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洛夫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卫·洛夫林
David Lovering
David Lovering edited.jpg
2004年,大卫·洛夫林在休斯敦雷莱恩体育场演出
音乐家
昵称 The Scientific Phenomenalist
出生 (1961-12-06) 1961年12月6日(55歲)
马萨诸塞州伯灵顿
职业 鼓手
音乐类型 另类摇滚
演奏乐器 鼓、吉他、低音吉他、演唱
活跃年代 1986年起
唱片公司 4AD
网站 官方网站
相关团体 小妖精乐队弗兰克·布莱克和天主教徒乐队Nitzer Ebb乐队谭雅·唐纳利Cracker乐队The Martinis乐队
Eeenie Meenie、黄金黎明协会

大卫·洛夫林英语:David Lovering,1961年12月6日)是位美国音乐家魔术师。他于1986年加入主打另类摇滚小妖精乐队,是乐队鼓手并以为成名。1993年乐队解散后,洛夫林先后同包括谭雅·唐纳利、Cracker乐队、The Martinis乐队在内的艺人或乐队合作。他还以化名“科学现象主义者”(The Scientific Phenomenalist)从事魔术演出,在舞台上表演以科学和物理为基础的实验。

身为鼓手,洛夫林受到包括齐柏林飞船斯迪利·丹乐队在内的多种流派影响。他的魔术表演则受到瑞奇·杰伊麦克斯·梅文尤金·伯格的影响,与其他许多魔术师的表演风格大相径庭。洛夫林曾一度放弃音乐,但在2004年小妖精重聚后,洛夫林又回到乐队,继续担任鼓手,后悔自己不该“就这样放弃了深爱的东西”。2007年末,他和另外两位乐手组建乐队“黄金黎明协会”。2014年,洛夫林与小妖精乐队其他成员推出最新专辑《独立辛迪》。

生平简介[编辑]

青年和高校时期[编辑]

大卫·洛夫林生于马萨诸塞州伯灵顿。他在十几岁时学会打鼓,就读高中時还加入學校的军乐队[1]。据朋友约翰·墨菲(John Murphy)所说,洛夫林在音乐品味方面总是“以鼓为本”[2]:18。洛夫林在自己的高校纪念册中写道,他对未来有三大期望:加入摇滚乐队,成为电气工程师,以及与最喜欢的匆促乐团巡回演出[3]。高中毕业后,洛夫林前往波士顿温特沃斯理工学院学习电子工程。他和墨菲一起在商店打工,[2]:18工作期间经常恶作剧,洛夫林曾有一次把商店的卫生间同火灾报警器相连。[4]。1982年从温特沃斯理工学院毕业并取得学士学位后,他找了份制作激光器的工作,并且继续在当地多个乐队担任鼓手[1]。洛夫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多个音乐流派乐队,包括斯迪利·丹乐队、齐柏林飞船Devo乐队都对他的音乐风格产生了影响[5]

小妖精乐队[编辑]

墨菲与金·迪尔Kim Deal)在1985年亡兵纪念日成婚,洛夫林出席了婚礼。1986年1月,新成立的小妖精乐队聘请迪尔加入演奏低音吉他,这是个由查尔斯·布莱克·弗朗西斯·汤普森Charles "Black Francis" Thompson)和乔伊·圣地亚哥共同组建的另类摇滚乐队。乐队这时还没有鼓手,墨菲于是建议洛夫林前去面试。洛夫林这时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打鼓,虽然听过乐队中3人表演的几首歌曲,但感觉平平无奇。不过,重新拿起鼓槌后,他最终同意加盟。[2]:181985至1986年间,洛夫林和乐队一起创作、排练,还在波士顿的多处小型场地演出。乐队决定在1987年录制18首歌曲制成演示磁带,洛夫林参与了其中一首歌曲的创作,这首《Levitate Me》(意为“飘浮的我”)也是他为小妖精乐队主创的唯一一首歌曲。洛夫林还登上了这本磁带的封面,画面上他一丝不挂,背对着镜头慢跑[2]:55。小妖精乐队发布的第一张唱片《来吧朝圣者》(Come on Pilgrim)中就收录了这首《Levitate Me[6]

1988年,小妖精乐队录制了第2张录音室专辑唱片《弄潮儿罗莎》(Surfer Rosa)。洛夫林在其中多首歌曲中的表演——如以10秒鼓点独奏开场的《骨胳机器》(Bone Machine)、以及《幼发拉底河》(River Euphrates)和《突破肉体》(Break My Body)——让他既稳且准的风格开始为世人熟知。[7]紧接着,小妖精乐队的首张大唱片《杜利特尔》(Doolittle)于1989年发布。唱片录制期间,汤普森说服洛夫林在“纯粹是作为情歌创作”的《啦啦爱你》(La La Love You)中一展歌喉。[8]唱片制作人吉尔·诺顿(Gil Norton)之后表示,唱片录制期间,洛夫林“从以前那个连音符都不愿唱的家伙变成个‘我都没法让他远离话筒’的人。他还真就是这么位艺人”[2]:113。除打鼓和演唱外,洛夫林还在专辑的倒数第2首歌曲《银》(Silver)中演奏电贝斯[8]

《杜利特尔》面世后,两年连发3张专辑,并且持续进行的巡回演给乐队成员带来很大压力,成员间的关系变得紧张。《杜利特尔》和《Fuck or Fight》(意为“性交或战斗”)的巡回演出于1989年11月结束后,几位乐手都已筋疲力尽,无法参加次日晚上举行的巡演结束聚会,并且不久后就宣布休整一段时间[9]。1990年中期,乐队再度聚首,洛夫林与其它成员迁居洛杉矶。小妖精乐队接下来还发布了两张专辑,分别是1990年的《波莎诺娃》(Bossanova)和1991年的《欺骗世界》(Trompe le Monde)。洛夫林是其中一首《让我相信》(Make Believe)的主唱,在歌中承认他一直对美国创作歌手黛比·吉布森“念念不忘”[10]。1991至1992年,小妖精乐队还零星进行了一些巡演,最终于1992年解散。1993年初,乐队解散的真实原因公布,主要是因为汤普森和迪尔之间的关系紧张[11]

“科学现象主义者”和其他工作[编辑]

小妖精乐队解散后,洛夫林先后与多个艺人和乐队合作担任鼓手。他曾是Nitzer Ebb乐队的鼓手,但又谢绝了加入喷火战机乐队的邀请[2]:183。接下来他加入乔伊·圣地亚哥组建的The Martinis乐队,并在1995年电影酷哥炫妹也疯狂》(Empire Records)的原声带歌曲《自由》(Free)中亮相。但是,他很快又离开The Martinis乐队,成为Cracker乐队的巡演鼓手。[12]。洛夫林换了一个又一个乐队,1997年时曾与谭雅·唐纳利和波士顿乐队Eeenie Meenie合作。由于在找工作上遇到困难,洛夫林决定不再打鼓,于是租下禁止住户打鼓的房屋住了进去[2]:183

20世纪90年代末,洛夫林跟随朋友格兰特·李·菲利普斯Grant-Lee Phillips)前去一场魔术大会。他对其中一些表演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之后还称“我一定要学会那是怎么办到的。”[4]另一位有共同兴趣的朋友卡尔·格拉索(Carl Grasso)邀请两人前去魔法城堡观看表演,这是洛杉矶一家以魔术为主要卖点的夜总会[4]。洛夫林在这里结识了Possum Dixon乐队主唱罗布·扎布里基Rob Zabrecky),两人很快成为朋友。在扎布里基的劝说下,洛夫林向魔法城堡申请成为表演者。[13]申请获批后,洛夫林把自己塑造成“科学现象主义者”,在表演中把舞台演出经验和电力工程知识相结合。他决定投身魔术的根本原因在于,作为音乐家,他“无法超越小妖精乐队”。[14]

洛夫林以“科学现象主义者”的身份穿着实验室工作服出场,在舞台上表演科学和物理学实验。他不喜欢传统的魔术技术,倾向“使用精神力量表演更为精神性的内容”[2]:184。对此他在之后表示:“那都是些你从来都没见过,并且非常奇怪的物理实验,让人感觉非常欢快……我宁可让观众们都去争论‘这到底是不是(魔术)?’,而不是‘这都是科学’或‘这都是魔术’。所以我做的都是些其他魔术师不做的怪事。”[2]:184据洛夫林表示,身手非常灵活的瑞奇·杰伊Ricky Jay)、善于分析他人心理的麦克斯·梅文Max Maven)和尤金·伯格Eugene Burger)都对自己的魔术表演技巧有一定影响[13]。此外,他的表演过程中经常涉及复杂的自制机器[15]

洛夫林成为驻留魔法城堡的邪恶三人组成员,向来宾表演“新浪潮、另类而前卫的魔术”[13]。之前组建小妖精乐队的汤普森将艺名变更为弗兰克·布莱克(Frank Black),请洛夫林参与自己的全美巡回演出,在每场演唱会开始时表演魔术。之后格兰特·李·菲利普斯、金·迪尔和谭雅·唐纳利组建的The Breeders乐队,以及坎帕·范·贝多芬乐队也加以效仿[2]:184。2002年,洛夫林在Shellac乐队策划的音乐节上表演,之后还声称这次魔术演出“或许是我最伟大的成就”[4]

重返小妖精乐队[编辑]

2003年夏,洛夫林已陷入忧郁[3]。他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记得自己正在去银行的路上,心里烦闷无比——不管是经济还是别的任何方面,我面对的都是个烂摊子,所经营的感情也糟糕透顶。我已经触及谷底。就在去银行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是乔(指乔伊·圣地亚哥)打来的,他说:‘猜怎么着?’”[3]圣地亚哥不久前刚接到汤普森的电话,后者称打算重聚小妖精乐队。听到这个消息,洛夫林喜出望外[3],之后他表示:“这其中最让人难过的事情在于,当我坐下来和小妖精乐队排练时,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曾经就这样放弃了深爱的东西”[3]。2004年,洛夫林和乐队录制了重聚后的首张单曲Bam Thwok[16]

2006年的纪录片loudQUIETloud》以小妖精乐队2004年的重聚巡演为主题,洛夫林在片中亮相。他的父亲在巡演期间去世,洛夫林为此开始重度酗酒。据汤普森所说,洛夫林在几次现场演出时“搞砸了几首歌”[17]。“全让镜头拍下来了,”汤普森说,“经过重新剪辑,看起来仿佛整个巡演都因大卫喝多了酒变得仿佛脱缰的野马。然而事实并非如此。”[17]2005至2006年,洛夫林与乐队一起巡演,周五晚上则回到魔术城堡,与邪恶三人组一起演出。2007年,他同The Martinis乐队在慈善音乐会演出,为身患癌症的沃利·英格拉姆(Wally Ingram)筹资[18]。同年末,他和洛杉矶音乐人阿米特·艾特尔曼(Amit Itelman)和奥斯卡·雷(Oscar Rey)一起组建新乐队“黄金黎明协会”(The 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19]。2014年,洛夫林与小妖精乐队其他成员推出最新专辑《独立辛迪[20]

唱片[编辑]

小妖精乐队[编辑]

  • 《来吧朝圣者》(1987年)
  • 《弄潮儿罗莎》(1988年)
  • 《杜利特尔》(1989年)
  • 《波莎诺娃》(1990年)
  • 《欺骗世界》(1991年)
  • 《独立辛迪》(2014年)
  • 头部携带者》(Head Carrier,2016年[21]

谭雅·唐纳利[编辑]

  • 《劣势情歌》(Lovesongs for Underdogs,1997年[22]

The Martinis乐队[编辑]

  • 《重击》及同名迷你专辑(Smitten,2004年[23]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Mico, Ted. "Hispanic in the Streets". Melody Maker. 1990-09.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Frank, Josh; Ganz, Caryn. Fool the World: The Oral History of a Band Called Pixies. Virgin Books. 2005. ISBN 0-312-34007-9. 
  3. ^ 3.0 3.1 3.2 3.3 3.4 Barton, Laura. Misfits that fit. London: The Guardian. 2005-07-20 [2007-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20). 
  4. ^ 4.0 4.1 4.2 4.3 Albert, John. Rock Magicians. LA Weekly. 2003-07-13 [200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9). 
  5. ^ Interview with Eeenie Meenie Part Two. No-Fi Magazine. [2011-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9). 
  6. ^ Come On Pilgrim. AllMusic. All Media Network, LLC.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5). 
  7. ^ Sanneh, Kelefa.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This Really Loud Band.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2004-12-13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5). 
  8. ^ 8.0 8.1 Sisario, Ben. Doolittle. Continuum, 33⅓ series. 2006: 104. ISBN 0-8264-1774-4. 
  9. ^ 4AD – Pixies Profile. 4AD.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6). 
  10. ^ Black, Frank. Complete 'B' Sides (CD booklet). 4AD. 2001. 
  11. ^ Pixies' Bossa Says It's Nova. NME. 1993-01. 
  12. ^ Phares, Heather. The Martinis > Biography. Allmusic. All Media Network, LLC.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1). 
  13. ^ 13.0 13.1 13.2 Albert, John. Rock Magicians – Page 2. LA Weekly. 2003-07-13 [2008-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6). 
  14. ^ Bainbridge, Luke. Spiritual (and other) rebirths. London: The Observer. 2007-01-21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15. ^ Albert, John. Rock Magicians – Page 3. LA Weekly. 2003-07-13 [2008-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6). 
  16. ^ New Pixies Song on iTunes. NME. 2004-06-14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30). 
  17. ^ 17.0 17.1 Pixies to begin work on new album. NME. 2006-10-24 [2015-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4). 
  18. ^ Pixies men, Garbage, George Clinton play benefit show. NME. 2007-02-01 [2015-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0). 
  19. ^ LA Weekly – Calendar Listings. LA Weekly. [200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8). 
  20. ^ Steve Appleford. The Pixies on 'Indie Cindy' and Recording Without Kim Deal. Rolling Stone. 2014-04-25 [2015-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2). 
  21. ^ Heller, Jason. First Listen: Pixies, 'Head Carrier'. npr. npr. 2016-09-22 [2017-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7). 
  22. ^ Lovesongs for Underdogs - Tanya Donelly: Credits. Allmusic. All Media Network, LLC. [2015-08-06]. 
  23. ^ Smitten - The Martinis: Credits. Allmusic. All Media Network, LLC. [2015-08-06].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