》(1915年)
  • 《王國的和平保護者》(1917年)
  • 《骨頭上尉》(1918年)
  • 《倫敦的骨頭》(1921年)
  • 《王國創造者桑德斯》(1922年)
  • 《河畔裏的骨頭》(1923年)
  • 《桑德斯》(1926年)
  • 《再見,桑德斯》(1928年)

《四義士》系列[编辑]

  • 四義士英语The Four Just Men (novel)》(1905年)
  • 《政務會的公義》(1908年)
  • 《科爾多瓦的義士》(1918年)
  • 《義士們的法律》(1921年)
  • 《三義士》(1924年)
  • 《再見,三義士》(1928年)

《J·G·里德先生》系列[编辑]

「偵探駝鹿」系列[编辑]

  • 《另類的男人》(1910年)
    • 後來修訂為《犯罪碩士》(1930年)
  • 《青蛙的友誼》(1925年),修訂為《青蛙》,並產生續集《青蛙回歸》
  • 《小丑》(1926年)
  • 《說謊的人》(1928年)
  • 《印度的橡皮檫先生》(1929年)
  • 《白色的臉》(1930年)

受教育的埃文斯系列[编辑]

  • 《受教育的埃文斯》(1924年)
  • 《更好教育的埃文斯》(1926年)
  • 《天才埃文斯》(1927年)

史密夫系列[编辑]

  • 《史密夫》(1905年)
  • 《在海外的史密夫》(1909年)
  • 《史密夫和洪水》(1915年)
  • 《史密夫的朋友——諾比》(1916年)

犯罪小說[编辑]

  • 《天使》(1908年)
  • 《第四次鼠疫》(1913年)
  • 《格雷·蒂莫西》(1913年)
  • 《帶走倫敦的男子》(1915年)
  • 《死亡的節奏》(1915年)
  • 《放棄的債務》(1916年)
  • 《衙前的坟墓》(1916年)
  • 《秘密房間》(1917年)
  • 《蠟燭的扭曲線索》(1918年)
  • 《在多諾曼的底下》(1918年)
  • 《擁有知識的人》(1918年)
  • 《消失的拉里·洛曼》(1918年)(短篇小說)
  • 《綠色的鐵銹》(1919年)
  • 凱特加上十英语Kate Plus Ten》(1919年)
  • 《神秘的水仙》(1920年)
  • 《傑克的判斷》(1920年)
  • 《恐怖的天使》(1922年)
  • 《圓形的殺手》(1922年)
  • 《麥克斯爾先生》(1922年)
  • 鬼谷》(1922年)
  • 《靈魂隊長》(1923年)
  • 《針對人們的線索》(1923年)
  • 《綠箭俠》(1923年)
  • 《消失的一百萬》(1923年)
  • 倫敦的黑色眼睛英语The Dark Eyes of London (novel)》(1924年)
  • 《雙面的丹》(1924年)
  • 《晚上的臉孔》(1924年)
  • 《邪惡的人》(1924年)
  • 《橡樹之謎》(1924年)
  • 《藍色的手》(1925年)
  • 《晚上的女兒們》(1925年)
  • 《警察的職責》(1925年)
    • 後來修訂為《林格》(1926年)
  • 《晚上的國王》(1925年)
  • 《奇怪的伯爵夫人》(1925年)
  • 《復仇者》(1926年)
  • 黑色的方杖英语The Black Abbot (book)》(1926年)
  • 《團結日》(1926年)
  • 《七個鑰匙的門》(1926年)
  • 《蘇格蘭的女孩》(1926年)
  • 《來自摩洛哥的男子》(1926年)
  • 《一百萬元的故事》(1926年)
  • 《北邊的流浪漢》(1926年)
  • 《花中的珀涅羅珀》(1926年)
  • 《正方形的綠寶石》(1926年)
  • 可怕的人英语The Terrible People (novel)》(1926年)
  • 《我們將看得到!》(1926年)
  • 《黃色的蛇》(1926年)
  • 大腳子英语The Big Foot》(1927年)
  • 《擁有羽毛的蠎蛇》(1927年)
  • 《第二空間》(1927年)
  • 《偽造者》(1927年)
  • 《手中的力量》(1927年)
  • 《沒有身體的男子》(1927年)
  • 《數字六》(1927年)
  • 《吱吱的聲音》(1927年)
  • 《叛徒之門》(1927年)
  • 《雙倍》(1928年)
  • 《飛翔的隊伍》(1928年)
  • 《槍手》(1928年)
  • 《四面的簡》(1929年)
  • 《金色的黃泉》(1929年)
  • 《綠色的絲帶》(1929年)
  • 日曆》(1930年)
  • 《銀色鑰匙的線索》(1930年)
  • 《女士雅士》(1930年)
  • 《魔鬼男子》(1931年)
  • 《在卡爾頓的人》(1931年)
  • 《盾形的徽章》(1931年)
  • 《芝加哥的謀殺案》(1931年)
  • 《當犯罪集圑到逹倫敦》(1932年)
  • 《懼怕的女士》(1933年)
  • 《綠色的包裝》(1933年)[30]
  • 《埋名改姓的人》(1935年)[30]
  • 《喉舌》(1935年)[30]
  • 《煙霧細胞》(1935年)[30]
  • 《桌子》(1936年)[30]
  • 《避難所的島嶼》(1936年)[30]
  • 《前往倫敦的大道》(1986年)

其他小說[编辑]

  • 《泰勝島的隊長》(1909年)
  • 《住在郊區的公爵》(1909年)
  • 《內向的塞爾比》(1912年)
  • 《1925——一個致命的和平故事》(1915年)
  • 《博爾博魯的民俗》(1918年)
  • 《用所有能量組成的書》(1921年)
  • 《飛行的五十五》(1922年)
  • 《巴特的書》(1923年)
  • 《芭芭拉是她自己的》(1926年)

民謠[编辑]

  • 《一個失敗的任務》(1898年)
  • 《戰爭》(1900年)
  • 《在軍營中》(1900年)

非小說[编辑]

  • 《英國的布爾戰爭》(1901年)
  • 《著名的蘇格蘭軍團》(1914年)
  • 《戰埸中的約翰·法蘭克元帥》(1914年)
  • 《所有的英雄:戰爭的大禮》(1914年)
  • 《戰爭的標準和歷史》(1914年)
  • 《基奇納軍隊的故事:一個偉大的故事》(1915年)
  • 《國家的戰爭(第2-4章)》(1915年)
  • 《國家的戰爭(第5-7章)》(1916年)
  • 《國家的戰爭(第8-9章)》(1917年)
  • 《童子軍的負擔》(1918年)
  • 《真正的古代人:關於切爾韋德的故事》(1919年)
  • 《埃德加·華萊士的自傳》(1926年)
  • 《帕特里克·赫伯特·馬洪的審判》(1928年)
  • 《我在荷里活的日記》(1932年)

戲劇[编辑]

  • 《非洲的百萬富豪》(1904年)
  • 《一個森林的美夢》(1910年)
  • 《剪掉自己的多莉》(1911年)
  • 《一個經理的夢想》(1914年)
  • 《M女士》(1921年)
  • 《雙面丹》(1926年)
  • 《四十五號房間的神秘》(1926年)
  • 《一個完美的男子》
  • 《恐怖》(1927年)
  • 《叛徒的大門》(1927年)
  • 《男孩子》(1928年)
  • 埋名改姓的人英语The Man Who Changed His Name (play)》(1928年)
  • 《吱吱的聲音》(1928年)[29]
  • 《日曆》(1929年)
  • 《不明身份者》(1929年)
  • 《林格》(1929年)
  • 《喉舌》(1930年)
  • 《現埸》(1930年)
  • 《煙霧細胞》(1930年)
  • 《漂亮的夫人》(1930年)
  • 《懼怕的女士》(1931年)
  • 《一個老年人》(1931年)
  • 《綠色的包裝》(1932年)
  • 《桌子》(1932年)

劇本[编辑]

短篇小說[编辑]

  • 《李警員》(1909年)
  • 《令人羨慕的卡爾夫》(1914年)
  • 《海涅的冒險記》(1917年)
  • 《童子軍的負擔》(1918年)
  • 《戰鬥的童子軍》(1919年)
  • 《小雞》(1923年)
  • 《黑色的雅芳》(1925年)
  • 《劫匪》(1927)
  • 《混合者》(1927年)
  • 《這個英格蘭》(1927年)
  • 《演說家》(1928年)
  • 《晚上的劫匪》(1928年)
  • 《優雅的愛德華》(1928年)
  • 《孤獨房子的奧秘和其他故事》
  • 《智富總督》(1929年)
  • 《林格(續集)》(1929年)
  • 《社會中的騙子》(1929年)
  • 《黑暗的騙子》(1929年)
  • 《偷小貓的夜賊》(1929年)
  • 《週期性的證據》(1929年)
  • 《戰鬥且受冷落的賴利》(1929年)
  • 《能接收的資料》(1929年)
  • 《四十八個短篇小說》(1929年)
  • 《小行星127和施瓦澤泵》(1929年)
  • 《下山的幽靈和帶着腰帶的女皇》(1929年)
  • 《鐵鉗》(1929年)
  • 《地獄中的女士》(1929年)
  • 《小綠人》(1929年)
  • 《逃犯》(1929年)
  • 《記者》(1929年)
  • 《鑰匙殺手》(1930年)
  • 《比爾·琼斯夫婦》(1930年)
  • 《四十八個短篇小說(續集)》(約1930年)
  • 《方格案和其他的神秘故事》(1930年)
  • 《恐怖》(1930年)
  • 《名叫尼塔的女士》(1930年)
  • 《彼得爵士》(1932年)
  • 《蘇格蘭》(1932年)
  • 《服務員》(1932年)
  • 《尼格的木栓和其他的幽默故事》(1934年)
  • 《最後的冒險》(1934年)
  • 《來自東方的女士》(1934年由罗伯特·乔治·柯蒂斯出版)
  • 《神秘和冒險》(1943年)
  • 《尚未公開的客戶端》(1963年)
  • 《與廚師結婚的人》(1964年)
  • 《死亡房間:奇怪和令人驚訝的故事》(1986年)
  • 《非帆的故事》(1984年)
  • 《死亡房間的故事》(1986年)
  • 《勝利的色彩:埃德加·華萊士的著作》(1991年)

其他[编辑]

  • 金刚》,由迪德科特·蒙塔古·德爾出版至《電影周刊》。


參考資料[编辑]

  1. ^ http://www.goodreads.com/author/show/81433.Edgar_Wallace
  2. ^ 2.0 2.1 2.2 More at home abroad. The Economist. 1997-08-21 [2017-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3). 
  3. ^ Dixon (1998), p. 73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Edgar Wallace.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nline. January 2011. 
  5. ^ 5.0 5.1 5.2 5.3 5.4 Past Masters: Edgar Wallace. Shot. 
  6. ^ Index entry. FreeBMD. ONS. [21 August 2016].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Sutherland, John. Lives of the Novelists: A History of Fiction in 294 Live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122. ISBN 978-0-300-18243-9. 
  8. ^ Teri Duerr. "Edgar Wallace: The Man Who Wrote Too Much?" Mystery Scene Summer Issue #130.. 
  9. ^ Lane, Margaret Lane & Heinemann, W. Edgar Wallace: The Biography of a Phenomenon Limited. University of Michigan. 1938: 169.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Father of King Kong. Daily Mail\date= September 24, 2005. 
  11. ^ Pringle, David. Imaginary People: A Who’s Who of Modern Fictional Characters. London: Grafton Books. 1987: 401. ISBN 0-246-12968-9. 
  12. ^ Edgar Wallace profile. Crime Tim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3). 
  13. ^ Dixon (1998), p. 79
  14. ^ Dixon, Wheeler W. The Transparency of Spectacle: Meditations on the Moving Image. SUNY Press. 1998: 72. ISBN 978-0-7914-3781-0. 
  15. ^ 15.0 15.1 Fowler, Christopher. Invisible Ink: No 99 – Edgar Wallace. The Independent. 23 October 2011 [29 December 2014]. 
  16. ^ Dixon (1998), p. 85
  17. ^ The Press: Odds & Ends. TIME Magazine. August 31, 1931. 
  18. ^ 18.0 18.1 Adrian, Jack. Obituary: Jenia Reissar. The Independent. October 27, 2000. 
  19. ^ Edgar Wallace, The King of Thrillers. Archaeology in Marlow. 
  20. ^ 20.0 20.1 20.2 Dixon (1998) pp. 74–81
  21. ^ Dixon (1998) pp. 74–79
  22. ^ The Popular Press Companion to Popular Literature, Victor E. Neuburg, Popular Press, 1983, p196 ISBN 978-0-87972-233-3
  23. ^ Dixon (1998) pp. 73–79
  24. ^ Dixon (1998) p. 87
  25. ^ Blood on the Stage, 1925–1950: Milestone Plays of Crime, Mystery, and Detection", "Edgar Wallace", (2010) by Amnon Kabatchnik, Scarecrow Press, p15 ISBN 978-0-8108-6963-9
  26. ^ Phyllis Hartnoll (e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Theatr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3 [1985], p.876
  27. ^ Moskowitz, Sam. Introduction, Planetoid 127. Fantastic Stories of Imagination. November 1962, 11: 76. 
  28. ^ Wallace, Edgar. The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29. ^ 29.0 29.1 亦為華萊士的電影作品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後來由罗伯特·乔治·柯蒂斯拍成電影

廷伸閱讀[编辑]

  • Neil Clark Stranger than Fiction: The Life of Edgar Wallace, the Man Who Created King Kong, (The History Press, October 2014 (UK), February 2015 (US)) ISBN 978-0-7524-9882-9
  • J. R. Cox ‘Edgar Wallace’, in British mystery writers, 1860–1919, ed. B. Benstock and T. F. Staley, (1988)
  • Robert Curtis Edgar Wallace Each Way by (John Long, 1932)
  • Mike Hankin Ray Harryhausen – Master of the Majicks, Volume 1: Beginnings and Endings (Archive Editions, LLC, 2013). Contains the complete first draft of the Kong screenplay by Edgar Wallace.
  • Amnon Kabatchnik "Edgar Wallace" in Blood on the Stage, 1925–1950: Milestone Plays of Crime, Mystery, and Detection (Scarecrow Press, 2010) pp. 7–16 ISBN 978-0-8108-6963-9
  • Margaret Lane Edgar Wallace, The Biography of a Phenomenon (William Heinemann, October 1938). Revised and reprinted in 1965. An abridged version was issued in Reader's Digest, Vol. 34, No. 205, May 1939.
  • W. O. G. Lofts and D. Adley The British bibliography of Edgar Wallace (1969)
  • J. E. Nolan Edgar Wallace in Films in Review, 18 (1967), 71–85
  • E. Wallace People: a short autobiography (1926)
  • E. Wallace My Hollywood diary (1932)
  • Ethel V. Wallace Edgar Wallace by His Wife (Hutchinson, 1932)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