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经 (大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般涅槃经》(梵語महापरिनिर्वाण सूत्रMahāparinirvāṇa Sūtra),大乘佛教的根本经典之一,是大乘五大部经(1般若部、2宝积部、3大集部、4华严部、5涅槃部)涅槃部之首位。

大乘佛教的涅槃經與部派佛教的涅槃經有相同的名稱,如現存巴利經藏的大般涅槃經長阿含遊行經的異譯本大般涅槃經。兩者背景同為釋迦牟尼在般涅槃(入滅捨壽)前開示法教,但旨趣與情節不同。大乘涅槃經的要旨為:「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如來常住,無有變易」[1]

講述《大般涅槃經》的法師稱「涅槃師」,在南北朝至初唐時極為盛行。

歷史[编辑]

學者一般相信,大般涅槃經的核心部份於公元2世紀至3世紀間,在南印度結集而成。[2][3]

在3世紀時,由法顯首次在中國譯出。最早只有「前分」或「初分」(法顯本/曇無讖本前十卷)[4],後曇無讖由于闐取回後三十卷,稱作「後分」,形成四十卷本[5][6]

版本[编辑]

梵文本[编辑]

梵文原本已散失,在20世紀初發現數個殘片,殘片內容合計不到40卷本的百分之一,但可以對照漢譯本。

  • 日本高野山

日本學者高楠順次郎,在日本高野山發現梵文殘片,轉寫為拉丁字母後出版。

  • 英國大英圖書館

大英圖書館所屬印度事務部圖書館中收藏,編號為No.143. SA.4。原在中國和闐出土,1903年前後被英國駐喀什噶爾中國事務特別助理收購,送回英國,由英國學者研究後出版。稱為Hoernle Manusc。此外,還有另一個殘片,編號Kha-i-89。

  • 俄國聖彼德堡

收藏六個殘片,稱為Petrovsky藏品,由沙俄駐喀什噶爾領事,在和闐一帶收購。由學者G.M. Bongard-Levin研究後出版,其中一個殘片可與英國編號Kha-i-89拼成一頁。

漢譯本[编辑]

  • 天竺三藏曇無讖譯《大般涅槃經》四十卷,北涼玄始十年(421)譯出[8][9],又稱為北本。其初分五品即前十卷。
  • 慧嚴、慧觀、謝靈運,據法顯本與北本,會集成《大般涅槃經》三十六卷,又稱南本。劉宋元嘉十三年(436)出。

藏譯本[编辑]

藏傳本有二本

  • 一由勝友(Jinamitra)、智藏(Jñãnagarbha)和天月(Devacandra)所譯,時間可能是在9世紀,由梵文本譯成,相當於「初分」本。
  • 另一譯本由曇無讖本轉譯成藏文,時間約在11世紀。

蒙文譯本由藏譯本轉譯為蒙古文。

粟特文本[编辑]

20世紀初,德國考古學者在新疆吐魯番發掘出大量文書,其中有由粟特文的大般涅槃經殘片。由F. W. K. Müller研究、轉寫後出版,收錄於Soghdische Texte.Ⅱ中。F. W. K. Müller認為此譯本由曇無讖本轉譯為粟特文,但其中有幾段與漢譯本不同,可能參考了另一個譯本。

突厥文本[编辑]

北齊書》記載,齊後主時,曾將漢譯本大涅槃經轉譯為突厥文,送給突厥可汗,時間約在6世紀[10]。《隋書》記載,突厥他鉢可汗曾派人至中國求取涅槃經,應是指同一件事[11]

突厥語譯本沒有流傳下來,目前也尚未有考古發現。

內容[编辑]

大乘「般若」明無我,講「真空」;大乘「涅槃」示真我,講「妙有」。由於此「有」不是對立的現象之有,故稱「妙有」。大乘《大般涅槃經》伸延般若、法華、華嚴等大品類經之思想,以對治認為涅槃是永遠沉寂的消極涅槃觀。大乘《大般涅槃經》是闡釋大乘「妙有」思想最具代表性的一部經典。

大乘《大般涅槃經》宣揚的中心思想,其所環繞者原不出於「法身常住」,及「悉有佛性」兩個命題,而這兩個命題,又關連到佛陀的大般涅槃。本經之出,乃是為對治部派佛教的涅槃思想而產生,其主張肯定佛陀法身永恒存在,決非油盡燈滅而虛無的。[12]

經中將涅槃定義為[12]

  • 一、善男子,涅槃義者,即是諸佛之法性也。………夫法性者,無有滅也。(長壽品第四‧卷三‧十四)
  • 二、如來者即是涅槃,涅槃者即是無盡,無盡者即是佛性,佛性者即是決定,決定者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四相品‧二十二)
  • 三、云何名為涅槃相?涅槃之相,凡有八事,何等為八?一者盡,二善性、三實、四真、五常、六樂、七我、八淨,是名涅槃。(卷二十三‧十)
  • 四、直是諸佛斷煩惱處,故名涅槃,涅槃即是常樂我淨。(卷二十三‧十三)
  • 五、夫涅槃者,亦可言定,亦可言果。云何為定?一切諸佛所有涅槃常樂我淨,是故為定,無生老壞,是故為定。(卷二十二‧五)
  • 六、云何為定?常樂我淨,在何處耶,所謂涅槃。(卷二十‧四)

結構[编辑]

最早有「河西五門」,出自協助曇無讖譯經的涼州道朗,為初期諸師講習此經的指南。後有「婆藪七分」,源於世親的《涅槃論》,為地論師所用。另在江南又有山門法朗的「興皇八門」說,三論師所憑藉。但於後世傳播較廣的,則為天台五祖章安灌頂的「五門分科」說。

婆藪七分 [13] 五門分科 [14] 大般涅槃經 (南本)
三十六卷二十五品
大般涅槃經 (北本)
四十卷十三品
大般泥洹經 (法顯本)
六卷十八品
不思議神通反示分 召請涅槃眾 序品 壽命品 序品
大身菩薩品
成就種性遣執分 開演涅槃施 純陀品 長者純陀品
哀歎品 哀歎品
正法實義分 長壽品 長壽品
金剛身品 金剛身品 金剛身品
名字功德品 名字功德品 受持品
四相品 如來性品 四法品
四依品 四依品
邪正品 分別邪正品
四諦品 四諦品
四倒品 四倒品
如來性品 如來性品
文字品 文字品
鳥喻品 鳥喻品
月喻品 月喻品
菩薩品 問菩薩品
一切大眾所問品 一切大眾所問品 隨喜品
方便修成分 示現涅槃行 現病品 現病品 (無對應)
聖行品 聖行品
梵行品 梵行品
嬰兒行品 嬰兒行品
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 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
離諸放逸入證分 問答涅槃義 師子吼品 師子吼菩薩品
慈光善巧住持分 折攝涅槃用 迦葉品 迦葉菩薩品
顯相分 憍陳如品 憍陳如品

註釋[编辑]

  • 世親《大般涅槃經論》
  • 世親《涅槃經本有今無偈論》
  • 梁‧寶亮《大般涅槃經集解》(南本)
  • 隋‧淨影慧遠《大般涅槃經義記》(北本)
  • 隋‧吉藏《涅槃經遊意》
  • 隋‧章安灌頂《大般涅槃經玄義》(南本)
  • 隋‧章安灌頂《大般涅槃經疏》(南本)
  • 日本‧守篤本純《涅槃經會疏》(取灌頂《疏》分會)
  • 新羅‧元曉《涅槃宗要》

考證[编辑]

本經之編集,據橫超慧日先生所考,曾經有過大約七次或八次的增編。其所以不能完全統一它的思想理路,自是與此逐漸增編的原因有關。經中之矛盾思想,有時極為尖銳,例如沙門四果,在德王品中遭受貶責,於四依品中卻特為稱讚。以大乘經典之發展史看,本經之出,晚於般若法華華嚴等大品經類[12]

根據《止觀輔行傳弘決》,傳為若那跋陀羅、會寧共譯的《大般涅槃經後分》二卷(又稱新後分、茶毗分)本入偽目,至大唐刊定始入正經[15]。另外「東塔律宗」懷素律師按「佛物得買供養具」認為茶毗分恐非真[16]

引用[编辑]

  1. ^ 張曼濤. 大般涅槃經中的涅槃思想. 總之本經在涅槃觀念的表達上岐異差左處甚多,這或由於漸次編集所成之所致,其唯一統一而前後一貫者,則為一切眾生悉有佛性,涅槃常樂我淨,如來恒不變易的中心觀念。此觀念當是一學派之傳承而來,故經文中各品的解說雖有小異,而其中心思想則大同。 
  2. ^ 王邦維. 略論大乘《大般涅槃經》的傳譯. 中華佛學學報. 1993, 06: 103–127. 
  3. ^ Hodge, Stephen (2006), On the Eschatology of the Mahaparinirvana Sutra and Related Matters, lecture delivered at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 SOAS
  4.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8《大涅槃經記》:「此大涅槃經,初十卷,有五品。其胡本是東方道人智猛,從天竺將來,暫憩高昌。有天竺沙門曇無讖,廣學博見,道俗兼綜,遊方觀化,先在燉煌。河西王宿植洪業,素心冥契,契應王公,躬統士眾,西定燉煌,會遇其人,神解悟識,請迎詣州安止內苑。遣使高昌取此胡本,命讖譯出。此經初分唯有五品,次六品已後,其本久在燉煌,讖因出經。」
  5.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8《大涅槃經記》:「下際知部黨不足,尋訪慕餘殘。有胡道人,應期送到此經。胡本都二萬五千偈,後來胡本想亦近具足。但頃來國家慇猥,未暇更譯,遂少停滯,諸可流布者。經中大意,宗塗悉舉,無所少也。今現已有十三品,作四十卷。」
  6.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14《曇無讖傳》:「讖以涅槃經本品數未足,還國尋求。值其母亡,遂留歲餘。後於于闐更得經本,復還姑臧譯之,續為三十六卷焉。」
  7. ^ 僧祐出三藏記集》《六卷泥洹記第十八·出經後記》:先見晉土道人釋法顯遠遊此土。為求法故。深感其人。即為寫此大般泥洹經如來祕藏。願令此經流布晉土。一切眾生悉成平等如來法身。義熙十三年十月一日。於謝司空石所立道場寺。出此方等大般泥洹經。至十四年正月二日挍定盡訖。禪師佛大跋陀。手執胡本。寶雲傳譯
  8.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第八《大涅槃經記第十七·未詳作者》:此大涅槃經。初十卷有五品。其胡本是東方道人智猛從天竺將來。暫憩高昌。有天竺沙門曇無讖。廣學博見道俗兼綜。遊方觀化先在燉煌。河西王宿植洪業素心冥契。契應王公躬統士眾。西定燉煌。會遇其人。神解悟識。請迎詣州安止內苑。遣使高昌取此胡本。命讖譯出。此經初分唯有五品。次六品已後。其本久在燉煌。讖因出經。下際知部黨不足。尋訪慕餘殘。有胡道人(印度僧)。應期送到此經。胡本都二萬五千偈。後來胡本想亦近具足。但頃來國家慇猥。未暇更譯。遂少停滯諸可流布者。經中大意宗塗悉舉。無所少也。今現已有十三品。作四十卷。為經文句。執筆者一承經師口所譯不加華飾。其經初後所演。佛性廣略之聞耳。無相違也。每自惟省。雖復西垂深幸此遇。遇此大典開解常滯。非言所盡。以諸家譯經之致大不允其旨歸。疑謬後生。是故竊不辭。輒作徒勞之舉。冀少有補益。諮參經師。採尋前後。略舉初五品為私記。餘致惟之悉可領也(祐尋此序與朗法師序及懺法傳小小不同未詳孰正故復兩出)。
  9.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第十四《曇無讖傳第三》:曇無讖。中天竺人也。……十歲與同學數人讀咒。聰敏出群。誦經日得萬餘言。初學小乘兼覽五明諸論。講說精辯莫能詶抗。後遇白頭禪師共讖論議。習業既異。交爭十旬。讖雖攻難鋒起。而禪師終不肯屈。讖服其精理。乃謂禪師曰。頗有經典可得見不。禪師即授以樹皮涅槃經本。讖尋讀驚悟。方自慚恨。以為坎井之識。久迷大方。於是集眾悔過。遂專業大乘。年二十誦大小乘經二百餘萬言。……乃齎大涅槃經本前分十二卷并菩薩戒經菩薩戒本奔龜茲。龜茲國多小乘學不信涅槃。……河西王沮渠蒙遜。聞讖名呼與相見。接待甚厚。蒙遜素奉大法志在弘通。請令出其經本。讖以未參土言。又無傳譯。恐言舛於理不許。於是學語三年。翻為漢言。方共譯寫。是時沙門慧嵩道朗。獨步河西。值其宣出法藏。深相推重。轉易梵文。嵩公筆受。道俗數百人疑難縱橫。讖臨機釋滯。未常留礙。……讖以涅槃經本品數未足。還國尋求。值其母亡。遂留歲餘。後於于闐更得經本。復還姑臧譯之。續為三十六卷焉。……初讖譯出涅槃。卷數已定。而外國沙門曇無發云。此經品未盡。讖常慨然。誓必重尋。蒙遜因其行志乃偽資發遣。厚贈寶貨。未發數日。乃流涕告眾曰讖業對將至。眾聖不能救矣。以本有心誓義不容停。行四十里。遜密遣刺客害之。時年四十九。眾咸慟惜焉。後道場寺慧觀志欲重求後品。以高昌沙門道普常遊外國善能胡書解六國語。宋元嘉中。啟文帝資遣道普將書吏十人西行尋經。至長廣郡舶破傷足。因疾遂卒。普臨終歎曰。涅槃後分與宋地無緣矣。
  10. ^ 《北齊書》卷20〈斛律羌舉傳〉:「代人劉世清,祖拔,魏燕州刺史;父巍,金紫光祿大夫。世清武平末侍中開府儀同三司,任遇與孝卿相亞,情性甚整,周慎謹密,在孝卿之右。能通四夷語,為當時第一。後主令世清作突厥語翻《涅槃經》,以遺突厥可汗,勑中書侍郎李德林為其序。」
  11. ^ 《隋書》卷84〈北狄傳〉:「齊有沙門惠琳,被掠入突厥中,因謂佗鉢曰:『為有佛法耳。』遂說以因緣果報之事。佗聞而信之,建一伽藍,遣使聘於齊氏,求《淨名》、《涅槃》、《華嚴》等經,並《十誦律》。」
  12. ^ 12.0 12.1 12.2 張曼濤. 大般涅槃經中的涅槃思想. 華岡佛學學報. 
  13. ^ 世親《涅槃論》:「從初如是至流血灑地,名不思議神通反示分。〈純陀〉、〈哀歎〉二品,名成就種性遣執分。從三告已下訖〈大眾問品〉,名正法實義分。五行十功德,名方便修成分。〈師子吼品〉,名離諸放逸入證分。〈迦葉品〉,名慈光善巧住持分。〈憍陳如品〉,名顯相分。」
    章安灌頂《大般涅槃經疏》:「婆藪七分……地師(地論師)以第一卷為「神通反示分」……彼以第二卷為「種性破疑除執分」,第三卷至大眾問為「正法實義分」。……彼以五行十功德為「方便修成分」,彼以師子吼為「不放逸入證分」。……彼以迦葉為「慈悲住持分」,陳如為「顯相分」。」
  14. ^ 章安灌頂《大般涅槃經疏》:「初列章者。一召請涅槃眾。二開演涅槃施。三示現涅槃行。四問答涅槃義。五折攝涅槃用。」
  15. ^ 佛光大辭典 - 大般涅槃經後分. 
  16. ^ 懷素《四分律開宗記》:「故新後分涅槃經上卷云。佛告阿難。若佛現在。所施佛物。僧眾應知。若佛滅後。一切信心所施佛物。應用造佛形像。及造佛衣七寶幡蓋。買諸香油寶華。以供養佛。除供養佛。餘不得用。用者則犯盜佛物罪。此經傳來。恐非真也。五百云(佛說目連問戒律中五百輕重事)。佛物得買供養具。第三供養佛物。」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