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賢純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孝賢純皇后 富察氏
大清国皇后
前任:
繼任:繼皇后辉发那拉氏
《孝贤纯皇后朝服像》.jpg
富察氏
旗籍 镶黄旗
氏族 富察
出生 (1712-03-28)1712年3月28日
婚姻名份 嫡福晋→皇后
逝世 1748年3月11日(1748-03-11)(35歲)
諡號 孝贤诚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顺辅天昌圣纯皇后
墳墓 裕陵
親屬
父親 李荣保
母親 覺羅氏
乾隆帝
夫之父 雍正帝
夫之嫡母 孝敬憲皇后
夫之母 孝聖憲皇后
兄弟 兄:廣成
弟:傅恒
皇次子:永琏(端慧皇太子)
皇七子:永琮(悼敏皇子→哲亲王)
皇长女
皇三女: 固伦和敬公主

孝贤纯皇后满语ᡥᡳᠶᠣᠣᡧᡠᠩᡤᠠ
ᡝᡵᡩᡝᠮᡠᠩᡤᡝ
ᠶᠣᠩᡴᡳᠶᠠᠩᡤᠠ
ᡥᡡᠸᠠᠩᡥᡝᠣ
穆麟德hiyoošungga erdemungge yongkiyangga hūwangheo太清hiyouxungga erdemungge yongkiyangga hvwangheu;1712年3月28日-1748年3月11日),乾隆帝元配妻子,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其祖父是康熙初年戶部尚書米思翰,父親是察哈尔总管李荣保,伯父是大學士馬齊[1]

生平[编辑]

郎世宁绘《万国来朝图》之乾隆后妃

富察氏出身滿洲鑲黃旗。鑲黃旗為上三旗中的首旗,由皇帝親統,地位崇高,在清代皇后中真正出身於滿洲鑲黃旗的並不多[2]

康熙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生(西曆1712年3月28日),比乾隆帝小一岁。

雍正五年(1727年),选秀女时被指婚与皇四子弘曆为嫡福晋

雍正五年(1727年)七月十八日,雍正帝在紫禁城西二所(弘曆即位後改名為重華宮),為皇四子弘曆和富察氏舉行了隆重的結婚典禮。

雍正六年(1728年)十月初二日子时,生皇长女。雍正七年(1729年),雍正帝賜長春仙館作為皇四子弘曆和嫡福晉富察氏在圓明園的居處。雍正八年(1730年)六月二十六日申时,生皇二子永琏,即端慧皇太子。雍正九年(1731年)五月二十四日,生皇三女固伦和敬公主。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三日,世宗崩逝,皇四子即位,是为高宗。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二月十八日,奉懿旨冊為皇后

乾隆二年(1737年)十二月初四日,以保和殿大学士鄂尔泰为正使,户部尚书海望为副使,册立为皇后。乾隆十一年(1746年)正月,因富察氏怀孕,乾隆并未按惯例去圆明园山高水长处度上元节、观看烟火,而是破例留在故宫紫禁城陪伴她[3]

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月初一日子时,生皇七子永琮。乾隆十二年(1747年)十二月廿九,永琮因出痘夭折。乾隆十二年(1747年)三月,固伦和敬公主科爾沁博爾濟吉特氏輔國公色布騰巴勒珠爾。乾隆十三年(1748年)二月,随驾东巡;三月十一日亥时,死于回銮途中的德州舟次,享年三十七岁。乾隆十七年(1752年)十月二十七日,奉安勝水峪裕陵地宮。乾隆帝亲自护送至陵,并临视葬入地宫。經嘉慶、道光兩朝加諡,全諡“ 孝賢誠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順輔天昌聖純皇后[4]

鶼鰈情深[编辑]

  • 雍正五年七月十八日,雍正帝在紫禁城西二所(弘曆即位後改名為重華宮),為皇四子弘曆和富察氏舉行了隆重的結婚典禮。雍正七年,雍正皇帝又賜長春仙館作為她們夫婦在圓明園的居處。婚後,這對小夫妻相敬如賓,恩愛逾常。乾隆在當皇子時,就已經娶了福晉、側福晉、格格等十人。做了皇帝之後,又納了不少妃嬪。在乾隆的眾多后妃中,孝賢皇后是和乾隆感情最好的,備受乾隆寵愛。乾隆在懷念富察氏的《教潘岳悼亡詩體即用其韻》便寫道:“九御咸備位,對之吁若空”。即三宮六院,嬪妃齊備,可是面對她們,簡直就像面對虛空一樣。足以證明乾隆對於其他嬪妃沒有真摯的感情可言。
  • 雍正帝篤信佛法,雍正十一年,賜弘曆法號長春居士。弘曆為了表達對皇后的愛意,登基後,皇后在紫禁城賜居長春宮,在圓明園賜居長春仙館,將與自己名號相匹配的地方賜愛妻居住,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 乾隆曾讚賞孝賢皇后:「歷觀古之賢后,蓋實無以加茲。」同時他把他治國的功勞也分給皇后一份:「朕躬攬萬機。勤勞宵旰。宮闈內政。全資孝賢皇后綜理」[5]
  • 皇后上侍聖母皇太后。承歡朝夕。純孝性成。而治事精詳。輕重得體。自妃嬪以至宮人。無不奉法感恩。心悅誠服。十餘年來。朕之得以專心國事。有餘暇以從容冊府者。皇后之助也”[6]
  • 皇后出身名門望族而生性節儉,平素以通草絨花為飾。有次秋季去關外,乾隆對皇后談起關外舊俗,提及祖上剛剛創建帝業的時候,衣物的裝飾都是用鹿尾絨毛搓成線縫在袖口,而不是像當今皇宮中那樣用金線銀線精工細繡而成。皇后深悉帝心,特地做了一個用鹿尾絨毛搓成線縫製而成的燧囊獻給乾隆,以示不忘滿洲本色。乾隆非常珍愛孝賢皇后親手縫製的燧囊,一直帶在身邊[7][8]
  • 一次乾隆帝疥疮,癒後體弱,醫生囑咐須靜養百日。孝賢皇后於是就住在皇帝的寢宮外屋,無微不至地照料百天后,見皇帝氣色如初,身體復原才搬回自己的寢宮[9]
  • 乾隆九年,蠶壇建成,富察氏帶領妃嬪命婦大行親蠶之禮,祭祀先蠶嫘祖,並當眾演習養蠶織絲之術。後來蠶絲多了,富察氏不忍心遺棄,下令把它染上色彩,織成禦衣,親自進獻給皇帝。乾隆穿慣了錦衣玉裘,見到這件略顯粗糙的絲織禦衣,竟感到格外親切,除對皇后大加褒揚外,還下令大小臣工崇儉去奢,並在祭祀登朝時多次穿用。
  • 皇后所生的皇二子永琏、皇七子永琮极受乾隆帝的鍾爱[10],先后被密立为皇太子,但均不幸夭折。
  • 皇后因此悲悼成疾,于乾隆十三年东巡途中崩逝。乾隆帝悲恸万分,昼夜兼程亲自护送孝贤皇后的梓宫回京,把梓宫停在她生前的寝宫长春宫内,服缟素十二日,并每天到皇后灵前祭酒[11]。乾隆帝抛开清会典的规定,而援引先朝《大明会典》所载皇后丧仪,命天下臣民一律为皇后故世而服丧。并下令,长春宫不再居住任何人,仍按孝贤皇后生前居住的样子陈设,并把她的衣冠供放在里面,以表示对贤后的怀念[12]

罕世殊榮[编辑]

親定諡号[编辑]

歷史上諡號由丈夫親定的后妃,可考的有五個:文德皇后長孫氏、文元袁皇后成穆孫貴妃孝賢皇后孝全皇后

英和《恩福堂笔记》记录着乾隆十年慧贤皇贵妃去世当天,孝贤皇后曾想皇帝哭着讨以“贤”字作为谥号。英和《恩福堂笔记》卷下云:“乾隆年间,以徽州汪文端公有著作才,官至内阁学士,仍兼翰林撰文。岁戊辰,孝贤纯皇后大事,纯庙召文端谕曰:‘当日慧贤皇贵妃死,定谥时,孝贤纯皇后泣日:我朝后谥,一字皆用孝字, 倘许他日谥为贤,敬当终身自励,以副此二字。今不幸竞予孝贤之谥。其将此意,作祭文。’文端所撰文云:‘尚忆宫廷相对之日,适当慧贤定谥之初,后忽哽咽以陈词,朕为欷吁而悚听,谓两言之征信,传奕祀以流芳,念百行以孝为先,而四德惟贤兼备,倘易名于他日,期纪实于平生。岂知畴昔所云,果作后来之谶!在皇后贻芬图史,洵乎克践前言;乃朕今稽古典章,竟亦如酬夙诺。兴怀及此,悲恸如何!’此文前后记忆不清,而叙事精详,情文委婉,岂专以词藻为工耶?”此作稳惬而饶情韵,自无愧馆阁佳文。

孝贤皇后册谥祭文也提到了乾隆为慧贤皇贵妃亲定谥号,孝贤皇后突然哽咽要求将来自己去世之后要“贤”字作为谥号。

“尚忆宫廷相对之日,适当慧贤定谥之初,后忽哽咽以陈词,朕为唏嘘而悚听,谓两言之徽信,传奕懻以流芳,然百行以孝为先,而四德惟贤兼备,倘易名于他日,期纪实于平生。宁知畴昔所云,果作后来之谶在。皇后贻芬图史,洵乎克践前言,乃朕今稽古典章,竟亦如酬夙诺,舆怀及此,号恸若何,呜呼!” ——孝贤皇后册谥祭文。

第三,乾隆后来的御制诗也证明了自己为孝贤皇后亲定的谥号,没有偏私之情。

五月二十一日荐孝贤皇后谥号御太和门阅册宝怆然有述

鸿文扬淑德,琬叶式精镌,纪实辞无溢,称徽礼有传,丧仪惊渐远,吉祭已如然,定论符宫府,芳名协孝贤,展禽聊比例,北海那寻仙,不忘平生志,非私恩爱偏。

此诗写于乾隆十三年,孝贤皇后病逝后,皇帝在诗注中解释了“孝贤”这个谥号是皇后在慧贤皇贵妃定谥号时立下的“平生之志”,不是自己因为偏爱而给皇后的私恩。

外戚恩澤[编辑]

富察氏一族在乾隆朝以後族之故,一門朱紫,出將入相,更臻於鼎盛之勢。

皇后胞弟傅恆[13]年未而立即位登首輔,二十餘年中,出將入相,活躍在乾隆朝政治和軍事舞台,在推動乾隆盛世形成的過程中,貢獻甚鉅,乾隆帝對其評價之高,恩寵之異,罕有人及。

乾隆也絲毫不掩飾自己施恩外戚是因為皇后的緣故:“朕之加恩傅謙兄弟者,乃因皇后加恩,並不因其為大學士公傅恆之兄弟也。即大學士公傅恆之加恩,亦由於皇后,而況其兄弟乎。朕為天下主,何事非秉至公,何事能逃明鑑。”

孝賢皇后的侄子福康安,自幼被乾隆帶到內廷,親自教養,視如己出[14]

福康安長大成人以後,乾隆對他更是委以重任,生前封貝子,死後贈郡王,成為一代寵臣之最。

益睠芳踪[编辑]

  • 乾隆帝在皇后喪滿日寫了一篇情真意切的《述悲賦》。《述悲賦》是一篇悲愴的詩歌佳作,記述了皇后富察氏美好的品德和夫妻間的恩愛、理解、休戚與共的生活篇章,是一曲絕妙的交響曲,是一首動人心弦的“長恨歌”,被載入《清史稿》。
  • 西六宮之一的长春宫于乾隆十年整修,乾隆帝下令将長春宮设为影堂,供奉孝賢皇后和皇贵妃们的画像和遗物。乾隆四十二年,皇帝面谕大臣说:长春宫内向有孝贤皇后及皇贵妃等影堂——“只令宫中妃嫔岁时瞻拜”,其后在大臣草拟的书面御旨上此句改为“朕不过每岁腊月二十五、忌辰之日一临”。
  • 富察皇后生前最後生活過的那條大船——青雀舫,乾隆下令把這艘大船運進北京城,然而城門太窄無法通過,乾隆差點拆了城門樓,後來禮部尚書海望提出了一個辦法,搭起木架將大船從城牆垛口通過,並在木軌上鋪了菜葉之類的用來潤滑,數千名工人費盡力氣終於將大船運進了城內。
  • 每年的臘月二十五日和忌辰時,乾隆帝都親臨憑弔。

喪葬風波[编辑]

乾隆喪子、喪偶以後,極度悲痛,情緒惡劣,在煩惱焦躁中由於孝賢皇后的喪葬事件引起了大官僚一連串的貶責黜革甚至賜死,使乾隆初年相對平靜的宦海突然掀起了波瀾。朝廷的政策方針從“寬”趨“嚴”,向著新的統治格局和統治作風演變。

首當其衝的便是皇長子永璜和皇三子永璋,兩人皆非皇后富察氏亲生,因而没有悲痛的表示,受到乾隆的嚴厲斥責,並且聯繫到立儲大事,乾隆斷然宣稱:“此二人斷不可承續大統”。永璜的師傅俺達相繼受到處分,其中和親王弘晝、大學士來保、侍郎鄂容安各罰俸三年,其他師傅諳達各罰俸一年。

乾隆十三年四月,皇帝閱看翰林院所製的皇后冊文,發現滿文譯文中將“皇妣”一詞不小心譯成了“先太后”,這讓皇帝勃然大怒,刑部尚書阿克敦被交刑部治罪。其他刑部官員見皇帝盛怒,加重處分,擬絞監候。不料,暴怒的君王尚不滿意,責備刑部“黨同徇庇”,故意“寬縱”。將刑部全堂問罪,包括滿尚書盛安、漢尚書汪由敦、侍郎勒爾森錢阿群兆惠、魏定國,均革職留任,而阿克敦則照“大不敬”議罪,斬監侯,秋後處決。

翰林院撰擬皇后祭文,用“泉台”二字,乾隆又吹毛求疵,認為這兩字用於常人尚可,“豈可加之皇后之尊”,大學士張廷玉以及阿克敦、德通、文保、程景伊等“全不留心檢點,草率塞責.殊失敬理之義”,俱罰俸一年。

五月,乾隆又抱怨光祿寺籌備的給皇后的祭品等“俱不潔淨鮮明”,光祿寺卿增壽保、沈起元、少卿德爾弼、竇啟瑛俱降級調用;工部因辦理皇后冊寶“製造甚用粗陋”,全堂問罪,侍郎索柱降三級,塗逢震降四級,其他尚書、侍郎從寬留任;禮部“冊諡皇后,未議王公行禮之處”,尚書海望、王安國降二級留任,其他堂官也分別受到處分。

從乾隆十三年的官場風暴開始,乾隆對大臣的態度從開始的“以禮待之”漸漸變成了頤指氣使,呼來喝去,動輒痛罵訓斥,任意挫辱。“彬彬有禮”的面紗從此被撕去,“君使臣以禮”這一詞條在乾隆的政治詞典中被刪掉。

影視作品[编辑]

影視作品 演員 劇中名字
1989年電視劇《滿清十三皇朝 陳復生
2002年電視劇《江山為重 陳藝
2003年電視劇《乾隆下江南 (電視劇) 佘詩曼 富察·紫懿
2005年電視劇 《李衛辭官 劉思彤
2008年電視劇《上書房 楊冪 富察·敦兒
2011年電視劇《后宮甄嬛傳 袁藝
2017年電視劇《天下糧田 陳洁
2018年電視劇《延禧攻略 秦嵐 富察·容音
2018年電視劇《如懿傳 董潔 富察·琅嬅

注釋及參考資料[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傳一.后妃傳.高宗孝賢純皇后
  • 《清皇室四譜》卷二.后妃.頁十九
  • 《大清高宗純皇帝實錄》

注释[编辑]

  1. ^ 《清列朝后妃传稿》:高宗孝贤纯皇后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父李荣保,察哈尔总管。祖父米思翰自有传。乾隆二年后以嫡妃册立。性节俭,平居冠通草绒花,不御珠玉。岁时进帝荷包惟以鹿羔沴毧辑为燧囊仿先世关外之制,寓不忘本意也。纯皇每加敬服,钟爱异常。生端慧皇太子及皇七子永琮,特为帝所钟爱,皆早薨。又生皇长女、固伦和敬公主。十三年帝奉皇太后东巡,后侍,返跸济南崩于德州。诏内外官缟素哭临,禁剃发百日。追谥为孝贤皇后,先是慧贤皇贵妃薨,定谥时后戏谓帝曰:“吾他日期以孝贤可乎?”至是帝以夫妇相知遂用之。十七年葬胜水峪。后既亡,帝追怀不已,感逝抒情时见篇章。又为述悲赋,其辞曰:“乾隆十有三年春车驾幸山东礼成返跸,皇后以三月十有一日崩于德州舟次,星夜解维,兼程旋轸归。殡于长春宫,奉迁于观德殿,丧仪有制,时日如流,触绪增悲,非文兮述感孙楚除服之篇效潘岳悼亡之作,用缘情而遣藻。聊寄恨于哀弦”。
  2. ^ 根据《沙济富察氏宗谱》的记载,檀都的后裔很多,分布于京旗镶黄旗满洲、京旗正黄旗满洲、京旗镶黄旗包衣、绥远城驻防、西安驻防、乌鲁木齐驻防。檀都的后裔在檀都孙辈分成了几大房,第一房的始祖叫果臣噶哈善,其家族在清帝入关之前门第很高,太祖继妃衮代和太祖之弟舒尔哈齐之侧福晋,均是第一房的后裔,而孝贤纯皇后则出身于第三房,其祖先叫做德云珠。
  3. ^ 《清高宗御制诗三集》丙寅年亦曾于宫中庆元宵,盖彼时以孝贤皇后将有弄璋之庆
  4. ^ 《清列朝后妃传稿》:进后兄富文爵为公,弟傅恒以后故,恩礼尤侈。十四年,金川班师,诏赐祠如额亦都佟国维例。嘉庆四年加后尊谥曰孝贤诚正敦穆仁惠辅天昌圣纯皇后,二十五年加上尊谥曰孝贤诚正敦穆仁惠徽恭辅天昌圣纯皇后,道光三十年再加上尊谥曰孝贤诚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顺辅天昌圣纯皇后。
  5. ^ 《清高宗实录》:“朕躬揽万机,勤劳宵盰,宫闱内政,全资孝贤皇后综理……十余年来朕之得以专心国事,有余暇以从容册府者,皇后之助也。
  6. ^ 《清宮詞》載:“ 孝賢皇后事孝聖皇后最得歡心,高宗稱其淑德為古今賢後,故侍遇後族寵貴無比……聖心眷注亦古今所罕見也”。
  7. ^ 《听雨闲谈》:孝贤纯皇后富察氏,文忠公之姊也。性贤淑节俭,上侍孝圣宪皇后,恪尽妇职。正位中宫,十有三载,珠翠等饰,未尝佩戴,惟插通草织绒等花,以为修饰。又以金银线索缉成佩囊,殊为暴殄用物,故岁时进呈纯皇帝荷包,惟以鹿羔沴毧缉为佩囊。仿诸先世关外之制,以寓不忘本之意,纯皇每加敬服,钟爱异常。
  8. ^ 《清高宗御制诗二集 卷四》 朕读皇祖御制清文鉴知我国初旧俗,有取鹿尾谲毛缘袖以代金缫者,盖彼时居关外,金线殊艰致也,去秋塞外较猎,偶忆此事,告之先皇后,皇后即制此燧囊以献,今览其物,曷胜悼怆,因成长句,以志遗微。练裙缯服曾闻古,土壁葛灯莫忘前。共我同心思示俭,即兹知要允称贤。钩绦尚忆椒闱献,缜致空馀练线连。何事顿悲成旧物,音尘满眼泪潸然。乾隆戊辰清和既望。
  9. ^ 《郎潜纪闻二笔》:阿文成公云:“纯圣壮年,曾患疖,甫愈,医云:须养百日,元气可复。孝贤皇后闻知,每夕于上寝宫外居住奉侍,百日满后,始回宫。”
  10. ^ 《清列朝后妃传稿孝贤皇后传》 生端慧皇太子及皇七子永琮,特为帝所钟爱,皆早薨。又生皇长女、固伦和敬公主。
  11. ^ 《清史稿》:十三年,从上东巡,还跸,三月乙未,后崩于德州舟次,年三十七。上深恸,兼程还京师,殡于长春宫,服缟素十二日。
  12. ^ 《清宫词》:孝贤皇后事孝圣皇后最得欢心,高宗称其淑德为古今贤后,故侍遇后族宠贵无比,前后膺五等封爵者富察氏凡十四人。孝贤崩后,御祭文字哀婉沉挚,凡平日所御奁具、衣物,不令撤去,照常陈设,圣心眷注亦古今所罕见也。
  13. ^ 《清实录》:朕之加恩傅谦兄弟者,乃因皇后加恩,并不因其为大学士公傅恒之兄弟也。即大学士公傅恒之加恩,亦由于皇后,而况其兄弟乎。朕为天下主,何事非秉至公,何事能逃明鉴
  14. ^ 《清實錄》:“ 福康安由垂髫豢養,經朕多年訓誨,至於成人”。這一事實在福康安的奏摺中也有印證:“竊奴才幼叨豢養,長沐生成,四十年來,備蒙劬育隆恩,實難殫述……”
前任:
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
清朝皇后生卒年份
1712年-1748年
(册封期間)
(1737年-1748年)
繼任:
繼皇后輝發那拉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