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中心語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多中心语言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多中心语言或称多元中心語言,是指拥有多种标准语语言,常出现于语言与其母语使用者的国家认同不相吻合之情况。[1][2]

例子[编辑]

英語[编辑]

英式英語美式英語發音拼字英语Spelling上皆有差異。目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口中,有70%使用美式英語,16%使用英式英語。其餘國家或地區,包括澳大利亞紐西蘭紐芬蘭南非加拿大等地也有各自的變異。

阿拉伯语[编辑]

現代的書面語(現代標準阿拉伯語)源於古蘭經的語言(即古典阿拉伯語),用於學校教學及工作、政府、媒體等場合。但是口語層次上,各地的阿拉伯語之間的差別都相當巨大。阿拉伯語社會有明顯的雙言現象(文白分離)。通俗阿拉伯語的主要分支有:

美索不達美亞阿拉伯語:伊拉克

黎凡特阿拉伯語:敘利亞、黎巴嫩、約旦和巴勒斯坦

海灣阿拉伯語:海灣君主制國家,包括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卡塔爾、巴林和科威特

埃及阿拉伯語:埃及

蘇丹阿拉伯語:蘇丹

馬格里布阿拉伯語:西北非國家,包括摩洛哥、突尼斯、阿爾及利亞、比利亞、西撒哈拉和毛里塔尼亞

亚美尼亚语[编辑]

亞美尼亞語有兩種形式:東亞美尼亞語西亞美尼亞語。而亞美尼亞使徒教會則以更古老的古典亞美尼亞語作為禮拜語言。

保加利亞語[编辑]

保加利亞語有兩到三種官方標準。除了標準保加利亞語之外,還有巴納特保加利亞語方言(以拉丁字母書寫)。馬其頓語馬其頓共和國被視為獨立語言,不過在保加利亞則被認為是保加利亞語的一個分支。

印地語和烏爾都語[编辑]

使用於印度印地語巴基斯坦烏爾都語原本是同一種語言,但印地語天城體書寫,含有許多梵語字彙,而烏爾都語以阿拉伯字母書寫,並明顯受阿拉伯語波斯語影響。

漢語[编辑]

有中國普通话馬來西亞華語新加坡華語台灣國語等。

法語[编辑]

現時法語主要有三大中心:歐洲(法國)、北美以及非洲

20世紀之前,法國本土國內的方言雜蕪,各方言間的發音及詞彙差別都很大,並且不一定能夠互通。隨後法國政府開始了大規模的方言清掃行動,把巴黎方言作為學校的唯一教學語言,其他方言,例如深受斯堪的納維亞語言影響的諾曼語,則不受政府待見。時至今日,雖然這些當初備受打壓的法語方言現在都被法國政府承認為“法國語言”,但是政府卻沒有出資支持這些方言的發展,同時這些方言的法律地位亦不為法國憲法委員會所承認。

北美法語形成於法國在17、18世紀在新大陸的殖民時期。由於歷史原因,北美法語有很多法國標準法語所沒有的詞彙和口音:北美地區第一批法裔中,多數都是來自於法國的北部和西北部,其時他們所操的語言都很類似諾曼語等北部方言,甚少人使用巴黎方言;而之後北美地區放棄追隨法蘭西學術院標準,更是令兩個大陸的法語之間差異更大。阿卡迪亞法語主要用於加拿大新布倫斯維克,這支方言依然保留著大量17世紀就存在的詞彙,很多在現代法國都已經找不到蹤跡了。魁北克方言是北美法語最大的方言,詞彙、發音和句法都同歐陸法語有不少差異。卡郡法語(今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則有很多加拿大法語所沒有的因素,甚至吸收了不少美國土著和非洲的口音。這支法語受的英語影響比上述任何一種方言都要重。長期以來,卡郡法語都只是代代相傳的口語而已,直至最近才在句法和拼寫上與標準法語統一。

而在比利時和瑞士,亦可以找到一些受日耳曼語種語法和詞彙所影響的法語方言。例如在比利時,瓦隆區的法語口語會使用很多日耳曼色彩濃重的詞彙(例如“眨眼”的標準法語應為cligner, 而德語及荷蘭語則為blinken,因此比利時法語則使用 blinquer)。同時瑞士和比利時法語的數字體系也和法國法語、加拿大法語不一樣。對於70、80、90,前者使用 septante, octante/huitante和nonante, 而後者則使用 soixante-dix(60+10), quatre-vingts(4*20)和quatre-vingt-dix(4*20+10)。

德語[编辑]

有德國德語、瑞士德語等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Stewart, William A. A Sociolinguistic Typology for Describing National Multilingualism. (编) Fishman, Joshua A. Readings in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The Hague, Paris: Mouton. 1968: 531–545. ISBN 978-3-11-080537-6. doi:10.1515/9783110805376.531. 
  2. ^ Kloss, Heinz. 'Abstand languages' and 'Ausbau languages'. Anthropological Linguistics. 1967, 9 (7): 29–41. JSTOR 30029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