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田綱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多田綱輔
假名 ただつなすけ?
平文式罗马字 Tada Tsunasuke

多田綱輔(Tsunasuke Tada,生卒年不詳)為19世紀末日本動物學研究學者。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簡易科動物部的他,也是首位有系統地於台灣研究及採集動物的日籍人士,另外,亦是以先進科學方法針對台灣動物製造標本及發表相關論文的先鋒。

除了1896年-1897年前往台灣所締造的台灣動物採集成就之外,多田綱輔日後並未於動物學領域或其他學術方面有更多突出表現。不過正因他於1896年-1899年期間的台灣動物學深入研究與所製作的多只標本,點燃開啟了日治時期的日籍學者之台灣動物學風潮。因此被稱為「被遺忘的日籍台灣動物學者」的頭號人物。[1]

前往台灣[编辑]

1895年(日本明治廿八年),台灣邁入台灣日治時期,為了更有效率了解台灣,翌年;台灣日治時期開始的第二年;統治台灣最高官署台灣總督府特地商請東京帝國大學派出動物學植物學地質學人類學四門學科專家到台灣展開綜合調查,而當時任帝國大學大學標本室助手的多田綱輔亦名列於此綜合調查團名單中,至於多田的研究領域,則為他所專長的動物學。

旅途[编辑]

舊稱紅頭嶼的蘭嶼

1896年8月,多田綱輔連同伊能嘉矩宮村榮一等日籍學者抵台。於台北芝山岩內湖庄等野生動物聚集地短暫觀察後,同年11月,他隨即前往19世紀末仍屬偏遠的台灣宜蘭山區與蘇澳一帶採集中小型動物。連同一起研究之學者,尚有人類學方面學者粟野傳之丞及伊能嘉矩。不久,餘兩人因公務離開後,他則由日本軍方所屬台灣守備隊護衛,深入宜蘭、蘇澳山地。1897年元月,多田則前往台灣澎湖,並於澎湖採集台灣海峽特殊台灣亞種魚類,同年5月,他研究領域不但更深入花蓮、台東,更繼鳥居龍藏;成為第二位深入紅頭嶼(今蘭嶼)的日籍學者,而這些旅途過程,他則以收購、狩獵、僱傭等方式來採集台灣各種動物,並親手製作標本。

研究時程[编辑]

芝山岩也是多田綱輔的研究領域之一,圖為芝山岩山頂上的海岸礁石

採集標本[编辑]

除此,多田蒐集的標本尚有昆蟲棘皮動物甲殼類軟體動物珊瑚等等共約兩百餘種動物。而除了史丹吉、喬丹、愛阜曼、紉山德太郎之外,接受其贈送,並以多田採集標準為研究標的的學者尚有飯島魁內山柳太郎德永重康寺崎留吉波江元吉等人。

多田綱輔之台灣動物相關著作[编辑]

論文[编辑]

  • 《帝國新領臺灣動物彙報》

遊記[编辑]

  • 《台灣通信》(1896–1897)
  • 《紅頭嶼探險記》(1897)
  • 《台灣蕃地紀行》(1897)
  • 《台東探險紀行》(1897)
  • 《台東探險紀行餘錄》(1898)

專論[编辑]

  • 《台灣動物調查》(1898)
  • 《台灣採集動物》(1898–1899)
  • 《台灣鳥類一斑》(1899)

相關詞條[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吳永華. "被遺忘的日籍台灣動物學者". 晨星. 1996年1月: pp.5–33. ISBN 957-583-501-8. 
  • 劉克襄. "臺灣鳥類研究開拓史(1840-1912)". 聯經. 1989年8月. ISBN 9570800054. 

注釋[编辑]

  1. ^ Taba、tabai,此看法源自鹿野忠雄所著之《紅頭嶼的動物地理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