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王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肚王國
米達赫
Middag
未知-1732年
大肚王國在東亞的地理位置
大肚王國在東亞的地理位置
首都大肚南社(主要在今臺中市大肚區一帶)
常用语言中西部平原臺灣南島語群(其中拍瀑拉語為通行語言)
巴則海語
政府跨部落聯盟
白晝之王 
• ?年-1648年
甘仔轄·阿拉米
• 1648年-?
甘仔轄·馬祿
历史 
• 建立
未知
• 荷蘭軍隊第二度進攻,阿拉米與東印度公司簽約
1645年
• 阿拉米逝世,馬洛繼任大肚王
1648年
• 明鄭與中部平埔族衝突
1661年
1670年
1732年
ISO 3166码TW
继承
臺灣清治時期
今属于 中華民國
History of Taiwan zh-hant.png
臺灣歷史台灣歷史年表
史前時期
荷治
1624-1662
西治1626-1642 原住民政權及部落~1933
明鄭時期
1661-1683
清治時期
1683-1895
日治時期
1895-1945
戰後時期
1945 迄今
其他臺灣系列

人口 - 族群 - 經濟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軍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臺灣主題首頁

大肚王國(未知[a]—1732年)是一個史前時期臺灣中部臺灣原住民巴布拉族巴布薩族巴宰族阿立昆族羅亞族建立的多部落酋邦。「米達赫」(荷蘭語Middag荷兰语发音: [ˈmɪdɑx]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聆聽)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員工大衛·萊特定義的一個擁有特殊政治地位的郡省地域[1],他稱呼統治者為米達赫王[1],在官方的熱蘭遮城日誌中尊稱該統治者為「君主」(vorst),《巴達維亞城日記》則是稱「番仔王」(Quataongh)。

在鼎盛時期的領域範圍南端約到鹿港,在大肚溪上中下游的流域。荷蘭時期的領域範圍主要在今天的臺中市,以及彰化縣北部和南投縣的一部分,[2][3]其性質推測可能為一鬆散的部落聯盟,因為其政體無文字證據證明具有組織和有效率的統治形式[4][查证请求]

統治者[编辑]

大肚王有文獻記載且較能考證的君主(白晝之王)有兩位,分別是甘仔轄·阿拉米[b]荷蘭語Camachat Aslamie[c])和甘仔轄·馬祿[d]荷蘭語Camachat Maloe)。漢人稱大肚王為Quataong[e],學者翁佳音推測可能係閩南語番仔王 (Hoan-á-ong)的轉訛[5]荷語稱其為白晝之王荷蘭語Keizer van Middag[f]),臺灣原住民則稱之為Lelien[g]。歷任大肚王皆以「甘仔轄氏」為統治者之姓氏,而甘仔轄也是拍瀑拉語的別稱。甘仔轄·阿拉米於1648年駕崩後[h],其外甥甘仔轄·馬祿繼任大肚王。馬祿繼位後,由於尚年輕[i],所以與荷蘭東印度公司交涉時,大部份都由其繼父塔拉荷持籐杖出席集會,且因當時大肚社係傾向以女性核心來維持家系,當地實權在馬祿的外祖母手中。[7]

統治性質與內涵[编辑]

有學者認為,荷蘭文獻中的大肚王之「王」與 kingship概念不一定相同[7]

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出任巡臺御史的黃叔璥在他的《臺海使槎錄》一書中,有這樣的記載:「大肚山形,遠望如百雉高城,昔有番長名大眉。」說明17世紀臺灣中部確實有一個「番長」存在,而其可能是跨部落的。

「王」的角色,是在祭典儀式中扮演對眾人祈福的角色,社眾對「王」呈貢獵物。「王權」的內涵,包括對轄下之社發生紛爭時擔任仲裁,並提供實質庇護的能力。此一屬巴布拉族的「王」,轄下統治19或20社,包含巴布拉、巴宰、巴布薩、阿立昆、羅亞等不同族群;依據蘇格蘭人大衛·萊特(David Wright)的記載,大肚王國最強盛的時候曾統治27個部落,只是後來有9至10部落獨立[8]:82。「王」所屬的大肚南社傾向以女性為核心來維持家系;王外出時的儀式性權力展現並不明顯,只有一、二名隨從跟隨,也沒有定奪屬民生死的權利[7]

「大肚王」透過流域體系建立的政治主權,具有地理環境相對穩定、握有河口區位等地理因素的基礎,利於在當時的背景下,透過流域體系建立跨語族的統治;然後,「王」的統治內涵,再透過諸如控制首獲獵物權、仲裁屬民世俗紛爭、提供部份實質庇護,與扮演祭儀中的象徵性角色等含括經濟、政治、軍事與意識型態上的實踐,形塑出以「王」為統治範圍──以河口一帶為權力核心、流域體系為空間網絡的區域輪廓。[7][9]

歷史[编辑]

史前時期[编辑]

大航海時代[编辑]

荷蘭東印度公司於1624年起殖民臺灣之後,於1638年獲海盜情報,知在中部馬芝遴地區(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鎮一帶)計22社,其中大甲溪以南的18社是由一位叫甘仔轄·阿拉米(Kamachat Aslamie)的領袖所統轄,但荷蘭人起初未派兵征服。

大衛·賴特(David Wright)是16世紀40年代居住在臺灣上的荷蘭東印度公司 蘇格蘭代理人,他將米達格列出11個平原地區的“郡或省[10]。然而,在具官方色彩的熱蘭遮城日誌中,荷蘭人稱呼大肚地區的統治者與瑯嶠地區都是「君主」(荷蘭語:vorst,地位次於國王),且瑯嶠君主相比大肚君主的威勢更大。

到了1642年8月,荷蘭人征服北臺灣西班牙人後,將其目標轉為征服西部平原的原住民,以連通臺灣南北的道路。直到1644年,荷蘭上尉Piter Boon才正式率兵遠征北臺灣未臣服的原住民,戰勝後南下打通陸路[8]:74,因為遭遇巴布拉族的強烈反擊而未成功。翌年Piter Boon再度進攻,摧毀了13座反荷部落[8]:78,Kamachat Aslamie只得接受范布鍊(Simon van Breen/1643-1647)牧師的協調。[11]

1645年4月荷蘭人召開南部的地方會議,Kamachat Aslamie跟荷蘭東印度公司訂定條約,表示臣服,內容與瑯嶠君主與荷蘭人簽訂的瑯嶠條約內容類同,喪失不少權力。不過直到1662年荷蘭人離開臺灣為止,大肚王國都維持半獨立狀態。大肚王國不肯接受基督教,只讓歐洲人通過領土而不准他們定居,也無荷語的翻譯員[8]

大肚王國在1645年左右所統轄的範圍主要是大肚溪流域,大約是大甲溪南岸至舊濁水溪以北流域,是跨部落的統治或聯盟關係。

明鄭時期[编辑]

大肚王國對於後來的明鄭時期鄭氏政權亦對抗之。1661年鄭成功領兵渡海攻打荷蘭東印度公司軍隊,取得台湾統治權,大肚王國頑強抵抗鄭軍,導致鄭成功等人認為他們受到荷蘭的煽動。由於鄭軍當時尚未攻下安平,就已缺糧,因此下令往北屯墾,就地取糧或種植,因此與大肚王國諸社發生激烈衝突,此次衝突,鄭軍將領楊祖陣亡,一鎮之兵(約五百人)「無一生還者」。後來鄭軍再派出將領黃安,以埋伏之計襲殺大肚社頭目。

鄭成功趕走荷蘭人之後,為了反之需要,實施「兵農合一」政策,派遣鄭軍分赴各地屯墾,侵害到原住民族的活動空間,導致鄭氏政權和大肚王國數次武裝衝突。

其中1670年大肚王國轄下的沙轆社抵抗鄭氏侵略,遭鄭氏政權將領劉國軒強力進攻,屠殺至僅剩六人,幾乎滅族,史稱沙轆社之役

清治時期[编辑]

1731年(雍正九年),清朝官吏對原住民指派勞役過多,引起原住民群起反抗,發生大甲西社番亂大甲西社抗清事件),清軍利用岸裡社「以番制番」,翌年被鎮壓下來,大肚王國翌年亦告瓦解。

節慶[编辑]

祖靈祭[编辑]

台中沙鹿地區巴布拉族人於農曆八月二日舉行祖靈祭,也是傳統的過年節慶。[12]

歷史年表[编辑]

起始年代見註釋1

  • 162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登陸臺灣。
  • 1638年:荷人獲海盜情報,得知大肚王國的存在。
  • 1640年代:大衛·萊特記載:米達克區的領土為大肚王(Keizer van Middag)所轄有。
  • 1644年:荷人進攻臺灣北部的凱達格蘭族,事成後南下進攻大肚王國,失敗。
  • 1645年:荷人再度進攻,毀13部落,國王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簽約,依約定要參加地方會議,同年牛罵社沙轆社與斗尾龍岸社獨立,勢力開始衰退。
  • 1648年:大肚王甘仔轄·阿拉米逝世,由其外甥甘仔轄·馬祿獲選為繼任人選。
  • 1650年代:約翰史楚斯英语John Struys遊記:「福爾摩沙是個非常富庶之島……最富庶的地方現由大肚王所統轄」。
  • 1654年:甘仔轄·馬祿和繼父特羅噶(Terroge)一同出席集會領受籐杖。
  • 1661年:明鄭軍隊登陸後與大肚王國發生武裝衝突,鄭軍將領高凌戰死;鄭成功楊祖征之,又被殺;鄭成功派黃安、陳瑞進攻,誘殺大肚將領阿德狗讓,戰火遍及大肚王國諸社。
  • 1662年:明鄭政權擊敗荷蘭並佔領臺灣南部。
  • 1664年:鄭經劉國軒半線屯田
  • 1670年:鄭經、劉國軒舉兵征服大肚王國,進攻大肚沙轆斗尾龍岸等社並屠殺原住民,戰勝的明鄭得以吞併大肚臺地以西、神岡等地。大肚王國大部解體。
  • 1683年:清朝征臺並擊潰明鄭海軍,明鄭數月後後投降。
  • 1731年:大甲西社抗清事件爆發。
  • 1732年:負責征伐大甲西社的福建分巡臺灣道倪象愷的劉姓表親為求立功,將大肚社(在今臺中市大肚區)五名前來幫助官府運糧的「良番」(歸順的原住民)斬首引發不滿,大肚王國集結大肚社與十餘社原住民圍攻彰化,清國派臺灣鎮總兵王郡以及岸裡社的部分原住民征伐,大肚社等社兵敗投降,大肚王國完全瓦解。
  • 1823年:中部平埔族因生活困難而大舉遷往埔里。

曾經轄下部落[编辑]

原文名 中文名 位置 族群
Darida Suyt 大肚南社 臺中市大肚區社腳庄一帶 巴布拉族[13]:57-59
Darida Babat 大肚中社 臺中市大肚區山仔腳、頂街一帶
Darida Amicien 大肚北社
Bodor 水裡社 臺中市龍井區龍目井一帶
Salagh 沙轆社 臺中市沙鹿區一帶
Gomagh 牛罵社 臺中市清水區一帶
Babosacq 貓霧捒社 臺中市南屯區一帶
Aboan Tananoggan 斗尾龍岸/岸裡社 臺中市神岡區大社、社南、岸裡一帶 巴宰族
Aboan Auran 烏牛欄社 臺中市豐原區豐田里一帶
Aboan Balis 麻裡蘭社(阿里史社?) 臺中市豐原區社皮里一帶
Aboan Poali 樸仔籬社 臺中市豐原區朴子里一帶
Asock 阿束社 彰化縣和美鎮、伸港鄉一帶 巴布薩族
Baberiangh 半線、柴坑仔社 彰化縣彰化市一帶
Kakar Baroch 貓羅社 彰化縣芬園鄉舊社村一帶 阿立昆族
Kakar Sakaly 彰化縣芬園鄉茄荖一帶
Kakar Tachabou 1648年併入大武郡社
Tausa Mato 北投社 南投縣草屯鎮一帶
Tausa Talakey 南投社 南投縣南投市一帶
Tausa Bata 南投縣名間鄉萬丹番仔寮
Tavocol 大武郡社 彰化縣社頭鄉一帶

相關作品[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關於大肚王國起始年代未見史料有記載,現有不同說法。主要有16世紀說、17世紀說。在駱芬美所著《被誤解的臺灣史》一書中則採用16世紀中期說。這些說法由於沒有確鑿的依據能夠證實,因此受到質疑。荷蘭人得知該王國的存在的時間為1638年(17世紀)。
  2. ^ 「甘仔轄」又作「干仔轄」、「干馬轄」、「干仔旱」、「加瑪哈」,其中「干仔轄」、「干馬轄」、「干仔旱」有出現在清朝的土地調查文書中;「阿拉米」又作「阿斯拉米」。
  3. ^ Camachat又作Kamachat、Kamacht、Tackamaha;Aslamie又作Aslamies。
  4. ^ 「馬祿」又作「媽呂」。
  5. ^ Quataong又作Quataongh、Quata Ong、Quata Ongh,中文為「柯大王」。
  6. ^ 荷蘭文的middag對應到英文的midday、noon或afternoon,字面上有「中午」、「白天」的意味,但在現代荷蘭文中專指「下午」。
  7. ^ 「白晝之王」又稱「中晝之王」、「白日大帝」、「平埔太陽王」。
  8. ^ 漫畫家杜福安於繪本《大肚王傳奇》中指出阿拉米為抑鬱而終,享年四十多歲。[6]
  9. ^ 杜福安繪本《大肚王傳奇》中指出馬祿繼位時年約3歲。[6]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甘為霖. 福爾摩莎地誌 (pdf). 《荷據下的福爾摩莎》. [2019-08-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17).  惟譯者誤譯荷蘭語發音,g應該翻譯成「赫]。[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大肚番王傳奇.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所. [2013-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2). 
  3. ^ 李建霖. 臺灣原住民族文化歷史大辭典:大肚王國. 中華民國教育部 、中華民國原民會. [永久失效連結]
  4. ^ 陳國棟,《台灣的山海經驗》,台北市:遠流,ISBN 978-957-32-5679-3,頁382
  5. ^ 翁佳音,〈被遺忘的台灣原住民史——Quata(大肚番王)初考〉《臺灣風物》42卷4期,頁184
  6. ^ 6.0 6.1 杜福安,大肚王傳奇 42-1
  7. ^ 7.0 7.1 7.2 7.3 康培德,《環境、空間與區域:地理學觀點下十七世紀中葉「大肚王」統治的消長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頁12
  8. ^ 8.0 8.1 8.2 8.3 中村孝志. 《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 社會·文化》. 板橋市: 稻鄉. ISBN 957-9628-60-2. 
  9. ^ Mann 1986; Wickham 1988: 63-78
  10. ^ Valentijn, François. Notes on the Topography. Campbell, William (编). Formosa under the Dutch: described from contemporary records, with explanatory notes and a bibliography of the island. London: Kegan Paul. 1903: 6 [First published 1724 in Oud en Nieuw Oost-Indiën]. LCCN 04007338. 
  11. ^ 賴永祥,十七世紀荷蘭駐臺宣教師名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賴永祥長老史料庫,retrieved on 2013-07-29。
  12. ^ 林遠沖. 沙鹿拍瀑拉族力傳文化 祖靈祭團聚祭祖.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2018-09-11 [2019-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3). 
  13. ^ 梁志輝. 《臺灣原住民史-平埔族史篇(中部)》.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01-07-01. ISBN 978957028889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