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原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夏原吉
夏原吉

夏原吉像,取自明王圻王思义撰《三才图会


大明少保兼太子少傅户部尚书
籍貫 江浙等处行中书省饶州路德兴县
族裔 漢族
字號 維喆
諡號 忠靖
出生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
湖广等处行中书省潭州府湘陰縣
逝世 宣德五年(1430年)正月
行在顺天府
親屬 夏时敏(父)
夏蠧(子)
著作
  • 《万乘肇基集》
  • 《东归稿》
  • 《夏忠靖公集》

夏原吉(1366年-1430年),維喆祖籍江西德興,居於湖廣行省潭州府湘陰縣縣城夏家橋。明朝初期官員,長期擔任戶部尚書

夏原吉早年以乡荐入太学,选入禁中书制诰。建文年间,任户部右侍郎,后充采访使。靖难之役后,为户部尚书,与蹇义并称于世。此后又相继辅佐明仁宗明宣宗,政绩卓越。宣德五年(1430年)逝世,赠太师,谥忠靖。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夏原吉祖上是湖广承宣布政使司(今江西省)德兴人。父亲夏时敏任湖广湘阴县(今湖南省)教谕,于是在那里成家定居。夏原吉十三岁时丧父,他致力于学问,以赡养母亲。获乡荐进入太学,被选入宫中书写制诰。有时太学生们大声喧笑,夏原吉却端坐不动。明太祖看见后觉得他很不平凡。升任户部主事[1]。夏原吉所在的部门事务繁琐,但他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尚书郁新很赏识他。有刘郎中忌妒他的才能,正好郁新弹劾各部门中办事懒惰的人。明太祖想宽恕他们,郁新坚持不行。明太祖大怒,问:“这是谁教你的?”郁新叩头说:“是堂后的书算生。”明太祖于是将书算生逮进监狱。刘郎中便说:“教尚书的是夏原吉。”明太祖说:“夏原吉能够帮助尚书处理本部事务,你想陷害他吗?”结果刘郎中和书算生都被处死,暴尸街头[2]建文初年,夏原吉升任户部右侍郎。建文二年(1400年),充任采访使。巡视福建时,所过郡县乡邑,都检查吏治好坏,询问百姓疾苦。民众都心悦诚服。不久,移驻蕲州[3]

永乐年间[编辑]

明成祖即位后,有人抓住夏原吉。明成祖将他释放,转任左侍郎。有人说夏原吉在建文帝时曾受重用,不可信任。明成祖不听,将他和蹇义一起升为尚书。夏原吉和蹇义等人详细制定了赋税徭役等制度。他提出三十多项建议,都简便而容易遵守。他说:“政策颁行后如果难以继续下去,将会加重人民的困苦。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4]

浙西发生洪灾,有关部门治理不力。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命夏原吉前往治理,不久又命侍郎李文郁为副,派佥都御史俞士吉带水利书籍赐给他[5]。夏原吉请沿着大禹所开的三江入海的故道,疏浚吴淞江下游,上接于太湖,然后,量地建闸,按季节不同开闭闸门。明成祖听从。夏原吉动用十余万民工,他身穿布衣,徒步往返,日夜经划,盛夏也不张伞盖。他说:“人民很劳苦,我怎忍独自贪图舒适?”工程竣工后回京,他说水虽然已由故道入海,但支流还没有全部疏通,还不是长久之计。第二年正月,夏原吉再次前往浙西,疏浚白茆塘刘家河大黄浦。大理寺少卿袁复为副。不久,明成祖又派陕西参政宋性前来辅助。九月工程完工,流水畅通,苏州松江一带农田获得大丰收。永乐三年回京。这年夏,浙西发生严重饥荒,明成祖命夏原吉率领俞士吉、袁复和左通政赵居任前往赈济。他们发放三十万石粮食,并供给饥民耕牛和种子。有人请招徕百姓佃耕洪水退后的淤田,夏原吉急速传疏反对。姚广孝从浙西回来,称赞夏原吉说:“古之遗爱也。”[6]

不久后,郁新逝世,夏原吉被召回,掌管部事。他首先请裁减过多的供给,减轻赋税徭役,严申食盐和钱钞方面的禁令,清理仓库货场,推广屯田种养,以供给边防,减轻人民负担,同时也方便商人。明成祖答复都说可行。凡各地的户口、府库、田税增减的数目,他都用小本子记好,带在身上,随时查阅。一天,明成祖问天下钱粮有多少,夏原吉回答得很详尽,为此他更受器重。当时,战争刚刚结束,明成祖给参加靖难之役的功臣封赏,分封藩王,增设武卫百司。不久又发兵八十万进攻安南,命宦官郑和监造巨舰通使海外各国,在北京大造宫室。这些事项,供应转输的财物都以数万万计,全由户部支出。夏原吉都尽心筹划,保证了国家各项开支[7]

永乐六年(1408年),明成祖命原吉监督军民将木材运往北京,又派锦衣卫官校随从,惩治怠工的人。夏原吉担心违犯的人太多,便事先告诫他们,然后再出发,人们都非常感激他[8]。永乐七年,明成祖北巡,命原吉兼理行在礼部兵部都察院事务。有两个指挥冒领月薪,明成祖想处死他们。原吉说:“这不合法,假如他们真的是盗贼,又将怎样处理他们呢?”明成祖于是停止[9]

永乐八年(1410年),明成祖北征,夏原吉辅佐太孙朱瞻基留守北京,总管行在九卿事务。当时各部门刚刚创建,每天早上,夏原吉进去辅佐太孙处理各项事务。退朝后,各部的郎官和御史又围上来请示。夏原吉一边回答一边手批,不动声色。北自行在,南达京师,人们都对他肃然起敬。明成祖回来后,赐给他钞币、鞍马、牛酒,厚加慰劳,不久随明成祖回南京,受命侍从朱瞻基周游乡里村落,考察民间疾苦。夏原吉拿了一些粘黄米粉进呈给朱瞻基,说:“请殿下将它吃了,以了解百姓生活的艰辛。”九年任满,明成祖在便殿设宴,款待夏原吉和蹇义等人,明成祖指着两人对群臣说:“高皇帝培养贤才留给我使用。各位想看古代名臣,这两位便是。”此后夏原吉多次侍从朱瞻基,往来于南北两京,途中还随事献上忠言,使朱瞻基获得很多助益[10]

永樂十年(1412年),浙西大水肆虐,通政趙居任隱匿不管所聽到消息,周新奏報朝廷。夏原吉將趙氏解除職務。[11]

永乐十八年(1420年),北京的宫室建成,明成祖派夏原吉南下召太子朱高炽和朱瞻基北上。回来后,夏原吉说:“经过多年营建,现在终于大功告成。应该安抚流亡在外的人,免除拖欠的各项征收,使人民得以休养生息。”第二年,三大殿失火,夏原吉重申之前的请求。明成祖马上命有关部门推行。当初,明成祖因三殿失火下诏求直言,群臣大都说迁都北京不便。明成祖大怒,杀死主事萧仪,说道:“当初要迁都时,曾与大臣们秘密讨论过,很久才确定下来,并不是轻率决定的。”言官借机弹劾大臣。明成祖命他们都跪在午门外辩论。大臣们都骂言官,夏原吉却唯独上奏说:“他们响应诏令而提出自己的意见,没有犯罪。臣等一帮凑数的大臣,不能协同辅佐国家大事,应当有罪。”明成祖怒意消了,将双方都宽恕了。有人指责夏原吉违背初衷。夏原吉说:“我们这些人任职很久了,虽然言语有失,侥幸陛下能够原谅。如果言官得罪,那损失就不小了。”众人这才佩服[12]

夏原吉虽然任户部尚书,国家大事总是被明成祖召去详加议论。明成祖每次御临便殿门口,总是召夏原吉来谈话,常常忘了时间,左右的人都不得听闻。夏原吉退下后,总是毕恭毕敬,就像什么都没有参预一样。平定安南后,明成祖问升官与赏赐哪样便利。夏原吉回答说:“赏赐费用只是一次,是有限的;而升官后的费用,则是无限的。”明成祖听从了。有西域法王来朝见,明成祖想到郊外去慰劳他,夏原吉说不行。到法王入宫后,夏原吉见而不拜。明成祖笑着说:“爱卿想效法韩愈吗?”[13]山东唐赛儿叛乱,被平定以后,有三千多胁从者被俘来京。夏原吉请求明成祖,将他们全部赦免。谷王朱橞反叛,明成祖怀疑长沙有人参与阴谋。夏原吉以全家一百人的性命做担保,此事得以平息[14]

永乐十九年(1421年)冬,明成祖将要大举远征漠北,命夏原吉与礼部尚书吕震兵部尚书方宾工部尚书吴中等人一起讨论,都说不宜出兵。他们还没有上奏,正好明成祖召见方宾,方宾极力说兴兵的费用不足。明成祖很不高兴,召夏原吉来问边防储备情况,夏原吉回答说:“连年出兵,都无功而返,军马储备已经损失十分之八九,加上灾荒不断发生,现在已经内外交困了。况且您圣体欠安,还需要调养,就请遣将出征,不要劳动车驾了。”明成祖大怒,立即命令夏原吉出去治理开平的粮食储备。而吴中进去所说的也和方宾一样。明成祖更加愤怒,将夏原吉召回,关进内官监,并将大理寺邹师颜也关押起来,理由是他曾代理户部事。方宾惧而自杀[15]。明成祖于是抄了夏原吉的家,除赐给的钞币外全部没收,只剩下布衣和坛坛罐罐。第二年明成祖上北征,因粮尽而返。其后,又连年出塞,但都不见蒙古军。在回到榆木川时,明成祖病危,对左右的人说:“夏原吉爱我。”[16]明成祖逝世的消息传到后三天,朱高炽跑到关押夏原吉的地方,呼喊夏原吉,哭着告诉了他。夏原吉哭倒在地,许久不能起来。朱高炽令他出狱,商议丧礼事宜,又问赦免诏书该写些什么。夏原吉回答说要赈济饥民,减省赋役,停罢下西洋的取宝船以及向云南、交趾地区各道采办金银。朱高炽全部听从[17]

洪熙年间[编辑]

明仁宗即位后,恢复夏原吉的官职。当夏原吉还在狱中时,母亲逝世,这时他请求回家守孝。明仁宗说:“您是老臣,应当与我共济艰难。您有丧事,难道我就没有吗?”明仁宗给他优厚的赏赐,命他家人护丧,用驿车送回去下葬,又令有关官员治理丧事。夏原吉不敢再说什么。不久加封为太子少傅吕震太子少师,朝拜班次在夏原吉之上,明仁宗命鸿胪寺将他列在夏原吉之下。进封少保,仍兼太子少傅、尚书,享受三职俸禄。夏原吉极力推辞,明仁宗允许他辞去太子少傅俸禄。赐给“绳愆纠缪”银章,并在南北两京建府第给他[18]

宣德年间[编辑]

不久明仁宗逝世,太子朱瞻基从南京北上。夏原吉奉遗诏到卢沟桥迎接。明宣宗即位后,夏原吉作为先朝重臣更受敬重。宣德元年(1426年),汉王朱高煦叛乱,也以“靖难”为借口,檄文列举了各大臣的罪状,夏原吉排在第一个。明宣宗晚上召大臣们来商议。杨荣首先劝明宣宗亲征。明宣宗很为难。夏原吉说:“您难道不知道李景隆的故事吗?臣昨天见到所派遣的将领(阳武侯薛禄),命令才下脸色就变了,临事就可想而知了。而且兵贵神速,卷起盔甲,快步前进,正可以先声夺人。杨荣的计策好。”明宣宗遂下了决心。回师后,明宣宗加倍赏赐,赐给夏原吉守门人三名。夏原吉以无功推辞,明宣宗不听[19]

宣德三年(1428年),夏原吉随明宣宗北巡。明宣宗拿过夏原吉袋里的干粮尝了尝,笑着说:“怎么这么难吃?”夏原吉答道:“军中还有挨饿的呢。”明宣宗命赐给他大官吃的美食,并犒赏将士。夏原吉随从明宣宗在兔儿山阅兵,将领们动作太慢,明宣宗大怒並下令脱下他们的衣服。夏原吉说:“将帅是国家的栋梁,怎能将他们冻死?”他又反复极力谏阻。明宣宗说:“看在您的面上将他们放了。”夏原吉又与蹇义一起获赐银印,上面刻着“含弘贞靖”。明宣宗曾亲手画了一幅《寿星图》赐给夏原吉。明宣宗所赐的其他图画、衣物食品、器皿用具、银币和玩物,没有一天没有[20]

宣德五年(1430年),正月,明成祖明仁宗两朝实录修成,明宣宗又赐给夏原吉金币、鞍马。夏原吉天明入宫谢恩,回家后逝世,终年六十五岁。赠太师,谥忠靖。明宣宗敕令户部免除他家的赋税徭役,并且以后世代都不再征收[21]。夏原吉归葬湘阴夏家桥侧之大明山。清代郭嵩焘竭夏元吉墓时,曰:“遗直如公真大度,老成当国有深谋”。

評價[编辑]

燕王朱棣詢問翰林院的解縉各廷臣的長短,解縉回答:「夏原吉有德行雅量,卻不能遠離小人。」[22]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28):“年十三喪父,即刻志向學。以詩經領鄉薦,卒業太學,選入內廷書制誥,擢任戶部主事。”
  2. ^ 明史》(卷149):“夏原吉,字維喆,其先德興人。父時敏,官湘陰教諭,遂家焉。原吉早孤,力學養母。以鄉薦入太學,選入禁中書制誥。諸生或喧笑,原吉危坐儼然。太祖詗而異之。擢戶部主事。曹務叢脞,處之悉有條理,尚書郁新甚重之。有劉郎中者,忌其能。會新劾諸司怠事者。帝欲宥之,新持不可。帝怒,問:「誰教若?」新頓首曰:「堂後書算生。」帝乃下書算生於獄。劉郎中遂言:「教尚書者,原吉也。」帝曰:「原吉能佐尚書理部事,汝欲陷之耶!」劉郎中與書算生皆棄市。”
  3. ^ 明史》(卷149):“建文初,擢戶部右侍郎。明年充采訪使。巡福建,所過郡邑,核吏治,咨民隱。人皆悅服。久之,移駐蘄州。”
  4. ^ 明史》(卷149):“成祖即位,或執原吉以獻。帝釋之,轉左侍郎。或言原吉建文時用事,不可信。帝不聽,與蹇義同進尚書。偕義等詳定賦役諸制。建白三十餘事,皆簡便易遵守。曰:「行之而難繼者,且重困民,吾不忍也。」”
  5. ^ 国朝献徵录》(卷28):“又明年,蘇松諸郡大水,奉命往治。發浙西兵民數十萬,疏決壅滯,既而上命僉都御史俞士吉齎水利集往賜。”
  6. ^ 明史》(卷149):“浙西大水,有司治不效。永樂元年,命原吉治之。尋命侍郎李文郁為之副,復使僉都禦史俞士吉賫水利書賜之。原吉請循禹三江入海故跡,浚吳淞下流,上接太湖,而度地為閘,以時蓄泄。從之。役十餘萬人。原吉布衣徒步,日夜經畫。盛暑不張蓋,曰:「民勞,吾何忍獨適。」事竣,還京師,言水雖由故道入海,而支流未盡疏泄,非經久計。明年正月,原吉復行,浚白茆塘、劉家河、大黃浦。大理少卿袁復為之副。已,復命陜西參政宋性佐之。九月工畢,水泄,蘇、松農田大利。三年還。其夏,浙西大饑。命原吉率俞士吉、袁復及左通政趙居任往振,發粟三十萬石,給牛種。有請召民佃水退淤田益賦者,原吉馳疏止之。姚廣孝還自浙西,稱原吉曰:「古之遺愛也。」”
  7. ^ 明史》(卷149):“亡何,郁新卒,召還,理部事。首請裁冗食,平賦役;嚴鹽法、錢鈔之禁;清倉場,廣屯種,以給邊蘇民,且便商賈。皆報可。凡中外戶口、府庫、田賦贏縮之數,各以小簡書置懷中,時檢閱之。一日,帝問:「天下錢、谷幾何?」對甚悉,以是益重之。當是時,兵革初定,論「靖難」功臣封賞,分封諸藩,增設武衛百司。已,又發卒八十萬問罪安南、中官造巨艦通海外諸國、大起北都宮闕。供億轉輸以鉅萬萬計,皆取給戶曹。原吉悉心計應之,國用不絀。”
  8. ^ 明史》(卷149):“六年命督軍民輸材北都,詔以錦衣官校從,治怠事者。原吉慮犯者眾,告戒而後行,人皆感悅。”
  9. ^ 明史》(卷149):“七年,帝北巡,命兼攝行在禮部、兵部、都察院事。有二指揮冒月廩,帝欲斬之。原吉曰:「非律也,假實為盜,將何以加?」乃止。”
  10. ^ 明史》(卷149):“八年,帝北征,輔太孫留守北京,總行在九卿事。時諸司草創,每旦,原吉入佐太孫參決庶務。朝退,諸曹郎禦史環請事。原吉口答手書,不動聲色。北達行在,南啟監國,京師肅然。帝還,賜鈔幣、鞍馬、牢醴,慰勞有加。尋從還南京,命侍太孫周行鄉落,觀民間疾苦。原吉取齏黍以進,曰:「願殿下食此,知民艱。」九載滿,與蹇義皆宴便殿,帝指二人謂群臣曰:「高皇帝養賢以貽朕。欲觀古名臣,此其人矣。」自是屢侍太孫,往來兩京,在道隨事納忠,多所裨益。”
  11. ^ 《明史》(卷161)
  12. ^ 明史》(卷149):“十八年,北京宮室成,使原吉南召太子、太孫。既還,原吉言:「連歲營建,今告成。宜撫流亡,蠲逋負以寬民力。」明年,三殿災,原吉復申前請,亟命所司行之。初以殿災詔求直言,群臣多言都北京非便。帝怒,殺主事蕭儀,曰:「方遷都時,與大臣密議,久而後定,非輕舉也。」言者因劾大臣。帝命跪午門外質辨。大臣爭詈言者,原吉獨奏曰:「彼應詔無罪。臣等備員大臣,不能協贊大計,罪在臣等。」帝意解,兩宥之。或尤原吉背初議。曰:「吾輩歷事久,言雖失,幸上憐之。若言官得罪,所損不細矣。」眾始嘆服。”
  13. ^ 明史》(卷149):“原吉雖居戶部,國家大事輒令詳議。帝每禦便殿闕門,召語移時,左右莫得聞。退則恂恂若無預者。交阯平,帝問:「遷官與賞孰便?」對曰:「賞費於一時,有限;遷官為後日費,無窮也。」從之。西域法王來朝,帝欲郊勞,原吉不可。及法王入,原吉見,不拜。帝笑曰:「卿欲效韓愈耶?」”
  14. ^ 明史》(卷149):“山東唐賽兒反,事平,俘脅從者三千餘人至。原吉請於帝,悉原之。谷王叛,帝疑長沙有通謀者。原吉以百口保之,乃得寢。”
  15. ^ 明史》(卷149):“十九年冬,帝將大舉征沙漠。命原吉與禮部尚書呂震、兵部尚書方賓、工部尚書吳中等議,皆言兵不當出。未奏,會帝召賓,賓力言軍興費乏,帝不懌。召原吉問邊儲多寡,對曰:「比年師出無功,軍馬儲蓄十喪八九,災眚疊作,內外俱疲。況聖躬少安,尚須調護,乞遣將往征,勿勞車駕。」帝怒,立命原吉出理開平糧儲。而吳中入對如賓言,帝益怒。召原吉系之內官監,並系大理丞鄒師顏,以嘗署戶部也。賓懼自殺。”
  16. ^ 明史》(卷149):“遂並籍原吉家,自賜鈔外,惟布衣瓦器。明年北征,以糧盡引還。已,復連歲出塞,皆不見敵。還至榆木川,帝不豫,顧左右曰:「夏原吉愛我。」”
  17. ^ 明史》(卷149):“崩聞至之三日,太子走系所,呼原吉,哭而告之。原吉伏地哭,不能起。太子令出獄,與議喪禮,復問赦詔所宜。對以振饑、省賦役、罷西洋取寶船及雲南、交阯采辦諸道金銀課。悉從之。”
  18. ^ 明史》(卷149):“仁宗即位,復其官。方原吉在獄,有母喪,至是乞歸終制。帝曰:「卿老臣,當與朕共濟艱難。卿有喪,朕獨無喪乎?」厚賜之,令家人護喪,馳傳歸葬,有司治喪事。原吉不敢復言。尋加太子少傅。呂震以太子少師班原吉上,帝命鴻臚引震列其下。進少保,兼太子少傅、尚書如故,食三祿。原吉固辭,乃聽辭太子少傅祿。賜「繩愆糾繆」銀章,建第於兩京。”
  19. ^ 明史》(卷149):“已而仁宗崩,太子至自南京。原吉奉遺詔迎於盧溝橋。宣宗即位,以舊輔益親重。明年,漢王高煦反,亦以「靖難」為辭,移檄罪狀諸大臣,以原吉為首。帝夜召諸臣議。楊榮首勸帝親征。帝難之。原吉曰:「獨不見李景隆已事耶?臣昨見所遣將,命下即色變,臨事可知矣。且兵貴神速,卷甲趨之,所謂先人有奪人之心也。榮策善。」帝意遂決。師還,賚予加等,賜閽者三人。原吉以無功辭。不聽。”
  20. ^ 明史》(卷149):“三年,從北巡。帝取原吉橐糗嘗之,笑曰:「何惡也?」對曰:「軍中猶有餒者。」帝命賜以大官之饌,且犒將士。從閱武兔兒山,帝怒諸將慢,褫其衣。原吉曰:「將帥,國爪牙,奈何凍而斃之?」反覆力諫。帝曰:「為卿釋之。」再與蹇義同賜銀印,文曰:「含弘貞靖。」帝雅善繪事,嘗親畫《壽星圖》以賜。其他圖畫、服食、器用、銀幣、玩好之賜,無虛日。”
  21. ^ 明史》(卷149):“五年正月,兩朝實錄成,復賜金幣、鞍馬。旦入謝,歸而卒,年六十五。贈太師,謚忠靖。敕戶部復其家,世世無所與。”
  22. ^ 明史》(卷147):“方縉居翰林時,內官張興恃寵笞人左順門外,縉叱之,興斂手退。帝嘗書廷臣名,命縉各疏其短長。縉言:「蹇義天資厚重,中無定見。夏原吉有德量,不遠小人。劉俊有才幹,不知顧義。鄭賜可謂君子,頗短於才。李至剛誕而附勢,雖才不端。黃福秉心易直,確有執守。陳瑛刻於用法,尚能持廉。宋禮戇直而苛,人怨不恤。陳洽疏通警敏,亦不失正。方賓簿書之才,駔儈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