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昭寺
藏文转写
藏文 ཇོ་ཁང།
威利转写 Jo-khang
藏语拼音 Qokang
Jokhang Temple in Tibet.jpg
基本信息
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八廓
宗教 藏传佛教
释迦牟尼
教派 格鲁派
国家 China
建筑详情
建筑风格 藏式寺庙
建立者 松赞干布
建立日期 7世纪
大昭寺
Jokhang Temple in Tibet.jpg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
分类 古建筑及历史纪念建筑物
时代 建于7世纪中叶,
经历代修缮增建
编号 1-81
登录 1961年
大昭寺近照

大昭寺藏文ཇོ་ཁང་藏语拼音Qokang威利jo khang)是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心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该寺院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2000年,大昭寺作为布达拉宫的扩展项目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始建年代[编辑]

大昭寺具有西藏共通的建筑风格


大昭寺始建于七世纪吐蕃王朝的鼎盛时期,建造的目的据传说是为了供奉一尊不動金剛佛像,即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该佛像据传是当时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迎娶的尼泊尔尺尊公主从家乡带去的[1][2]。據說當地原為一座湖泊,但在松贊干布的努力之下,將它填平建為寺院。

之后寺院经历代扩建,目前占地25100余平方米。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大昭寺内供奉的是唐朝文成公主带去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而八岁等身像于八世纪被转供奉在小昭寺,后毁于文化大革命。在大昭寺的泥製大佛之中,安放了尺尊公主帶至西藏的木製釋迦牟尼佛像,相傳松贊干布化身為光芒,進入佛像之中。

由於默朗欽莫及其政教合一的傳統,大昭寺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成為「破四舊」的目標。1966年,紅衛兵攻擊大昭寺,摧毀了許多佛像[3][4]。一樓松赞干布所建的觀音像在文革時被扔到大街上,藏人偷偷保存其憤怒與慈悲的頭像各一,後來輾轉流傳到印度達蘭薩拉獻給達賴喇嘛,成為楚拉康寺(Tsug Lagkhang)此像複製品的一部分。[5][6]大昭寺成為屠豬場,西藏人被禁止進入膜拜,直至1972年,開始重建大昭寺,1980年完成重建工程。

大昭寺

名称由来[编辑]

大昭寺建造时曾以山羊驮土,因而最初的佛殿曾被命名为“羊土神变寺”。1409年,格鲁教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为歌颂释迦牟尼的功德,召集藏传佛教各派僧众,在寺院举行了传昭大法会,后寺院改名为大昭寺。也有观点认为早在9世纪时已改称大昭寺。清朝时,大昭寺曾被称为“伊克昭庙”[7]

影响与地位[编辑]

从大昭寺屋顶俯瞰大昭广场。右边远处山上是布达拉宫,近处的柳树是“公主柳”,相传是文成公主所栽。

大昭寺被认为是拉萨的“城市精神中心”和西藏最神圣的寺庙。它也是藏传佛教最神圣的地方之一,在藏民和藏传佛教信徒心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建筑[编辑]

大昭寺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也是西藏现存最古老的土木结构建筑,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布局规式(参见大昭寺电子门票)。大昭寺融合了藏、、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成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

宗教与政治[编辑]

西藏的寺院多数归属于某一藏传佛教教派,而大昭寺则是各教派共尊的神圣寺院。西藏政教合一之后,“噶厦”的政府机构也设在大昭寺内。活佛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历来在大昭寺进行,1995年,十世班禅灵童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社会生活[编辑]

藏族人民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之说,大昭寺在拉萨市具有中心地位,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也是社会生活层面的。环大昭寺内中心的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称为“囊廓”,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称为“八廓”。以大昭寺为中心,将布达拉宫药王山、小昭寺包括进来的一大圈称为“林廓”。这从内到外的三个环型,便是藏民们行转经仪式的路线。

景观[编辑]

大昭寺的布局方位与汉族寺院不同,其主殿是坐东面西的。主殿高四层,两侧列有配殿,布局结构上再现了佛教中曼陀罗(曼荼羅)坛城的宇宙理想模式(参见大昭寺电子门票)。寺院内的佛殿主要有释迦牟尼殿、宗喀巴大师殿、松赞干布殿、班旦拉姆殿(格鲁派的护法神)、神羊热姆杰姆殿、藏王殿等等。寺内各种木雕、壁画精美绝伦,空气中弥漫着酥油香气,藏民们神情虔诚地参拜转经。

大昭寺内保存有大量珍贵文物,为藏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此外,在大昭寺门前广场上树立的唐蕃会盟碑见证了汉藏人民的深厚友情,劝人恤出痘碑(为清朝乾隆年间驻藏大臣和琳和珅之弟)在西藏救治天花患者及改变葬俗而立)则见证了清朝对西藏的关怀。劝人恤出痘碑旁边的公主柳相传为唐朝文成公主手植。

大昭寺广场

大火[编辑]

2018年2月17日,大昭寺建筑内部发生火灾,照片傳開隨即被刪除,官媒通報只作七十多字的交代,情况未明。[8]火灾发生于晚上6点40分,火势直到晚上才扑灭。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图片和视频显示部分建筑的屋顶冒出黄色火光并伴有浓烟,随后被删走。官方媒体《西藏日报》当晚在网上发布简讯表示火势“迅速扑灭”,“没有人员伤亡”,同时《人民日报》在网上发布类似的消息,并表示寺内“文物没有伤亡”,但两则报道都没有图片[9]。据新华通讯社,火情出现后寺庙临时关闭,直到2月18日才重新向公众开放[10]。然而,自由亚洲电台称寺中央的佛祖像英语Jowo statue前挂上了全新的黄布,第二层没向游人开放[1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布頓佛教史》第五章〈藏地佛教〉:「此後,松贊干布派人從印度請來,自然生成的蛇心旃檀十一面觀音像。與泥婆羅光鎧王之公主赤尊成婚,公主帶來不動金剛佛像(註:佛陀八歲等身像)、彌勒像、旃檀度母像。」
  2. Tibetan Buddhism 3: Origins of Tibetan Buddhism (2). 西藏在线. 
  3. 為西藏文革歷史作證 ◎ 蔡詠梅
  4. 小檔案-西藏大昭寺 - 中時電子報
  5. Michael Buckley. Tibet. Bradt Travel Guides. 2012: 145. ISBN 978-1-84162-382-5. 
  6. Tsuglagkhang. Lonely Planet. 
  7. 人民網—世界文化遺產:拉薩布達拉宮和大昭寺
  8. 西藏大昭寺失火 官方通報「三緘其口」. BBC. 2018-02-18. 
  9. Buckley, Chris. Fire Strikes Hallowed Site in Tibet, the Jokhang Temple in Lhasa. New York Times. 2018-02-17 [2018-02-18]. 
  10. Fire-hit Jokhang temple streets reopen after blaze at Tibet holy site. AFP. 2018-02-19 [2018-02-19]. 
  11. Finney, Richard. Tibet’s Jokhang Temple Closes For Three Days, Raising Concerns Over Damage. Radio Free Asia. 2018-02-20 [2018-02-21]. 

来源[编辑]

  • 拉萨大昭寺电子门票,藏新出音准字(2003)1号。注,仅用于资料参照,无任何整段照搬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