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
Анна Политковская
Anna Politkovskaja im Gespräch mit Christhard Läpple.jpg
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在德國萊比錫受訪時(2005年)
出生Anna Stepanovna Mazepa (烏克蘭語Га́нна Степа́нівна Мазе́па)
(1958-08-30)1958年8月30日
 美國紐約市
逝世2006年10月7日(2006歲-10-07)(48歲)
 俄羅斯莫斯科
職業記者、作家
國籍 俄羅斯[1]
民族父為烏克蘭
公民權 美國
母校莫斯科國立大學
創作時期1982年–2006年
主題政治、新聞自由、人權、社會議題
獎項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新聞獎
2001年

安娜·斯捷潘諾芙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俄語:Анна Степановна Политковская,1958年8月30日-2006年10月7日),烏克蘭俄罗斯記者,於美國紐約出生,以反對第二次車臣戰爭俄羅斯總統普京而聞名。2006年10月7日,波利特科夫斯卡婭於她的莫斯科寓所電梯内被槍殺,一些西方媒體懷疑此案是普京授意所爲。[2]她死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授予她2007年度吉列爾莫·卡諾世界新聞自由獎。2014年6月9日,殺害波利特夫斯卡婭的五名罪犯中,其中有兩人被判終身監禁,其他三人則在2014年5月被判12到20年監禁。[3]

早年生活及新聞從業[编辑]

1958年,安娜·斯捷潘諾芙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出生在紐約,父母是前蘇聯駐聯合國外交官。她的父親是斯捷潘·費多羅維奇·馬澤帕(1927-2006)來自烏克蘭的科斯托博布里夫的烏克蘭人,母親是賴莎·亞歷山大羅夫娜·馬澤帕(1929-2021)來自刻赤的俄羅斯人。幾年後,她和父母回到了莫斯科,之後她一直在莫斯科長大,除了童年時期,她離開俄羅斯的時間都不超過幾周,即便是她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她擁有美國護照,但也從未放棄過俄羅斯公民身份。1980年她畢業於莫斯科大學新聞系。大學畢業後,她與同學亞歷山大·波利特科夫斯基結婚,生有一男一女。1982年-1993年她在《消息報》任職,擔任記者和突發事件和事故專欄的編輯。1994年至1999年,她在葉戈爾·弗拉基米羅維奇·雅科夫列夫創辦的《Obshchaya Gazeta》擔任助理主編,她經常撰寫社會問題,特別是難民問題。1999年6月至2006年,她为《新報》雙周刊撰寫專欄,這份報刊的調查性報道很強,從一開始就對後蘇聯的新政權提出批評。她出版了幾本關於車臣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普京的俄罗斯英语Putin's Russia》)等獲獎的書籍[4]

采訪車臣戰爭[编辑]

車臣戰爭爆發之後,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多次走訪車臣的當地醫院和難民營,采訪戰爭受害者,她的采訪報道得到廣汎認同,並獲得了多項名譽獎[5]

波利特科夫斯卡婭所撰寫的相關内容大都是抨擊艾哈邁德·卡德羅夫和他的次子拉姆贊·卡德羅夫所操縱的車臣政局、車臣叛軍、俄國濫用軍力等。她還記錄了北高加索地區和其他地方的侵犯人權行爲和政策失誤。在1999年的一個案例中,她不僅報道了格羅兹尼的一個多民族混雜的養老院的困境,而且在她的報紙輿論和公衆的支持幫助下,確保了養老院的老人們安全撤離。她的發表的兩部書籍《沆賍的戰爭》(2001年)、《地獄的一角》(2003年)都取自於她寫的文章報道,它描述了車臣戰士與俄羅斯聯邦軍隊的應徵士兵之間爆發的殘酷戰爭,在戰爭中的當地平民猶如生活在人間鍊獄。她最後的一篇調查報告是關於車臣學校的孩童們據稱被某種强烈的、未知的化學物質所毒害,以至於使這些孩童們幾個月内喪失了行動能力[6]

抨擊普京和聯邦安全局[编辑]

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在她發表的《普京的俄羅斯:失敗的民主制度下的生活》一書中,對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及他發動的第二次車臣戰爭提出了抨擊。在這本書中,她揭露了壓制俄羅斯國内的自由、重建蘇聯時代的獨裁權力的俄羅斯秘密情報機關聯邦安全局。她承認,“社會總是麻木不仁,契卡的權力堅如磐石,他們知道我們的恐懼,而我們越來越處於牲畜般的境地,這個責任不僅是在於普京的政策,我們每個人也都有責任。克格勃恃强凌弱,所有的人都應該明白這一點。”她又説:“由於我們自身的無知而給我們帶來死亡,我們愈來愈回歸到信息封閉的蘇聯時代的地獄。讓我們一起使用能夠接受自由信息的互聯網吧!如果你想因爲休息而做‘報道記者’工作的話,那就完全成爲普京的奴隸。否則,要麽倒在槍彈下,要麽被毒死,要麽被判死刑。哪怕是普京的狗[7]。”她又表示:"大多數的人們都是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俄羅斯人的優點的悲觀主義者。對普京得寸進尺的惡意,人們都覺得無所謂"。她在一篇題爲《我會恐懼嗎?》的文章中的結尾處寫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從樂觀的期望中享受到安慰的話,那就這樣做好了。做法很簡單,那就是給我們自己的子孫判死刑。[8]

斡旋解救人質[编辑]

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在2002年10月23日發生的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和2004年9月1日發生的別斯蘭人質事件的兩次事件當中,為營救人質做了交涉。在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的過程中,車臣武裝勢力委托她與俄羅斯當局斡旋,事後她又積極地幫助死亡者的家屬。

別斯蘭學校人質事件發生後,波利特科夫斯卡婭爲了采訪車臣獨立武裝前往車臣,在飛機上喝下茶水之後,突然人事不省。事後,她認爲這是俄羅斯當局在茶水中下了毒(但是并沒有得到證實),俄國政府也予以否認,俄羅斯的保護記者委員會也無法確定病因。波利特科夫斯卡婭爲此一度生命垂危,身體康復之後,又執筆撰寫別斯蘭學校人質事件。她寫道:“9月23日被害者們如果對俄羅斯政府采取果斷態度的話,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慘劇”。在這之後,因爲受到了俄羅斯當局和民粹分子的恐嚇,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只好去國外继续從事她的活動。

遭遇暗殺[编辑]

暗殺事件發生後,人們來到波利特科夫斯卡婭的公寓獻花

2006年10月7日,波利特科夫斯卡婭被發現在自家公寓的電梯裏遭到槍殺,而10月7日恰好是普京的生日。俄羅斯警方在事發後,公開了作案嫌疑人的錄影帶,拘捕了兩個車臣人。2011年5月31日,俄羅斯聯邦偵察委員會公佈了拘拿了被認爲是案犯的車臣人魯斯塔姆·馬赫穆多夫(Rustam Makhmudov)。

2011年8月25日,俄羅斯聯邦偵察委員會以組織殺害波利特科夫斯卡婭爲由,將莫斯科退休警察德米特里·帕夫柳琴科夫(Dmitry Pavliutchenkov)予以拘捕。2006年時任莫斯科警察第四搜查組組長的帕夫柳琴科夫,從數人那裏收受賄賂之後,命令下屬跟蹤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召集犯罪組織,分發帶有消聲器的手槍,指揮作案,他於2012年被判處11年有期徒刑。凶手魯斯塔姆·馬赫穆多夫和另外一個人於2014年5月22日被判處終身監禁。其餘三人分別被判處12年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然而原警察德米特里·帕夫柳琴科夫收受賄賂的幕後依然是個謎團。判決結束後,波利特科夫斯卡婭的子女依然要求俄羅斯當局繼續追究真相。

參考文獻[编辑]

  1. ^ Anna Politkovskaya. 大英百科全書. [2013-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1) (英语). 
  2. ^ Hassner, Pierre. Russia's Transition to Autocracy. Journal of Democracy. 2008, 19 (2): 5–15. ISSN 1086-3214. doi:10.1353/jod.2008.0022. 
  3. ^ 俄法庭判兩名殺害著名記者罪犯終身監禁. BBC中文網. 2014-06-09 [2014-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3). 
  4. ^ "Her Own Death, Foretol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olitkovskaya, Anna. 15 October 2006. Retrieved 15 October 2006
  5. ^ Danilova, Maria (2006年10月9日). “Officials: Russian Journalist Found Dead"
  6. ^ Poison in the air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by Anna Politkovskaya
  7. ^ Poisoned by Puti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by Anna Politkovskaya
  8. ^ Russia’s Secret Heroes.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