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士革的聖約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馬士革的聖約翰

大馬士革的聖約翰(阿拉伯语:يوحنا الدمشقي‎,拉丁化:Yuḥannā Al Demashqi;希臘語Ιωάννης Δαμασκήνος,拉丁化:Iôannês Damaskênos;拉丁語Iohannes Damascenus,約676年-749年12月4日),天主教译為圣若望·达玛森(St. John Damascene),生于大马士革基督教神學家[1]

生平[编辑]

大馬士革的約翰,亦稱為大馬色的約翰(St. John of Damascus),出生於公元645-675年間,卒於公元749-753年間。後人稱約翰為「東正教最後一位偉大的教父」,除此之外,約翰也是一位神學家、詩人及聖樂家。約翰出生於敘利亞、大馬士革的一個名門望族,當時,他所居住之處被回教佔領,約翰雖身為一位虔敬的基督徒,但卻仍能在回教領袖哈里發的宮中擔任要職,他父親所給予的栽培與教育功不可沒。約翰的父親與祖父都飽讀詩書、滿腹學問,約翰的父親在當時是一名有權勢的達官富戶,他深知要留給兒子最珍貴的產業即是美好的靈性與智慧;某日,在行刑之地,他看到一群被回教徒擄來的奴隸正要被處置,他注意到一位老人非常得到其他奴隸的敬重,於是約翰的父親向總督哈里發懇求,特准釋放、贖回原本已面臨死刑的馬薩巴修道士-柯斯麥,並將柯斯麥接回家中,成為約翰的家庭教師;幾年後,柯斯麥向約翰的父親求去、欲回到修道院,因他已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教與約翰,而約翰的青出於藍、勝於藍,也令柯斯麥感到此生無憾。然而,約翰也在承襲父親的官職不久後,也追隨情同父子的柯斯麥的腳步,潛進修道院修習神學。[2]

貢獻[编辑]

大馬士革的約翰,因著在歷史上有許多貢獻而聞名,例如神學、聖樂等,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力倡「聖像敬拜」。基督徒使用「聖像」作為禱告、敬拜與靈修的輔助工具其來由已久,在第六世紀時,東方教會已視「聖像」為「文盲的課本」,對於不識字、無法自行閱讀聖經或信仰相關書籍者而言,透過「聖像」而領受到教訓與提醒,都是十分重要的。然而,到了第八世紀初,「聖像」卻已充斥於基督教重鎮君士坦丁堡及其他基督教城市,每個家庭、教會都會有許多雕刻、繪製精美的聖像;由於信徒們越來越習慣在聖像前禱告、敬拜,聖像崇拜的風氣越來越普遍,教會與國家領袖便開始擔心,若此風漸長將帶來不可收拾的後果。在反對聖像崇拜者心中,崇拜聖像已違背十誡中「不可拜偶像」之誡命,他們認為,崇拜有形體的物質或圖像是一種墮落,而企圖將上帝的形象刻劃出來,更是一種褻瀆。[3]公元726年的愛情海火山爆發,促使皇帝利奧三世(西元717年)認為,是因教會使用聖像而惹怒上帝,因此下令禁止聖像崇拜、把聖像搬移出教堂及修道院、刷去牆面上雕刻及馬賽克圖像等,然而此舉所帶來的結果就是讓原本使用聖像崇拜已久的修士與平民群起反抗,並且這個結果,導致聖像衝突往後延續幾十年。[4]大馬士革的約翰在當中大力支持使用聖像崇拜,並以積極的文字寫作來反對利奧三世的政策,雖然如此,由於當時約翰居住之地是在穆斯林所管轄的聖沙伯修道院,因而幸免於難,如今在修道院中,仍可看見約翰所住過的房間,他在那兒完成了許多著作;約翰主張「聖像」自古以來一直都是信仰引導之工具,約翰駁斥反對聖像崇拜者對於物質的蔑視,約翰認為「所有一切都是上帝所創造」,人類可以透過看得見的物質來敬拜、尊崇、讚美這位造物主;讓人敬拜的並非製作聖像的物質,而是聖像所描繪、刻劃出來的人物,其所帶出來的力量。約翰認為「絕對的敬拜」(希臘文latria)理當只能歸予神,然而「尊敬」(希臘文proskynesis),則可歸給聖像,約翰的此番言論,為那些支持聖像崇拜者,闢出了一條「可製作聖像、卻不淪為拜偶像」之路。[5]由於大馬士革的約翰反對利奧三世廢除聖像敬拜,也反對君士坦丁五世和貴族對教會利益的侵擾,因此激怒了一批以皇帝為首的貴族;公元754年,君士坦丁五世召開「君士坦丁堡宗教會議」,在會議上宣布將支持聖像崇拜的約翰逐出基督教會;直到公元787年,由皇后艾琳召開「第二次尼西亞主教會議(第七次大公會議)」,超過三十位的主教們,嚴厲地譴責君士坦丁五世所召開「君士坦丁堡宗教會議」的決議,共同譴責那些反聖像崇拜者,並下令恢復聖像崇拜。[6]

著作[编辑]

《智慧之源》為大馬士革的約翰最有名的神學論著,其內容論述多以亞里斯多德和柏拉圖的思想為本,欲引用希臘哲學思想來證明神的存在。

《正統信仰解》為東正教神學摘要。

《駁反聖像者》為大馬士革的約翰在聖像之爭當中,為使用聖像所作的辯護演說。[7]

参见[编辑]

  1. ^ M. Walsh, ed. Butler's Lives of the Saints(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New York, 1991), pp. 403.
  2. ^ 聖經學院出版小組,《基督教會歷史辭典》(新竹市:財團法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聖經書院,2015),122。林皙陽,〈東方教父〉,2020/6/4,http://www.sekiong.net/ASS-CH/CH23.htm。谷區國語浸信會,〈是否困倦〉,2020/6/10,https://www.mbcsfv.org/chinese/library/hymncampanions/144.html。
  3.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新北市:校園書房,2002),355-8。大衛.班特利.哈特(David Bentley Hart),《基督教的故事》,王聖棻譯(台中市:好讀出版有限公司,2013),164-5。
  4. ^ 張綏,《中世紀“上帝”的文化─中世紀基督教會史》(浙江省: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80-2。傑瑞.麥奎格(Jerry MacGregor)、瑪莉.普萊(Maria Prys),《奇妙1001:你一定要知道的1001個基督宗教事件》,立緒文化編輯部、蔡秀卿譯(臺北縣:立緒文化,2007),126-8。聖經學院出版小組,《基督教會歷史辭典》,122。
  5. ^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355-8。大衛.班特利.哈特,《基督教的故事》,164-5。谷勒本,《教會歷史》,李少蘭譯(台北市:道聲出版社,1965),119-20。周品輝,〈從大馬色約翰看聖像破壞運動〉,2020/6/10,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FredChow/DasmacusIcon.htm。聖網百科,〈大馬色的約翰〉,2020/6/4,https://zhsw.org/bk/index.php?doc-view-4197。
  6. ^ 張綏,《中世紀“上帝”的文化─中世紀基督教會史》,80-2。傑瑞.麥奎格,《奇妙1001:你一定要知道的1001個基督宗教事件》,126-8。聖經學院出版小組,《基督教會歷史辭典》,122。
  7. ^ 谷區國語浸信會,〈是否困倦〉。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新北市:校園書房,200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