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比尼窩王子 (prince de Bénévent)
夏爾·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爾
法國榮譽軍團勳章, 聖靈騎士勳章英语Order of the Holy Spirit
Talleyrand 01.jpg
塔列朗的畫像,皮埃爾·保羅·普呂東 (1809)繪製
第一任法國總理
任期
1815年7月9日-1815年9月26日
君主 路易十八
继任 阿爾芒-埃曼紐爾·迪普萊西
法國外交部長
任期
1815年7月9日-1815年9月26日
前任 路易·皮埃爾·愛德華英语Louis Pierre Edouard, Baron Bignon
继任 阿爾芒-埃曼紐爾·迪普萊西
任期
1814年5月13日-1815年3月20日
前任 安托萬·勒內·查爾斯·馬圖林英语Antoine René Charles Mathurin, comte de Laforest
继任 阿爾芒·奧古斯丁·路易·德科蘭古英语Armand Augustin Louis de Caulaincourt
任期
1799年11月22日-1807年8月9日
前任 夏爾·弗雷德里克·萊因哈德英语Charles-Frédéric Reinhard
继任 讓-巴蒂斯特·德·努佩爾·德·香帕尼英语Jean-Baptiste de Nompère de Champagny
任期
1797年7月15日-1799年7月20日
前任 夏爾-弗朗索瓦·德拉克洛瓦英语Charles-François Delacroix
继任 夏爾·弗雷德里克·萊因哈德英语Charles-Frédéric Reinhard
个人资料
出生 (1754-02-02)1754年2月2日
巴黎, 法蘭西王國
逝世 1838年5月17日(1838-05-17)(84歲)
巴黎, 奧爾良王朝
国籍 法蘭西國籍英语French nationality law
政党 雅各賓俱樂部
(1789–1792)
無黨籍
(1792–1795)
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
(1795–1799)
波拿巴支持者英语Bonapartist
(1797–1814)
正統皇黨英语Legitimist
(1814–1830)
奧爾良派英语Orleanist
(1830–1838)
配偶 大凱瑟琳英语Catherine Grand(1802年結婚); 直到1834年她去世
儿女

沒有婚生子女; 可能有三個非婚子女:

母校 聖路易公立中學英语Lycée Saint-Louis
专业 主教 (先前), 外交官
宗教信仰 天主教會
签名
  • 世界傳記百科全書天主教百科全書


夏爾·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爾 (法语: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1754年2月2日-1838年5月17日),出身於古老的貴族家庭。起初封號是比尼窩王子 (prince de Bénévent) ,然後成為塔列朗王子。法國主教政治家外交家。由於腿部殘疾,不能如家族期望的那樣進行軍事生涯,轉而學習神學。1780 年,他成為一般代理神職人員並成為法國王室的教會代表。 他曾歷經數屆法國政府擔任高等職務,通常是外交部長或一些其他外交要職。他的職業生涯跨越路易十六法國大革命拿破崙帝國波旁復辟奧爾良王朝時期。塔列朗的上級通常都不信任他,但是拿破侖本人認為塔列朗是個十分能幹的外交官。「塔列朗式」已經成為一種玩世不恭、狡猾的外交態度之代名詞。

他是拿破崙年代的首席外交官,當時法國的軍事勝利將法國塑造為一個強大、橫跨歐洲的大一統帝國。 然而大多數的時候,塔列朗的任務是為法國尋求和平,以此鞏固法蘭西的國際利益。1801年,他成功地與奧地利簽訂呂內維爾條約,並在1802年與英格蘭達成亞眠和約獲得和平。但是他並沒能阻止1803年戰爭的重啟。在1805年,他反對他的皇帝再度與奧地利、普魯士和俄國開戰,因此他於1807年八月辭去外長官銜,但拿破崙依然倚靠他。塔列朗隱秘勾搭俄國沙皇亞歷山大和奧地利首相梅特涅暗中破壞皇帝的計劃。 塔列朗尋求通過談判實現和平,意圖延續法國革命所獲得的成果。拿破崙拒絕和平,當他在1814年垮臺後,塔列朗基於正統性原則擔負起波旁王朝復辟的任務。1814年至1815年,當拿破崙的征服失敗後,塔列朗在維也納會議扮演重要角色,他在那裡談判獲得有利於法國的解決方案。

學術界對塔列朗的評價是高度兩極分化的。有人認為他是歐洲歷史上最多才多藝,熟練的和有影響力的外交官之一;另一部分人則認為他是叛徒,依次背叛了舊制度法國大革命拿破崙波旁復辟

早年生活[编辑]

1754年2月2日,塔列朗在巴黎出生於一個古老的貴族家族塔列朗 - 佩里戈爾家族英语House of Talleyrand-Périgord。他的父親丹尼爾·德塔列朗-佩里戈爾伯爵,時年二十。他的母親也是出生於一個古老貴族達馬斯家族英语House of Damas的亞歷山大·德·達馬斯·達蒂尼( Alexandrine de Damas d'Antigny )。他的父母都在宮內有職務,但是因為兩人都不是各自家族的頭生子,所以並沒有除俸祿外的其他多的收入。從童年,塔列朗只能一瘸一拐的行走。在他的回憶錄裡,他描述掛這個殘障肇因於四歲時的意外,這使他無法進入預期的軍事生涯,並導致他後來被稱為 「瘸腿魔鬼」( le diable boiteux) 等綽號 。[1] 然而, 依據埃曼紐爾·德·瓦拉斯傑勒法语Emmanuel de Waresquiel最近的研究表明,他的跛行,其實是先天的近親通婚的遺傳疾病。

塔列朗的父親,和他另一個叔叔加布里埃爾-瑪麗·塔列朗-佩里戈爾法语Gabriel-Marie de Talleyrand-Périgord,就像他一樣有相同的殘障,都有軍隊漫長的職業生涯,同樣也能晉升到中將銜。塔列朗的哥哥童年就已夭折,可是家族會議判斷他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傳統軍事生涯,剝奪了塔列朗的長子繼承權。讓塔列朗進入教會,以期繼承他的叔叔亞歷山大·歐結伊科·德·塔列朗-佩里戈爾法语Alexandre Angélique de Talleyrand-Périgord蘭斯大主教職,這是法國天主教會中油水最多的職位。[2]塔列朗的家族雖然是個悠久而顯赫的貴族家族,但是並沒有特別的富裕,因此蘭斯大主教一職所帶來的收入是非常重大的。

塔列朗先後就讀聖路易公立中學英语Lycée Saint-Louis聖敘爾比斯神學院。[3]之後直到21歲為止在索邦大學學習神學。1779年,他被任命為神甫。

1780 年,他成為一般代理神職人員並成為法蘭西皇室的天主教教會代表。 在這個重要的位置,他協助草擬法國教會一般財產等的清單直到1785年,與此同時為「教會的不可剝奪的權利」進行辯護,儘管他後來否認了這個立場。1789年,塔列朗的父親和家族的影響力,克服了國王的厭惡,他被任命為歐坦教區主教。 儘管在啟蒙運動自由思考的狀況,毫無疑問的塔列朗,在這時候已經能夠外在的顯露出尊重宗教儀式。 但是,在革命的過程中,他是明白表示出他玩世不恭的懷疑並絕棄了所有天主教會正統的慣例。 1801年,教皇教宗庇護七世 將塔列朗解除聖職英语Laicization ,那時是教會歷史最罕見的事件。[4]

法國大革命[编辑]

他被任命為歐坦教區的主教後不久,塔列朗出席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第一級的神職人員代表。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塔列朗堅決支持革命者的反教權主義。在教會專用財產議題,他協助米拉波。他參與撰寫 人權和公民權宣言和提出使教會國有化的教士的公民組織法,並成為最先四位宣誓效忠國家憲法的主教。1790年7月14日,攻占巴士底獄周年紀念日,愛國黨在巴黎戰神廣場舉行盛大的全國結盟節大會,由塔列朗主持夏至聯合會英语Fête de la Fédération 的彌撒。儘管他本人辭去主教,1791年教宗庇護六世還是將他逐出教會。值得注意的是,他以全部的精神準備了一份216頁的公開說明報告,提出通過地方,地區和部門學校建構金字塔型結構,推動 啟蒙時代的公共教育,有部分建議後來被採用。[5]

1790年7月14日拉法耶特侯爵夏至聯合會英语Fête de la Fédération宣誓,在最右邊可以看到歐坦主教塔列朗。18世紀法國學校,不知名畫家繪作。卡納瓦雷博物館

1792年,雖然非正式地,他被派遣兩次到不列顛,避免戰爭。除了在法國革命戰爭1792年戰役英语Campaigns of 1792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 初期宣布的中立外,他的任務以失敗告終。 8月10日,沒有國王批准進入巴黎的馬賽民兵,叛亂的巴黎國民警衛隊,民兵無套褲漢領頭成功突擊攻入杜伊勒裡宮推翻了君主制,稱之為八月十日事件。9月2日,凡爾登被包圍的消息傳道巴黎後,巴黎民眾擔心監獄中的保王黨和拒絕宣誓的教士進行報復,闖入監獄私刑處死了一千多名犯人,史稱九月屠殺九月屠殺發生後,他離開巴黎前往英格蘭,但不算是叛逃。1792年12月,國民公會 對他發出逮捕通輯令於。 1794 年3月,小威廉·皮特的驅逐令,他被迫離開英格蘭。 然後,他去了中立的美利堅合眾國,1796年回到法蘭西前他一直在那裡。 在這段停留期間,他作為銀行代理,從事商品交易及房地產投機買賣以支應他自己。 他是阿龍·伯爾 紐約家的客人,並與住在市場街(費城)英语Market Street (Philadelphia)泰奧菲勒·嘉誠英语Theophile Cazenove 合作。 [6] 塔因為塔列朗與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是朋友,而伯爾在決鬥槍殺了漢密爾頓,多年後塔列朗拒絕和以前一樣的慷慨對待伯爾。

熱月政變後,他動員自己的朋友(最著名人士神甫 麻蝦勒 ·波威 ·德斯讓婁德英语Martial Borye Desrenaudes傑曼·德·斯戴爾)為了他的回國遊說國民公會,然後是新成立的督政府。 之後,他的名字從流亡者名單中被刪去,1796年9月25日他返回法國。 1797年,他成為外交部長。 他在XYZ事件 背後索取賄賂而升級成了1798年至1799年間美法沒有宣戰的海戰。1796年至1797年,拿破崙在法國革命戰爭的意大利戰役英语Italian campaign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使塔列朗看見可能的政治生涯。 他給拿破崙寫了很多信,兩人成為親密盟友。 塔列朗反對消滅威尼斯共和國,當與奧地利達成和平協議時,威尼斯給了奧地利,他恭維拿破崙,可能是因為他想加強與拿破崙的聯盟。

執政府[编辑]

1783年 由 伊莉莎白·維傑·勒布倫所繪的凱瑟琳·葛蘭德夫人畫像, 現存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1797年7月至1799年7月任法國督政府的外交部長。 1799年,他與拿破崙的弟弟呂西安·波拿巴 一起,協助發動霧月18日的政變,拿破崙的軍隊迫使督政辭職,並解散議會和元老院,推翻督政府建立執政府政府。 之後,拿破崙任命他做外交部長,但是,他的外交政策很少與拿破崙達成一致。 1801年簽訂教務專約後,也廢除了教士的公民組織法 ,教皇也解除了決罰將他逐出教會的禁令。 1802年,塔列朗推動簽訂了亞眠和約 。他希望此後為拿破崙帶來和平,因為他認為法蘭西已經達到了擴張最大極限。

塔列朗全面主導德國教會的世俗化運動。 雖然1797年坎波福爾米奧條約在文件上,剝奪了德意志主教領地王子在萊茵河左岸的土地,但直到1801年的呂內維爾條約簽訂後,才被執行。 法蘭西吞併這些土地,導致以後世俗統治者接受萊茵河右岸被廢黜主教統治的新領地,是有正當性的。 由於許多世俗統治者,以賄賂來確保獲得最大量被沒收的教產,塔列朗變得非常富有。 他在主導德國教會的世俗化運動過程中獲得超過了一千二百萬金法郎的賄賂。這是解構神聖羅馬帝國的第一次的重擊。 [7]

1802年9月,拿破崙插手他的婚姻,強迫他和他的長期情婦凱瑟琳·葛蘭德英语Catherine Grand結婚。

1803年5月,在拿破崙的催促下,塔列朗購買瓦朗塞城堡,1808-1813年拿破崙入侵西班牙之後,成為監禁西班牙皇室的居所。

法蘭西帝國[编辑]

1808年弗朗索瓦·杰拉德英语François Gérard繪製的塔列朗的畫像。

1804至1807年任拿破崙的帝國外交大臣。 1804年5月,拿破崙賜予他法蘭西第一帝國宮廷侍衛長英语Grand Chamberlain的頭銜。 1806年,他被封為貝內文托親王英语List of Dukes and Princes of Benevento,在意大利南部的前羅馬教皇的封地。 在1815年前,塔列朗擁有這個稱號並同時管理公國與其他的工作。 [8]

1805年,塔列朗反對在普雷斯堡和約中粗暴的對待奧地利以及在1807年的提爾西特條約中粗暴的對待普魯士。 1806年,普雷斯堡和約簽訂後,他就像在1803年主導德國教會的世俗化運動,從德國土地的重組獲利頗豐,這一次是進入萊茵邦聯。 然後,他被從在提爾西特條約談判過程中完全被排除。 之後,普魯士路易斯皇后英语Louise of Mecklenburg-Strelitz她著名的懇求拿破崙饒恕她的國家失敗後,塔列朗安慰哭泣的普魯士皇后。 使他在法蘭西以外的歐洲國家精英階層中獲得了好名聲。

塔列朗與拿破崙決裂[编辑]

塔列朗預見到:拿破崙不斷”播下新戰爭的種子,而這些新戰爭在席捲歐洲和法國之後,終將導致他本人的毀滅。” 已經厭倦服侍他已沒有多少信心的主人,塔列朗在1807年8月10日辭去外交部長,但皇帝將他留在法蘭西最高行政法院。 他不贊成拿破崙在西班牙先發制人的行動,這導致了1808年開始曠日持久的半島戰爭。 在1808年9 - 10月的愛爾福特代表大會英语Congress of Erfurt ,塔列朗私下勸告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沙皇對拿破崙的態度是猶豫的反對者之一。 塔列朗與俄羅斯君主修好,指責拿破崙企圖形成直接對抗奧地利的軍事同盟。 拿破崙還預期塔列朗會幫助說服沙皇接受他的建議,並從未發現塔列朗正在暗中進行相反目的計劃。

他於1807年從外交部辭職後,塔列朗開始接受來自敵對國家的賄賂(主要是奧地利,也是俄羅斯),出賣拿破崙的秘密。[9] 1808年,西班牙戰爭陷於膠著,拿破崙前往督戰而斷了訊息。 塔列朗和約瑟夫·富歇,是典型的既是在政治也是在沙龍的敵人,他們在1808年後期達成了和解,並對皇位繼承方式進行討論 ,拿破崙當時還沒有子嗣解決這一問題,可行方案是以拿破崙的妹夫若阿尚·繆拉元帥(Joachim Murat,1767年3月25日-1815年10月13日)來代替他。 即使塔列朗,相信拿破崙的政策會導致法國的毀滅,也明白權力和平過渡的必要性。 兩個人知道,如果沒有一個合法的繼承人權力鬥爭將在拿破崙去世後爆發。 拿破崙得知他們行動的報告,並認為他們叛逆並於1809年1月中旬星夜回到巴黎。 這導致拿破崙在將領們面前發表著名的訓斥,在此過程中,拿破崙著名詞句“解決他就像打破一個杯子,但它不值得麻煩”,並用輕蔑的語氣數落塔列朗是“在絲襪中的狗屎“,[10] 當拿破崙離開後,部長冷冷地反駁道,”遺憾,如此偉大的人應該不是這麼糟糕的教養!“

1809年擊敗第五次反法同盟 後,塔列朗再次反對進一步粗暴的對待奧地利。 1812年,他也是一個對俄法戰爭批評者。 1813年底,他被邀請繼續他先前的外交大臣職務,但塔列朗可以看到,權力是從拿破崙手中滑落而拒絕了。 1814年4月1日,他在巴黎率領法國參議院建立一個臨時政府,他或推選為主席。 4月2日,參議院以皇帝的退位法英语Acte de déchéance de l'Empereur 正式廢除了拿破崙; 由4月11日,它已批准了楓丹白露條約並通過了新憲法重新建立了波旁王朝

波旁王朝復辟[编辑]

老齡的塔列朗,1828。

1814年4月,路易十八成功了繼承了拿破崙法蘭西皇帝,塔列朗是波旁王朝 復辟關鍵的策應者之一,雖然他反對訂定路易統治新的1814年憲章英语Charter of 1814。 塔列朗是法蘭西在維也納會議的首席談判代表,並在同一年,他簽署了巴黎條約。部分原因是由於他的口才及外交技能,該條約的條款均明顯寬大對待法蘭西。當代表會議開幕時,有權力做出決定的僅限於四個國家:奧地利,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普魯士和俄羅斯。法蘭西和其他歐洲國家都被邀請參加,但對過程沒有影響力。塔列朗迅速成為了眾小國的領導者,並要求允許參與決策的過程。 塔列朗在得到西班牙的代表,佩德羅·戈麥斯·拉布拉多侯爵英语Pedro Gómez Labrador的支持,進行良好的外交活動運作後,四個權力核心最終允許法蘭西和西班牙加入決策密室的由會議。一段時間後,由於拉布拉多侯爵的無能及西班牙式空想議題的自然結果,西班牙被排除了,但法蘭西的塔列朗被允許參加,直到會議最後的結束。 俄羅斯和普魯士在代表會議尋求擴大自己的領地。 俄羅斯要求吞併已被俄羅斯軍隊佔領的波蘭,儘管法蘭西,奧地利和聯合王國不同意,這要求最終還是被滿足。 奧地利是怕將來與俄羅斯或普魯士和聯合王國的衝突而反對他們的擴張,塔列朗設法利用反法聯盟間的這些矛盾而獲取利益。1815年1月3日,密約由法國的塔列朗,奧地利的梅特涅 和聯合王國的卡斯爾雷子爵共同簽署。通過這個正式的防禦同盟秘密條約,[11] 這三個大國同意在必要時使用武力“擊退侵略”並保障“國家的安全和獨立” ,不言而喻的就是針對俄羅斯和普魯士。 該協議有效地分解終結了反法聯盟。

塔列朗,已經成功地建立一個平衡各方勢力的中間位置,得到了來自其他國家的一些利益,以換取他的支持:法蘭西回歸到1792年的邊界不必賠償,同時法蘭西接管了羅馬教皇亞維儂蒙貝利亞爾薩勒姆州英语Salm (state) ,這些在1789年法蘭西大革命開始時,就一直是獨立的。 後來的爭論哪種結果會對法蘭西更有利:塔列朗希望允許普魯士吞併部分的 薩克森自由邦萊茵省。第一個選項會使普魯士遠離法國,但將也還需要更多的反對。一些歷史學家認為,塔列朗外交運作建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分割線,特別是因為它允許普魯士向西萊茵河吞噬德意志小國。 同時這是第一次讓普魯士軍隊安置在法蘭西-德意志的邊境;也使普魯士在領土,人口條件上成為德意志最大的力量而且有 魯爾區萊茵蘭的工業;並最終幫助在普魯士王位之下建立德意志帝國鋪平了道路。然而,在那時塔列朗的外交被認為是成功的,因為它除去法蘭西被勝利者分割的威脅。塔列朗還設法加強自己在法蘭西的地位,極端保皇派英语ultraroyalist拒絕,前“革命份子”和 “殺害路易斯·安東尼,昂吉安公爵英语Louis Antoine, Duke of Enghien的兇手”成為皇家內閣。1815年拿破崙返回法蘭西,在百日皇朝後 ,他再次失敗,塔列朗的外交勝利也反轉了;第二次和平解決方案是明顯缺乏寬容,1815年9月26日制訂的和約草案,須付出賠款七億法郎,外加對私人賠償二億四千萬法郎;同盟軍十五萬人佔領法國東北部海陸要塞三至五年;法國還得歸還從別國掠奪來的藝術品。 會議的任務已經結束這是法蘭西的幸運。 同年9月,既是因第二個條約或也是在法蘭西對手的壓力下,塔列朗辭職了。

接下來的十五年裡,他界定自己“元老”的角色,在場邊保持關注和針砭。 然而,當路易-菲利普一世 在1830年七月革命取代查理十世成為法蘭西國王,塔列朗同意出使聯合王國,他由1830年到1834年擔任這個職務,他努力加強路易-菲利普政權的合法性,並提出比利時塔列朗分區計劃英语Talleyrand partition plan for Belgium 確立了比利時的獨立。

私生活[编辑]

塔列朗的名聲為驕奢淫逸及’’’好色之徒’’’。他沒有婚生子女,但他可能有私生子。他已經被認定可能的四個孩子:查爾斯·約瑟夫,弗拉奧伯爵英语Charles Joseph, comte de Flahaut,普遍認為是塔列朗的私生子; 畫家 歐仁·德拉克羅瓦,也傳言是塔列朗的兒子,雖然歷史學家萊昂·諾埃爾英语Léon Noël探討過,懷疑這個論點; “神秘的夏洛特” ,他未來妻子凱瑟琳·葛蘭德英语Catherine Grand的女兒,可能也是他的 ; 和寶蓮·德·塔列朗 - 佩里戈爾英语Pauline de Talleyrand-Périgord表面上是他姪子愛德蒙·德·塔列朗 - 佩里戈爾英语Edmond de Talleyrand-Périgord多蘿西婭·馮·比隆英语Dorothea von Biron的女兒。這四個私生子,只有第一個被所有的歷史學家確信。然而,近年來法國歷史學家埃馬紐埃爾·德·媧拉斯給勒法语Emmanuel de Waresquiel找到許多塔列朗和寶蓮·德·塔列朗 - 佩里戈爾英语Pauline de Talleyrand-Périgord之間有可信度的父女聯繫,他稱呼她為“我親愛的米內特”。

貴族婦女是塔列朗的政治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是她們的影響力也是她們不受阻礙跨越國界的能力。 傑曼·德·斯戴爾 被推測是他的情人,他們相對彼此都有很大的影響力。 雖然他們的人生觀非常不一樣,她浪漫,他非常冷靜。 她對他的協助很重要,最主要的功績是遊說督政府保羅·巴拉斯允許塔列朗從他流亡的美國返回法蘭西,然後讓他做外交部長。

凱瑟琳·葛蘭德英语Catherine Grand在印度出生,她娘家的名叫凱瑟琳·沃列,1778年十六歲時和英格蘭胡格諾派的公務員喬治·弗朗西斯·葛蘭德結婚,不久就外遇離婚回到倫敦。她在18世紀80年代,她移居巴黎成為有艷名的交際花 和塔列朗同居,引起了各國駐法大使夫人的反感,她們拒絕出席法國外交部長主辦的舞會。 拿破崙耳聞,迫使他在1802年正式結婚確定婚姻關係。 她於1834年去世後,塔列朗和他侄子離婚的妻子,多蘿西婭·馮·比隆英语Dorothea von Biron,住在一起。

塔列朗的受賄是有名的; 舊政權的傳統,他認為該按他執行公職的表現付費的---這是否可以被適當地稱為“賄賂”是可公開討論的。 例如,在德國教會的世俗化運動,德意志小國的合併,一些德意志的統治者和精英付費給他以保有他們的財產或擴大他們的領土。他請求付費開啟與美國政府的談判,就不成功,造成一場外交災難(稱為"XYZ事件")。他的外交在歐洲成功和對美國的失敗,這之間的差異說明了他的外交堅定地建立在法蘭西軍隊對德意志各州是一個觸手可及具威脅的可怕力量,但缺乏後勤基地更因為皇家海軍具有海洋的優勢對美國一點都沒有威脅。 拿破崙戰敗後,他撤回對“貝內文托親王”頭銜的請求,而是終生獲封為塔列朗公爵與 “塔列朗王子”的尊稱,他分居的妻子也享有這稱號。[12]

傳記作者菲利普·齊格勒英语Philip Ziegler描述他是一個“狡猾並奸巧的模式”和“莊嚴和表裡不一的傢伙”,[13] 塔列朗是一個偉大的溝通高手,美食家和葡萄酒鑑賞家。從1801年至1804年,他擁有波爾多歐波里翁酒莊。他雇用法蘭西著名大廚瑪麗·安東尼·蓋馬英语Marie-Antoine Carême,第一等名廚之一被稱為“大廚的國王和國王的大廚”,據說塔列朗每天花一個小時測試他。[14] 1812年購賣他在協和廣場的巴黎居住,並於1838年出售給詹姆斯·梅耶·羅斯柴爾德英语James Mayer de Rothschild,現在是美國的巴黎使館

塔列朗一直被視為叛徒,因為他對繼任政權的支持,其中一些是相互敵對的。 據法國思想家西蒙娜·韋伊,對他的忠誠批評是沒有根據的,因為塔列朗不是如過去所說的服務於並每一個政權,但在現實中“法蘭西在每個政權裡面”。[15]

接近他生命的盡頭,當塔列朗教他年輕的孫女簡單的祈禱時,再次對天主教感興趣。 在他的最後時刻費利克斯·滴波嚕英语Félix Dupanloup神甫來到塔列朗面前,並基於他的利益塔列朗進行懺悔並接受病人傅油聖事。當神甫試圖塗油到塔列朗的手掌,他翻轉他的手致使神甫塗油在他的手背,因為他曾是一個主教。 他在神甫的面前,簽署一個莊嚴的聲明,他直率的撇清責任“這些大的錯誤…..曾經困擾和折磨天主教,使徒和羅馬教會,並且他自己也不幸曾經陷於其中。” 他亡故於1838年5月17日被安葬在在他的瓦朗塞城堡附近的聖母院教堂,。[16] 如今,當以外交藝術說話的時候, “他是一個塔列朗”的詞句,是用來形容偉大的機智且有手段的政治家。 [17]

軼事[编辑]

  • 1797年,一個廣為散播的謠傳,大不列顛國王喬治三世去世了。一位銀行家,希望能夠得到內部信息獲利,面見塔列朗探尋信息。 塔列朗順勢回答,“當然,如果我給的信息對你有任何用途,我會很高興。” 銀行家屏息聽到塔列朗繼續說道:“有人說,英國國王死了;別的其他人,說他沒死:對我自己而言,兩種說法我都不相信。 我有信心告訴你這些,但我依靠你的自由裁量權。”
  • 西班牙大使對塔列朗抱怨,有關於他的外交信件的封條被打開了。 塔列朗回答說,“我敢打賭我應可以猜到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我相信你的急件信一定是被一些希望知道裡面是什麼的人打開的。”
  • 傑曼·德·斯戴爾的小說德爾菲娜英语Delphine (novel) 將塔列朗影射描繪為一個老女人,而她自己作為女主角。 和斯達爾夫人見面時,塔列朗說,“他們告訴我,我們兩個人在你的小說,我們都成為女性的化身。” [18]
  • 塔列朗對他在睡覺時墜床有病態的恐懼。為了防止這種情況,他有他的床墊中心是凹陷的。 更進一步的安全措施,他一次戴着14個柔軟的棉布帽,經由“一種頭飾”固定在一起。 [19]
  • 第六次反法同盟軍隊進入巴黎,塔列朗的豪宅接待沙皇亞歷山大。 後來,他的臥室變成了臨時政府的統治中心。 這對主人是溫暖的,實際上這是相當平常的在個人的臥室處理重要事件,然而服務員不得不在夜晚站立於寒空中。
  • 在聽到土耳其大使的死亡,塔列朗應該說過:“我不知道他這樣是意味着什麼?" 更常見的說法是,這段話是梅特涅在1838年,奧地利的外交官,聽到塔列朗死亡時說的。 [20]
  • 巴黎被盟軍佔領時,普魯士布呂歇爾將軍想摧毀耶拿橋, 這橋是紀念1806年法蘭西戰勝普魯士的耶拿戰役命名的。 巴黎行政長官竭盡所能來改變布呂歇爾的心意,都沒有成功,最後去請塔列朗寫一封信給將軍要求他不要摧毀的橋樑。 塔列朗卻寫信給身在巴 黎的沙皇亞歷山大,請求他親自以”軍事學院橋”(”Pont de l'École militaire ”)的新名稱舉行橋的命名儀式授予巴黎人民。 沙皇接受,布呂歇爾就不能去摧毀一個盟友舉行命名儀式的橋樑。 路易-菲利普一世時,橋的名字又改回到原來的。
  • 在曼徹斯特東區的雷文修姆英语Levenshulme被稱為塔列朗。 成為當地的傳統,他在1792年至1794年住在那裡。

圖庫[编辑]

註解[编辑]

  1. ^ Royot, Daniel (2007). Divided Loyalties in a Doomed Empire. University of Delaware Press, ISBN 978-0-87413-968-6, p. 138: "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 was the essence of the metamorphic talent inherent in French aristocracy. The so-called Diable boiteux (lame devil), born in 1754 was not fit for armed service."
  2. ^ Emmanuel de Waresquiel, Talleyrand. Le prince immobile, Paris, Fayard, 2004, p. 31.
  3. ^ "il est admis, ... en 1770, au grand séminaire de Saint-Sulpice": http://www.talleyrand.org
  4. ^ Controversial concordats.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1999. 
  5. ^ . Samuel F. Scott and Barry Rothaus, eds.,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9 (vol. 2 1985), pp 928–32, online
  6. ^ Full text of "Cazenove journal, 1794 : a record of the journey of Theophile Cazenove through New Jersey and Pennsylvania". [29 September 2014]. 
  7. ^ Palmer, Robert Roswell; Joel Colton. A History of the Modern World 8. New York: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1995: 419. ISBN 978-0-67943-253-1. 
  8. ^ Duff Cooper: Talleyrand, Frankfurt 1982. ISBN 3-458-32097-0
  9. ^ Lawday, David. Napoleon's Master: A Life of Prince Talleyrand.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2007. ISBN 0-312-37297-3. 
  10. ^ http://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books/reviews/talleyrand-napoleons-master-by-david-lawday-424034.html
  11. ^ Traité sécret d'alliance défensive, conclu à Vienne entre Autriche, la Grande bretagne et la France, contre la Russie et la Prussie, le 3 janvier 1815
  12. ^ Bernard, p. 266, 368 fn.
  13. ^ The Shield of Achilles: War, Peace, and the Course of History by Philip Bobbitt (2002), chp 21
  14. ^ J.A.Gere and John Sparrow (ed.), Geoffrey Madan's Notebook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1, at page 12
  15. ^ Simone Weil. The Need for Roots. Routledge. 2002: 110. ISBN 0-415-27102-9. 
  16. ^ Talleyrand's short biography in Napoleon & Empire website, displaying photographs of his castle of Valençay and of his tomb
  17. ^
    • Gérard Robichaud, Papa Martel, University of Maine Press, 2003, p.125.
    • Parliamentary Debates (Hansard), H.M. Stationery Off., 1964, p.1391
  18. ^ On me dit que nous sommes tous les deux dans votre roman, déguisés en femme.
  19. ^ André Castelot (1980), Talleyrand ou le cynisme, from the Mémoires (1880) of Claire de Rémusat, lady-in-waiting to Empress Marie-Louise.
  20. ^ Brooks, Xan. Happy birthday Salinger. The Guardian (London). 1 January 2009 [28 April 2010]. 

延伸閱讀[编辑]

傳記[编辑]

  • Bernard, J.F. Talleyrand: A Biography. New York: Putnam. 1973. ISBN 0-399-11022-4. ; major scholarly biography
  • Brinton, Crane. Lives of Talleyrand (1936), 300pp scholarly study
  • Cooper, Duff. Talleyrand. New York: Harper. 1932. ISBN 0802137679. 
  • Ferraro, Guglielmo. The Reconstruction of Europe: Talleyrand and the Congress of Vienna, 1814–1815 (1941)
  • Lawday, David. Napoleon's Master: A Life of Prince Talleyrand. London: Jonathan Cape. 2006. ISBN 978-0-224-07366-0. 
  • Orieux, Jean. Talleyrand: The Art of Survival (1974) 677pp; scholarly biography
  • Pflaum, Rosalynd. Talleyrand and His World (2010), popular biography
  • Sked, Alan. "Talleyrand and England, 1792–1838: A Reinterpretation," Diplomacy & Statecraft (2006) 17#4 pp 647–664.

學術研究[编辑]

  • Esdaile, Charles. Napoleon's Wars: An International History, 1803–1815 (2008); 645pp, a standard scholarly history
  • Godechot, Jacques; Béatrice Fry Hyslop; David Lloyd Dowd; 等. The Napoleonic Era in Europe.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971. 
  • Ross, Steven T. European Diplomatic History, 1789–1815: France Against Europe (1969)
  • Schroeder, Paul W. The Transformation of European Politics 1763–1848 (1994) 920pp; online; advanced analysis

史學著作[编辑]

  • Moncure, James A. ed. Research Guide to European Historical Biography: 1450–Present (4 vol 1992); 4:1823–33

非英語類[编辑]

  • Potocka-Wąsowiczowa, Anna z Tyszkiewiczów. Wspomnienia naocznego świadka. Warsaw, PL: PWN. 1965. 
  • Waresquiel, Emmanuel de. Talleyrand: le prince immobile. Paris: Fayard. 2003. ISBN 2-213-61326-5. 
  • Tarle, Yevgeny. Talleyrand. Moskow. 1939. 

外部連結[编辑]

Template:CE Poster

天主教會職銜
前任:
Pierre-Louis de La Rochefoucauld
Agent-General of the French Clergy
1780–1785
同期任职:Thomas de Boisgelin
继任:
François-Xavier-Marc-Antoine de Montesquiou-Fézensac
前任:
Louis de Jarente de Sénas d'Orgeval
继任:
Louis-Mathias
前任:
Yves-Alexandre de Marbeuf
天主教歐坦教區主教
1788–1791
继任:
Jean-Louis Gouttes
官衔
前任:
Jean-Xavier Bureau de Pusy
國民議會議長
1790
继任:
François-Xavier-Marc-Antoine de Montesquiou-Fézensac
前任:
Étienne Eustache Bruix
法國海軍和殖民部部長
1799
继任:
Marc Antoine Bourdon de Vatry
前任:
夏爾-弗朗索瓦·德拉克洛瓦英语Charles-François Delacroix
法國外交部部長
1797–1799
继任:
夏爾·弗雷德里克·萊因哈德英语Charles-Frédéric Reinhard
前任:
夏爾·弗雷德里克·萊因哈德英语Charles-Frédéric Reinhard
法國外交部部長
1799–1807
继任:
讓-巴蒂斯特·德·努佩爾·德·香帕尼英语Jean-Baptiste de Nompère de Champagny
新頭銜 法蘭西第一帝國宮廷侍衛長
1804–1814
廢止
前任:
安托萬·勒內·查爾斯·馬圖林英语Antoine René Charles Mathurin, comte de Laforest
法國外交部部長
1814–1815
继任:
阿爾芒·奧古斯丁·路易·德科蘭古英语Armand Augustin Louis de Caulaincourt
前任:
路易·皮埃爾·愛德華英语Louis Pierre Edouard, Baron Bignon
法國外交部部長
1815
继任:
黎塞留公爵
新頭銜 法國總理
1815
統治者頭銜
前任:
Robert Guiscard
貝內文托親王
1806–1815
廢止
外交職務
新頭銜 艾爾福特會議代表
1812
廢止
維也納會議代表
1814–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