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口炮台之战 (1900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沽口炮台之战
义和团运动的一部分
The Capture of the Forts at Taku.jpg
联军冲向炮台
日期 1900年6月16日 - 17日
地点 中国天津大沽口炮台
结果 联军战略胜利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开端
参战方
 俄罗斯帝国
 英國
 大日本帝国
 德意志帝国
 奥匈帝国
意大利王國 (1861年–1946年) 意大利
清朝 中国清朝
指挥官和领导者
俄羅斯 雅科夫·希尔登布兰特
英国 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
清朝 提督罗荣光[1]
兵力
900俄、英、日、德、奥、意军 大约2,000士兵和水手
伤亡与损失
172人伤亡 不详

大沽口炮台之战义和团运动期间中国军队和西方國家与日本联军海军之间的战役。联军在一场简短而血腥的战斗后占领了炮台

背景[编辑]

1900年6月中,华北的联军已取得数量优势。在北京有450名来自八国的士兵和海军保护外交使馆区。天津和北京之间有2,000人正在试图到北京支援使馆区守卫的西摩尔远征中。在天津有2,400联军士兵,多是俄军。所有这些军队被数千拳民威胁。拳民是中国本地的农民运动义和团成员,旨在终结外国对中国的影响。[2]中国的清政府正在犹豫是支持拳民抗击外国入侵还是镇压这一威胁朝廷的团体。[3]

黄海海岸外数英里有大量西方和日本的战舰。6月15日,战前,中国军队在白河布置了水雷以防八国联军派战舰发起进攻。[4]在与天津的补给和通讯线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各战舰的统帅在16日会见。控制海河河口的大沽口炮台是在华北维持据点的关键。俄罗斯帝国海军的希尔登布兰特海军中将通过巴赫梅捷夫上尉送信给大沽口统帅,后者随后发电报告知直隶省总督,称联军建议“经过同意或武力暂时占领”大沽口、命令中国军队在17日凌晨2点前交出大沽口。在场的联军各国只有美国海军少将路易斯·肯普弗反对,称他无权承担对中国的敌意。[5]肯普弗说进攻是“战争行为”,因此拒绝参与。[6]但肯普弗同意一艘老旧的美国炮舰“莫诺卡西”停驻在炮台附近作为附近市民的避难所。[7]

这是外国水手的大胆要求。包括非战斗的“莫诺卡西”,只有十艘小舰可以从200码宽的河口的岸上通过,进入海河,以占领或袭击四座炮台。只有900人能被集合参与这次行动。相反的是炮台内和沿河停靠的数艘现代炮舰上的中国士兵和水手有大约2,000人。中国人也开始在河口附近埋下地雷,在炮台安装鱼雷管[8]16日晚,外国战舰开始入河建立可发起对大沽口炮台的占领或袭击的据点。[9]

战役[编辑]

中国军队不等最后期限到来就于17日凌晨0:45用每支单枪从炮台同时向联军战舰开火。[10]俄国炮舰“朝鲜人号”在这场开放齐射中被重创。“莫诺卡西”虽然远离战斗又有军官保护船上的37名妇女儿童故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船头也遭受了一个中国的炮弹,没有伤到人。船长很快将其移到更安全的地方。来自炮台的中国方瞄准敌舰的射击是精准的,还击中了英国皇家海军“鳕鱼号”、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战舰“白鼬号”“狮子号”,驱赶了“基立亚克号”。[11]俄军打开了“基立亚克”的探照灯,将自己暴露于中国的火力下。“基立亚克号”和另一艘战舰被严重损伤。18名俄军死亡,其他65人受伤。[12]

联军对大沽口的进攻影响了慈禧太后支持拳民的决定。

对联军进攻最严重的进攻威胁是停泊在大沽口沿岸的四艘现代德国造鱼雷艇。但难以理解的是,在中方开火后,它们仍然停泊。两艘英国鱼雷艇“鳕鱼号”“名誉号”(分别由上尉科林·麦肯济和罗杰·凯耶斯英语Roger Keyes, 1st Baron Keyes指挥)各拖着一艘载10人的捕鲸船,冲向这些中国舰船并登上。[13]中方仅作了微弱的抵抗就逃跑了,将这些船拱手给了英方。[14]

双方的大砲对决僵持直至接近拂晓时联军将所有船员投入对西北炮台的地面进攻。200名俄、奥军队带路,380名英、意军队跟随,300名日军在后。联军有一些运气,地面进攻开始时,火药库爆炸了,在随后的混乱中日军得以攻占炮台。[15]英、意军随后带队攻打北炮台,很快攻占。[16]

河南侧仍有两座炮台。联军用自己所有的和占领的中国炮台的枪炮瞄准这两座炮台。他们一次性爆破了另一座火药库,很快中国士兵丢弃了炮台。联军地面军队随后渡河,几乎未受抵抗就占领了炮台。大沽口炮台的战斗结束于早上6:30。总计900多名士兵和水手的联军遭受了172人伤亡。[17]中方伤亡不详,但炮台被描述为淹没在“血河”里。[18]然而,罗伯特·B. 埃杰顿说,中方伤亡“可能不重”。[19]

影响[编辑]

联军海军对大沽口的进攻有着深远的影响。此战最初送到北京的战报是天津总督裕禄所发,强调正面战绩,没有告诉慈禧太后联军已攻占了炮台。[20]

此战将清政府明确推到了拳民一方,中国军队被命令抵抗中国领土上的外国军队。次日,6月18日,西摩尔上将和他的2000人被中国军队在京津铁路沿线攻击,西摩尔决定放弃到达北京的目标,撤退到天津。19日,北京将最后通牒送给了使馆区的外交官们,通知他们在24小时内离京。外国人们担心自身安全拒绝离开后,20日,使馆区包围战开始。在义和团运动剩下的时间里,大沽口炮台一直在外国人控制下。[21]

联军军官表扬了中国军队在防御大沽口炮台时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技能。[22]

注释[编辑]

  1. ^ Victor Purcell. The Boxer Uprising: A Background Stud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 June 2010: 250–. ISBN 978-0-521-14812-2. 
  2. ^ Thompson, Larry Clinton. William Scott Ament and the Boxer Rebellion: Heroism, Hubris, and the Ideal Missionary. Jefferson, NC: McFarland, 2009, p.68
  3. ^ Tan, Chester C. The Boxer Catastrophe. New York: Columbia U Press, 1955, p. 72
  4. ^ United States. Adjutant-General's Office. Military Information Division. Publication, Issue 33 Document (United States. War Dept.). G.P.O. 1901: 533 [February 19, 2011]. 
  5. ^ Fleming, Peter. The Siege of Peking. New York: Dorset Press, 1959, pp. 79-81
  6. ^ Robert B. Edgerton. Warriors of the rising sun: a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military. W. W. Norton & Company. 1997: 73 [2010-11-28]. ISBN 0-393-04085-2. 
  7. ^ Sharf, Frederic A. and Harrington, Peter. China 1900: The Eyewitnesses Speak. London: Greenhill Books, 2000, p.91
  8. ^ Robert B. Edgerton. Warriors of the rising sun: a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military. W. W. Norton & Company. 1997: 73 [2010-11-28]. ISBN 0-393-04085-2. 
  9. ^ Scharf and Harrington, p. 95; Fleming,p. 80-81
  10. ^ United States. Adjutant-General's Office. Military Information Division. Publication, Issue 33 Document (United States. War Dept.). G.P.O. 1901: 533 [February 19, 2011]. 
  11. ^ Landor, A. Henry Savage. China and the Allies. New York: Scribner’s Sons, 1901, pp 118-119, 131
  12. ^ Robert B. Edgerton. Warriors of the rising sun: a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military. W. W. Norton & Company. 1997: 74 [2010-11-28]. ISBN 0-393-04085-2. 
  13. ^ Archived copy. [2012-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25). 
  14. ^ Landor, 119; Thompson, 71
  15. ^ Sharf, 95-96
  16. ^ Landor, 126
  17. ^ Fleming, p. 83
  18. ^ Sharf and Harrington, 92
  19. ^ Robert B. Edgerton. Warriors of the rising sun: a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military. W. W. Norton & Company. 1997: 74 [2010-11-28]. ISBN 0-393-04085-2. 
  20. ^ Fleming, 83-84
  21. ^ Thompson, p. 73-74
  22. ^ Landor, p. 130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