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島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塞班島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LVTs heading for shore.
1944年6月15日,在履帶式兩棲登陸車駛過的海浪中,在印第安納波利斯號重巡洋艦前頭一段距離的美國海軍 伯明翰號巡洋艦正在開火
日期: 1944年6月15日 – 1944年7月9日
地点: 馬里亞納群島塞班島
結果: 美國獲勝
參戰方
US flag 48 stars.svg 美國 Flag of Japan.svg 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US flag 48 stars.svg 理查蒙德·凱利·特納
US flag 48 stars.svg 霍蘭·史密斯
Flag of Japan.svg 齊藤義次阵亡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南雲忠一阵亡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高木武雄阵亡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伊集院松治 阵亡
兵力
71,000人 31,000人
伤亡与损失
2,949人陣亡
10,364人受傷[1]
24,000人陣亡
5,000人自殺
921人被俘

塞班島戰役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中,於1944年6月15日至7月9日發生在馬里亞納群島中的塞班島上進行的戰役,遠征軍在1944年6月5日登上入侵艦隊離開珍珠港,同一天盟軍實施霸王行動橫渡英吉利海峽入侵法國諾曼第地區,諾曼第登陸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兩棲登陸行動,而馬里亞納行动则动用了歷史上最大的艦隊。

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第4師美軍第27步兵師霍蘭·史密斯中將的指揮下擊敗了由斎藤義次中將指揮的日本帝國陸軍第43師團

背景[编辑]

在1943年至1944年上半年的行動中,同盟國已攻佔了所羅門群島吉爾伯特群島馬紹爾群島新幾內亞的巴布亞半島,這使日軍堅守加羅林群島帛琉群島馬里亞納群島

纳瓦霍 解碼者在該戰役中扮演重要角色,引導炮火攻擊日軍據點

美軍計劃避開加羅林群島及帛琉群島以攻佔馬里亞納群島及台灣,這樣日本本土和日軍通向南面及西面的通道將被切斷,加上美軍新型的B-29超級堡壘長程轟炸機可從馬里亞納起飛飛越1,500 英里(2,400 公里)轟炸日本本土。

与原本美軍的計劃不同,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的美軍西南太平洋戰區已獲授權經新幾內亞及摩羅泰島進攻菲律賓群島,這容許麥克阿瑟兌現他在自己「我會再回來」演說中的承諾,以解放菲律賓从而主動使用龐大部隊建立西南太平洋戰場。

日軍預計盟軍將攻擊環形防衛圈的任何地方,雖然攻擊加羅林群島的可能性最大,為對守軍增援及補給,他們需要取得制海及制空權,因此日军方面准备在1944年6月动用航空母艦实施一次あ號作戰行动。

戰況[编辑]

塞班島戰役示意圖
正午一時的紅色二灘
1944年6月8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在1輛M4雪曼坦克後面作戰以掃蕩塞班島北部北端的日軍
1名海軍陸戰隊員正在說服1名十分害怕的查莫羅人婦女及其孩子離開藏身處

對塞班島的炮轟在1944年6月13日展開,15艘戰列艦參與及共發射了165,000發炮彈,7艘新型快速戰列艦運送了2,400枚16英吋(406毫米)炮彈,但為了避開可能出現的水雷區,炮轟在距離海岸10,000呎或以上的水域進行,及全體船員均對海岸炮轟缺乏經驗,翌日8艘前珍珠港戰列艦及11艘巡洋艦傑西·B·奧登多夫海軍上將的指揮下接替之前的7艘戰列艦繼續炮轟任務,但是缺乏足夠時間及彈藥。[2]

登陸行動在1944年6月15日早上7時開始,超過300輛 履帶式兩棲登陸車運載8,000名海軍陸戰隊員於大約9時正在塞班島西部海岸登陸,11艘支援艦艇支援海軍陸戰隊的登陸行動海軍部隊包括戰列艦田納西號加利福利亞號巡洋艦伯明翰號印第安納波利斯號驅逐艦諾文·史葛號蒙森號科拉漢號哈爾西·鮑威爾號巴利號羅便臣號阿爾伯特·W·格蘭特號,日軍進行了很好的炮火準備,即在海灣插上一些旗以指出距離,令他們擊毀了大約20輛兩棲坦克,日軍亦很有策略地佈設有剌鐵絲網、火炮、機關槍陣地及戰壕以盡量增加美軍的傷亡,但是海軍陸戰隊第2及第4師在日落時已建立了6 英里(10 公里)闊及1/2 英里(1 公里)縱深的橋頭堡[3]日軍在夜间發動反攻但付出巨大的傷亡,6月16日,美軍第27步兵師的一些單位登陸及進攻阿斯里托機場,日軍於當晚再度發動反攻,到6月18日斎藤棄守阿斯里托機場。

入侵行動令日本最高統師部大感震驚,因為他們估計美軍應攻擊更南面的島嶼,日本海軍總司令豊田副武大將认为时机已到,决心利用あ號作戰的部隊在塞班島一帶攻擊美國海軍部隊,6月15日當日他下令發動進攻,但菲律賓海海戰的結果對日本帝國海軍說卻是一場災難,他們損失了3艘航空母艦及數百架飛機,馬里亞納的守軍则毫無指望得到補給和增援。

在沒有補給的情況下,塞班島的戰役對守軍來說是毫無希望的戰鬥,但日軍仍決定戰至最後1人,斎藤組織其部隊進入塞班島中部對防守有利之地形、靠近塔波查山的防線,該戰役的特点让美军给起了许多绰号:「地獄包圍圈」、「紫心嶺」及「死亡狹谷」,这反映出了戰鬥的殘酷性。日軍利用很多火山地形裹的山洞阻擊進攻者,在日間隱藏及在晚間突擊,美軍最終使用火焰噴射器部隊在火炮機關槍的支援下清除這些洞穴。

當霍蘭·史密斯不滿第27步兵師的表現,在革除其師長拉夫·史密夫的職務後,在塞班島的行動引起軍隊內部的爭論,但是史密斯沒有視察第27步兵師進攻區域之地形——基本上這區是1個由日軍控制、被山和懸崖包圍的狹谷,第27步兵師在這區付出巨大的傷亡代價,拉夫·史密夫因而對策劃了1個在他離任後得以實施的計劃,以1個營堅守這地區,而由另外兩個營從側翼攻擊日軍。[4]

7月7日,日軍決定後撤,斎藤計劃作最後自殺性的玉碎攻擊,對於島上剩餘居民的命運,斎藤說:「居民與士兵再沒有什麼分別,他們應該加入使用竹矛衝鋒也不要被俘。」黎明時,在1組12人拿著大紅旗領導下,所有剩下可戰鬥的軍隊 — 大約4,000人 — 衝前作最後攻擊,令人驚奇地的是,在受傷的士兵後面佈滿了纏上了繃帶的頭、柺杖及光禿禿的肢體,日軍湧入美軍的戰線,攻擊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單位,美軍第105步兵團第1、2營近乎全灭,共死傷650人,但是該兩營加上第105步兵團總部連及第10海軍陸戰團(炮兵單位)的激烈抵抗共击毙了超過4,300名日軍,第105步兵團共有3人因在日軍為時15個小時的進攻中作戰英勇陣亡而在死後獲頒發荣誉勋章,其他的繼續與日軍戰鬥直至被日軍在太平洋戰爭中最大規模的玉碎進攻被粉碎為止。[5]

7月9日下午4時15分,理查蒙德·凱利·特納海軍上將正式宣佈塞班島被佔領,[6]斎藤與参谋长矢野英雄少将下在一個洞穴內自殺,在戰役結束後自殺的還有南雲忠一中将,他是率領日本航空母艦攻擊珍珠港及中途島的海軍指揮官,他到達塞班島是協助島上陸上防務。

1944年6月1名海軍陸戰隊士兵從1個佈滿屍體的洞穴中救出1名仍然生存的嬰兒

數百名島上居民在戰役的最後數天自盡,一些是從自殺崖玉碎崖跳下,美軍士兵曾勸籲他們投降而不要作出愚蠢行為,但日本廣泛的政治宣傳均把美國人及英國人描繪成魔鬼,说他們會野蠻地對待戰俘,因而岛民往往拒絕投降。

結果,大約22,000名日本居民死亡,島上幾乎所有守軍——最少30,000人——阵亡;美軍方面,這場勝利是太平洋戰爭中付出高昂代價的勝利之一,71,000名登陸島上的士兵中共有2,949人死亡,10,364人受傷。[7][8]

總結[编辑]

1945年中,在埃里機場上的B-29超級堡壘轟炸機

由於日本在該戰役中戰敗,加之日本在同時間的中國戰區衡陽戰役中受到中國國民革命軍的頑強抵抗,傷亡慘重。日本首相東條英機被迫下台,當戰敗的消息傳至東京時,東條辭任日軍領袖職務;在1944年7月18日,東條及其全體內閣總辞职。[9]

該戰役後,塞班島變成了美軍在馬里亞納群島進行進一步行動的基地,及至1944年10月入侵菲律賓時,以塞班島為基地的轟炸機轟炸菲律賓群島琉球群島及日本本土。

儘管美軍於1944年7月9日宣布佔領塞班島,日軍大尉大場榮仍指揮46人繼續在塔波查山進行游擊戰直至1945年12月1日投降。

塞班岛上的战争残骸

相關條目[编辑]

附錄[编辑]

  1. ^ Battle of Saipan - The Final Curtain, David Moore
  2. ^ U.S. Army in World War II: Campaign in the Marianas, Ch. 5. United States Army. [2006-10-13]. 
  3. ^ "Selected June Dates of Marine Corps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This Month in History. Histo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2006-06-07]. 
  4. ^ Harold Goldberg, D-Day in the Pacific: The Battle of Saipa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7. pp. 160-164
  5. ^ Harold Goldberg, D-Day in the Pacific: The Battle of Saipa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7. pp. 167-194
  6. ^ John Toland, The Rising Su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Japanese Empire 1936-1945, Random House, 1970, p. 516
  7. ^ John Toland, ibid, p. 519.
  8. ^ Battle of Saipan - The Final Curtain, David Moore
  9. ^ Hoffman, p. 260.

參考[编辑]

  • Bright, Richard Carl. Pain and Purpose In the Pacific: True Reports Of War. Trafford Publishing. 2007. ISBN 1425125441. 
  • Denfeld, D. Colt. Hold the Marianas: The Japanese Defense of the Mariana Islands. White Mane Pub. 1997. ISBN 1-57249-014-4. 
  • Goldberg, Harold J. D-day in the Pacific: The Battle of Saipa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253-34869-2. 
  • Jones, Don. Oba, The Last Samurai. Presidio Press. 1986. ISBN 0-89141-245-X. 
  • Manchester, William. Goodbye, Darkness A Memoir of the Pacific War. Boston - Toronto: Little, Brown and Co. 1980. ISBN 0-316-54501-5. 
  • Morison, Samuel Eliot. New Guinea and the Marianas, March 1944 – August 1944, vol. 8 of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Champaign, Illinois, US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01, reissue. ISBN 0-252-07038-0. 
  • O'Brien, Francis A. Battling for Saipan. Presdio Press. 2003. ISBN 0-89141-804-0. 
  • Petty, Bruce M. Saipan: Oral Histories of the Pacific War. McFarland and Company. 2001. ISBN 0-7864-0991-6. 
  • Rottman, Gordon; Howard Gerrard. Saipan & Tinian 1944: Piercing the Japanese Empire. Osprey Publishing. 2004. ISBN 1-84176-804-9. 
  • Sauer, Howard. Torpedoed at Saipan//The Last Big-Gun Naval Battle: The Battle of Surigao Strait. Palo Alto, California: The Glencannon Press. 1999. ISBN 1-889901-08-3.  — Firsthand account of naval gunfire support by a crewmember of USS Maryland.
  • Chapin, Captain John C. The Battle for Saipan.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Historical Division. 1994 [2008-12-12]. PCN 19000312300 (English).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