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橋安宅驟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橋安宅驟雨
日語: 大はしあたけの夕立/おおはしあたけのゆうだち
Hiroshige, Sudden shower over Shin-Ōhashi bridge and Atake, 1857.jpg
《大橋安宅驟雨》現藏于東京國立博物館
藝術家 歌川廣重
年份 1857年
類型 浮世繪
藏於 東京國立博物館

大橋安宅夕立》(日语:大はしあたけの夕立おおはしあたけのゆうだち Ōhashi atake no yūdachi */?)是1857年日本浮世繪畫家歌川廣重的浮世繪作品,屬於《名所江戶百景》系列的第58幅[1],也是歌川廣重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畫作描繪隅田川新大橋日语新大橋午後驟雨的情境,中文將其譯為「大橋安宅驟雨」。

作品描述[编辑]

本作品為廣重《名所江戶百景》系列中的一幅名所繪,長約37公分,寬約25公分。右上角寫有本作名字「名所江戶百景」、「大橋安宅夕立」,左下則有歌川廣重的署名「廣重畫」。與廣重其他許多浮世繪作品一樣《大橋安宅夕立》使用俯瞰的角度,畫出雨、新大橋、和人。畫中可以看見由不同大小,遠近細節程度所表達出的透視感,亦為浮世繪後期,西方美學觀傳入後日本美術的特色之一。

雨、天空[编辑]

本作在《百景》中屬於《夏之部》,夏末灌溉作物的驟雨也因此為其中的重要主題[2]。《大橋安宅夕立》中,以極細膩的刻痕劃出兩種不同角度的平行線疊在整幅畫作上,[3]表現午後的大雨的迅速和磅礡,並對比畫中人們的慌亂。背景中,則有不同濃淡、不同飽和度的普魯士藍和灰色,套用渲染漸層(日語ぼかし)的手法,由遠至近,細節漸漸清晰、色彩漸漸飽和,以達成大雨之中,雲霧瀰漫、遠景模糊的效果。天空頂部則直接以深濃的黑色漸層表達烏雲的昏暗和壓迫感。細膩的刻痕和漸層的技術,兩者皆為浮世繪作品中相當困難的技法,漸層更在每一幅印出的成品之中大為迥異。

新大橋[编辑]

隅田川上眾多的橋連結著江戶的鬧區,對交通、民生上皆有其重要的地位,亦連結著當時江戶重要的娛樂場所。因此這些表達物質生活美好、享受浮生的浮世繪作品,便常以此川為主題,如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御廄川岸見兩國橋夕陽》、歌川廣重《東海道五十三次》《日本橋:朝之景》等。《名所江戶百景》中,也以隅田川為背景,描繪這一帶不同的季節、天氣、風情。

新大橋位於隅田川上,建於元祿6 年(西元1693年)。圖中的木橋為新大橋最初的樣貌,徘句詩人松尾芭蕉曾為它作詩句。由於附近建於萬治2年(西元1659年)的兩國橋,當時有「大橋」之稱,此新建的橋便被稱作「新大橋」。[4]該橋被多次重建,1923年關東大地震、1945年太平洋戰爭空襲協助多人疏散,而有「助人橋」之稱。現存為昭和52年(西元1977年)竣工的斜拉橋。[4]

[编辑]

遠方一位船夫把小舟划過背景中的安宅(今東京都江東區新大橋)一帶,前方的新大橋上,則有兩名女子、四名男子撐著雨傘、右上方一名男子披著雨衣在大雨中穿過橋面。[1]仔細觀察跑去的方向,可見圖中的人分為兩群,由橋中央向左右兩邊散去,在勾勒簡單的人中顯示其極欲尋找躲雨去處的心境,同時也形成和橋形成動靜的對比。

影響[编辑]

《大橋安宅夕立》和梵谷《雨中的大橋》對照
《大橋安宅夕立》和梵谷《雨中的大橋》對照

正如西方藝術影響日本的浮世繪,日本的浮世繪也對西方的繪畫大有影響,尤其受到印象派畫家的喜愛。

荷蘭印象派畫家梵谷當時收藏許多浮世繪作品,並對它們清晰的線條,特殊的取景、裁切,和畫面中的斜角元素大有讚賞。在一封寫給其弟西奧的信中,他讚美這些作品「既不乏味,也不匆忙,……畫人的風格運用幾筆簡單、有自信的筆畫,像扣外套上的鈕扣一樣簡單。」[5]

此外,他亦仿《名所江戶百景》中的此作和《龜戶梅屋舗》作《雨中的大橋》和《梅樹開花》兩幅作品,均採用原畫作的比例。相較於浮世繪的木刻版畫,梵谷的仿作以油畫為媒材。變更包括強化顏色對比,用細筆刷畫出雨絲,並在畫作四周填上漢字。[6]

相關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