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名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墨玉名單(英語:Karakax List)是一份137页的文件,記錄在新疆再教育營中被關押的311名维吾尔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參訓(關押)原因、「畢業(出營)許可」批示等各種信息。名單中還提及他們3000多位的親友[1],名單紀錄時間是2017年初至2019年,名单中所有人員都来自于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他們曾被關押在墨玉縣的4座新疆再教育營中。不過墨玉名单未盖任何官方戳记,也沒有記載負責記錄或執行的主管機關[2]中共派出的村落工作隊會將這些資料錄入“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的大數據庫系統中[3]。這份墨玉名單是由曾被中共關押的維吾爾人阿不都外力·阿尤普於2019年11月向德国之声華爾街日報美聯社金融時報BBC等媒體提供,但阿不都外力·阿尤普拒絕透露墨玉名單的來源[4]。此後德國之聲與北德廣播公司西德廣播公司南德意志報花了數週翻譯「墨玉名單」的內容,並最終在2020年2月17日對外公佈[5][6][7][8][9][10]。截至對外公佈時名单中大约四分之三的人已被释放[11]

對此《環球時報》質疑名單真實性,並認為所謂的墨玉名單是西方在炒作和抹黑中國的新疆政策[12]中國駐英國大使館表示,新疆的職業教育,不是集中營,是中國反對恐怖主義、避免宗教極端主義滲透的國家安全問題[4]

2020年2月23日,《中國日報》特地針對「墨玉名單」中的布麗提吉巴拉提(Bulitiji Balati)作出專訪。其中一位負責查證「墨玉名單」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指,《中國日報》的報導反證名單是事實,因與布麗提吉‧巴拉提相關的墨玉名單第298及590行仍未在這一波報導中於任一西方媒體及報導公開。[13]

2021年2月4日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亦提到了“墨玉名单”,称名单上的绝大多数人只是当地居民,过着正常的生活,只有少數人調查後需投入培訓教育,并指责郑国恩“热衷于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14]

另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新疆密件外洩! 「墨玉名單」揭再教育營真相. 雅虎. TVBS.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2. ^ 【墨玉名單曝光】禱告、留鬚都需送新疆「再教育營」. 上報. 
  3. ^ 外媒披露新疆「墨玉名單」 3000 人資料 生太多孩子進行宗教儀式可被關進再教育營. 立場新聞.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0). 
  4. ^ 4.0 4.1 強行「民族改造」的殘酷邏輯?新疆再教育營「墨玉名單」曝光. 聯合新聞網.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2). 
  5. ^ 新疆機密名單外洩 中國再教育營系統「再」現形. 天下雜誌.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2). 
  6. ^ 外媒爆新疆机密名单 311人被送进再教育营. 東網.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7. ^ 【墨玉名單曝光】禱告、留鬚都需送新疆「再教育營」 中國監控穆斯林檔案三度流出. 雅虎. 上報.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8. ^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德國之聲.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3). 
  9. ^ 泄密文件显示维吾尔人被送入新疆再教育营的原因. 華爾街日報.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10. ^ 中共滥抓维族人「老婆蒙面」成罪状. 自由時報.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11. ^ “墨玉名单”:还原中共收押维吾尔人的细节原委.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12. ^ 评:西媒围绕新疆的作秀还要演多久. 中國新聞網. 環球時報. [2020-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13. ^ 存档副本. [2020-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5). 
  14. ^ 2021年2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2-04 [2021-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