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婁圭 (?-?),子伯南陽郡[1]曹操屬下謀士及將軍。曾在取荊州及潼關之戰中協助曹操,後被曹操所殺。

生平[编辑]

婁圭年輕時曾與曹操交往,後因為藏匿亡命之徒而被關押並將要處死,他於是越獄逃走,又更換了衣服,裝成協助官吏追捕自己的人,成功騙過追捕的官吏,脫離險境。初平年間,婁圭在荊州招募部眾依靠荊州牧劉表,並為其招集北來士眾。扶風人王忠當時也因三輔饑荒而南出武關,遇上婁圭,但王忠根本不想歸附劉表,於是和其他人一起襲擊婁圭,盡奪其軍隊,接著歸降曹操。後來婁圭也轉屬曹操,並得禮待,獲任命為大將,但不掌軍隊,而主要參與謀劃軍國大事。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南攻荊州,荊州牧劉琮歸降,當時眾將都擔憂其中有詐,但婁圭以劉琮以代表天子命令的符節歸降,認定他是真心的,勸曹操相信,曹操認同,於是繼續進軍,兵不血刃取得劉琮控制的荊州[2][3]。至建安十六年(211年),曹操進攻叛變的馬超等人,潼關之戰爆發,至九月時曹操嘗試渡過渭河,但每每為馬超騎兵所襲,無法建起營壘,而岸邊又多,無法築城壘。婁圭於是說可以籍寒冷的天氣以水混和沙子築壘,一夜之間就可以建成城壘防守了。曹操照作,果然有效,最終讓大軍得以渡過渭河[4]

曹操對婁圭的待遇亦相當高,婁家積財達千金,曹操自己亦說過:「婁子伯比我還富貴,就權勢不及我矣。」婁圭於潼關之戰中屢建有功,更讓曹操讚嘆其計謀。後來,婁圭與習授同車,看到曹操外出,習授說:「父子這樣都很高興嘛。」婁圭卻說:「人生在世,事情要自己做,怎麼能光看別人?」習授卻將這番話報告給曹操,曹操遂以其恃舊不虔,將之收治殺害[5]

演義內容[编辑]

《三國演義》中改寫婁圭為隱居於終南山的京兆郡人,道號“夢梅居士”,潼關之戰時出現獻計助曹操築城,曹操欲賞賜婁圭,但圭不收而告辭,後再沒出場。[6]

特徵[编辑]

《吳書》有說其年少時有雄才大略,常嘆息:「男兒在世,會得到數万軍隊,千萬匹寶馬在身後 。」其同伴當笑話來嘲笑。[7]

評論[编辑]

  • 曹操:「子伯之計,孤不及也。」「娄子伯富乐于孤,但势不如孤耳。」
  • 鱼豢:「古人有言曰:‘得鸟者,罗之一目也,然张一目之罗,终不得鸟矣。鸟能远飞,远飞者,六翮之力也,然无众毛之助,则飞不远矣。’以此推之,大魏之作,虽有功臣,亦未必非兹辈胥附之由也。」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三國志·崔琰傳》:「初,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魯國孔融、南陽許攸、婁圭,皆以恃舊不虔見誅。」
  2. ^ 《三國志·崔琰傳》裴松之注引《吳書》:「後坐藏亡命,被繫當死,得踰獄出,捕者追之急,子伯乃變衣服如助捕者,吏不能覺,遂以得免。會天下義兵起,子伯亦合衆與劉表相依。後歸曹公,遂為所待,軍國大計常與焉。劉表亡,曹公向荊州。表子琮降,以節迎曹公,諸將皆疑詐,曹公以問子伯。子伯曰:『天下擾攘,各貪王命以自重,今以節來,是必至誠。』曹公曰:『大善。』遂進兵。」
  3. ^ 《三國志·武帝紀》裴注《獻帝春秋》: 「值婁子伯為荊州遣迎北方客人;忠不欲去,因率等仵逆擊之,奪其兵,聚衆千餘人以歸公。」
  4. ^ 《三國志·武帝紀》注引《曹瞞傳》:「曹瞞傳曰:時公軍每渡渭,輒為超騎所衝突,營不得立,地又多沙,不可築壘。婁子伯說公曰:『今天寒,可起沙為城,以水灌之,可一夜而成。』公從之,乃多作縑囊以運水,夜渡兵作城,比明,城立,由是公軍盡得渡渭。」裴松之亦記載有人懷疑記載渡渭之時為九月,天氣狀況並不吻合,但他案《魏書》認為當年有閏八月,故九月較遲,或許能遇上寒冷天氣。
  5. ^ 此據裴注《吳書》:「後與南郡習授同載,見曹公出,授曰:『父子如此,何其快耳!』子伯曰:『居世間,當自為之,而但觀他人乎!』授乃白之,遂見誅。」《魏略》則記載:「及河北平定,隨在冀州。其後太祖從諸子出游,子伯時亦隨從。子伯顧謂左右曰:『此家父子,如今日為樂也。』人有白者,太祖以為有腹誹意,遂收治之。」
  6. ^ 《三國演義·第五十九回》
  7. ^ 《吳書》:子伯少有猛志,嘗嘆息曰:「男兒居世,會當得數万兵千匹騎著後耳!」儕輩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