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奥拉夫·朔尔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奥拉夫·蕭茲
Olaf Scholz
Olaf Scholz 2021 cropped.jpg
2021年的朔尔茨
第9任德國总理
现任
就任日期
2021年12月8日
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副职罗伯特·哈贝克
前任安格拉·默克爾
德国副总理
任期
2018年3月14日-2021年12月8日
总理安格拉·默克爾
前任西格马·加布里尔
继任羅伯特·哈貝克
联邦財政部长
任期
2018年3月14日-2021年12月8日
总理安格拉·默克爾
前任沃尔夫冈·朔伊布勒
继任克里斯蒂安·林德納
德国社会民主党副領袖
任期
2009年11月13日-2019年12月6日
领袖西格马·加布里尔
馬丁·舒爾茨
安德里亞·納勒斯
前任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继任Hubertus Heil英语Hubertus Heil
汉堡第一市长英语List of mayors of Hamburg
任期
2011年3月7日-2018年3月13日
副职Dorothee Stapelfeldt英语Dorothee Stapelfeldt
Katharina Fegebank英语Katharina Fegebank
前任克里斯托夫·艾尔豪森英语Christoph Ahlhaus
继任Peter Tschentscher英语Peter Tschentscher
聯邦勞動及社會事務部長
任期
2007年11月21日-2009年10月27日
总理安格拉·默克爾
前任弗朗茨·明特费林
继任弗朗茨·约瑟夫·荣格
德国社会民主党发言人
任期
2005年10月13日-2007年11月21日
领袖彼得·施特魯克
前任威廉·斯密特
继任Thomas Oppermann英语Thomas Oppermann
德国社会民主党总书记
任期
2002年10月20日-2004年3月21日
领袖格哈特·施羅德
前任弗朗茨·明特费林
继任Klaus Uwe Benneter英语Klaus Uwe Benneter
汉堡市内政部长英语Government of Hamburg
任期
2001年5月30日-2001年10月31日
首任市长Ortwin Runde英语Ortwin Runde
前任Hartmuth Wrocklage
继任Ronald Schill英语Ronald Schill
联邦议院议员
现任
就任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前任Manja Schüle (2019)
选区Potsdam – Potsdam-Mittelmark II – Teltow-Fläming II英语Potsdam – Potsdam-Mittelmark II – Teltow-Fläming II
任期
2002年10月17日-2011年3月11日
前任自己 (2001)
继任Ingo Egloff
任期
1998年10月26日-2001年6月6日
前任Marliese Dobberthien
继任自己 (2002)
个人资料
出生 (1958-06-14) 1958年6月14日63歲)
 西德奥斯纳布吕克
政党德国社会民主党 德国社会民主党
配偶
  • Britta Ernst(1998年結婚)
母校汉堡大学
职业律师
签名
网站Official website
「Olaf Scholz」的各地常用譯名
中国大陸奥拉夫·朔尔茨[1]
臺灣奧拉夫·蕭茲[2]
港澳奧拉夫·朔爾茨[3]

奥拉夫·蕭茲(德語:Olaf Scholz德语发音:[ˈoːlɐf ˈʃɔlts],1958年6月14日),德国政治家,現任德国聯邦总理,為德國社會民主黨成員。2018年3月德国社会民主党与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完成组阁谈判,蕭茲被任命為第四次梅克爾內閣中的聯邦副總理財政部長2021年德國聯邦議院選舉後,得票率居首的德國社會民主黨與綠黨自由民主黨展開組閣談判,歷時兩個多月最終順利達成聯合執政的協議,共組德國在二戰後第一個集結三黨的聯合政府,蕭茲並於同年12月8日獲國會投票推選為新任德國聯邦總理,正式接替主政長達16年的安格拉·梅克爾;同時為前德國總理路德維希·艾哈德之後,曾擔任過德國副總理的德國總理。

生平[编辑]

初入政界[编辑]

加入社会民主党, 1975年–1989年[编辑]

朔尔茨于1984年在"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的集会上

朔尔茨于1975年以学生身份加入社民党,并且加入了社民党的青年组织"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的青年组织。从1982年到1988年间,他是联邦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的副主席。从1987年到1989间,他也是国际社会主义青年联盟的副主席。[4]朔尔茨曾批评过北约是"侵略性的帝国主义同盟",将西德比作是 "欧洲大企业家们的堡垒",他也同时抨击了社会自由主义者联盟,并将该联盟描述为"重权力斗争高于干实事"。[5]1984年1月4日,朔尔茨和其他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的领导人们在民主德国会见了德国统一社会党的中央委员会秘书埃贡·克伦茨和统一社会主义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赫伯特·哈伯。1987年,朔尔茨再次出访东德,并在维滕贝格自由德国青年组织的和平集会上,作为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的代理人站出来支持裁军协议。[6]

成为联邦议会议员,1998-2001年[编辑]

作为国际社会主义青年联盟的前副主席,朔尔茨在1998年首次当选成为汉堡阿尔托那选举的联邦议院代表,当时他40岁。[7][8]

成为汉堡内政部长,2001年[编辑]

2001年5月30日,肖尔茨接替辞职的汉堡内政部参议员Hartmuth Wrocklage成为内政部参议院,并成为当时由汉堡市长Ortwin Runde所领导的汉堡参议院。在他担任汉堡内政参议员的短暂时间里,他曾支持通过强制使用催吐剂来收集毒品使用者和交易商的证据。最终由于可能引发而来的健康问题,汉堡医学会反对了这项提议。[9] 2001年10月,社会民主党在2001年汉堡州的选举之中落败,由基民盟的Ole von Beust当选为第一市长后,他就辞去了汉堡内政部长一职。[10][11]

担任社民党总书记,2002年–2011年[编辑]

朔尔茨在2002年的德国联邦选举中再次当选为联邦议院议员。2002年至2004年期间,朔尔茨还担任社民党总书记;当社民党领袖兼总理格哈特·施羅德在面对当时社民党的低支持率和党内逐渐不满的情绪之后,他辞去了领袖一职。[12]

朔尔茨曾在2005年的调查德国签证事件一事的丑闻之中担任调查委员会中的社民党发言人。同年晚些时候的联邦选举之后,他担任了社民党联邦议院小组的第一议会秘书,并成为社民党的首席党鞭。在他任职期间与基民盟首席党鞭諾伯特·洛特根密切合作,在联邦议院捍卫由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执政联盟。[13]同时,他还曾是议会监督小组的成员,该小组负责对德国情报部门(BND、MAD和BfV)进行对议会监督。[14]

2011年3月10日,朔尔茨在当选为汉堡市市长三天后,就辞去了联邦议院的职务。[15]

在联邦与联邦州的政治生涯[编辑]

担任聯邦勞動及社會事務部部长, 2007年–2009年[编辑]

2007年,朔尔茨加入了默克尔内阁,并接替弗朗茨·明特费林担任勞動及社會事務部部长。[16][17]

2009年德国联邦选举后,社民党和朔尔茨退出内阁,而朔尔茨当选为社民党副领袖,接替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2009年至2011年期间,他还是社民党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工作组的成员。[18] 2010年,他参加了在西班牙锡切斯举行的比尔德伯格年会。[19]

担任汉堡市长, 2011年–2018年[编辑]

2011年3月,朔尔茨在当选汉堡市长后不久,在汉堡议会的政府议席上。

2011年,朔尔茨是社民党在汉堡州选举中的主要候选人,社民党以48.3%的得票率赢得了汉堡议会121个席位中的62个。[20] 2011年3月11日,朔尔茨在正式当选为汉堡市市长的三天后辞去了联邦议院议员的一职;社民党人Dorothee Stapelfeldt被任命为汉堡副市長。[21][22][23]

作为汉堡市长,朔尔茨在国际上代表汉堡与德国。2011年6月7日,朔尔茨出席了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为默克尔总理举办的国宴。[24] 作为汉堡为该市公民和商业领袖举办年度圣马蒂亚斯日宴会并担任宴会的主持人,他还邀请了几名外国政要来到该市,如法国总理让-马克·埃罗(2013年)、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2016年)和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2017年)。[25] 从2015年到2018年之间,他还担任了《法德合作条约》下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文化事务专员。[26]

朔尔茨与其他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配偶在汉堡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上,2017年

2013年,朔尔茨反对了一项旨在回购汉堡市几十年前卖给Vattenfall Europe AG和E.ON的能源网络的倡议;他认为这将回购将使该市的财政负担过重,当时该市的债务已超过200亿欧元。[27]

朔尔茨被要求参与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之间的会议,以便在2013年联邦选举之后组建联合政府。[28] 在随后会议上的谈判中,他带领社民党代表团参加了金融政策工作组;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是沃尔夫冈·朔伊布勒[29]据媒体报道,朔尔茨与同为社会民主党的Jörg Asmussen和Thomas Oppermann一起,在当时有可能接替当时肖布勒的财政部长一职;虽然后来朔伊布勒依旧还是财政部长,但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最终获得成功。[30]

在2014年底编制的一份文件中,朔尔茨和朔伊布勒提议将所谓的所得税和公司税的团结附加费(Solidaritätszuschlag)的收入转用于补贴联邦各州的利息支付。[31]

在朔尔茨的领导下,社会民主党赢得了2015年汉堡的联邦州选举,并获得了约47%的选票。[32]他与绿党组成了联合政府,绿党领袖Katharina Fegebank担任副第一市长。[33][34]

Scholz speaking at the Global Citizen Festival 2017 in Hamburg

2015年,朔尔茨为汉堡申办2024年夏季奥运会,预计预算为112亿欧元(126亿美元),与洛杉矶、巴黎、罗马和布达佩斯等竞选城市所竞争;但汉堡市民后来在公投中拒绝了该市参与申办,超过一半的人投票反对申办。[35][36] 同年晚些时候,朔尔茨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的部长主席Torsten Albig of Schleswig-Holstein一起,与欧盟委员会谈判达成了一项债务重组的协议,使德国地区贷款机构HSH Nordbank能够将62亿欧元的问题资产(不良贷款)转移给其政府大股东,避免了倒闭的命运,此举挽救了大约2500个工作岗位。[37]

2017年,朔尔茨因其对汉堡G20峰会期间发生的骚乱的处理而受到批评。

朔尔茨在2021年11月和12月之时再次受到批评,因为他在担任汉堡市长时处理M.M.Warburg & Co.公司的CumEx税务欺诈案的一些细节被曝光。[38][39]

担任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2018年–2021年[编辑]

成為總理,2021年[编辑]

竞选活动中的朔尔茨

2020年8月10日,社民党提名朔尔茨为该党在2021年联邦选举中的德国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属于社民党的中间派。[40]他的提名被《时代周报》视为标志着社会民主党的左派的衰落。[41] 朔尔茨领导社民党在选举中以微弱优势获胜,赢得了25.8%的选票和联邦议院的206个席位。[42] 这次胜利后,他被广泛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德国的下一任总理,并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FDP)组成联合政府。[43] 11月24日,社民党、绿党和联邦民主党达成了联合协议,由朔尔茨担任德国新总理。[44]

奥拉夫·舒尔茨在担任总理前一天,他被公开在担任安格拉·默克尔时期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期间,向埃及与新加坡达成价值近50亿欧元的军舰和防御导弹的交易。社会主义左翼党的外交政策专家塞维姆·达格德伦 (Sevim Dagdelen) 在推特上抨击他的行为像“一个真正的骗子[45]”。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参考消息译名室权威发布:是“朔尔茨”,不是“肖尔茨”.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译名室. 2021-09-28 [2021-09-29] (中文). 
  2. ^ 梅克爾時代落幕!蕭茲成德國總理 內閣可能人選一次看. 三立新聞網. 2021-11-24 (中文(臺灣)). 
  3. ^ 德國社民黨等三黨完成談判達組閣協議 須各自黨內通過. 香港電台網站. 2021-11-24 (中文(香港)). 
  4. ^ Feldenkirchen, Markus; Sauga, Michael. Rückkehr eines Bauernopfers. Der Spiegel. 2007-11-26. 
  5. ^ Martin Greive, Jan Hildebrand, Christian Rickens, Klaus Stratmann. Kann er Kanzler?: Olaf Scholz – ein kritisches Porträt über den Kanzlerkandidaten der SPD. Handelsblatt. 2020-08-21 (德语). 
  6. ^ Olaf Scholz früher: "Abrüstung jetzt" in SWR2 Archivradio. SWR.de. 2021-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0). 
  7. ^ Olaf Scholz, MdB. SPD-Bundestagsfraktion. 2013-04-18 [2021-12-08] (德语). 
  8. ^ DeutschlandRadio Berlin – Interview – Scholz: Politisch Verantwortliche erst später vernehmen. www.deutschlandradio.de. [2021-12-08]. 
  9. ^ Kein ärztlicher Eingriff mit Gewalt [No forced medical intervention]. Pressestelle der Ärztekammer Hamburg. 2001-10-30 [2021-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19) (德语). 
  10. ^ Ronald Schill: Chronik einer kurzen Polit-Karriere. Manager-Magazin. [2021-12-08] (德语). 
  11. ^ Gärtner, Birgit. Olaf Scholz: einst Kapitalismuskritik, dann Sozialabbau. Telepolis. 2021-05-28 [2021-12-08] (德语). 
  12. ^ Richard Bernstein (7 February 2004), [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2-13. New York Times.
  13. ^ Sebastian Fischer (13 November 2007), Müntefering Resignation: Merkel Loses 'Mr. Grand Coali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7-01-16. Spiegel Online.
  14. ^ Wen beruft Olaf Scholz aus der rheinland-pfälzischen SPD?. swr.online. [2021-12-08] (德语). 
  15. ^ Scholz legt Bundestagsmandat nieder. ndr.de. 2011-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8).  已忽略未知参数|lang=(建议使用|language=) (帮助)
  16. ^ Andreas Cremer and Brian Parkin, "Muentefering, Vice-Chancellor Under Merkel, Quits" Archive.is存檔,存档日期2012-05-25, Bloomberg.com, 13 November 2007.
  17. ^ "Merkel defends record as Germany's tense governing coalition hits 2-year mark", Associated Press, 21 November 2007.
  18. ^ Olaf Scholz. SPD-Bundestagsfraktion. 2021-09-13 [2021-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德语). 
  19. ^ Bilderberg Meetings: Sitges, Spain 3–6 June 2010 – Final List of Participants. Bilderberg. [2021-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7). 
  20. ^ AICGS Coverage of the 2011 Land Election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16). 
  21. ^ Die vielen Baustellen von König Olaf. Der Tagesspiegel Online. 2015-02-15 [2021-12-08]. ISSN 1865-2263 (德语). 
  22. ^ Egloff folgt auf Scholz. Hamburger Abendblatt. 2011-03-11 (德语). 
  23. ^ Stapelfeldt wird Hamburgs Zweite Bürgermeisterin. Hamburger Abendblatt. 2011-03-18 (德语). 
  24. ^ Expected Attendees at Tonight's State Dinner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7-01-19. Office of the First Lady of the United States, press release of 7 June 2011.
  25. ^ Josh Wingrove (17 February 2017), Trudeau Stresses Fair Wages, Tax Compliance in Warning to Europ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7-02-18. Bloomberg News.
  26. ^ Scholz Bevollmächtigter für deutsch-französische Kulturzusammenarbei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7-03-12. Die Welt, 21 January 2015.
  27. ^ Brautlecht, Nicholas. Hamburg Backs EU2 Billion Buyback of Power Grids in Plebiscite. Bloomberg News. 2013-09-2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6-29.
  28. ^ Donahue, Patrick; Delfs, Arne. Germany Sets Coalition Talks Date as Weeks of Bartering Loom. Bloomberg News. 2013-09-3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2-27.
  29. ^ Donahue, Patrick. Merkel Enters Concrete SPD Talks as Finance Post Looms. Bloomberg News. 2013-10-2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2-27.
  30. ^ Buergin, Rainer; Jennen, Birgit. Schaeuble Seen Keeping Finance Post Even in SPD Coalition. Bloomberg News. 2013-09-2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2-27.
  31. ^ Buergin, Rainer. Merkel Weighs End of Reunification Tax for East Germany. Bloomberg Business. 2015-03-04.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2-27.
  32. ^ Copley, Caroline. Merkel's Conservatives Suffer Blow in State Vote, Eurosceptics Gain. The New York Times. 2015-02-15. 
  33. ^ NDR. Olaf Scholz: Hanseat und Comeback-Spezialist. www.ndr.de. [2021-12-08] (德语). 
  34. ^ Olaf Scholz gewählt: Rot-Grün in Hamburg startet mit Vertrauensvorschuss. www.handelsblatt.com. 2015-04-15 [2021-12-08] (德语). 
  35. ^ Hamburg mayor: our Olympics will cost $12.6bn, less than London 2012. The Guardian. 2015-10-0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12-26.
  36. ^ Karolos Grohmann (29 November 2015), Hamburg drops 2024 Games bid after referendum defea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21-08-25. Reuters.
  37. ^ Arno Schuetze and Foo Yun Chee (27 May 2015), HSH Nordbank strikes rescue deal with EU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20-02-12. Reuters.
  38. ^ Cum-Ex-Skandal:"Ich kann die Entscheidung nicht nachvollziehen". [2021-12-05]. 
  39. ^ Hamburg tax affair follows Olaf Scholz to Berlin. [2021-12-05]. 
  40. ^ SPD-Spitze nominiert Olaf Scholz als Kanzlerkandidaten. [202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0). 
  41. ^ Ende des linken Flügels. Die Tageszeitung. [202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1) (德语). 
  42. ^ Frederik Pleitgen, Salma Abdelaziz, Nadine Schmidt, Stephanie Halasz and Laura Smith-Spark. SPD wins most seats in Germany's landmark election, preliminary official results show. CNN. [202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27). 
  43. ^ Die Ampel kann kommen: SPD, FDP und Grüne empfehlen Koalitionsgespräche. Der Spiegel. 2021-10-15 [2021-10-15]. ISSN 2195-134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5) (德语). 
  44. ^ Apetz, Andreas. Ampel-Koalition: So sieht der Fahrplan nach dem Koalitionsvertrag aus. Frankfurter Rundschau. 2021-11-24 [2021-12-08] (德语). 
  45. ^ German arms exports surge during Merkel's last days. amp.dw.com. [2021-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