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经 (上座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大般涅槃经》(巴利文Mahaparinibbana Sutta),此经在上座部佛教的巴利語巴利大藏经》中收于长部尼柯耶第十六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经》中的《遊行经》。该经主要是叙述佛陀释迦牟尼)入涅槃前三个月的最后游行教化,以及涅槃后八国分得舍利供养的情形[1]

《大正藏·阿含部》中的同源異本為東晉法顯譯三卷《大般涅槃經》(原名《方等泥洹經》,唐朝後改為此名[2])。不明來源異本還有:兩卷《佛般泥洹經》(隋朝費長房歷代三寶紀》錄為西晉白法祖[3]),失譯東晉錄兩卷《般泥洹經》[4]

內容與結構[编辑]

此經共有五誦, 闡述佛陀預示跋耆衰落及僧團會衰落的原因開始, 至第五誦關於世尊入湼槃及八王分舍利而止。
第一誦: 世尊預示跋耆國的興盛與衰落的條件, 由此引說比丘僧團的興盛與衰落的條件。若要僧團不衰退, 共有三十五種條件。接著是舍利弗作獅子吼的原因。接著是談及居士戒行好的益處與不好的過患。接著是世尊對波託離村的預言。接著是摩揭陀大臣供養佛陀及僧團。在此經中, 佛陀展示神通過河。

第二誦: 簡述四聖諦、認為自己已入流的, 可參照法鏡驗證是否真是聖者、妓女菴婆巴利供養佛陀及僧團、佛陀示疾及病後開示, 勸導修習者要以自己為明燈,做自己的皈依處。

第三誦: 魔羅請佛入滅、闡述世間八種地震的原因、八大眾、八勝地、八解脫、回憶邪惡者請世尊入滅、阿難請世尊長住而被拒。
第四誦: 重要的四大教法、純陀供佛及佛陀得痢疾,佛陀慈悲吩咐阿難清除純陀的懊悔。
第五誦: 天人的供養及佛陀認為對佛的最高供養、交代對如來舍利的處置方式、安慰阿難及讚賞阿難的四種稀有特質、佛陀收了最後一位弟子須跋陀、佛滅後要以法與戒為師、世尊入涅槃的情況及八王分舍利。

成經年代[编辑]

此經提及佛將滅時, 有一弟子名須跋陀(與佛滅前成為最後一個弟子同名)因晚年出家, 在佛滅時向眾宣說佛陀生前制很多戒, 感到煩擾, 佛滅後就可解脫了。正其時,迦葉路過聽見, 深感佛理有可能被人誤解, 故認為有必要招開結集法與律的全體大會, 共同審議佛所教的法與律。而律藏中的大品亦提及第一次集會, 阿難被問何者是小小戒, 正好對應此經的第六誦第三節。
本經的最原始部份是在第一次結集時已誦出, 但分析巴利語結構, 部份是半摩揭陀語, 故少部份的句子是後世才加入的。這跟巴利經是以口誦記憶, 至佛滅四百年才在錫蘭的阿魯維哈羅Aluvihāra石窟被書寫記錄下來相關。

巴漢譯本[编辑]

1. 南傳大般涅槃經, 巴宙譯

2. 巴利文翻譯組學報創刊號(兩個版本), 志蓮淨苑

3. 漢譯巴利長部, 北京大學師生, 中華書局



参考文献[编辑]

  1. ^ Buddhism: Critical Concepts in Religious Studies, Paul Williams, Published by Taylor & Francis, 2005. page 190
  2. ^ 唐朝智昇開元釋教錄》:「大般涅槃經三卷或二卷。是長阿含初分遊行經異譯。群錄並云顯出方等泥洹者。非即前大泥洹經加方等字。此小乘涅槃文。顯譯。故以此替之。」
  3. ^ 僧祐出三藏記集·法祖法師傳》:「帛遠字法祖。本姓萬氏。河內人。……祖才思俊徹敏朗絕倫。誦經日八九千言。研味方等妙入幽微。世俗墳索多所該貫。乃於長安造築精舍。以講習為業。白黑稟受幾出千人。……昔祖平素之日。與每爭邪正。浮屢屈。既意不自忍。乃作老子化胡經以誣謗佛法。……祖既博涉多閑。善通胡漢之語。常譯惟逮、弟子本、五部僧等三部經。又注首楞嚴經。又言。別譯數部小經值亂零失不知其名。」
  4. ^ 智昇開元釋教錄》卷第十三:佛般泥洹經二卷(或直云泥洹經)。西晉河內沙門白法祖譯。大般涅槃經三卷(或二卷)。東晉平陽沙門釋法顯譯(今為法顯譯如總錄中述)。般泥洹經二卷(或無般字)。新為失譯。附東晉錄。右三經。出長阿含經。第二至第四卷。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