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杰雄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allard Kadampa Buddhist Temple interior 02.jpg
DorjeShugden Statue, Buddhistischer Tempel Zürich.jpg

多杰雄登藏文རྡོ་རྗེ་ཤུགས་ལྡན་威利rDo-rje Shugs-ldan英语:Dorje Shugden,意為具大力之持金剛神),又譯多傑雄天雄天護法雄天大神俱力護法神嘉慶多吉雄天兇天,又稱多傑修丹(藏文དོལ་རྒྱལ་ཤུགས་ལྡན威利dol rgyal shugs ldanTHLDolgyal Shugden,意為朵之王者,修丹)、修丹護法神朵傑雄天

多杰雄登信仰出現在第五世達賴喇嘛時代,自初起時,在西藏境內就備受爭議。多杰雄登信徒认为多杰雄登是这时代的护法神,是文殊菩萨在世間显现的忿怒化身,守護宗喀巴大师所转授的龙树菩萨中观法,在格魯派中有許多信仰者。但從第五世達賴開始,歷代達賴也曾對多傑雄登信仰頒布禁令,其中最著名的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1996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宣布拒絕讓多傑雄登信仰者參加他主持的法會,引起多傑雄登爭議

釋義[编辑]

Dorje,在藏语中,是“金刚”的意思,汉译为“多杰”“多吉”。“金刚”比喻智慧,锐利、顽强、坚固,能断一切烦恼。多杰雄登意為金剛柱持、俱力,代表祂的力量示現超勝「摩訶迦羅天」等諸佛教護法神,故名為雄登。

起源[编辑]

相傳他是一位17世紀來自阿里地區僧侶,名叫杜固札巴堅贊(Trülku Drakpa Gyeltsen)。出身貴族家庭,原為第五世達賴喇嘛的候選轉世靈童之一,但是他後來被認証是三世達賴的老師索南札巴(Sönam Drakpas)的第三世轉世靈童。前世是持律主「扎巴坚赞布顿仁钦珠」(Duldzin Drakpa Gyeltsen),為宗喀巴大师的主要传承弟子,也是监督建立甘丹寺建筑工程的幕后功臣。

札巴堅贊出家後在哲蚌寺修行,與第五世達賴同在第一世班禪喇嘛克珠傑的座下修行,很快就成為一名有豐富學識的格魯派上師。當時西藏內部情勢混亂,札巴堅贊因為涉入政治與宗教上的爭議,相傳因為札巴堅贊見到第五世達賴向其他教派(主要是寧瑪派)學法,認為第五世達賴背棄了格魯派宗喀巴祖師的教法,成為寧瑪派的傀儡,札巴堅贊在寺院公開演說,反對第五世達賴,並要求與第五世達賴公開辯論,因此遭逮捕。也有人認為是札巴堅贊因自己差點成為五世達賴,最後失之交臂,只獲得仁波切的地位,因此煽動僧團,要求公開辯論,以反抗第五世達賴,第五世達賴下令將他逮捕,不久即在獄中涅槃,當地的僧俗二界尊稱他為「多傑雄登」。但是其被捕、死亡的原因,與成為「多傑雄登」的過程則眾說紛紜。

札巴堅贊的死亡,一個傳說指出,为保护第五世达赖喇嘛的地位,達賴的首席執行官索南若登及其弟子诺布尝试杀害札巴堅贊,於是命人以文殊師利皇帝(清朝皇帝的尊稱)所賜之寶劍刺之。札巴堅贊不仅没死,而且被寶劍所刺的傷口,都长出眼睛,眾人驚怖不已,認為是邪術。后来,札巴堅贊坐在自己流下的血泊中,憐憫他們的徒勞無功,告诉了他们唯一能使自己死亡的方法,即是把哈达藏族奉献尊者時所用的白布,此禮稱為「獻哈達」)塞入自己喉咙,他們立刻照作,並且先向札巴堅贊「獻哈達」之後才塞。扎巴坚赞窒息而圆寂时,心际发出无量虹光,飛上天際,化身成为手持寶劍,騎著獅子的金甲護法神;「多杰雄登」(因先世為文殊師利菩薩化身,故現出持劍乘獅的文殊形象),並在空中向大眾嗚咽低聲發誓,永遠守護格魯派。

另一個傳說指出,札巴堅贊被捕後憤恨難消,在獄中以身上披的哈達塞入口中自殺,因此嗔恨心中陰身投生為餓鬼,但因生前修行密法,有很大的威力,而且嗔心極大,在西藏各地降下冰雹與各種災禍,四處顯靈、附身,尤其附身在各寺院的比丘身上,破壞三寶信仰,宣稱自己是大修行者轉世,繼續反對第五世達賴。第五世達賴見到他造成的災禍越來越大,派遣寧瑪派敏珠林寺方丈德達林巴去制服多杰雄登。德達林巴施展神通,將三叉金剛杵插入札巴堅贊的身體,制服了他。但是札巴堅贊依舊不願意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德達林巴自忖,札巴堅贊嗔恨心太重,無法超渡他到達淨土,於是向五世達賴建議,為札巴堅贊修建召底康薩寺,供奉他,並十足尊重地以他生前篤信的文殊菩薩造型為其塑像,尊稱他為護法神「多杰雄登」,以香火化解他的怨念,多杰雄登於是成為格魯派的一位护法神

也有人認為可能是西藏地區苯教民間信仰中原有對於精靈的崇拜,這些信徒被迫皈依藏傳佛教之後,將原先信奉神靈的勇猛武神的形象,投射到這位挑戰佛教權威、含恨往生的上師身上,並大力加以崇拜。

形像與能力[编辑]

因生前篤信文殊菩薩,多杰雄登出現了身披黃色僧袍,右手拿着剑(彎刀),左手拿着心臟,骑乘白狮子的文殊菩薩造像。信徒則表示多杰雄登的先世為文殊菩薩的無限化身之一。

傳說中,多傑雄登一開始顯靈時飢餓萬分,為了減少多傑雄登的怨氣,薩迦派薩迦法王曾布施他一個心臟形狀的朵瑪,因此多傑雄登左手拿著心臟。

許多信徒相信多杰雄登神諭可以預言未來,又有極大的神通能力,幫助抵抗外敵[1]

傳承[编辑]

多杰雄登護法傳承:

  • 第一世:文殊菩薩
  • 第二世:毘瓦巴大師。
  • 第三世:薩迦班慶
  • 第四世:布敦大師。
  • 第五世:宗喀巴大師之大弟子敦增札巴嘉才。
  • 第六世:黃教第十五任教主.班慶索諾札巴(此為第三世達賴喇嘛之三戒根本上師)。
  • 第七世:索諾以西旺布活佛。
  • 第八世:索諾給烈貝桑活佛。
  • 第九世:上宮活佛珠古札巴嘉才。
  • 第十世:多杰雄登護法。

第五世達賴在聶南縣處、坪吉林等五座寺院,都命令要供奉由達賴親自所做的多杰雄登像,其餘大朝寺、旁布地康薩寺等,亦供奉達賴親做的多杰雄登像;故從彼時起,格鲁派多以多杰雄登為護法,都是修誦第五世達賴所著儀軌為主,共有百多種修誦咒語。

爭議[编辑]

多杰雄登據說法力無邊,又能堅定守護格魯派或者親格魯派的僧俗二眾,故历史上和近代都有很多有修为的活佛供奉多杰雄登,修行多杰雄登法[1]。同時,反對多杰雄登信仰的修行者也很多,第五世達賴喇嘛曾宣告:「『多杰雄登』是一個依邪願而投生的惡魔。」格魯派修行者曲窮·昂旺·蔣巴(廣論大修行者),屈窮·阿旺·鳩丹(第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的老師),以及僧·丘編(第八世達賴喇嘛·強白嘉措親教師)也認為多杰雄登是魔、是邪法。清代章嘉活佛反對崇拜多杰雄登,薩迦派的許多大修行者也同樣反對,在19世紀後,薩迦派就停止供奉多杰雄登。

1996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詢問過乃琼护法後,發布禁令,禁止格魯派信徒繼續尊奉多杰雄登,要求信奉多傑雄登的信徒,不得參加格魯派的法會。此舉引發藏人社區內部不同的聲音,反對派指責這是一種宗教迫害,支持者則認為多傑雄登信仰鼓勵暴力,以及宗教不寬容,因此應該禁止。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Great Masters. 2008-05-1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