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德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天德军节度使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德军,初名大安军(一作天安军),隶属于唐关内道丰州,其两处治所皆位于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阴山山脉南麓,与前套地区振武军为中晚唐时期(755年—907年)唐朝北方边疆的重要军事机构。安史之乱后,回鹘汗国一直未能对唐朝造成较大威胁,故而天德军与振武军的防御任务不重,驻军量也较西北地区的西套银川平原少,主要是回鹘对唐朝威胁远不如吐蕃严重。天德军置有都防御使之职,因驻军量是唐朝河套军镇中最少的一个军镇,实力也比河套东部平原的振武军弱,一直也未能像振武军一样升格为节度。最早的天德军节度使,始见于911年的后梁时期。唐朝前期,河套内外驻防城群体尽归朔方节度使统管,后期驻防城群体分别划归于夏州 、天德军和振武军四个方镇统辖,成为区域社会稳定的基石。[1][2][3]

历史[编辑]

唐天德军[编辑]

天德军最初治所在北城(内蒙古乌梁素海土城子),749年张齐丘于可敦城(今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温根镇狼山山区)置横寨军,同年,自中受降城迁安北都护府治所于此城,可敦城乃可贺敦城之误,为突厥语皇后城之意。753年安思顺与郭子仪奏弃横塞军,请于大同川以西筑一城置军为朔方根本,并拟以中受降、东受降城连振武军为左翼,以西受降城连天德军、定远军为右臂,作为东西一线的河套防御体系,755年筑毕置军,唐玄宗赐名大安军,为其军镇治所,即故天德军城。不久因安史之乱,郭子仪奉调征讨,只留老弱守此城,为将宋星星攻破,纵火焚毁,故将天德军都防御使迁驻西受降城,改名天德军,临时安置军马于永清栅(一作永济栅,今内蒙古乌梁素海南岸),北城遂废弃。[1][4][3]

813年由于河套泛滥,西受降城城南被黄河河水冲毁。天德军都防御使周怀义上表请修筑,修费为21万贯。围绕着修城还是迁徙,官臣们发生了争执。814年在李吉甫的建议下,因迁城费比起修城费要少得多,只留天德军1千人守西受降城内城及月城,将余军及防御使往驻天德故城,又以3万馀家迁移至北城城内,此后,天德军一直驻在北城,直到唐末。[4][3]920年辽太祖阿保机,领军攻天德军城,节度使宋瑶投降,更其名为为应天军,班师。不久,宋瑶复叛,阿保机再次出兵,俘宋瑶,迁其家属及天德军吏民于东阴山山脉的大青山南麓。因辽对经营后套地区颇感困难,不得不将其统治范围向东收缩,将故丰州和天德军治所迁至前套地区(今内蒙古呼和浩特附近)。[5]

辽天德军[编辑]

916年辽置西南路招讨司,920年丰州东迁后,为其治所,隶属于西京道,此后又在丰州以远设置了一些州、军,形成了辽在西南地区的统治网。辽在该地也置有天德军节度使,第一任节度使颓刺于983年在率兵出击党项(时为定难节度使)时与其子战死。尽管辽对河套统治范围向东收缩,对西南防务方面也感到了困难。1122年在金兵的进攻下,辽天祚帝出京向西逃亡,曾反复经过天德军,其路线大致从今大同市经呼和浩特过渔阳岭然后进入夹山。[5]

经济[编辑]

安史之乱后,回鹘汗国对唐朝威胁远不如吐蕃严重,故而在中晚唐时期出现了北疆河套地区战事反较西套的银川平原少。在这种情况下,唐朝就看上了后套地区这里广袤万里的良田以求发展农业,对经济有很大发展。但后套地区距中原腹地悬远人烟稀少,也是历来唐朝免死配流之处,并以此来保证这里一定数量的居民,因此这也是农业不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原因。[4]后套地区占据着相对优越的地势条件与自然环境。以河曲外围驻防城而言,前有贺兰山,阴山山脉作为巨大的天然屏障,后有黄河天堑作为依托,山河之间土地平衍而肥沃,水利资源丰饶,自古受唐朝人好评,并反映了丰州城、西受降城、天德军城等驻防城所处军事地理条件与自然环境之适宜。[1]

天德军地处回鹘汗国之要冲,也是草原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唐朝在新宥州至天德军设有新馆11所,对使者南下夏州灵州提供便利。此外,由于回鹘汗国地处草原丝路的中心,作为丝绸之路的枢纽与中转站,来自西方的商旅都要在这里停留,因此从中获利不少,并给予社会增加了巨额财富。回鹘人以马匹向唐朝换取丝绸,从而也就刺激了畜牧业生产的迅速发展,此后兴起了经商之风,足迹远至契丹和中原地区,并且在那里长住下来。大批粟特商人,来唐朝进贡的西方使者和到西域去的唐朝商旅和使节以此为中转站,回鹘也便同时吸收东、西文化,为跻身到定居式民族行列起了重要作用。[6]

遗址[编辑]

故天德军城[编辑]

故天德军城的具体位置在今内蒙古额尔登布拉格苏木北境,乌梁素海东侧的土城子古城,1933年因洪水被淹没在乌梁素海下,今天已不能看到,据原住在该地老人,其城甚大,当地人称之为土城子。安史之乱期间,该城被贼将宋星星所毁,因天德军城疮痰未复,遂移驻西受降城,所部兵马安置在永清栅,即故隋大同城(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北部乌梁素海南岸),直至814年,重建天德军城,都防御使遂回驻旧城。[1][7]

1976年考古队在该地附近发现了一座唐墓,墓志铭文记死者名王逆修,生前任天德军防御都虞侯,段后葬于天德军城南原五里。张郁在《内蒙古文物考古》1981年刊载的《唐王逆修墓志铭考释》 依据1976年的实地调查结果,首次确定乌梁素海东岸的土城子为故天德军城遗址的具体所在。[1][7]

铭文记载了墓志主人于823年因染疾放家人从良的事情,所放4人为51岁的汉婢张净德,为前使金吾李大夫赏得,及其10岁女不弱;契丹婢蕃名信的铃,此婢汉名王春燕,14岁,与墓主妻贾氏为女;男春子12岁,改名王昌铉,与墓主第三子王昌鉷为弟。墓志主人疾笃而释放奴婢从良,意在积阴德修来世,又恐死后子孙反复,请人将解放奴婢事预先记录于自己的墓志。若有放良纠纷,可让原奴婢张净德等掘出入葬墓志为放免的依据去告官。[8]

永清栅[编辑]

天德军所属的永清栅(或永济栅),在天德军城西南三里处隋大同城东北。遗址位于今乌拉特前旗额尔登布拉格苏木境,乌梁素海东南,即土城子遗址西南1.5公里处。[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艾冲,论唐代河曲内外驻防城群体的分布及其对北疆民族关系的作用,唐史论丛第十辑,2008年。
  2. ^ 黄利平,中晚唐京西北八镇考,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4年第19卷第2辑。
  3. ^ 3.0 3.1 3.2 天德军旧理在西受降城,权置军马于永清栅,元和九年诏移理旧城……天宝八年,张齐丘又于可敦城置横塞军,又自中受降城移理横塞军。十二年,安思顺奏废横塞军,请于大同川西筑城置军,玄宗赐名曰大安军。十四年,筑城功毕,移大安军理焉。乾元后改为天德军……遂西南移三里,权居永清栅,其理所又移在西受降城。自后频为河水所侵,至元和八年春,黄河泛滥,城南面毁坏转多,防御使周怀义上表请修筑,约当钱21万贯。中书侍郎平章事李吉甫密陈便宜,以西城费用至广,又难施功,请修天德旧城以安军镇,其大略曰:「伏以西城是开元十年张说所筑,今河水来侵,已毁其半。臣量其事势,不堪重修,若别筑新城……不下30万贯钱……城南面即为水所坏,其子城犹坚牢,量留一千人,足得住居。天德军士,合抽居旧城,岂可更劳版筑,虚弃钱物。若三城是国家盛制,仁愿旧规,亦须得天德添兵,然后有人修筑。按天德旧城,在西城正东微南一百八十里,其处见有两城。今之永清栅,即隋氏大同旧城理,去本城约三里已下,城甚牢小……北城,周回一十二里,高四丈,下阔一丈七尺,天宝十二载安思顺所置……天宝中安思顺、郭子仪等本筑此城,拟为朔方根本,其意以中城、东城连振武为左翼,又以西城、丰州连定远为右臂……诚长久之规也。寻属禄山有事,子仪留老弱于此城,身率大众河北讨贼,为贼将宋星星所破,纵火焚烧,遂移天德军永清栅,别置理所于西城……臣久访略已计料,约修此城,不过2万贯钱。今若于天德旧城,随事增饬,因有移换,仍取城隶于天德军,别置使名,自为雄镇,以张声势,可讋殊邻。」诏从之,于是复移天德军理所于旧城焉……及新城施功之日,遂有三万馀家移止城内……及是远近奔凑,边军益壮,人心遂安。《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一·关内道四·丰州
    八载。于木剌山置横塞军城。及移安北大都护府于永清栅北筑城。改横山为天德军。《唐会要·卷七十三·安北都护府
    又有横塞军,本可敦城,天宝八载置,十二载废。西二百里大同川有天德军,大同川之西有天安军,皆天宝十二载置。天德军,乾元后徙屯永济栅,故大同城也。元和九年,宰相李吉甫奏修复旧城。北有安乐戍。西受降城。开元初为河所圮,十年,总管张说于城东别置新城。北三百里有鸊鹈泉。《新唐书·卷三十七·地理一·关内道·丰州
    天德军,本中受降城。唐开元中废横塞军,置天安军於大同川。乾元中改天德军,移永济栅。《辽史·卷四十一·地理五·西京道·丰州
    冬十月辛未,攻天德。癸酉,节度使宋瑶降,赐弓矢、鞍马、旗鼓,更其军曰应天。甲戌,班师。宋瑶复叛。丙子,拨其城,擒宋瑶,俘其家属,徙其民於阴山南。《辽史·卷二·本纪二·太祖下
    上至晋阳宫,召张承业诸将等议讨燕之谋,诸将亦云宜稔其恶。上令押衙戴汉超持墨制及六镇书如幽州,其辞曰:「天祐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天德军节度使宋瑶、振武节度使周德威、昭义节度使李嗣昭、易定节度使王处直、镇州节度使王镕、河东节度使尚书令晋王谨奉册进卢龙横海等军节度、检校大尉、中书令、燕王为尚书令、尚父。」五月,六镇使至,汴使亦集。《旧五代史·唐书三·庄宗纪一
  4. ^ 4.0 4.1 4.2 黄大宏,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考异一则辫证,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1年第1期。
  5. ^ 5.0 5.1 樊文礼,辽代的丰州天德军和西南面招讨司,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03期。
  6. ^ 陈俊谋,试论回鹘路的开通及其对回鹘的影响, 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87年第02期。
  7. ^ 7.0 7.1 王北辰,内蒙古后套平原的儿个历史地理问题,内蒙古社会科学文史哲版,1989年第05期。
  8. ^ 赵振华,唐代奴仆林存古墓志研究,远方出版社,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