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子反
子反
时代 春秋时期
身份 楚国司马
楚穆王

子反(前7世纪?-前575年),芈姓氏,名,即公子侧,中国春秋时期楚国司马,他是楚穆王的儿子,楚庄王的兄弟。

前598年,他跟随楚庄王攻打陈国,俘获夏姬。楚庄王想纳夏姬为妾,被巫臣劝阻。子反也想娶夏姬,巫臣说:“是不祥人也!是夭子蛮,杀御叔,弑灵侯,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何不祥如是?人生实难,其有不获死乎?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楚庄王把夏姬给了连尹襄老[1]

前597年,子反率领右军参加邲之战,大败晋国[2]前594年,楚庄王围攻宋国。宋国不堪围城之苦,右师华元为保全脸面,趁夜入子反之营。使子反答应后撤三十里,宋国再与楚国讲和。之后,子反告知楚庄王,楚庄王答应,盟誓称:“我无尔诈,尔无我虞。”[3]

前589年,巫臣携夏姬逃到晋国,子反建议楚共王给晋国送礼,让晋不重用巫臣,楚共王没有答应。[4] 子反与令尹子重杀死了巫臣的族人和清尹弗忌、连尹襄老的儿子黑要。子反得到了清尹弗忌、黑要的家产。[5]

前587年,晋攻郑,子反率军救郑。郑国许国对子反告对方的状。子反让他们向楚王诉苦,自己是判断不出两国的对错。[6]前584年,巫臣为报灭门之仇,建议晋国联合吴国。使子反、子重一年七次疲于奔命。[7]

前579年,宋国华元促成了晋、楚两国的结盟。[8]郤至到楚国访问,楚国用金钟之乐接待。郤至不敢入内,子反问他缘故,他说如果上天降福,两国国君相见,那会用什么礼节。子反却说,两国国君见面,只会(在战场上)用一枝招待,怎么会演奏音乐[9]郤至回去把子反的话告诉范文子。文子说:“用一枝招待,特别无礼,无礼必食言,楚国必将背此盟约而与晋国相战。”[10]

前576年,楚国要北伐,子囊认为刚刚与晋国缓和,不该大举征讨,子反不听。[11]前575年,晋楚鄢陵之战爆发,楚共王被魏锜射瞎一只眼。子反想整顿再战,晋军放楚国俘虏回来,瓦解了军心。楚共王想撤退,与子反商量,子反喝了谷阳给他的酒,沉醉不起。于是,楚共王撤军。到了瑕地,楚共王派人对子反说,这是国君的过错。子反懊悔不已,子重暗示子反自杀谢罪,子反自杀。楚共王听说后,派人劝阻,没来得及。[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成公二年
  2. ^ 春秋左氏傳·宣公十二年》:子北师次于郔,沈尹将中军,子重将左,子反将右,将饮马于河而归。
  3. ^ 春秋左氏傳·宣公十五年》:宋人惧,使华元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従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子反惧,与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平,华元为质。盟曰:“我无尔诈,尔无我虞。”
  4. ^ 春秋左氏傳·成公二年》:晋人使为邢大夫。子反请以重币锢之,王曰:“止!其自为谋也,则过矣。其为吾先君谋也,则忠。忠,社稷之固也,所盖多矣。且彼若能利国家,虽重币,晋将可乎?若无益于晋,晋将弃之,何劳锢焉。”
  5. ^ 春秋左氏傳·成公七年》:子反欲取夏姬,巫臣止之,遂取以行,子反亦怨之。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杀巫臣之族子阎、子荡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子黑要,而分其室。子重取子阎之室,使沈尹与王子罢分子荡之室,子反取黑要与清尹之室。
  6. ^ 春秋左氏傳·成公四年》:楚子反救郑,郑伯与许男讼焉。皇戌摄郑伯之辞,子反不能决也,曰:“君若辱在寡君,寡君与其二三臣共听两君之所欲,成其可知也。不然,侧不足以知二国之成。”
  7. ^ 春秋左氏傳·成公七年》:巫臣请使于吴,晋侯许之。吴子寿梦说之。乃通吴于晋。以两之一卒适吴,舍偏两之一焉。与其射御,教吴乘车,教之战陈,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于吴。吴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马陵之会,吴入州来。子重自郑奔命。子重、子反于是乎一岁七奔命。
  8. ^ 春秋左氏傳·成公十二年》:宋华元克合晋、楚之成。
  9. ^ 春秋左氏傳·成公十二年》:子反曰:“如天之福,两君相见,无亦唯是一矢以相加遗,焉用乐?寡君须矣,吾子其入也!”
  10. ^ 春秋左氏傳·成公十二年》:归,以语范文子。文子曰:「无礼必食言,吾死无日矣夫!」
  11. ^ 春秋左氏傳·成公十五年》:楚将北师。子囊曰:“新与晋盟而背之,无乃不可乎?”子反曰:“敌利则进,何盟之有?”
  12. ^ 春秋左氏傳·成公十六年》:乃逸楚囚。王闻之,召子反谋。谷阳竖献饮于子反,子反醉而不能见。王曰:“天败楚也夫!余不可以待。”乃宵遁。……楚师还,及瑕,王使谓子反曰:“先大夫之覆师徒者,君不在。子无以为过,不穀之罪也。”子反再拜稽首曰:“君赐臣死,死且不朽。臣之卒实奔,臣之罪也。”子重复谓子反曰:“初陨师徒者,而亦闻之矣!盍图之?”对曰:“虽微先大夫有之,大夫命侧,侧敢不义?侧亡君师,敢忘其死。”王使止之,弗及而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