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艾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卫·沃恩·艾克(英语:David Vaughan Icke ,1952年4月29日-),英国作家、公共演说家、前足球員与体育职业解说员。他提出一种关于全球政治的阴谋论,并将它详细地写了出来。

艾克曾是一名BBC电视台体育主持人和绿党的发言人。1990年,一位通灵者告诉他,他是带着某种使命被派到地球上的“治愈者”,而且灵异世界将向他传达讯息。1991年3月,他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他是“神之子”,后来他称媒体误解了这个短语的意思。他说BBC的《Wogan》节目改变了他的生活,把他从一个受人尊敬的家喻户晓的人物变成了公共笑柄。[1]

然而他继续发展他的想法,并且在七年内已经出版四本书——《机器的反抗》(The Robots' Rebellion,1994)、《真相使你自由》(And the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1995)、《最大的秘密》(The Biggest Secret,1999)與《矩阵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Matrix,2001)。在作品中,他把“新世纪理论”和现代社会极权化现象结合,提出一种世界性的观点。他的理论核心是一个由“爬虫类人”(包括乔治·W·布什伊丽莎白二世克里斯·克里斯托佛森及)组成的称为“巴比伦兄弟会”的秘密团体控制着人类,而且很多显赫的名流都是爬虫类人。[2]他还宣称月球是一个人工建筑——“大概是个中空的行星”,在那里爬虫博克斯卡·威利英语Boxcar Willie类人给人类创造了一个“人工的自我意识和世界”,人类却误以为是真实。[3]

麦克·巴昆(Michael Barkun)把艾克的观点描述为“新世纪阴谋主义”,认为他是最有影响力的阴谋论流派。理查德·卡恩和泰森·刘易斯认为,爬虫类人的假设可能仅仅是斯威夫特式的讽刺,是一種讓普通民众质疑他们身边所見事物的叙事方式。[4]

早年生活及教育[编辑]

艾克出生在莱斯特总医院英语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icester_General_Hospital,父母是博瑞克·沃恩·艾克( Beric Vaughan Icke )和芭芭拉·J·艾克(Barbara J. Icke),他们1951年在莱斯特结婚。艾克有一个长七岁的哥哥和一个小七岁的弟弟。博瑞克曾想成为一名医生,但因为家庭缺少钱,就加入了皇家空军服役。[5]后来因为一架飞机坠落在了牛津的山普伍德英语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ipping_Warden空军基地,而他帮助救出了机组成员,所以在1943年5月为表彰他的英勇授予他大英帝国勋章。他当时和中队长,在没有任何防护服的保护下,冲进了被毁的飞机里,救了一位被困在里面的机组成员的生命。[6]

战后,博瑞克成了一个男士钟表工厂的职员,家庭住在里德街的一间房子,在莱斯特市中心的华弗街附近。在艾克三岁时,他们搬到了被称为古德伍德的刚建造的居民区。艾克在1993年写道,“我们那时囊中羞涩”。他记得当时,有人来收租金的时候,常躲在窗户和板凳下面,那人敲门之后,在房子四周透过窗户看看有没有人在家。他母亲不告诉他那人是来收租金的,只是让他藏起来。艾克写道,现在当有敲门声时,他仍有一丝惊恐。[7][8]

他常常独自一人,花好几个小时和蒸汽火车玩具玩,更喜欢独自穿过街头,而不是和其他人讲话。他在怀特豪小学和怀特豪中学就读,在那里他大多数时候感觉紧张和害羞,在早晨上课时有时近乎晕厥,在放学前就得离开。他的家庭医生建议让他看一下儿童心理医师,但他父亲拒绝了。[9][10]

足球生涯: 當艾克9歲的時候,他被選入了學校的足球隊。那是他生平的第一次成功,當時的他把足球視為擺脫貧窮的出路。艾克是球隊里的守門員,他寫到這個位置正適合孤獨的他,給了他一種介於英雄和惡棍之間的感覺。

15歲時,艾克被考文垂足球俱樂部球探發現,之後便決定離開學校,於1967年簽約了考文垂俱樂部的青年隊。隨後轉會到了北安普頓足球俱樂部。[11][12]

然而沒過多久,艾克患上了類風濕性關節炎,病情很快由他的左膝,蔓延到右膝,腳踝,手肘和手腕。儘管如此,他還是忍著疼痛繼續訓練比賽。在1973年不得不因傷病退役之前,他們的球隊從聯賽排名的第四升至第三。

體育節目主持人: 同年,艾克在《每日郵報》的分支機構中謀得了一份體育節目編輯的職位。偶爾也會為BBC萊切斯特電台提供一些節目。

1975年,他成功入職到了BBC在伯明罕的Midlands Today節目組。1981年,艾克正式成為了BBC國家電視台的一名體育節目主持人。隨後的一年裡,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共同主持了BBC的旗艦節目《Grandstand 》.

1983年,艾克第一次在BBC的Breakfast Time節目中亮相,主持體育新聞。隨後他出版了他人生的第一本書'It's a Tough Game, Son!': The Real World of Professional Football《這是一場艱苦的比賽,孩子!:職業足球的真正世界》。

艾克在BBC的體育頻道工作到了1990年,多數出現在《Grandstand》節目當中,同時還參與了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報導。 儘管在事業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艾克在那是已經成了家喻戶曉的名人,然而他對電視主持人的工作漸漸的失去了興趣。


綠黨發言人,遇見靈媒: 艾克在80年代開始為了減輕他的關節炎的痛苦尋找一些邊緣性的藥物,逐漸的接觸了新時代的哲學,並對綠色政治產生了興趣。

1989年他在他的第二本書" It Doesn't Have To Be Like "《不必非要如此》中,表達了他對環境問題的看法,很快加入了英國綠黨,並成為了綠黨的主要發言人之一。

有觀察家曾指出大衛·艾克是「綠色的」托尼·布萊爾。他通常高調的出現在許多重要活動當中。1989年,他受邀出席了英國皇家學院的一場電視辯論會,爭取動物權益。1990年,他的名字出現在了許多為兒童慈善事業做的廣告中。 儘管在事業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艾克在1989年寫到,他有時會莫名的感到絕望,就在那一段時期他感覺身旁總有什麼東西。

1990年3月,艾克站在報刊亭傍邊,感到了一股魔力拉住了他,一個聲音告訴他去看一本書。書的作者是Betty Shine,住在布萊頓的靈媒。

艾克為了治療他的關節炎,決定去拜訪這位靈媒。在他們的第三次會面當中,這位靈媒告訴艾克她有一些來自靈界是消息要傳達給他。

Shine說,艾克是被送到地球上的醫治者,他將會名滿天下,但是也要面對無數的非議和嘲笑。靈性世界要通過他傳達一些事情,他再傳達給他人,有時可能他自己也不會理解。

靈媒說艾克會在未來三年里寫出五本書,在未來的20年,世界上會出現某種不同的飛行機器,可以將我們載到任何我們想去的地方,時間也將變得毫無意義,在某些不尋常的地方會發生大地震,因為肆意開採石油破壞了地球內部的某些結構。

1991年2月,艾克參觀了秘魯的印加帝國的Sillustani。艾克被那裡的一切所吸引,他站在那些齊腰高的石頭中間,產生了很多想法。他後來寫到,我的身體開始顫抖,無數的想法湧進了腦海。

這個體驗就如「昆達里尼」(印度瑜伽的說法)激活了我的脈輪,能量旋窩,觸發了更高層面的意識。隨後,他返回了英國,專門對這一經歷寫了一本書。1991年3月20日,艾克在一次綠黨召開的會議上宣布辭職,聲稱自己將處於巨大爭議的旋窩中心。

Terry Wogan的採訪: 1991年4月29日,BBC的黃金時間段的節目Wogan show對艾克進行了採訪。當主持人Wogan問到艾克是否說過自己是「上帝之子」時,艾克沒有否認,觀眾發出了笑聲。

隨後,艾克談到了他對政治與環境的看法: 「你觀察一下今天的世界,當你看到世界上每兩秒鐘就會有一個孩子死於可以預防的疾病,當你看到這個經濟系統的發展在不斷的破壞著地球的自然環境,當你看到所有的戰爭,所有的痛楚,所有的苦難,你會認為這是愛和智慧的力量在主導著這個世界嗎?」

然而主持人Wogan冷漠地插話道「你在38歲的時候發現了這些,是不是讓你自己很驚訝啊?」觀眾里又是一陣笑聲。

艾克愣了一下,接下來說:「你知道,最好的去除負面性的方式就是歡笑,就像今晚的觀眾這樣。」 Wogan諷刺道:「觀眾們沒有跟你一起笑,他們在嘲笑你!」隨即,觀眾的嘲笑聲更大了,有人鼓起了倒掌。

艾克在後來的回顧起這段採訪時說道:我小時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在公共場合遭到嘲笑。而這竟然成真了。

以前我是受人尊敬的電視節目主持人,當我走在街上,人們會禮貌的同我打招呼。忽然一夜之間,人們認為我是個瘋子,無論我走到英國的哪裡,我都會招到恥笑和嘲諷。真是一場噩夢。

2006年,Wogan再次採訪了艾克,承認當年的話「有點尖刻」。然而觀眾對艾克的態度和反應已經截然不同了,甚至有觀眾寫信說,當年我也嘲笑過大衛,但是以後我不會了。

寫作與演講: 艾克說那次採訪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那些嘲笑將他解放了。他說每次回想到那一刻時都會激昂起來,讓他有勇氣繼續發展他的思想,而不會在意別人說什麼。同年,他出版了一本新書Truth Vibrations《真相的共鳴》。

隨後,艾克成了多產的作家和演講家。截至到2011年,大衛·艾克走訪過了世界的50多個國家,他的書被翻譯成了八種不同的語言出版(沒有中文),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讀者和觀眾。之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艾克,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多年前的預言正開始一一兌現。

比如,千禧年之後颶風發生的力道和頻率都會有所曾加,墨西哥灣和紐奧良之間將會有一場強烈的颶風(《真相的共鳴》,1990年出版) (對應颶風「卡特里娜」重創美國紐奧良) 控制和鎮壓人類的金字塔頂端的家族將指揮棒由父親傳給了兒子(《最大的秘密》,1998年出版) (對應兩代布希總統) 在2000年和2002年之間,美國的某個大城市會遭到襲擊(1999年1月) (對應911事件) 等等。

「靈魂是用他的思想來染色。思考那些符合你的原則的事情,承擔起生活賦予你的責任。你的品格取決於你的選擇。日復一日,你選擇什麼,你思考什麼,你做過什麼你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你的正直即是你的命運--那正是指引你的光芒。--大衛·艾克」

近年來,艾克更是頻繁的到世界各地演講。2011年,艾克開啟了他的全球巡迴演講之旅。足跡遍及歐洲,美國,澳洲,紐西蘭,日本,以及南非。

目前國內出現了幾部大衛艾克的帶有中文字幕的演講,包括《地球史上最震撼的訪談》,《超越世界》,《雄獅醒來》等。

主要觀點: 我們是誰 我們是無限的意識,通過身體這個透鏡,五種感官來解碼這個世界。這個意識是無限的,這個意識洞察一切。無論是一粒沙,一滴水,一棵樹,還是整個沙漠,海洋,森林,無論是動物,人類,還是日月,星辰,無論是什麼,都是這同一個意識。

這個意識是無限的可能,既是又不是,既無處不在又無處所在,既是一切又不是一切。我們的人體就像一個透鏡,將我們的注意力焦點集中在極小的頻率範圍內,科學家將其成為可見光。在可見光光譜之外存在著大量電磁波。

秘密社會: 艾克認為人類社會是由精英分子組成的秘密社團網絡所控制。這些秘密的社團網絡猶如蜘蛛網一樣交錯勾結,越是靠近蛛網的中心,越是能看到特殊血統的大家族的身影,其中包括皇室,西方政要,頂級富豪。

艾克把他們稱為光明會(Illuminati)血統的家族。核心的成員包括洛克菲勒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以及英國皇室等等。由蛛網向外輻射,可以看到一些陰謀論中常常提到的秘密社會:共濟會,骷髏會,彼得伯格集團,波希米亞俱樂部,玫瑰十字會,聖殿騎士團,郇山隱修會等等。

在這個蛛網的外沿才是公眾熟知的各種國際組織:三邊委員會,外交關係協會,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等。這些國際組織的背後,都可以見到如羅斯柴爾德家族這類秘密社會的成員的影子。

蜥蜴人理論: 自從艾克第一次提出,就給他帶來了無數的嘲笑。然而,他的這一理論是否可能正印證著真理讓人接受的三個階段,首先是遭到無數嘲笑,隨後遭到強烈反對,最後被人們接受,並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一隻外型像蜥蜴的地外種族在人類的遠古時代來到了地球,蘇美爾人把他們稱作阿努納奇,伊斯蘭世界稱作鎮尼,瑪雅人稱作羽蛇神,非洲人叫做齊塔胡瑞,印度人叫做阿普陀等等。

放眼全世界,遠古時代各個獨立的人類文明當中都會看到同一種「神」的存在。共通的特徵是爬蟲動物的外型,有的叫做龍,有的叫做蛇,能夠飛行,與人類有著很深刻的互動。「當人在地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

神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交合生子,從那時起地上就有了拿非利人;他們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引自聖經。這些地外種族與遠古人類混血,這些半蜥蜴人半人類的混血成為了後來的國王,皇室,政要。

正是他們統治了地球,也正是他們建立的這些秘密社會,即便是美國這個所謂的自由世界,每一任的總統,無一例外都是共濟會會員。同時也隸屬於其他的秘密社會組織,在這些秘密社會的最高級別上是有著這些特殊血脈的人執掌,秘密社會的低級成員也不知道這個金字塔上方的事情。

蜥蜴人的混血在人類當中並不能穩定的維持住人類的外形,需要人類的血液來維繫,因此在各個文明當中都會看到人體祭獻。艾克認為,這種人體祭獻從未消失,而是秘密的進行了。2001年,艾克嚴肅的聲明指出,英女王是蜥蜴人。

維度: 蜥蜴人不僅來自另一個星球,也來自另一個維度,他們來自第四維度的較低層面,那裡最靠近我們的物理世界。

艾克認為,宇宙中包含了無數的頻率或維度共享著同一個空間,就如同電視和廣播的信號一樣。這些維度的頻率非常的不同,通常不會感知到彼此。然而,就像是電視或者廣播信號有時候會彼此靠近,產生相互干擾一樣。

所謂的幽靈,即是其他維度的實體在物理世界的投影。第四維度的較低層面就是其他人所說的「較低的星光維度」(lower astral dimension)。 那裡就是所謂的惡魔存在的空間,撒旦主義者們在他們的儀式上召喚的實體。事實上,他們召喚的就是蜥蜴人。

【製造問題-累積反饋-給出方案】 你想要改造社會,操縱大眾的觀點和看法,引入一些人們不想要的事物,最終達成你的目的。那麼,首先你製造出一個問題,然後累積公眾的反應,最後給出你事先早已準備好的方案。

舉例說明:例子一.假設我要拿走孩子冰激凌,我就不會只是說「我能拿走你的冰激凌嗎」,通常這樣會遭到拒絕。

所以我利用「製造問題-累積反饋-給出方案」這個手段來做。 第一步,製造問題,我會製造出一個虛假的問題,「如果你不給我冰激凌,晚上鬼魂就會來抓你」或者「如果你不給我冰激凌,上帝就會送你下地獄」(當然這都是沒有的問題,但是對於孩子來說就不然。)

第二步,累積反饋,我等待孩子的反應,孩子會恐懼「請把我從這種危險中救出來吧!」

第三步,給出方案,我會給這個孩子我製造出來的問題的方法。如果你給我冰激凌,我就把你從危險中拯救出來。「我會趕走鬼魂。」或者「我會告訴上帝不讓你下地獄。」 (這個方法背後真正的目的,我要拿走孩子的冰激凌。) 例子二,美國入侵伊拉克掠奪原油。美國不會對全世界宣布「嘿,我們要入侵伊拉克,搶奪他們的原油啦!」 全世界的公眾都不會同意這樣的行徑。所以,就用到了「製造問題-累積反饋-給出方案」的辦法。

第一步,製造問題,通過媒體宣布「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威脅到了全世界。」

第二步,累積反饋,公眾會感到恐懼「請吧,美國大哥,拯救世界吧!」

第三步,給出方案,「為了拯救世界,打擊伊拉克。」真正的目的之一就是掠奪了原油資源。

例子三,希特勒製造的國會縱火案。希特勒為了剷除國內的不同聲音,實現法西斯獨裁,一手炮製的國會縱火案。這類事件在歷史上屢見不鮮。 總是能看見這個「製造問題-累積反饋-給出方案」。

第一步,國會大廈的一場大火。

第二步,希特勒公開宣布:「這是德國共產黨的暴行!是德國布爾什維克進行的最駭人聽聞的恐怖主義行為」。

第三步,希特勒頒布緊急法令,廢除了《魏瑪憲法》中有關保證人身自由的條款。剷除了全部的異己勢力,德國正式進入法西斯國家。

例子四,引入新的法案來加強控制人口。同樣又是這個伎倆,屢試不爽。

第一步,製造問題,「911恐怖襲擊」。

第二步,累積反饋,公眾恐懼:「請吧,保護我們免遭恐怖分子毒手。」 第三步,給出方案。「讓我們通過立法,在街道上安裝監控攝像機,防止以後類似事件的發生。」 大眾會自願的接受這些監控,以為是防止恐怖分子的襲擊,背後真正的勢力卻藉此加強了對人口的控制。

當你在世界上看到任何的大事件上演的時候,無論是恐怖襲擊,金融危機,全球變暖等等。你都會看到這個「製造問題-累積反饋-給出方案」,首先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我相信事情表面的解釋,最終受益的會是誰?

三種類型的人類: 第一種,有著純粹的光明會血統的大家族的人。他們沒有靈魂,是蜥蜴人在我們這個世界的工具。外表看上去他們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區別就在於他們的眼睛中毫無生氣,看不到生命能量的流動。

第二種,所謂的「羊民」(盲從的人)。全世界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如此。他們有一定的自我意識,然而卻如同「復讀機」一般重複著別人告訴他們的事情。醫生會重複他們在醫學院和製藥公司收到的教育,教師會重複他們在學校受過的教育,最大的「復讀機」就是新聞播音員。

第三種,人口中的極少數,他們獨立思考,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方式來看待世界,每次人類的重大轉變都會看到這類人的身影。好消息是,當今世界這樣的人越來越多。

月球矩陣: 艾克引用了《誰建造了月球》一書中的觀點,該書通過數學和幾何學的方法研究了月球相關的體積、位置等等,結論是:月球是被一個非常先進的種族掏空的星球,被放在這個位置的目的是用來控制地球。

他們把月球帶到這個位置上,對地球產生了根本性的影響。也就是說,月球的存在,決定了地球現在的傾斜角度。

艾克認為,月球矩陣是來自月球的廣播頻率創造出一個次級實相,人類在持續解碼這個實相,月球的頻率廣播使人類具有「蜂巢意識」,將我們極大的局限在低意識中,就像是被設定到了系統默認狀態當中。

隨後,艾克將這一概念延續到了土星,所謂的「土星-月球矩陣」。

不同聲音: 大衛·艾克是非常具有爭議的人物。有人認為他是個瘋子,可笑的精神病。有人認為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錢。隨著艾克這麼多年不斷的探索,寫作,演講。也有人開始認真思考他的觀點,艾克在英國本土,甚至全世界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總之,一個成熟的社會是能夠允許表達各種聲音。大衛·艾克於2013年創辦了一家電視台「the people's voice」。

參考文獻[编辑]

  1. ^ p. 103.
    • For his appearance on the Terry Wogan show, see Ronson (Channel 4) 2001, begins 5:50 mins.
    • For "Son of the Godhead," see Icke,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pp. 190–194.
    • That it changed his life, also see Channel Five 2006, from 02:20 mins.
    • For another 1991 interview in which he says he is a son of the Godhead, see YouTube上的Britton, accessed 1 June 2011.
  2. ^ For mention of those four books, and "New Age conspiracism," see Barkun 2003, p. 103.
  3. ^ Icke, D. Human Race Get Off Your Knees: The Lion Sleeps No More. David Icke Books (2010), pp. 34-67. ISBN 9780955997310 (This concept is replicated and expanded upon in other publications by the same author.)
  4. ^ Barkun 2003, pp. 71–72, 98ff; for "New Age conspiracism," see p. 163.
  5. ^ Icke.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 P.28. 
  6. ^ 1479714 Leading Aircraftman Beric Vaughan Icke, Royal Air Force. [accessdate= 2012-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02). 
  7. ^ Icke.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 PP.29,33. 
  8. ^ Icke. Tales from the Time Loop. : pp. 2–3. 
  9. ^ Icke, David.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 pp. 36, 38. 
  10. ^ Icke, David. Tales from the Time Loop. : pp. 2–3. 
  11. ^ Icke, David.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 pp. 36, 38. 
  12. ^ Icke, David. Tales from the Time Loop. : pp. 2–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