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奏銷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奏销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江南奏銷案,清初于江南嚴行“賦稅催繳”政策,而造就的一場大案。

历史[编辑]

明末以來,江南官吏士紳經年拖欠稅金錢糧。清初,“江南财赋半天下,苏、 松、镇、常与江宁五郡又居江南大半之赋”。[1]順治十六年(1659年)清廷制定條例,凡江南紳衿拖欠錢糧者,必予以懲罰。但江南士紳仍拒繳如故。[2]

康熙元年(1661年),“兵饷缺乏,至今已极”,而官吏催征无术,“逋欠如故,拖欠仍复累累”,户部嚴催順治十七年奏銷錢糧,“限文到二月内,照数严追实解,以济军需”,[3]。最初,只限於無錫嘉定兩縣,巡抚朱國治剛愎自用,发起了「奏销案」,[4]把江南钱粮之逋欠,分为宦欠、衿欠、役欠等三欠,一一造冊清查,“限文到二月内照数严追完解,以济军需可也”,[5]六月初三日,僅蘇州府、松江府常州府鎮江府四屬的進士舉人生員一萬三千五百一十七人,以“抗糧”的罪名,鞭笞纷纷,衣冠掃地。吳偉業徐乾學等名士亦不能免。

由於,奏销案發動的时间甚短,匆匆造册,并未认真严核,诬陷冒名之冤案自然層出不窮,[6]順治己亥科探花葉方靄欠一文钱,亦被黜,他为此疏陈:“臣名下三斗七升五合官田三顷二十九亩六分零八厘六毫,计银四十四两六分零。及取家中完银印票,共完过四十六两一钱五分五厘,已完透无欠。不意奸书徐宁宇朦开欠银一厘。夫一厘之银,即今制钱一文。岂有四十余两之银悉已完纳,独欠一厘,以干降处?乞细加查核诬陷。”[7]故民间有“探花不值一文钱”之說[8]。於是兩江士紳得全者無幾,“捍吏势同狼虎,士了不异俘囚。时人惟有营债一途,每月利息加二加三,稍迟一日,则利上又复起利。……赋税之惨,未有甚于此时者也。”[9]康熙元年(1662年)正月二十五日朝廷下令韩世琦至苏州,接替朱国治的江南钱粮清理事務,“未完之案,积至三百三十宗”。康熙四年(1665年),清政府下令韩世琦“将五府钱粮拮据全完,殊为可嘉,着从优加二级。”[10]

三藩之亂時,清廷為了爭取江南地主階級的支持,於是放鬆奏销案禁令,允許被黜降的官紳士大夫捐納銀兩開復。此案既不见于官书,《東華錄》等亦不記載。

参考文献[编辑]

  1. ^ 《撫吴疏草·叶序》
  2. ^ 刘彩萍,〈清初江南赋税问题探析——以“哭庙案”与“奏销案”为例〉,《农业考古》,2015年06期
  3. ^ 《抚吴疏草》卷十《十七年三欠续完疏》
  4. ^ 《阅世编》卷六《赋税》
  5. ^ 《撫吴疏草》卷三
  6. ^ 《抚吴疏草》卷三《题明凌搢疏》
  7. ^ 《抚吴疏草》卷六《叶方蔼欠粮疏》
  8. ^ 清朝野史大觀·清人逸事》擷趣(七)
  9. ^ 《阅世编》卷六《赋税》
  10. ^ 《抚吴疏草》卷五三《奏加衔谢恩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