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壠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武壠語
Taivoan
母语国家和地区 台灣南東部
区域 台灣台南、高雄及花東縱谷一帶
母语使用人数 復育中(日期不详)
語系
文字 拉丁字母漢字
語言代碼
ISO 639-2 map
ISO 639-3 fos
漢人遷台之前的台灣南島語言分布圖(按 Blust, 1999)[1].東台灣"蘭嶼島(深紅色)表示為使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巴丹語群達悟語的區域.

大武壠語Taivoan、Taivuan),又稱大滿語,是台灣原住民族之一大武壠族人所使用的語言,現為沈睡語言,僅留部分的民謠以及傳統的祭儀歌謠,或存於偏遠部落的老人或尪姨口中。為台灣原住民語言之一種,屬於南島語系的次語群,亦歸類為台灣南島語第6群。昔日分布於台南、高雄一帶的丘陵、平原、及河谷等地帶,如:(原)高雄縣小林村。

前中研院史語所副所長李壬癸博士及前東京大學語言學教授土田滋根據荷治至日治時期語料,判斷大武壠語與西拉雅語馬卡道語三者間差異相當大,應屬於不同的語言,並認為一向被認為以西拉雅語撰寫的荷治時期基督教傳教文獻《馬太福音》應至少有半數以上由大武壠語書寫,非西拉雅語[2][3]

語言差異[编辑]

根據前中研院史語所副所長李壬癸博士與日本語言學家土田滋研究,南部平埔語言至少有四種音韻演變的差異及一種構詞上的差異[2][4]

  1. 西拉雅語和馬卡道語的 r 對應大武壠語的 h 或消失,如西拉雅語的 turu(三)對應大武壠語的 tuhu,或西拉雅語的 rima(五)對應大武壠語的 hima
  2. 西拉雅語和大武壠語的 l 對應馬卡道語的 n、l 或 r,如西拉雅語的 wali(牙齒)對應馬卡道語的 wari
  3. 西拉雅語的 s 對應大武壠語的 r 或 d,如西拉雅語的 sa(和)對應大武壠語的 rada,或西拉雅語的 raos(西邊)對應大武壠語的 raur
  4. 西拉雅語在元音之間的舌根音 k 和 g 在大武壠語已脫落,如西拉雅語的 ako-saij(沒有)對應大武壠語的 au-saij,或西拉雅語的 dagogh(價錢)對應大武壠語的 daoh

構詞上,西拉雅語表示「未來」的動詞後綴為 -ali、-ili(新港社)或 -ati、-ili(卓猴社),而大武壠語是 -ah(灣裡社、麻豆社),馬卡道語則是與西拉雅語同源的 -ani(下淡水社)。

整理如下:

南部三種平埔語言的主要差異
西拉雅語 大武壠語 馬卡道語 古南島語
音韻演變(1) r Ø~h r < *l
音韻演變(2) l l n < *N
音韻演變(3) s r, d r, d < *D, *d
音韻演變(4) -k-

-g-

Ø

Ø

-k-

----

< *k

< *S

構詞差異

(表「未來」詞綴)

-ali -ah -ani

由各地語料上的差異規律,李壬癸發現麻豆社與灣裡社有相同的音韻與構詞變化,應同屬大武壠語,而非西拉雅語;而荷蘭時期最重要的「西拉雅語」語料《The Formulary of Christianity in Formosan Siraya Dialect》及《馬太福音》也應有半數以上由大武壠語寫成,而非西拉雅語。新港文書中採集自大武壠社及麻豆社的語料也應為大武壠語[4]

李壬癸推論南部平原西拉雅語、大武壠語及馬卡道語約在 3 千多年前就開始分化,只是17 世紀荷蘭人據臺後,採用臺南新港社西拉雅語作為通用語,造成各族群間語言逐漸同化。

大武壠語字母[编辑]

大武壠語全部使用 26個拉丁字母(A~Z)。

Taivoan 大寫字母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Taivoan 小寫字母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語音系統[编辑]

大武壠語語音分元音及輔音。[5]

輔音[编辑]

輔音[6]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音 齦音 硬顎音 軟顎音 會厭音 聲門音
塞音 p t, d k, g ʡ(寫作 ') ʔ(寫作 ^)
擦音 b f, v s (z) x h
擦塞音 ts(寫作 c)
鼻音 m n ŋ(寫作 ng)
顫音 r
邊通音 l
通音 w j(寫作 y)

元音[编辑]

元音(母音)[6]
i u
e ə o
a

字詞結構[编辑]

臺南六重溪部落大武壠族人以漢字拼寫大武壠語祭歌。

在大武壠語與西拉雅語族之的單詞結構上的差異性。以3種語言作範例比較如下:

西拉雅語1
(Siraya)
大武壠語
(Taivuan)
馬卡道語2
(Makatau)
荷蘭語 英語 漢語
it tau lihu wijn wine
tatapil tatapin tatapin schoen shoe 靴子
litu anitu ngitu ziel soul 靈魂阿立祖、祖靈
luang luwang nuang koe cow 母牛
dalum ralum ralum water water
turu tuhu turu drie three
daran raan raran weg, pad road 道路
vari vari vari wind wind
mara mara mara accepteren receive 收到、拿到
Mattheus Mattheus Mattheus Matthei Matthew 馬太福音
solat3 solat solat contract contract 契約、書籍
lotia lotia lotia bureaucraat bureaucrat 官吏(台閩:老爹)
khianliong khianliong khianliong Qianlong Qianlong 乾隆清朝)(台閩
sa ra/da ra/da en and 及、且、接著
matictic matictic matictic nauwkeurig exact 限定、確定
inibs inibs inibs kol witch 女祭司、尪姨、巫婆
konkai konkai konkai altaar altar 祭壇、集會所(台閩:公廨)
alak alak alak son son 兒子
ni-pou-alak ni-pou-alak ni-pou-alak Vader Father 父親
ni ni ni jaar year 年(台閩
goij goij goij maand month 月(台閩
sit sit sit dag day 日(台閩
mei-sasou mei-sasou mei-sasou koningh king 國王、頭目
tiong lang4 tiong lang tiong lang corretor broker 掮客(台閩:中人)
  • 註1. Het Standaard Siraya is waarschijnlijk gelijk aan het Siraya-dialect.(荷兰文)中文解釋:標準西拉雅語也可能跟西拉雅方言是相同的。
  • 註2. 西拉雅語“〈attaing ta solat〉:訂立契約(make a contract)。”
  • 註3. 另西拉雅語文書契約採用大量的外來語拼音文字如:閩南語荷蘭語,及汉语等。

常用詞彙[编辑]

小林村、阿里關荖濃等大武壠族部落地處偏遠,在此仍採集到許多大武壠語如[7][8][9][10][11][12]

中文 阿里關 小林村 甲仙埔 匏仔寮 枋寮 荖濃 六龜 灣丘 六重溪 大庄 備註
請坐 Miunun! Miunun! Mifuun
謝謝、平安(原意為「美好」) Mahanru!、Mahanu! Mahanru! Mahanlu! Makahanru!
好走 Totala!
稍等一下、一下子 Tapakua!
漢人(負面含意,尤指自嘉義遷居來的) Pakira
祖母 amama
拐杖底下的金屬頭 tabotu
腫毒 luka
陰莖 tiutiw
陰蒂 pipi
祭祀用語 公廨 Kuva Kuba Kuva Kuma Kuma
太祖(神靈名) Anag Hukun
老君(神靈名) Ali
放向、作法 kahit
牽戲(儀式名) Unaunaw
匏老(祭祀名) Paka-taramay
走鏢、走向、幫走、賽跑 Patahin、Tataheng Patahin、Patahim、Tataheng Patahin Patahin
賽跑後換葫蘆儀式 Too' pulaw
賽跑後男女追打儀式 Samaok Samaok
(公廨)屋頂 hasa hasa
(公廨)門 aca
(公廨)屋頂竹枝、蓋房用的草 sahini
向笱、向神座 kogitanta agisen kogitanta agisen keitanta agisiw
向缸、甕 mimaw、limaw mimaw limaw、nimaw
向柱、木頭 kayu kayu kayu kayu
向竹 malubiw malubiw baruvu
rarom rarom ralom nalom raron
土地 unay unay unay
石頭 bato bato、mato bato mato
香菸 tamaku tamaku (可能借自日語「たばこ」,或直接由菲律賓傳入[13]
tao、rapusu tao tai tao tao
hala hala
豬肉 mapucici
雞蛋 munusu
米籮 aubi
碗、酒杯 cakupi takupi takupe
瓠仔(容器) puaha
米買(一種糯米製食物) may may may may may may(油飯) may may may
麻糬 luku、tangwusun luku luku rukukoi
苧麻絲 mapuli
mahaya
紅布 ahagang ahagang maipaw
白布 mapuli mapuli kulay
藍布 ilisilin ilisilin
豬頭殼 babuy kiukut、moku moku babuy kukut
竹枝 mariun mariun
燒金 nali
螺錢(作向用) kakaray
香蕉葉 halay halay halay halay
花圈 mapuyu mapuyu tapulu habang iring
動物 攀木蜥蜴 tabaka tabaka
螃蟹 agang
icikang
takuka、tuluku takuka takuka
liuliu kuku
babuy babuy babuy babuy
貓頭鷹 pu
綠色斑鳩(小綠鳩、紅頭綠鳩、翠翼鳩之類) pamay
giang-giang-hinn lala-hinn 字尾 -hinn 應受台語影響
(動物)內臟 timtim
植物 hana hana 借自日語「はな」
竹子 namu namu namu namu
檳榔 aviki、saviki abiki、saviki aviki saviki 乃受布農語 saviki 影響
掃帚高粱 taraw taraw tam
野草莓(薄瓣悬钩子、虎婆刺) homhom homhom 在小林村,同時可借指以木枝將竹管內野草莓搗成汁液的動作。
辣椒 silia
苧麻 hahu hahu hahu
雞肉絲菇 taubia'
鴨腱藤 paile ha'ku
破布烏 paha'
山柚 akuagim akugimgim akualim、akuagimgim
刺蔥 tana tana
菖浦 kilang kilang
黃豆樹 hanga
山素英 gupi gupi
過山香 habang
葫蘆 pulaw pulaw
華澤蘭 huhieng、hihieng、huenghieng
台灣澤蘭 hihakuan
雞屎藤 aze
排香草 caula
台東火刺木 pulupu
木鱉子 lailay
南瓜 tongtong
木瓜 caitong
橘柑 talamay 另見:taramay「匏老」(祭祀名,荖濃)
冇骨消 lakale
山芙蓉 vauci
牛奶榕 tatopwe
刺茄 hakulen
毛茄 kuwu
菝葜 tamaru
漢式山葡萄 kamata
烏蘞梅 halakwan
樹豆 taluvauvaw
蓖麻 kavung
小葉黃鱔藤 oninay
台灣鉤藤 tavutong
水同木 langva
扶桑花 laaka

備註

  • 布農族於19世紀來到楠梓仙溪流域,可能因此影響了部分當地大武壠語的詞彙,例如阿里關或小林村等部落採集到的 mahaya「布」(cf. 布農語 maha-iav「外來布料」)、saviki「檳榔」(布農語 saviki「檳榔」)、tuluku「雞肉」(cf. 布農語 tulkuk「雞」)、icikang「魚」(cf. 布農語 iskaan「魚」);小林村耆老劉章文也曾明確表示,「檳榔」的母語是 abiki,另一個用語 saviki 則「應該是那瑪夏那邊的原住民講的話」[7]

族語歌謠創作[编辑]

經早期文史工作者及學者保存,以及近代年輕族人的努力,部分大武壠語古謠得以於今日傳唱、出版,如下:

  • Taboro:祭歌之一,俗稱的公廨歌,僅夜祭當晚的公廨內可吟唱。
  • Kalawahe(加拉瓦兮):祭歌之一,俗稱的出公廨歌,因每句歌詞結尾均重複虛詞「kalawahe」而得名,各部落歌詞類似,但旋律或有變化。匏仔寮部落大武壠族人慣稱《Hiahe》。傳說臺南吉貝耍部落西拉雅族人以其向術(巫術)與頭社族人交換,因而習得《Kalawahe》此歌,現也會於夜祭當晚吟唱。部分歌詞如下:

Wa-he. Manie, he mahanru e, he kalawahe, wa-he.

Talaloma e, he talaloma e, he kalawahe, wa-he.

Tamaku e, he tamaku e, he kalawahe, wa-he.

Saviki e, he saviki e, he kalawahe, wa-he.

Rarom he, he rarom he, he kalawahe, wa-he.

  • 日光小林大武壠族人出版的《歡喜來牽戲》中對族語歌《老溪嬤》的介紹。
    Lawkhema(老溪嬤):伴工歌。據族人考察,本歌大量重複的 lawkhema 一詞應源自客語的「老雞母」,可能為杉林、六龜一帶大武壠族人與後來遷進的客家人互動而創作的歌曲;然除了 lawkhema 之外,歌中其他所有歌詞均為大武壠語。
  • Panga(班壓):採集自阿里關等部落之《祭品之歌》,歌詞如下:

Ho i he, rarom mahanru ho i he, rarom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hahu mahanru ho i he, hahu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hana mahanru ho i he, hana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saviki mahanru ho i he, saviki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iruku mahanru ho i he, tuku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agagang mahanru ho i he, agagang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tamaku mahanru ho i he, tamaku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babuy mahanru ho i he, babuy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takuka mahanru ho i he, takuka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mapuli mahanru ho i he, mapuli taipanga ho i he.

Ho i he, tao mahanru ho i he, tao taipanga ho i he.

日光小林大武壠族人所組成的大滿舞團也將過去族人走標呼喊的虛詞改編為一首創作歌曲《Patahim》(意為「走向」、「走標」)[14]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Blust, R. (1999). "Subgrouping, circularity and extinction: some issues in Austronesian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in E. Zeitoun & P.J.K Li (Ed.) Selected papers from the Eigh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pp. 31-94). Taipei: Academia Sinica.
  2. ^ 2.0 2.1 李, 壬癸. 珍惜台灣南島語言. 台灣本鋪:前衛出版社. 2010: 139–182. ISBN 978-957-801-635-4. 
  3. ^ 李, 壬癸. 新港文書研究. 中央研究院語言學研究所. 2010: 1–12. ISBN 978-986-02-3342-1. 
  4. ^ 4.0 4.1 Adelaar, Alexander. Siraya. Retrieving the Phonology, Grammar and Lexicon of a Dormant Formosan Language.. 2014: 3–6. ISBN 9783110252958. 
  5. ^ 李壬癸(Paul Jen-kuei Li),"臺灣南島語言的語音符號(Orthographic Systems for Formosan Languages)",教育部教育研究委員會(Ministry of Education ROC),臺北市(Taipei),中華民國八十年五月(May 1991).
  6. ^ 6.0 6.1 Adelaar, Alexander. Siraya. Retrieving the Phonology, Grammar and Lexicon of a Dormant Formosan Language.. 2014: 5. ISBN 9783110252958. 
  7. ^ 7.0 7.1 種回小林村的記憶 : 大武壠民族植物暨部落傳承400年人文誌. 高雄市: 高雄市杉林區日光小林社區發展協會. 2017年11月. ISBN 978-986-95852-0-0. 
  8. ^ 方克舟. Rara-i ki Su ka Maka-Taivoan! 我們的話,我們的大武壠語!. 看見小林 ‧ Mahanru Taivoan. 2017年10月11日 [2017年10月11日]. 
  9. ^ 張, 振岳. 大庄平埔西拉雅族文物圖說與民俗植物圖誌. 花蓮縣: 花蓮縣文化局. 2011. ISBN 978-986-02-2584-0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10. ^ 黃, 昱傑. 「青草藥」作為社會文化溝通之物: 以高雄杉林區枋寮為例. 高雄. 2016. 
  11. ^ 江, 俞萱. 臺灣東部西拉雅族的移動、定著與社會文化變遷. 2013: 94. 
  12. ^ 楊, 嘉琪. 楠西鄉域發展的歷史變遷. 2010. 
  13. ^ Aitu Awan. 語言會說話》是誰先賣菸給原住民的?語言學:不好意思,或許不是日本人幹的. Mata Taiwan. 2015年1月29日 [2017年10月3日]. 
  14. ^ 大滿舞團首張古調專輯《歡喜來牽戲》. Mata Finds. [2016-06-17]. 

參考文獻[编辑]

  • 沈家煊,"名詞和動詞"(Of Noun and Verb),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年6月. ISBN 978-7-100-11363-2
  • 李仁癸,"新港文書研究",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籌備處,台北,2004年.
  • 徐大智(指導教授:戴寶村),"戰後台灣平埔族研究與族群文化復興運動--以噶瑪蘭族,巴宰族,西拉雅族為中心",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中壢,6月,2004年.
  • 萬益嘉,萬淑娟,"挪亞方舟",西拉雅文化協會,台南,2002年.
  • 賀安娟(Ann Heylen),"荷蘭統治之下的台灣教會語言學--荷蘭語言政策與原住民識字能力的引進(1624-1662)",台北利氏學社(Taipei Ricci Institute),台北,2001年.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