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埃里克·薩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萨蒂
Erik Leslie Satie (1866. - 1925.).jpeg
原文名 Éric Alfred Leslie Satie
Erik Satie
出生 1866年5月17日
下诺曼底翁弗勒
逝世 1925年7月1日
巴黎
国籍 法国
知名作品 钢琴“裸体歌舞”“玄秘曲”数首,《干瘪的胎儿》《梨形曲三段》(四手联弹),芭蕾《游行》,人声与乐队《苏格拉底》
所属时期/乐派 20世纪
擅长类型 钢琴独奏曲,舞台音乐

埃里克·阿尔弗雷德·莱斯利·薩蒂(法语:Éric Alfred Leslie Satie,1866年5月17日-1925年7月1日),后来自己改名为Erik Satie法國作曲家。他被法国音乐六人团尊为导师,是二十世纪法国前卫音乐的先声。

他的作品大多數都以本名出版,但在1880年代後期,他曾經以維吉尼·勒鮑Virginie Lebeau,Lebeau 雖然是法國一個姓氏,但其實可以拆開成為兩個字:le beau,意思就是「美男子」)作為筆名。

生平[编辑]

薩蒂在翁弗勒的故居,現為博物館

艾里克·薩蒂的母親簡.萊斯莉.安東是一位法國的蘇格蘭後裔,父親阿爾弗萊德·薩蒂是諾曼底海關官員。薩蒂從小在英國聖公會熏陶下長大,他的青年時期分別在諾曼底和巴黎度過。 1870年,父親在巴黎謀得一個翻譯的職位,薩蒂舉家遷往巴黎。 1872年母親去世,他和兄弟宮哈德(Conrad)回到翁弗勒的爺爺奶奶家,而他的姐妹則留在巴黎。在翁弗勒,兄弟兩沒少惹怒天主教會。 1878 年,他們的奶奶被發現死於翁弗勒的海灘,兄弟兩重新回到巴黎的家中。此時,父親已經娶了一位比自己大十歲的鋼琴教師,Eugénie Barnetche, 後母教授薩蒂一些樂器的基礎知識,年幼的薩蒂從此對音樂,對音樂學校充滿了仇恨。

但是1879年,薩蒂還是進入了音樂學院,但老師們認為他並無過人之處。在上了兩年半的課之後被打發回家,並於1885年再次進入音樂學院。在這段時間裡,他寫了自己第一部有名的鋼琴曲Allegro(1884)。然而,他仍然不被老師們賞識,於是決定加入步兵團。

在步兵團呆了幾個星期後,覺得這裡還是不適合自己,他赤裸上身在冬夜裡暴露在寒風中,差點得了肺氣腫

1887年,薩蒂定居在蒙馬特區,並創作出了他的四部“穹頂(Ogives)”鋼琴曲,在這些樂譜中,艾里克沒有用小節線,而這個特點也出現在許多其他作品當中。同時在對自己作品演繹的註釋中,他也很快的發展出一套獨特的風格。

在這個時期,他與不少詩人發展起了長久的友誼,如斯特凡·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浪漫主義詩人保羅·魏爾倫( Paul Verlaine),巴特斯·孔塔明 (Patrice Contamine),薩蒂與後者還一起創作了芭蕾舞劇《Uspud》。薩蒂的父親為他出版了第一本早期作品合集。 1888年,薩蒂創作了三首“裸體歌舞”鋼琴曲。

1890年,薩蒂幫到蒙馬特區的Cortot街6號;並經常出入於黑貓夜總會(Le Chat Noir Café-cabaret),並在那裡結識了德彪西。 1891年,這兩位好友參加了培拉丹(Joséphin Péladan)和德·古埃塔(Stanislas de Guaita)創辦的玫瑰十字會(Ordre kabbalistique de la Rose-Croix )。做為這個組織的禮拜堂主持,他為此做了數首曲目,如“玫瑰十字會的響聲”(les Sonneries de la Rose-Croix ),星星之子( Le Fils des Étoiles)。由於對這種神秘性的迷戀,他成立了自己的教堂"耶穌領導的藝術大主教教堂"( L'Église métropolitaine d'art de Jésus-Conducteur ),他既是教堂的財務主管,又是教士,也是唯一的信徒。但由於種種現實的壓力,他放棄了這個教會。

1893年1月18日,薩蒂開始了與畫家蘇珊·瓦拉東(Suzanne Valadon)的戀情。儘管在他們共同度過了一個晚上後,薩蒂向畫家求了婚,但婚禮從未舉行。但瓦拉東搬入了Cortot街上一個近薩蒂住所的房子裡。薩蒂非常迷戀瓦拉東,並親暱的叫她Biqui。其中一首著名的曲子Bonjour Biqui, Bonjour!便是為她而作。那個時期他的曲風非常熱烈,目的是要為“她的一切,她的眼睛,她溫柔的雙手,和迷你的小腳”而作曲。薩蒂在畫家為他畫畫像的時候寫出了一部獻給畫家的“哥特舞蹈”一曲。但5個月後,也就是6月20日,兩人關係的斷裂讓薩蒂陷入了“一種冰涼的孤單中,這種孤單充斥在他空空如也的腦袋和悲哀的心中”.之後薩蒂再也沒有過他承認的正經的戀愛關係了。為了懲罰他自己,薩蒂寫了“屈辱(或譯為:煩惱)”(Vexations)一曲,這首曲子由一個很小的片段重複連續組成,薩蒂還寫道:“為了連續彈奏這個片段840次,演奏者需要事先做好準備;一定要保持最大限度的安靜,並且絕對不能移動。”後來的演奏者,如約翰·凱奇(John Cage),托馬·布洛奇(Thomas Bloch)都嚴格按照這個標準彈奏了840次,耗時超過20個小時。

同年,薩蒂結識了拉威爾,並寫道:“拉威爾拒絕了騎士勳章,但他的音樂絕對配的上。” 1895年,薩蒂繼承了一筆財產,這些錢讓他可以出版更多的音樂集,並且也讓他置辦了不少衣服,把自己的穿衣風格從“教士風格”轉換成“天鵝絨”風格。他買了7件一模一樣的芥末色的天鵝絨外套,並且一直只穿這幾件衣服。他也因此在巴黎得到一個外號‘棉布天鵝絨紳士’。 1896年,他的財務狀況直轉急下,他不得不搬入一個非常小的房間裡;最後在1897年來到阿科伊(Arcueil)。

薩蒂與兄弟宮哈德重新建立了聯繫,他也放棄了那些宗教的想法,直到去世前幾個月才重拾了他對宗教的興趣。 1905年十月他在樊尚·丹第(Vincent d'Indy)創辦的巴黎圣樂學校(Schola Cantorum)註冊,向阿爾伯特·魯塞爾學習對位法,這一舉動讓很多人非常震驚。 “在1905年,我開始在丹第的學校學習,我很厭煩看到自己批評一些我自以為了解的東西,因為那些有才幹的人在我的作品中已經指出來了。經過三年的刻苦學習,我拿到了巴黎圣樂學院的對位法文憑,由我非常棒的老師親手簽發的文憑,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學識,人品最高尚的老師”。在這個時期,薩蒂也變成了一個社會主義者,並為阿赫科也市非宗教教養院工作;同時他也把自己的形象換成了“資產階級情調的公務員”風格,經常戴圓禮帽和帶雨傘。

1915年薩蒂認識了讓·谷克多,並從1916年起一起工作。兩個人是“六人團”的精神導師,六人團包括路易·迪雷(Louis Durey, 1888-1979),阿爾蒂爾·奧涅格(Arthur Honegger, 1892-1955),達律斯·米約(Darius Milhaud, 1892-1974),熱爾梅娜·塔耶芙爾(Germaine Tailleferre, 1892-1983),弗朗西斯·普朗克(Francis Poulenc, 1899-1963),喬治·奧里克(Georges Auric, 1899-1983)。薩蒂還通過畢加索認識了一些立體主義畫家,如喬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與後者,薩蒂一起創作了音樂短句“水母的陷阱”( Le piège de Méduse),以及一些最終夭折了的作品。

1919年,薩蒂認識了特里斯唐·查拉,並通過他認識了一些達達主義人物如弗朗西斯·畢卡比亞(Francis Picabia),安德列·德蘭(André Derain),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曼·雷(Man Ray),在與他們的第一次相遇中,薩蒂就與他們一起做了一個ready-made的作品。 1922年,查拉和安德列·布就前衛藝術的自然真實性上產生了分析,薩蒂選擇站在查拉一邊,但同時與兩個派別都保持良好的關係。

1923年,薩蒂成為阿赫科也學校(École d'Arcueil)的啟發者,這是一個由四個音樂家自行組成的一個鬆散的小團體;包括Henri Cliquet-Pleyel, Roger Désormière, Maxime Jacob et Henri Sauguet. 但薩蒂去世後,這個團體也就解散了。

1925年7月1日,薩蒂在醫院的病床上離世。他去世後關於他最有名的事件是他的朋友在他去世後進到他的小公寓,而在他生前,沒人獲准進去過。

他們發現了兩台連在一起的鋼琴,而且都沒有調準音,鋼琴上滿是沒有打開的信件(但他還是回復了部分信件),在鋼琴後面是一些當時未發表的琴譜,如Geneviève de Brabant ,薩蒂之前還以為把這首琴譜弄丟了。在一個衣櫃裡,他們找到了一批傘和假領子。在壁櫥裡,他們還找到了一批灰色天鵝絨西裝,薩蒂生前幾乎天天穿,看來他是早就備好了一批,前一件穿舊了,就穿一件新的。

小公寓的狀況很好的反映了薩蒂生前財務方面的拮据,但直到他去世了解了這個公寓狀況後,他的朋友們才了解到他是生活在何種貧窮中。薩蒂把這種苦難比喻為有著“綠色大眼睛的姑娘”。

薩蒂的音樂風格對“六人團”中的達律斯·米約弗朗西斯·普朗克以及喬治·奧里克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並對斯塔科維奇拉威爾德彪西的音樂產生了一些影響。 約翰·凱奇也把自己列入和薩蒂同一派別。薩蒂曾經在“黑貓”夜總會為歌手樊尚·伊斯巴(Vincent Hyspa)做鋼琴伴奏。

蒙馬特區薩蒂的房子前面有一塊刻有他名字的牌子,在翁弗勒,在阿赫科也他住過的房子上都有一塊刻有他名字的牌子。他童年在翁弗勒住過的房子已經變成了一個博物館。他在Cortot街6號住的房子曾經也是一個小的薩蒂博物館,但已於2008年關閉。

作品[编辑]

芭蕾舞劇[编辑]

埃里克·薩蒂的自畫像。自畫像的下方寫着:埃里克·薩蒂的速寫(自畫),當時他的想法:「我以很年輕的身體來到這世上,但我有一顆年紀很大的心。」
  • Parada(1917年)
  • Sócrates(1918年)

創作曲[编辑]

  • The Gymnopédies(1888年)
  • Danzas góticas(1893年)
  • Gnossiennes(1890-1891年)

部份作品選輯[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