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默森·姆南加古瓦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閣下
埃默森·姆南加古瓦
Emmerson Mnangagwa
2019年的姆南加古瓦
第3任津巴布韦总统
现任
就任日期
2017年11月24日
副总统康斯坦蒂诺·奇文加
前任皮萊凱澤拉·穆波科(代理)
罗伯特·穆加贝(正任)
第2任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第一书记
现任
就任日期
2017年11月21日
前任罗伯特·穆加贝
津巴布韦第一副总统
任期
2014年12月12日—2017年11月6日
总统罗伯特·穆加贝
前任乔伊斯·穆朱鲁英语Joice Mujuru
继任康斯坦蒂诺·奇文加
津巴布韦司法和法律部部长
任期
2013年9月11日—2017年10月9日
总统罗伯特·穆加贝
副职福琼·查思英语Fortune Chasi
前任帕特里克·安托尼奇纳马萨英语Patrick Chinamasa
继任哈皮顿·邦扬威英语Happyton Bonyongwe
津巴布韦国防部长
任期
2009年2月13日—2013年9月11日
总统罗伯特·穆加贝
前任西德尼·塞拉马英语Sydney Sekeramayi
继任西德尼·塞拉马
津巴布韦国家住房与社会福利部部长
任期
2005年4月—2009年2月13日
总统罗伯特·穆加贝
个人资料
出生Dambudzo Mnangagwa
(1942-09-15) 1942年9月15日81歲)
 南羅德西亞兹维沙瓦内英语Zvishavane
国籍 辛巴威
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
配偶奥西莉亚·姆南加古瓦英语Auxillia Mnangagwa
母校伦敦大学
赞比亚大学
签名

埃默森·丹布德佐·姆南加古瓦Emmerson Dambudzo Mnangagwa國際音標:[m̩.na.ˈᵑɡa.ɡwa] ;1942年9月15日)生于南罗德西亚(今津巴布韦兹维沙瓦内英语Zvishavane津巴布韦政治人物、現任总统和和执政党辛巴威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第一书记[1]

津巴布韋獨立後,姆南加古瓦在總統羅伯·穆加貝手下擔任了一系列高級內閣職位。從1980年到1988年,他是該國第一任國家安全部長,並監督中央情報局。他在古庫拉洪迪大屠殺英语Gukurahundi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有爭議的,在他任職期間,數千名恩德貝萊平民被殺。姆南加古瓦從1989年到2000年擔任司法、法律和議會事務部長,然後從2000年到2005年擔任議會議長,當時他因公開爭取接替年邁的穆加貝而被降職為農村住房部長。他在2008年大選期間重獲青睞,他在競選期間領導穆加貝的競選活動,策劃了針對反對派争取民主变革运动-茨万吉拉伊的政治暴力。姆南加古瓦從2009年到2013年擔任國防部長,之後再次成為司法部長,他還於2014年被任命為第一副總統,被廣泛認為是接替穆加貝的主要候選人。

姆南加古瓦的優勢遭到穆加貝的妻子格蕾絲·穆加貝和她的40代政治派別英语Generation 40的反對,穆加貝於2017年11月解除了姆南加古瓦的職務,姆南加古瓦逃往南非,不久之後,在津巴布韋國防軍成員和姆南加古瓦Lacoste政治派別英语Lacoste (political faction)成員的支持下,康斯坦蒂诺·奇文加將軍發動了一場政變。在失去ZANU-PF的支持後,穆加貝辭職,姆南加古瓦返回津巴布韋擔任總統。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姆南加古瓦出生于1942年9年15日,曾就读于伦敦大学赞比亚大学

1960年代,姆南加古瓦加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投身于推翻罗得西亚白人政权。姆南加古瓦出色的战斗能力为他赢得了“鳄鱼”的绰号,他领导的团队也被称作“鳄鱼”游击队。在此期间,他曾遭逮捕入狱十年,和穆加贝成为狱友。获释后的姆南加古瓦被驱逐到赞比亚,他在赞比亚学习了法律。同时他一直与穆加贝保持着密切联系。1977年,姆南加古瓦成为穆加贝的特别助理,并任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军事部门负责人。年轻时,姆南加古瓦还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大学进修马克思主义课程,还在南京等地学习[2]

1980年津巴布韦正式独立后,作为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重要幕僚,姆南加古瓦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部长,后来还曾出任财政部长、国防部长等要职[3][2]。2013年9月起任司法部长[3]。2013年9月10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组建新内阁,任命执政党核心成员担任国防部、司法部、财政部、新闻部等政府关键部门部长职务。9月11日穆加贝在哈拉雷总统府内为新内阁成员、司法部长埃默森·姆南加古瓦签署任命书[4]

第一副总统[编辑]

姆南加古瓦和第一副总统乔伊斯·穆朱鲁英语Joice Mujuru曾被认为是接替穆加贝的最佳人选。2014年12月初,穆加贝公开指责副总统穆朱鲁及其“党羽”密谋暗杀他,但穆朱鲁一再否认。2014年12月9日,穆加贝宣布解除副总统穆朱鲁以及7名内阁部长的职务。2014年12月10日,姆南加古瓦被任命为执政党第一副主席兼津巴布韦第一副总统。2014年12月12日,由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任命的两名副总统与9名内阁部长宣誓就职,其中第一副总统为姆南加古瓦,第二副总统为皮莱凯泽拉·穆波科。根据津巴布韦宪法,总统在任期内因故不能履行职务期间,将由第一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3]。穆加贝任命姆南加古瓦为第一副总统,削减了姆南加古瓦主管内务和国防事务的权力[5]

此后姆南加古瓦仍是接替穆加贝的热门人选。自2014年起,津巴布韦执政党内部围绕“后穆加贝时期”的领导权之争有所加剧,浮现出两大阵营,一方以姆南加古瓦为首,另一方是以穆加贝夫人格雷丝·穆加贝为首的“40一代”(因为该派系成员多为四十至五十岁)[6][5]

權力鬥爭[编辑]

喬伊斯·穆朱魯在被免去第一副總統的職務之前,曾被廣泛視為接替穆加貝擔任總統的姆南加古瓦的主要競爭對手。然而,隨著穆朱魯和她的主要支持者被政府和黨內清除,她不再對姆南加古瓦構成威脅。在穆朱魯被免職之前,她一直是總統夫人格蕾絲·穆加貝無情貶低的目標,後者指責她腐敗和無能。因為姆南加古瓦和格蕾絲·穆加貝兩人在反對穆朱魯方面找到了共同的原因,所以當姆南加古瓦成為副總統時,第一夫人被視為他的新興政治盟友。然而到了2015年底,姆南加古瓦的政治野心與格蕾絲·穆加貝的政治野心公開發生衝突,後者當時被視為她丈夫的潛在繼任者[7][8]

ZANU-PF主要分為兩個派系,即由格蕾絲·穆加貝領導的G40英语Generation 40,以及被認為由姆南加古瓦領導的Lacoste派系英语Lacoste (political faction)。姆南加古瓦得到了退伍軍人和該國軍事機構的支持,部分原因是他過去領導聯合作戰司令部,以及他在津巴布韋作為穩定培育者的聲譽。第一夫人是一位相對政治上的新人[9],也是ZANU-PF婦女聯盟的負責人,她得到了年輕的、有改革思想的黨員的支持,他們試圖取代老衛兵。當她的G40派系將目光投向姆南加古瓦時,主要由高級黨員組成的Lacoste派系進行了反擊。姆南加古瓦利用他對津巴布韋反腐敗委員會的領導,試圖通過高度公開的刑事調查來詆毀G40領導人[10][8]

到了2016年,格蕾絲·穆加貝在政治集會和演講活動中公開抨擊姆南加古瓦。她在2016年2月在奇韋舍舉行的ZANU-PF集會上對人群發表講話,指責他不忠和外遇,以及其他罪行。她指責他假裝愛慕穆加貝,並嘲笑他的總統野心,反問“你沒聽說州議院沒有空缺嗎?”,指的是總統府。第一夫人進一步指責姆南加古瓦或他的支持者試圖轟炸她的奶牛場(事實上,幾名軍官和邊緣政治活動家被指控犯有罪行),並暗示他的支持者策劃了試圖謀殺她兒子的陰謀。2016年11月,穆加貝在一次婦女聯盟大會上宣布她“已經是總統”,並補充說,“我與總統一起計劃和做每一件事,我還想要什麼?”[11]儘管如此,至少在公開場合,穆加貝總統並沒有在他的妻子和姆南加古瓦之間的不和中站在一邊。2017年2月,在穆加貝93歲生日之後,他宣布自己不會退休,也不會選擇繼任者,不過他表示如果合適的話,他會讓ZANU-PF選擇繼任者。2017年7月28日,格雷丝·穆加贝公开催促年过九旬的丈夫罗伯特·穆加贝尽早确定接班人[12]

2017年8月11日,據稱姆南加古瓦在穆加貝總統領導的政治集會上中毒。在關達的ZANU-PF總統青年界面集會上生病後[13][14],姆南加古瓦首先被空運到格韋魯,然後到哈拉雷,最後到南非,在那裡他接受了小手術。據報導,醫生排除了常規食物中毒,但在他的肝臟中檢測到的痕跡,這需要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進行解毒治療。儘管如此,信息部長克里斯·穆舒維英语Chris Mushohwe堅持認為“不新鮮的食物”可能是罪魁禍首,他說:“我不知道鈀金的情況……我們的官方聲明是成立的。”事件發生後,姆南加古瓦的支持者傳言格蕾絲·穆加貝下令通過她控制的奶牛場生產的冰淇淋毒害副總統。此類謠言的出現導致了針對姆南加古瓦的批評。另一位副總統皮莱凯泽拉·穆波科公開譴責姆南加古瓦,指責他試圖削弱國家、分裂ZANU-PF並破壞總統,並聲稱醫生得出結論認為食物不新鮮是罪魁禍首。格蕾絲·穆加貝本人否認了這些謠言,並反問:“誰是姆南加古瓦;他是誰?”姆南加古瓦做出回應,承諾忠於ZANU-PF和總統穆加貝,並表示有關格蕾絲·穆加貝參與的謠言是不真實的,並補充說他沒有食用第一夫人農場的任何乳製品。

2017年10月9日,穆加貝總統宣布成立新內閣,姆南加古瓦在保留副總統職位的同時,將司法部長的職位讓給了該國的間諜頭目哈皮頓·邦揚威英语Happyton Bonyongwe。前一週,姆南加古瓦宣布他在8月的關達集會上中毒,與之前的聲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只說自己“生病了”。這一聲明,再加上穆加貝總統幾天后宣布計劃審查其部長們的表現,導致人們猜測內閣改組可能會給姆南加古瓦帶來不利的結果。

2017年11月5日,格雷丝·穆加贝表态说,她已准备好接替丈夫罗伯特·穆加贝成为总统[15]。当天她还公开表示,“这个名叫姆南加古瓦的人曾在1980年企图发动政变”,“他和白人共谋”,“想从总统手中夺权”[16]

解职与复出[编辑]

2017年11月6日,穆加贝宣布解除姆南加古瓦的第一副总统职务,指姆南加古瓦觊觎总统宝座,在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定于2017年12月举行的特别会议前煽动派系斗争以谋取支持,甚至找巫医帮忙。2017年11月8日,姆南加古瓦发表长5页的声明称,“我突然离开是因为我的人身安全和家人遭到不断的威胁”,包括“下毒等多种形式”,他没有透露正身处哪国。姆南加古瓦同时指责穆加贝领导的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并发誓会东山再起。该声明发表的同日,穆加贝在哈拉雷省向其数以千计的支持者宣布,姆南加古瓦“不具备我们高层应展现的最高纪律性”,“我们对他进行处分,并希望处分他的同伙”。当天执政党解除了姆南加古瓦在党内担任的领导职务[6][5][16]

2017年11月13日,津巴布韦国防军司令奇文加发表声明,敦促执政党停止排挤和清洗参加过独立战争的党内干部,并表示军队对此不会无动于衷,会采取措施阻止“反革命分子”劫持执政党的图谋。该声明被认为是对穆加贝11月6日解除第一副总统姆南加古瓦职务的回应。2017年11月14日晚,执政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奇文加前一日发表的“叛逆”言论及军方将干政的威胁[16]

2017年11月15日凌晨1时左右,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连续发生数起爆炸。随后军方封锁了该市外围地区的交通要道,还控制了津巴布韦国家广播公司。外界怀疑津巴布韦发生政变。但2017年11月15日凌晨,津巴布韦军方最高级别将领之一西布西索·莫悠(Sibusiso Moyo)少将在国家电视台宣读电视声明,否认发动军事政变,表示总统穆加贝目前“安全”。军方发言人还表示,穆加贝及其家人的安全有保证,军方的行动目的是让执政党内的“罪犯”被绳之以法,并尽快恢复津巴布韦正常的政治局面。自2017年11月14日晚起到11月15日,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 PF)官方推特账号频繁更新,该账号称此次军方的行动不是政变,而是“不流血的权力过渡”,总统穆加贝被其妻子“利用”,目前“第一家庭”安全,执政党还强调“津巴布韦和该国执政党都不是属于穆加贝和他的妻子。”该账号还宣布,第一副总统姆南加古瓦已成为执政党领袖[16][5]

就任总统[编辑]

2017年11月21日,穆加贝总统被迫辞职。根据津巴布韦宪法规定,如果总统去世、辞职或被罢免,其空缺将由总统所在政党推选的人来填补。11月22日,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向议会表示,推选姆南加古瓦为总统和党的第一书记,姆南加古瓦将完成穆加贝的剩余总统任期,直到2018年总统大选。同日,姆南加古瓦从南非回到津巴布韦。当地时间11月24日上午,津巴布韦候任总统姆南加古瓦在首都哈拉雷宣誓就任津巴布韦总统,就职仪式在国家体育场举行,姆南加古瓦在就职仪式上发表演讲时首先向穆加贝致敬,表示“对我而言,穆加贝依然是父亲般的人物、导师、战友和领袖”,并称2018年大选将如期以民主的方式举行[1][2][17][18]

2018年7月30日大選獲得連任,8月26日姆南加古瓦宣誓就任新一屆津巴布韋總統[19]

政治立場[编辑]

本土化和黑人經濟賦權[编辑]

自1990年代初以來,姆南加古瓦在實施“本土化和黑人經濟賦權”倡議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得到了包括本·穆切切、約翰·馬弗羅拉和保罗·坦吉·莫瓦流在內的著名土著商人以及智囊團和遊說團體IBDC的建議,如何從地方政策、部長級政策、政府政策和發展部的特定於本土化和黑人經濟賦權方面推動政策,例如本土化和經濟賦權法案。 姆南加古瓦認為,津巴布韋國防軍應保護國家資源[20]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姆南加古瓦被推选为津巴布韦总统. 观察者网. 2017-11-22 [2017-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0). 
  2. ^ 2.0 2.1 2.2 穆加贝继任者宣誓就职 与中国颇有渊源. 凤凰网. 2017-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3. ^ 3.0 3.1 3.2 津巴布韦两名副总统宣誓就职. 网易. 2014-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6). 
  4. ^ 津巴布韦新内阁宣誓就职. 新华网. 2013-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5. ^ 5.0 5.1 5.2 5.3 津巴布韦局势突变军事“政变”还是“介入”? -新华网. 网易.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5). 
  6. ^ 6.0 6.1 津巴布韦被解职副总统出逃 向穆加贝下战书. 新华网. 2017-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0). 
  7. ^ Robert Mugabe is finished. Here's who is replacing him. The Independent. 2017-11-21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3) (英语). 
  8. ^ 8.0 8.1 VP sets CIO on rivals. The Zimbabwean. 2015-09-30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美国英语). 
  9. ^ Can Robert Mugabe's wife, Grace, still be president of Zimbabwe?. Newsweek. 2017-08-24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英语). 
  10. ^ The last days of Robert Mugabe. New Statesman. 2017-01-01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美国英语). 
  11. ^ I'm already president, Grace Mugabe claims – report. News24.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美国英语). 
  12. ^ 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催穆加贝早定接班人. 新华网. 2017-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13. ^ Herald, The. Mnangagwa clarifies poisoning statement. The Herald.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英国英语). 
  14. ^ Newsday. Mnangagwa poisoning details emerge. NewsDay Zimbabwe. 2017-08-21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7) (美国英语). 
  15. ^ 穆加贝妻子表态:我已经做好准备接任总统. 新华网. 2017-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16. ^ 16.0 16.1 16.2 16.3 津巴布韦执政党:只是不流血的权力过渡,总统被妻子利用了. 观察者网.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0). 
  17. ^ 姆南加古瓦准备就任津总统 民众夹道欢迎其回国. 新华网. 2017-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4). 
  18. ^ 姆南加古瓦宣誓就任津巴布韦新总统 向穆加贝致敬:依然如父. 新华网. 2017-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7). 
  19. ^ 姆南加古瓦宣誓连任津巴布韦总统. 新華網. 2018-08-26 [201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7). 
  20. ^ " ZDF & Indigenization Intertwined". [失效連結]
官衔
前任:
羅伯·穆加貝
津巴布韦总统
2017年-
繼任:
現任
政党职务
前任:
羅伯·穆加貝
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第一書記
2017年-
繼任:
現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