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孟尝君
政治人物
前3世纪
別名 田文
性別
出生
齐国(田齊)
逝世 前279年
齐国(田齊)
國籍 战国
親屬 祖父 齊威王
靖郭君田婴

孟尝君,名田文(?-前279年),中国战国四公子之一,齐国宗室大臣。其父靖郭君田嬰死後,田文繼位於薛城(今山东滕州东南),亦稱薛公,號「孟嘗君」,以廣招賓客,食客三千聞名。

出身[编辑]

靖郭君田婴齊威王的兒子、齊宣王的異母弟弟,曾於齊威王時擔任要職,於齊宣王時擔任宰相,封于薛,人稱薛公,權傾一時。

田文出生之日是五月初五,根據齊國的風俗,這天出生的小孩若身高高度至門楣,會剋死父母,其父靖郭君於是命令把他拋棄了;但孟嘗君的母親不忍心,於是暗中養他成人,還安排他認父。孟嘗君認父時說:「人命是由天命控制,還是由門楣控制呢?如果是由門楣控制,只要把門楣加高便行了。」

而後孟嘗君的進言頗有道理,所以靖郭君開始器重他,終於立他為薛太子

轶事[编辑]

雞鳴狗盜[编辑]

秦昭襄王聽說田文賢能,把他請到秦國,本想讓他做相,但又擔心他優先為齊國考慮,於是想殺他。田文找秦昭襄王寵妾求情,寵妾要他的白狐毛皮袍子,但這件袍子已送了給秦昭王,幸好門客中有人到秦王處把袍子偷了出來,於是寵妾向秦昭王求情,把田文放了。但不久,秦昭王後悔了,派兵去追,田文去到關口,關口規定要日出才开门,由於時辰未到不肯開關。幸好門客中有人會裝雞鳴,帶領其他雞一起叫了起來。守关人以为天将亮,于是打开关口,田文一行人便乘机出关。到了趙國,趙國人取笑他矮小,田文大怒,殺了一縣的人才離去。回到齊國,成為齊相。後來齊湣王滅了宋國,十分驕橫,要殺田文,於是田文逃到魏國為相,聯合燕國趙國魏國楚國秦國幾乎滅了齊國。

田文雞鳴狗盜的故事,《史記》指是齊湣王二十五年,《資治通鑒》指是公元前298年,齊湣王三年。

狡兔三窟[编辑]

田文在,有客三千,其中一客非常特別,此人是馮驩

馮驩拜託人向孟嘗君推薦,孟嘗君問推薦人:「客有何好?」對曰:「客無好也。」再問:「客有何能?」對曰:「客無能也。」但是孟嘗君還是接納了馮驩。

起初,孟嘗君的僕人以為馮驩是個要飯的,於是給他很差的飲食。不久,馮驩倚柱彈著劍:「長劍啊!我們回家吧!這裡沒有魚可吃!」孟嘗君的僕人告訴孟嘗君,孟嘗君下令以馮驩同其他門下有魚可食之客。過不久,馮驩倚柱彈著劍:「長劍啊!我們回家吧!出門沒有車!」僕人都在笑他,又告訴孟嘗君,孟嘗君下令以馮驩同其他門下有車可乘之客。又過了不久,馮驩倚柱彈著劍:「長劍啊!我們回家吧!這裡無法養家活口!」僕人都以馮驩貪心不足,非常討厭他。孟嘗君問馮驩:「馮先生有親人嗎?」對曰:「家有老母!」孟嘗君派人供給馮驩的母親生活用品,於是馮驩不再彈劍。

某日,孟嘗君出佈告,徵求可以替他至封邑薛城收債之人,馮驩自願前往。臨行前,馮驩問孟嘗君:「債收完了,要買甚麼東西回家呢?」孟嘗君回答:「看我家缺少甚麼就買甚麼罷!」於是馮驩去了地,債券合同對完之後,矯造孟嘗君的命令,把債券合同燒毀,人民高呼「萬歲!」馮驩趕回去,一早便求見,孟嘗君奇怪他怎麼那麼快回來,問曰:「您買了甚麼回來呢?」馮答曰:「我看您家中豐衣足食,犬馬美女皆有,所以我買了『義』回來。」問曰:「甚麼是買『義』呢?」回答:「您不照顧、疼愛人民,而加以高利,人民苦不堪言。我於是偽造了您的命令,燒毀了所有的借據,民眾都歡呼萬歲,這就是買『義』。」孟嘗君聽完之後很不高興,説:「好了,別再說了,先生請去休息吧!」

過了一年,齊湣王對孟嘗君說:「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於是削除田文的職位。孟嘗君回到封邑,人民「迎君道中」,孟嘗君才明白馮驩市義的用心。(焚券市義

馮驩之後又對孟嘗君說:「兔子狡猾而有三窟,現在只是逃過死路而已。現在主公已經有一窟,臣懇請主上再讓臣為您鑿另外二窟。」

孟嘗君給了馮驩車輛五十,青銅五百斤,向西去梁國(魏國),對魏惠王說:「齊國罷黜了重臣孟嘗君而讓他回到封邑,諸國之中誰若先一步迎他入國便能強盛!」於是魏惠王空出了大位,派使臣攜帶車一百乗,青銅千斤,來往聘任。馮驩對孟嘗君說:「千金是相當貴重的利益,百乘是顯得使者目的的慎重,齊王這下一定會知道的!」秦國使者來求孟嘗君入國數次,孟嘗君都推辭不入秦。齊國朝臣聽見消息,朝野震撼,齊湣王寫了一封密函,派太傅攜帶佩劍和紋車二乘,前往謝罪,並請孟嘗君回來再當宰相。於是孟嘗君風風光光的回朝就任宰相(挾外援以再登相位)。

馮驩再對孟嘗君說:「請主上求大王將齊國宗廟設立於薛,這樣可以保證主公的官位,主君便可以高枕無憂。」於是齊湣王將宗廟立於薛地(立宗廟於薛)。

孟嘗君在齊擔任相國數十年,沒有任何的大小災禍,都是出自於馮驩的計策和謀略。[1]

治齊[编辑]

孟嘗君怨恨秦國,準備以齊國曾幫助韓國、魏國攻打楚國為理由,來聯合韓國、魏國攻打秦國,為此向西周借兵器和軍糧。蘇代替西周對孟嘗君說:“您拿齊國的兵力幫助韓國、魏國攻打楚國達九年之久,取得了宛、葉以北的地方,結果使韓、魏兩國強大起來,如今再去攻打秦國就會越加增強了韓、魏的力量。韓國、魏國南邊沒有楚國憂慮,北邊沒有秦國的禍患,那麼齊國就危險了。韓、魏兩國強盛起來必定輕視齊國而畏懼秦國,我實在替您對這種形勢感到不安。您不如讓西周與秦國深切交好,您不要進攻秦國,也不要借兵器和糧食。您把軍隊開臨函谷關但不要進攻,讓西周把您的心情告訴給秦昭王說薛公一定不會攻破秦國來增強韓、魏兩國的勢力。他要進攻秦國,不過是想要大王責成楚國把東國割給齊國,並請您把楚懷王釋放出來以相講和。您讓西周用這種做法給秦國好處,秦國能夠不被攻破又拿楚國的地盤保全了自己,秦國必定情願這麼辦。楚王能夠獲釋,也一定感激齊國。齊國得到東國自然會日益強大,薛邑也就會世世代代沒有憂患了。秦國並非很弱,它有一定實力,而處在韓國、魏國的西鄰,韓、魏兩國必定依重齊國。”薛公聽了後,立即說:“好。”於是讓韓、魏向秦國祝賀,避免了一場兵災,使齊、韓、魏三國不再發兵進攻,也不向西周借兵器和軍糧了。這個時候,楚懷王已經到了秦國,秦國扣留了他,所以孟嘗君還是要秦國一定放出楚懷王。但是秦國並沒有這麼辦。[2]

謠言[编辑]

孟嘗君任齊國宰相時,一次他的侍從魏子替他去收封邑的租稅,三次往返,結果一次也沒把租稅收回來。孟嘗君問他這是什麼緣故,魏子回答說:“有位賢德的人,我私自借您的名義把租稅贈給了他,所以沒有收回來。”孟嘗君聽後發了火一氣之下辭退了魏子。幾年之後,有人向齊湣王告孟嘗君的謠言說:“孟嘗君將要發動叛亂。”等到田君甲劫持了湣王,湣王便猜疑是孟嘗君策劃的,為避免殃禍孟嘗君出逃了。曾經得到魏子贈糧的那位賢人聽說了這件事,就上書給湣王申明孟嘗君不會作亂,並請求以自己的生命作保,於是在宮殿門口刎頸自殺,以此證明孟嘗君的清白。湣王為之震驚,便追查考問實際情況,孟嘗君果然沒有叛亂陰謀,便召回了孟嘗君。孟嘗君因此推託有病,要求辭官回薛邑養老。齊湣王答應了他的請求。[3]

身後[编辑]

後來,齊湣王滅掉了宋國,愈加驕傲起來,打算除掉孟嘗君。孟嘗君感到恐懼,就到了魏國。魏昭王任用他做宰相,同西邊的秦國、趙國聯合,幫助燕國攻打並戰敗了齊國。齊湣王逃到莒,後來就死在那裡。齊襄王即位,當時孟嘗君在諸侯國之間持中立地位,不從屬於哪個君王。齊襄王由於剛剛即位,畏懼孟嘗君,便與孟嘗君和好,與他親近起來。279年,田文去世,諡號稱孟嘗君。田文的幾個兒子爭著繼承爵位,隨即齊、魏兩國聯合共同滅掉了薛邑。孟嘗君絕嗣沒有後代。[4]

評價[编辑]

司馬遷:「吾嘗過薛,其俗閭裡率多暴桀子弟,與鄒、魯殊。問其故,曰:“孟嘗君招致天下任俠,奸人入薛中蓋六萬餘家矣。”世之傳孟嘗君好客自喜,名不虛矣。」

王安石:「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5]

墓址[编辑]

位於薛國故城(今山東省滕州市官橋鎮駐地)內東北隅,狄莊村北約百米處。二墓東西排列,相距30米,原有封土,高6米,直徑20米,石室結構,兩墓東西排列。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泗水》曰:“塚結石為槨,製作嚴固,堅不可動,瑩麗可尋。今墓已開發,如宮室,以銅鐵鑄壁,扣之有聲,行人往還,莫不逕觀,以為異見矣。”東晉《太康地紀》也有類似的記載。由此看來,墓當在東晉時就被盜掘。據1962年調查記錄,田文墓前有清碑一塊,上書“孟嘗君之墓”,為嘉慶二年(西元1797年)山陽周端立。1968年兩墓被毀,碑碣無存。1991年官橋鎮政府在原址重修兩墓並立碑以示垂念。

參考文獻[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狡兔三窟焚券市義高枕無憂典故出自《戰國策·齊策》
  2. ^ 孟嘗君怨秦,將以齊為韓、魏攻楚,因與韓、魏攻秦,而借兵食於西周。蘇代為西周謂曰:“君以齊為韓、魏攻楚九年,取宛、葉以北以強韓、魏,今複攻秦以益之。韓、魏南無楚憂,西無秦患,則齊危矣。韓、魏必輕齊畏秦,臣為君危之。君不如令敝邑深合于秦,而君無攻,又無借兵食。君臨函穀而無攻,令敝邑以君之情謂秦昭王曰薛公必不破秦以強韓、魏。其攻秦也,欲王之令楚王割東國以與齊,而秦出楚懷王以為和’。君令敝邑以此惠秦,秦得無破而以東國自免也,秦必欲之。楚王得出,必德齊。齊得東國益強,而薛世世無患矣。秦不大弱,而處三晉之西,三晉必重齊。”薛公曰:“善。”因令韓、魏賀秦,使三國無攻,而不借兵食於西周矣。是時,楚懷王入秦,秦留之,故欲必出之。秦不果出楚懷王。
  3. ^ 孟嘗君相齊,其舍人魏子為孟嘗君收邑入,三反而不致一入。孟嘗君問之,對曰:“有賢者,竊假與之,以故不致入。”孟嘗君怒而退魏子。居數年,人或毀孟嘗君于齊湣王曰:“孟嘗君將為亂。”及田甲劫湣王,湣王意疑孟嘗君,孟嘗君乃奔。魏子所與粟賢者聞之,乃上書言孟嘗君不作亂,請以身為盟,遂自剄宮門以明孟嘗君。湣王乃驚,而蹤跡驗問,孟嘗君果無反謀,乃複召孟嘗君。孟嘗君因謝病,歸老于薛。湣王許之。
  4. ^ 後齊湣王滅宋,益驕,欲去孟嘗君。孟嘗君恐,乃如魏。魏昭王以為相,西合于秦、趙,與燕共伐破齊。齊湣王亡在莒,遂死焉。齊襄王立,而孟嘗君中立于諸侯,無所屬。齊襄王新立,畏孟嘗君,與連和,複親薛公。文卒,諡為孟嘗君。諸子爭立,而齊魏共滅薛。孟嘗絕嗣無後也。
  5. ^ 王安石. 读《孟尝君传》.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呜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