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至菩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大勢至菩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勢至菩薩接引像,呈双手合掌手势。
大势至菩萨,13世纪,西夏亦集乃路

大势至菩萨梵語महास्थामप्राप्तMahāsthāmaprāpta),又譯得大势菩萨大精進菩薩大靈吉菩薩,簡稱势至菩萨。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众生离三途,得无上力;又彼行时,十方世界一切地皆震动,故称大势至,据《觀无量寿经》,祂恒念阿弥陀佛,以智慧之光普照一切,使人得到无上力量、威势自在,接引众生往生净土。大势至菩萨是西方極樂世界阿弥陀佛的右胁侍者,八大菩萨之一,因以念佛修行證果,被淨土宗奉為法界初祖,是與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地藏菩萨齊名的大菩萨。大勢至菩薩造像多樣,或有持貝葉經、持如意者,但最多者是手持蓮花,頭戴天冠,而天冠中有一寶瓶。華人民間有訛傳寶瓶藏著父母之舍利子或骨灰的錯誤說法,其實佛經是說寶瓶盛著不可思議的光明,能夠普現諸佛的事業。《觀無量壽經》:“於肉髻上有一寶瓶,盛諸光明普現佛事。”

漢傳佛教中,势至菩萨圣诞是农历七月十三。净土宗十三祖释印光法师被公认为势至菩萨乘愿再来。

源流[编辑]

据《悲华经》卷二称,删提岚世界的无诤念王有一千个儿子,长子叫不眴,第二個兒子叫尼摩。无诤念王成佛为阿弥陀佛,不眴太子成为观世音菩萨。而尼摩则成了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其左右胁侍就是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三位合称“西方三圣”。其形象据《观无量寿经》記载,身放紫金色光,法相与装饰皆同于观音菩萨。二者的主要区别是:大势至菩萨头上的宝冠有寶瓶为标志,而观音菩萨头上的宝冠则以一化佛(阿彌陀佛)为标志。

藏傳佛教的一般說法,大势至菩萨以神通力聞名,號稱「大勇」,現憤怒相時為金剛手菩薩,跟代表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和代表大智慧的文殊菩薩一起,為密教最受尊崇的三大菩薩之一。另一說認為金剛手菩薩為普賢菩薩化身

道场[编辑]

江苏狼山[编辑]

江苏南通市南郊狼山是大势至菩萨的道场。狼山为中国佛教“八小名山”之首,是江苏省著名的自然风景区,苏中的游览胜地,由狼山、马鞍山、黄泥山、剑山和军山组成,其中以狼山最为峻拔挺秀,南临长江,山水相依,风光秀丽,有“天然水石盆景”之誉。

狼山的开山祖师是僧伽(即大圣菩萨),是他在这里开始奉祭大势至菩萨。传说当时狼山为白狼精占据,大圣菩萨僧伽与白狼精斗法,以一袭袈裟遮遍全山降伏恶狼,白狼只得让出此山。并无私心的僧伽,在狼山上建寺,即今日的广教寺,为大势至菩萨建了首座道场。从此这里香火兴起,成为佛教乐土。广教寺中“一寺两供奉”,既是“西方三圣”之一“大势至菩萨”的道场,也是“大圣菩萨”的道场。狼山最高峰的支云塔,塔前有圆通宝殿,供的是大势至菩萨;塔后则有大圣殿,供奉的是大圣菩萨。1983年,广教寺被国务院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广教寺始建于唐总章二年(669年),是一座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刹。据《通州志》记载:“唐总章二年,山上即建大雄宝殿、殿阁、方丈室”,当时“山在巨浸中,设舟以济,号慈航院,后改广教寺。”狼山奉祀的开山祖师是僧伽,又称狼山大圣、大圣菩萨,爲唐代高僧。唐高宗时,他曾到长安、洛阳游历,为人治病,名声大噪。南游江淮时,医病治水,为百姓称道。唐中宗尊为国师。后世尊他为“大圣菩萨”。宋朝太平兴国年间(976-983年),智幻法师住持广教寺,他弘法创业,修建寺庙,主持建造了大圣殿、支云塔,并塑僧伽像进行供奉,此后江淮一带许多寺庙供奉僧伽像。智幻法师圆寂时,留下一首偈言:“当初不肯住长安,现像西归泗水间,今日又还思展化,东来海上镇狼山。”后人称他为僧伽化身。为纪念智幻法师,明嘉清年间在寺内建幻公塔,至今保存。

苏州弘化社[编辑]

印光大师被公认为大势至菩萨再来,其建立的位於蘇州的弘化社也被认为是大势至菩萨的应化道场,同时也是净土宗的圣地。

陀罗尼[编辑]

大势至菩萨,根据“观无量寿经”记载大势至菩萨以独特的智能之光遍照世间众生,使众生能解脱血光刀兵之灾,得无上之力。因此,大势至菩萨被认为光明智能第一,所到之处天地震动,保护众生,免受邪魔所害。

  • 大势至菩萨真言:唵 散髯髯 娑婆诃 / Om sam jam jam (sah) svaha
  • 大势至菩萨心咒(藏传):嗡 巴扎 嘿 嗡 巴扎 詹扎 摩诃噜卡呐吽嘿 / (藏音)HUM VAJRA PHAT OM VAJRA CHANDA MAHA RO KHA NA HUM PHAT / (梵语拟音)Om vajra He Om Vajra Canda Mahā Rusana Hūm He

经典记载[编辑]

  • 《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记载了大势至菩萨的言教。念佛修净土之教,《楞严经》请法片段中,25位菩萨阐述了自己修行的主要方法,其中大势至说的是专修念佛法门、求生净土之法,开了念佛的先河。因此夏莲居居士首先在《净修捷要》书中尊大势至菩萨为净宗初祖,提倡念佛法门。唐天竺沙門般剌密諦譯《大佛頂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中记载: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记载大势至菩萨与观世音菩萨同为阿弥陀佛西方极乐净土的候补佛。
  • 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里记载,大势至菩萨是修念佛法门而成就的。祂现在在无边世界摄受引导一切念佛众生往生西方。
  • 悲华经》中说过去有位轮转王,他的大太子是观世音菩萨,二太子是大势至菩萨,三太子是文殊菩萨,四太子是普贤菩萨。后来,转轮圣王修行成佛,即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观世音和大势至成为父亲的左右胁侍,父子成为“西方三圣”。

形象[编辑]

大勢至菩薩的常见形象

一般大势至菩萨的形象,是和观世音菩萨侍立在阿弥陀佛左右,造像和观世音菩萨较为相似,通常现天人像。稍有不同的是,大势至菩萨一般手持莲花,有时手持貝葉經如意。据《觀無量壽經》:“於肉髻上有一寶瓶,盛諸光明普現佛事”,大势至菩萨顶戴的天冠中有宝瓶,瓶中装着大光明。

净土经中言,大势至菩萨位於极乐净土的本尊,身量大小与观世音菩萨相等,全身呈紫金色光。

密教认为,大势至菩萨在胎藏界曼茶罗中位于观音院内列上方第二位,这在密教造像和绘画中有体现。

化身[编辑]

印光大師[编辑]

汉地印光大师被认为是大势至菩萨的乘愿再来化身。有两个来源:

  • 据《印光大师永思集》记载,作者杨信芳女士一日梦见观世音菩萨对她说,“印光和尚是大势至化身,四年後就要舍寿入灭。”但杨信芳此前爲基督教徒,未接触过佛教,也未听说过印光和尚和大势至菩萨,直到在报纸上见到印光之名,前往拜谒,以此事相问,却被印光叱责不得公开出去。四年後印光果然圆寂,杨信芳才醒悟印光果真是大势至菩萨。[1]

杨信芳女士:纪梦悼印光大师 (摘自《印光大师永思集》)
余十八岁时,肄业上海女子中学。有同学张孝娟女士,住西门路润安里,与余交谊最深。其母张太太,雅爱余,以亲女视我,故我亦以“阿母”称之。放学归来,辄膳宿于张家,习以为常。
民国廿五年国历十一月廿三夜,余宿张家,与孝娟共榻。中宵睡去,遥见观音大士立小岛上,环岛皆海,水天一色。大士身长丈许,璎珞庄严,手持净瓶,如世所绘。余则在一叶扁舟中,舟驶近岛,大士招手告余曰:“大势至菩萨现在上海教化众生,汝何昏迷,不去闻法?”余无以答。大士又曰:“印光和尚是大势至化身,四年后化缘毕矣。”言讫而隐。忽骇浪滔天,舟几覆,余大呼“救命”。孝娟推余醒,曰:“信芳汝其魇耶?”余告以梦,相与一笑。
翌晨,以梦告张太太,并问:“有否菩萨名大势至,有和尚名印光者乎?”张太太固信佛,惊曰:“大势至乃西方极乐世界之菩萨。印光和尚之名,昔曾闻诸孝娟之父,云是普陀山得道高僧。”余问:“印光和尚今在上海耶?”张太太曰:“不知。”
余为之闷闷。次日读《申报》,见登有《丙子护国息灾法会通告》,乃知上海闻人请印光和尚来沪在觉园主持法会。奇哉此梦!三人惊诧不已。乃与张太太母女同赴觉园,听印光大师说法,三人同皈依焉。余蒙赐法名“慧芬”,张太太“慧范”,孝娟“慧英”。
愧余孽障深重,未能精进,今则携男抱女,终朝碌碌,净业益荒芜矣!昨得苏友书,云印光大师已坐化于灵岩山。嗟夫!大师逝矣,化缘四年,竟符昔梦!
余与大师有一段香火因缘,不可无词。垂泪走笔,语不成文,寄上海《觉有情半月刊》发表,藉志余哀。
南无大势至菩萨!
(民国)二十九年十二月七日 杨信芳记

杨信芳女士致施戒园居士书戒园先生净鉴:
久不晤,时在念中。昨雪筠姊自苏来书,惊悉印光老法师西归,并闻上海《觉有情半月刊》为吾师出纪念专刊。筠姊嘱芳与师之因缘记出登刊,方不负观音大士示梦之悲心也。《纪梦》稿寄上,烦为送慕尔鸣路一一一弄六号《觉有情》刊社。嗟乎!师今去矣。常寂光中,谅不责我多事耶!
忆二十六年春,赴苏州谒吾师,告以梦景(在觉园时,因人杂沓故未说)。师斥曰:“莫瞎说!莫瞎说!以凡滥圣,招人毁谤。此梦更不许汝对人说,否则非我弟子!”芳遵师诫,未敢以此梦公开告人。即先生前,芳亦未尝提及也。仅于二、三戚友间,略言之耳。心尚窃意,以为吾师此后住世,如果四载,则为乘愿再来之大势至无疑。今也四载,果端坐而化矣。闻讯之下,不禁泪如泉涌,自恨善根浅薄,觌面错过。疑乃学道之障,今始信及先生语,芳知过矣!
淑云已返无锡,其家日前被窃,损失颇巨。先生闻之,当为之叹惋也。芳近来早课诵《华严经•离垢地章》、《净行品》二种,晚课诵《普贤行愿品》、《弥陀经》二种。早晚佛号各一千声,回向时念慈云忏主“一心皈命文”。顾为儿女烦心,摄心殊难,先生有以教我否也?外子受芳劝,颇知向佛,此堪告慰于先生。舍舅父处,烦代转语,所托阿七之布,迄今未见送到,不知何故?
肃此禀渎,并祝康宁。
信芳顶礼
(民国)廿九年十二月八日

  • 天台宗著名诗僧尼师本空法师,一生中与印光大师通信十餘次,称其爲她最敬慕的“原始要终之第一位大导师”。据本空法师讲,她在印光大师圆寂十周年时梦见印光大师现高大金光像,并允诺本空“临命终时我回来接引你”,本空问“师父是否就是大势至菩萨?”印光回答“是,不错!”此宗公案也被认为是印光大师爲大势至菩萨再来之证明。[2]

(我)在大师身后拜佛。礼佛完毕,感慨万千,向大师顶礼祈请:“十年了,弟子日夜翘首期待,今天终于得见师父一面,恳求师父慈悲开示。”大师说:“你好好弘法,不要厌倦,临命终时我会来接你。”我赶紧又问:“师父相好光明,是否就是大势至菩萨?”只听大师清楚干脆地回答:“是,不错!”我悲喜交集,不禁长跪合掌,说偈赞颂:金瓶宝冠拥青螺,百亿牟尼漾碧波。绝妙香尘严极乐,无边光色净娑婆。摄生方便归安养,念佛圆通渡爱河。足步莲花大势至,现前接引见弥陀。

泗州大聖[编辑]

唐代高僧泗州大聖被認為是大勢至菩薩的再來身。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