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徐壽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天完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351年-1360年),元末农民起义徐寿辉建立的政权,傳世文獻多作“天完”。

歷史[编辑]

至正十一年(1351年)[1]八月,商人徐寿辉与邹普胜、彭莹玉等在蕲州(今湖北蕲春南)起事,部众以红巾为号,称红巾军,以“弥勒佛下生”等口号发动群众。十月,攻克蕲水(今湖北浠水),据此建国,国号年号治平。以倪文俊为领军元帅邹普胜太师,置统军元帅府、中书省枢密院六部,有丁普郎杨普雄项普略况普天欧普祥陈普文赵普胜史普清鲁普恭陶九许甲于光傅友德等悍将。

治平三年底,蕲水失陷,彭莹玉陣亡,治平五年(1355年),重新取得等地,迁都汉阳(今武汉汉阳),改年号为太平。太平二年(1357年),陈友谅迎徐寿辉迁都江州(治今江西九江)。

天定二年(1360年)六月十六汉王陈友谅邀請壽輝至太平路采石(今安徽当涂)附近五通神廟拜神,陈友谅命死士刺殺壽輝,以铁挝击碎寿辉首級,徐宋政权灭亡。

国号爭議[编辑]

傳世史書大都記載徐壽輝政權國號為「天完」,不過「天完」一詞與歷代國號來源皆不相同,歷代均有人嘗試做出解釋。明朝趙士佶《皇綱錄》解釋:“‘天完’非國,壽輝取以為號者,以字形壓‘大元’也”。這一說法得到了楊訥的認同[2]史樹青依據宋濂《宋學士集·鑾坡前集》中《故怀远大将军同知鹰扬卫亲军指挥使司于君墓志铭》一文稱“分宁徐寿辉建伪号曰宋,都九江”,對“天完”另做解釋:「頗疑『天完』二字來源於『大宋』,『天』字是大上加一,『完』字是去木增元,有宋朝覆滅元朝之意。」[3]

1982年,重庆明玉珍墓出土《玄宫之碑》,碑文记载:“淮人立徐主,称皇帝于蕲阳,颁万寿历,建元治平,国号宋。”此后有多篇论文重新讨论徐寿辉国号问题。1984年,刘孔伏薛新力根据《玄宫之碑》,认为徐寿辉政权国号为“宋”,并对“天完”来源做出解释[4]。此后,徐文彬章采烈一章均撰文讨论徐寿辉国号,并对“天完”做出自己的解释[5][6][7]。2008年,杨讷根据元末明初刘夏的文集《刘尚宾文集》中的相关文章[註 1],再次撰文,认为徐寿辉政权的国号确实曾为“宋”,但不能排除曾经也使用“天完”国号的可能[9]

对于以《元史》为代表传统史籍称国号为“天完”的原因,学者们的解释大同小异。因為朱元璋曾隸屬的韓林兒政權国号也為「宋」,徐壽輝政權成立於韓宋之前,如果史料顯示徐壽輝早於韓林兒建國前已成立「宋」,这将削弱以“复宋”为名的韩宋政权合法性,對實際上繼承韓林兒政權的朱元璋树立红巾军正统的形象也不利,況且朱元璋在登基為「大明」皇帝後,刻意迴避他過去長期隶属韓氏政權的事实,国号“宋”成為禁忌。因此,《元史》将徐氏政權篡改為「天完」以淹沒事實,是出自於政治上的考量。[4][10]

年号[编辑]

  • 治平(1351年十月—1355年十二月)
  • 太平(1356年正月—1358年七月)
  • 天啟(1358年八月—1359年三月)
  • 天定(1359年四月—1360年閏五月)

注釋[编辑]

  1. ^ 《戊戌五月擬上劉晉昭參議書》:“古今天下大亂之由往往不同。有暴虐之君毒害天下,民不堪命,乘時而起者。有百姓饑餓,上不加恤,所在千百爲羣相挺而起者。有强藩巨鎮、蕃將弄兵,窺伺中國,一時暴起者。若今日之所爲,皆非此比,正以夷狄之運將滿百年。自古夷狄之君無百年之運,觀於天下,國虚無人,地大不治,天心廢之,其徵見矣。我朝君臣灼知其然,遂倡皇宋之正統,掃夷狄之閏位,數之以君子在野小人在朝,數之以貪官污吏布滿中外,數之以膻腥中土,數之以毁裂冠冕。宋以火德王天下,故車服旗幟仍尚赤。於是乘上流之勢鼓行而東趨,所過保結小寡,破壞富强,求得丘民之心。然而網疏有所遺漏,民迺結黨與,號白軍,與我爲仇。自此兩家不相容,殺戮荼毒,各務相多。加之以饑饉,因之以疾疫,於是兵興以來,天下之民十室九亡。嗚呼!既往之事,追悔無益。爲今之計宜如何?則曰:莫急於解紅白之仇。解之之道宜如何?開誠心,布公道,修好問,通往來。諭告:尚紅者,吾宋之民也;尚白者,亦吾宋之民也,豈有宋民還殺宋民。爾迷不悮,徒自結怨彌年。彼力既疲,而中有慊,聞吾招之,必喜得我,而解仇來歸。再三不從,舉兵加誅。我直彼曲,勝負有所在矣。”[8]

參考資料[编辑]

  1. ^ 《玄宫之碑》作“岁庚寅”,即至正十年(1350年)。
  2. ^ 杨讷. 释“天完”[J]. 历史研究, 1978(1):67.
  3. ^ 史树青. 元末徐寿辉农民政权的铜印[J]. 文物, 1972(6):9-13.
  4. ^ 4.0 4.1 刘孔伏, 薛新力. 谈元末徐寿辉农民政权的年号和国号——附录《玄宫之碑》碑文[J]. 学术月刊, 1984(5):47-50.
  5. ^ 徐文彬. 释明玉珍叡陵《玄宫之碑》[J]. 考古, 1986(9):849-851.
  6. ^ 章采烈. 论《玄宫之碑》的史料价值[J]. 江汉论坛, 1986(4):67-70.
  7. ^ 一章. 徐寿辉政权名称辨[J].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9(1):95-96.
  8. ^ 劉夏《劉尚賓文續集》卷三.《續修四庫全書》第1326冊,第136頁上、下。
  9. ^ 杨讷. 徐寿辉、陈友谅等事迹发覆——《刘尚宾文集》读後[J]. 中华文史论丛, 2008(2):71-94.
  10. ^ 陳學霖. 明朝「國號」的緣起及「火德」問題[J]. 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2010年1月),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