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墨子閒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墨子閒诂》,凡十四卷,孙诒让(1848年—1908年)著,乃集清代墨子校勘大成之作。

《墨子》一书在中国长期备受冷落,乾隆年間汪中为墨子说了几句公道话,即被扣上“名教之罪人”的帽子。《墨子》书中保留有大量科学知识,如:力学几何光学[1],到了清朝中叶,迫于时局艱難,才开始有大量的学者考据。孙诒让写《墨子閒诂》把《墨子》注推向高峰,在这之前,《墨子》长期以来“传诵既少,注释亦稀,乐台旧本,久绝流传,阙文错简,无可校正,古言古字更不可晓”。他吸收王念孙王引之洪颐煊戴望俞樾黄绍箕杨葆彝等人的研究成果,集众家之大成[2]

孙诒让甚至还参考西学。例如《经上第四十》:“仳,有以相撄,有不相撄也”便引用《几何原本》的“所云两线于同面行至无穷,不相离亦不相远而不得相遇为平行线”原理。又如《经上第四十》:“无久之不止,有久之不止。”一句,孙引牛顿之言,“二语似即力学永静永动之理,而与奈端(牛顿)静者不自动、动者不自止之例亦复冥契。”作者认为墨子不仅论述了“辩”、“名” 的涵义以及方法和作用,同时还提出了“明故”“知类”说[3]。黄绍箕称《墨子閒诂》:“先生此书,援声类以订误读,采文例以移错简,推篆籀隶楷之迁变,以刊正讹文,发故书雅记之晻昧,以疏证轶事。”俞樾叹此“自〈墨子〉以来,未有”之书。

此书校正形讹之字多达六百四十余处[4],《墨子閒诂·叙》中说:“间者,发其疑忤;诂者,正其训释”。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高度评价孙诒让的成果。他说:孙诒让“覃思十年”,“集诸家说,断以己所兴,得成《墨子閒诂》十四卷,复辑《墨子篇目考》、《墨子佚文》、《墨子旧叙》,合为附录一卷;复撰《墨子传略》、《墨子年表》、《墨子传授考》、《墨子绪闻》、《墨学通论》、《墨家诸子钩沉》,各一篇,合为《墨子后语》二卷。俞荫甫序之,谓其‘自有《墨子》以来,未有此书。诚哉然也!……盖自此书出,然后《墨子》人人可读。现代墨学复活,全由此书导之。’”缺點是當時孙诒让所見版本較少,重點還以是畢沅校版為主,輔於「吳匏奄殘抄本」、「道藏本」、「堂策檻本」等(後二書還不是原書,僅取顧廣圻等人的校記),承襲了畢校版的錯誤,甚至是刻錯之字。[5]吴毓江撰《墨子校注》更正了《墨子閒诂》的一些错误。

參考文献[编辑]

  1. ^ 孙诒让《答梁卓如启超论〈墨子〉书》中曾说:“《墨子》综西士通艺之学,九流汇海,斯为巨派。”“拙著印成后,间用近译西书,复事审校,似有足相证明者。”
  2. ^ 俞樾在《墨子閒诂·序》中说:“凡诸家之说,是者从之,非者正之,阙略者补之。……盖自有《墨子》以来未有此书也。”
  3. ^ 孙诒让在《答梁卓如启超论〈墨子〉书》中曾说:“尝谓〈墨经〉楬举精理,引而不发,为周名家言之宗,窃疑其必有微言大例,如欧士论理家雅里大得勒(亚里士多德)之演绎法,培根之归纳法及佛氏之因明论者;惜今书讹缺,不能尽得其条理。”
  4. ^ 祝鸿熹:《〈墨子閒诂〉校字述例》
  5. ^ 孫啟治:《墨子校注·序》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