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二十四史
书名 作者 今本
卷數
01 史记 西汉司馬遷 130
02 汉书 东汉班固 100
03 后汉书 刘宋范曄 120
04 三國志 西晋陈寿 065
05 晋书 房玄龄 130
06 宋书 沈約 100
07 南齐书 [梁]蕭子顯 059
08 梁书 [唐]姚思廉 056
09 陈书 [唐]姚思廉 036
10 魏书 北齐魏收 114
11 北齐书 [唐]李百藥 050
12 周书 [唐]令狐德棻 050
13 隋书 [唐]魏徵 085
14 南史 [唐]李延壽 080
15 北史 100
16 旧唐书 后晋劉昫 200
17 新唐書 北宋欧阳修 225
18 旧五代史 [北宋]薛居正 150
19 新五代史 [北宋]欧阳修 074
20 宋史 脱脱 496
21 辽史 116
22 金史 135
23 元史 宋濂 210
24 明史 张廷玉 332
相關 東觀漢記 東漢劉珍 022
相關 新元史 民國柯劭忞 257
相關 南明史 共和国錢海岳 120
相關 清史稿 民國赵尔巽 529
相關 清史 民國國防研究院 550
相關 新清史 民國國史館 046
相關 清史 共和国清史编纂委 092

宋祁(998年-1061年),字子京安陆(今属湖北)人,徙居开封雍丘(今河南杞县),中國北宋文学家史学家。与其兄宋庠诗文齐名,时呼“小宋”、“大宋”,合稱“二宋”[1]。著有《宋景文公集》。

生平[编辑]

少时家道中落[2],宋天圣二年(1024年)与其兄宋郊同举进士,宋祁原為殿試第一。當時輔政的章獻太后覺得弟弟比哥哥名次高不合禮法,所以改判宋郊為第一,宋祁第十。[3]初任复州军事推官。召试,授直史馆。历官国子监直讲太常博士龙图阁学士史馆修撰、知制诰、工部尚书、翰林学士承旨。

宋祁處於北宋階級矛盾的時期,寶元二年(1038年)時任同判禮院,上疏認為國用不足在於「三冗三費」,三冗即冗官、冗兵、冗僧,三費是道場齋醮、多建寺觀、靡費公用。主張裁減官員,節省經費,宰相呂夷簡指責他是朋黨,並加以打擊。

宋祁性侈華,“多内宠,后庭曳罗绮者甚众”。[4]亦喜拥妓醉饮,宋庠諷刺宋祈说:“听说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还记得某年同在州学内吃虀饭时么?”[5]

修史[编辑]

曾与欧阳修同修《新唐书》,《新唐書》大部份為宋祁所作,前后长达十餘年。期間一度为亳州太守,“出入内外”,把稿件随身携带。在任成都知府时,每晚开门垂帘燃烛,疾筆至深夜[6]。據說宋祁修史期間好寫冷僻字詞[7]。如《舊唐書》原寫“紹引軍直掩其背”。宋祁嫌它不夠典雅,用“繚”字來替換“直掩”。再如《舊唐書》有“李林甫代張九齡為中書令,希惠妃之旨,托意于中貴人,揚壽王瑁之美,惠妃深德之”之語,宋祁在新書中改為“九齡罷,李林甫專國,數稱壽王美以揠妃意,妃果德之”[8]。一次歐陽修寫了“宵寐匪禎,札闥洪庥”八個字去請教他,宋祁想了一會兒,說道:“ 這是說‘夜夢不祥,書門大吉吧’?”歐公又說:“《李靖傳》云:‘震雷無暇掩聰’,亦是類也!”[9]宋祁明白了他的用意。後來,寫文章再也不用冷僻字詞。

作品[编辑]

宋祁文简古艰涩,亦不乏畅达之作,散文如《题司空图诗卷末》一文曰:“噫!表圣,贤者也。以其贤故,一言一物为后人爱秘若此。宁当时之人举不及后人之知表圣耶?是不然。同时者□,异时者慕,尚何怪哉!”寫得極有感情。而因其词《玉楼春》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之句,人称红杏尚书。他为人喜奢侈,多游宴。其词多抒写个人生活情怀,未摆脱晚唐五代艳丽旧习。但构思新颖,语言流丽,描写生动,一些佳句流传甚广。又如《鹧鸪天》有“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十万重”之語,風行一時,傳入皇宮中,一宫女稱其為小宋。後來仁宗召见宋祁,宋祁顯得惶悚不安。仁宗卻說:“蓬山不遠”,並將宫女赐給宋祁,传为美谈。

原有文集一百五十卷,已散佚。清四库馆臣自《永乐大典》辑其遺文,编为《景文集》六十二卷。近人辑有《宋景文公集》;赵万里辑有《宋景文公长短句》。

評價[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 东轩笔录》说宋祁“博学能文,天资蕴籍”。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宋史·宋祁传》:“祁字子京,与兄庠同时举进士……人呼为‘二宋’,以大小别之。”
  2. ^ 王得臣《尘史》说:宋氏兄弟“就学安陆,居贫。冬至,召同人饮。谓客曰:‘至节无以为具,独有先人剑鞘上裹银得一两粗以办节。’(祁)乃笑曰:‘冬至吃剑鞘,年节当吃剑耳’”。
  3. ^ 文獻通考》卷三十一·科舉考四·舉士:郊與弟祁均以詞賦得名,時奏郊第一,太后不欲弟先兄,乃擢郊第一,祈第十。
  4. ^ 《东轩笔录》:“宋子京……多内宠,后庭曳罗绮者甚众。尝宴于锦江,偶微寒,命取半臂,诸婢各送一枚。凡十余枚至。子京视之茫然,恐有厚薄之嫌,竟不敢服,忍冷而归。”
  5. ^ 钱世昭《钱氏私志》:“宋庠居政府,上元节至书院内读《周易》,闻其弟学士祁点华灯拥歌妓醉饮达旦。翌日谕所亲令诮让云:‘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齑煮饭时否?’学士笑曰:‘却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同在某处州学吃齑煮饭是为甚底?’”
  6. ^ 《钱氏私志》记载:“宋子京(祁)晚年知成都,带《唐书》于本任刊修。每宴罢,开寝门,垂帘燃二椽烛,媵婢夹侍,和墨伸纸,远近皆知为尚书修《唐书》,望之如神仙焉。”
  7. ^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四稱《新唐書》,“列傳用字多奇澀,殆類虬戶銑溪體,識者病之”。《郡斋读书志》稱其诗文“多奇字”。《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五十二“宋景文集六十二卷補遺二卷附錄一卷”條亦載:“晁公武《讀書志》謂祁詩文多奇字,……殆以祁撰《唐书》,雕琢劖削,务为艰涩,故有是言”。
  8. ^ 黃永年《〈舊唐書〉與〈新唐書〉》,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第54頁
  9. ^ 祝穆《事文類聚》别集卷五文章部“文不必換字”條

来源[编辑]

  • 范镇《宋景文公祁神道碑》(《名臣碑传琬琰集》上集卷七)
  • 宋史》卷二八四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