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美齡
Soong May-ling giving a special radio broadcast.jpg
宋美齡發表電台廣播,1945年1月1日
任期
1943年6月1日-1949年1月21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郭德潔/李秀文
任期
1950年3月1日-1975年6月1日
前任 郭德潔/李秀文
繼任 劉期純
个人资料
其他名字 蔣宋美齡女士蔣夫人
出生 1897年3月5日(1897-03-05)
 大清江蘇省松江府上海
逝世 2003年10月24日(106歲)
 美國纽约州纽约市曼哈顿
國籍  中華民國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父母 宋嘉澍
倪桂珍
配偶 蔣中正(1927-1975)
親屬 宋霭龄(大姐,大姐夫孔祥熙
宋庆龄(二姐,二姐夫孙中山
宋子文(大哥)
宋子良(大弟)
宋子安(二弟)
子女 蔣經國(繼子)

蔣緯國(繼子)

學歷 中學:美國 衛斯理安學院英语Wesleyan College
(Wesleyan College)
大學:美國 衛斯理學院文学士
(Wellesley College B.A.)
信仰 西方基督教新教循道宗
簽名 宋美齡的簽名
軍事背景
效忠 國民革命軍
服役 航空委員會秘書長
服役时間 1936-?
军衔 文職人員佔中將缺
參戰 中國抗日戰爭

宋美齡(英文名:Soong May-ling,1897年3月5日-2003年10月24日)[註 1][1]:187[2]冠夫姓尊称为蔣宋美齡女士蔣夫人。前中華民國第一夫人中國國民黨總裁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及第一、二、三、四、五届中華民國總統蒋中正的第四任妻子,前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及第六、七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的繼母。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議主席團主席、中國國民黨中央婦女工作委員會指導會議指導長、天主教輔仁大學復校第二任董事長及名譽董事長。美國韋爾斯萊大學博士[3]:187。对近代中國歷史中美關係影響深遠。

早年經歷(1897年—1926年)[编辑]

1897年3月5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宋美齡出生於中国大清上海浦東川沙鎮(內史第)位在浦東川沙鎮蘭芬堂七十四弄一號。父亲宋嘉澍廣東省文昌县(今屬海南省)人,曾担任美南监理会(今卫理公会牧师,后经营出版业致富。母亲倪桂珍,出身上海名門望族。宋美齡在六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兩位姐姐宋靄齡宋慶齡分别比她年长8岁和4岁,哥哥宋子文比她年长3岁,兩位弟弟宋子良宋子安则分别比她年幼2岁和9岁。

宋美齡在美國在學時留影,1910年

1903年,宋美齡就读上海三一堂女塾。1908年,宋美齡与宋慶齡同赴美國留学,先后在新泽西州萨米特镇以及乔治亚州梅肯之皮德蒙特學院、衛斯理安學院就读。1912年,进入马萨诸塞州衛斯理學院。1917年,回到中国。1918年,在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擔任英语教师,后任上海工部局儿童劳工工作委员会秘书

1922年,蔣中正與宋美齡在上海初次見面後,便追求宋。由于蒋已婚,并信仰佛教,倪桂珍强烈反对他们交往,要蒋先與所有妻子、侍妾解除婚約,才答應他們交往。

1926年7月9日,蔣就任中國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誓師北伐」[4]:12。1927年4月12日,蒋进驻上海,向宋求婚。

1927年12月1日,蒋中正和宋美龄举行婚礼
1927年12月1日,蒋中正和宋美龄举行婚礼

中年前期經歷(1927年—1949年)[编辑]

1927年,蔣登報聲明與幾位前妻脫離關係。12月1日,蔣與宋於上海結婚。[4]:14結婚儀式先後於上海西摩路(今陕西北路)369号宋家和静安寺路戈登路大華飯店舉行。[5]:187其時有報紙在標題上一语双关称蔣宋聯姻为“(蒋)中(正)(宋)美(齡)合作”。[5]:188婚礼分两次进行:先在宋宅会客厅举行西式婚礼,后在戈登路大华饭店出席中式婚礼。大华饭店婚礼在乐曲声中完成后,蒋宋来到花园摄影。在一系列由 "中华照相馆" 师傅拍摄结婚照片上,蒋穿尖领衬衫、打浅色领带,配着深色西服,胸口还别着花,宋则身穿浅色旗袍,斜披白纱,头戴一个用花蕾编成的小花冠,手捧一束玫瑰。

1930年,在宋促使下,蒋在上海虹口昆山路景林堂正式接受洗禮,成為基督教徒。1931年10月26日,《時代雜誌》美國版封面人物為蒋宋夫婦。1934年,國民政府在蒋宋主導下開始推行「新生活運動」,宣傳新政內容;秋天,隨蒋作1個月西北考察。

1932年,宋擔任中國航空委員會祕會長,並曾經負責組建當時中國空軍,日後被空軍譽為「中國空軍之母」,對中國空軍現代化貢獻重大。1937年,蒋授權宋掌握空軍;宋聘請陳納德將軍整頓中國空軍。

西安事變[编辑]

1936年12月12日凌晨,楊虎城張學良在西安扣押蒋,實行「兵諫」,發生舉世震惊的西安事變。消息傳出後,宋大為震驚。她當時正在上海養病,沒有隨行。聞訊後,顧不得身體不適,急忙趕回南京政府人員商議解救辦法。宋竭力陳說,用和平方法解決西安事變營救蒋之重要,要求各方「檢束與忍耐,勿使和平絕望」,「推進軍事之前,先盡力求委員長出險」。隨後,宋與宋子文等人於12月15日飛往西安,代表蒋同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正式順利談判,達成協議。12月25日下午,蒋宋等人飛離西安,西安事變和平解決。

抗戰時期和中美關系[编辑]

1938年,宋出版《戰爭與和平通訊》;組織婦女工廠和戰時學校,以「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婦女工作指導委員會」為全國婦運最高指導機關。美國《時代周刊》把蒋宋作為1938年第一期封面人物,評選他倆為1937年「时代年度風雲人物」,并指出「一九三七年,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國家是中國。在陸地,在海洋,在天空,中國人同入侵的日本人展開了殊死搏鬥。尤其是在上海,中國軍隊連續十三周阻止了日本人的前進。在這個關鍵時刻,領導這個國家的是一位最能幹的領導人蒋中正和他的傑出夫人宋美齡。」

1941年8月12日,蔣日記寫道:「與妻車遊,妻稱此生未有如妻對夫名愛之人,即世界中亦未有如妻待夫之忠愛者。余聞此言,甚覺自慚也。」[6]

蒋中正、宋美龄夫妇與史迪威中將於緬甸,1942年
宋美齡於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1943年宋美齡於美國母校衛斯理學院發表演說之宣傳海報

1943年,為了美國更支持和同情對中國抗日戰爭 ,宋作為蒋之特使,於該年二月訪問美國,成為美國總統羅斯福夫人埃莉諾·羅斯福貴賓,在白宮住了十一天。她儀態優美、風度高雅和言談適度,贏得羅斯福夫婦敬佩。在此期間並完成對美國募款任務,並於2月18日在國會發表演說,成為第二位女性(第一位是荷蘭女王)、第一位中國人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勸說美國將注意力從歐洲戰場轉移到日本對中國侵略,為中國贏得美國同情。隨後,宋又去美國各地發表演說,所到之處無不引起轟動,總計超過25萬人聽過她演說。3月1日,宋美齡首次单独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封面人物,這也是她第三次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前兩次是與夫婿蔣中正共同被選為封面人物,其中有一次是1937年與夫婿蔣中正共同被選為年度風雲人物。

當時,美國朝野對日本空襲珍珠港和美軍在太平洋戰爭初期遭受重創記憶猶新,所以對中國艱苦抗戰的英勇表現產生由衷敬意。他們把這種敬意集中表達在對宋美齡的歡迎上。加以宋美齡有著在美國接受教育的背景,美國人覺得這是自己國家培養出來的高雅人才,油然而生出一種自豪感。因此,美國一時掀起「宋美齡熱」,傳播媒介大量報導她的行涵,許多雜誌以她的肖像作為封面。她所到之處,人們鼓掌歡呼,慷慨捐款,支援中國抗日戰爭,美國國會更順勢廢除實行已有60年惡名昭彰的「排華法案」,提高美國華人地位。接著,宋美齡又訪問加拿大,擴大中國抗戰的國際影響。

戰時,她為國軍縫製軍服以及在醫院探望國軍照片,成功激起許多中國人民的愛國心。

蔣介石與宋美齡,攝於1943年

1943年11月,蒋宋出席中、美、英三國首腦開羅會議,宋美齡穿梭於蒋中正和美國總統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之間,充分顯示外交才幹。由於蔣不會說英文,居中翻譯協調的工作全部由宋負責,羅斯福事後說:「我對蔣先生的印象十分模糊,現在想想,我對蔣先生的認識,幾乎全部是透過他的夫人。」事後,邱吉爾對羅斯福說:「這位中國女人可不是弱者」!

國共內戰在華時期[编辑]

1946年,為調停國共衝突,美國派遣特使馬歇爾來華,接受蔣中正夫婦招待,由於接受西方教育,宋與馬歇爾在各方面交流反應,引起民情不同的中國人及部分美國人批評。10月,蔣夫婦首次造訪台灣,參加「台灣光復一周年紀念」活動,對台灣留下深刻印象。

1947年4月23日,宋美齡受聘為世界婦女公民協會名譽主席。[7]:83414月26日,國際母親大會在巴黎揭幕,宋美齡任榮譽主席。[7]:8342

戰後,宋美齡姐夫孔家與宋家所形成的孔宋集團在政治默許下,在貿易特許權金融等上下其手,被許多近代史研究者認為是導致當時中國國民黨形象敗壞主因之一。台灣公視「世紀宋美齡」第二集「奮起與挫敗」中,曾描述宋美齡親人孔宋家族以權勢謀私利,1948年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打到宋美齡姨甥孔令侃,但在宋干預下,蔣特地發一封電報給當時上海市長吳國楨處理此事,露出內心掙扎。[8]

國共內戰在美時期[编辑]

1948年底,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一路失守,蔣爭取美國對他再次支持。11月28日,宋美齡飛往美國,商洽美援。[4]:5712月3日,會晤馬歇爾,12月10日會晤杜魯門。[9]:230蔣同意宋美齡直接尋求美國政府援助,且提示與美方商談時,可明白傳達其個人進退之態度[10]:116-117然而被美國總統杜魯門冷淡處理,在美國無能為力。

12月26日,蔣函電宋美齡,告知政局恐即有變化,希望其儘速返國:

「其關係在桂派而不在共匪也」[11]:27-28

12月27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汝父親努力黨國多年艱苦决不可輕言辭職不負責任再者奉化絕非安全居住之所免得受人暗算廣東台灣似較相宜請轉告美」[12]:70

12月28日,續函電:

「……汝父在京如不能維持則須赴台灣或廣州决不能回鄉總理革命數次失敗而後竟得成功我等為四萬萬人民及將來國民計算只能抵抗到底不惜任何犧牲如下野回鄉對內不能行使政權對外不能代表國家無法繼續革命而對不起總理故此舉余絕對反對現在只能決心克服困難……」[12]:71

1949年1月21日,函電蔣經國:

「……汝父此次返鄉余對渠之康健與安全甚為憂慮祗要父親之安全能保全余等仍可繼續為國家努力奮鬥因此間並非無希望且與多方人士已有聯絡正在極力推動中希汝即日赴鄉婉勸父親務必同來加拿大暫住余當與汝等在晤面會商一切盼速電復(覆)美」[12]:78

2月6日,函電蔣經國:

「……父安全問題確湏顧慮余亦曾屢電提及倘能出國一行親自考察軍事科學以備將來改進軍隊之張本最好蓋現在中國情勢雖有政治力量而無軍事實力仍難指揮否則亦以遷往台灣為宜總之家鄉實非安全之地希將此意轉告汝父為要再據密報共匪行動奮勇因內部現有問題又薛岳態度近來究竟如何盼復(覆)美」[12]:812月15日,函電蔣經國:「……汝父在鄉實非久計且倘和談告成更難安居亟宜預謀易地靜養為要余亦歸心如箭但現時歸亦無補時艱而稍留此間於黨於國定有裨益總之汝父革命偉業切不可認為即此竟事應繼續加强奮鬥也美」[12]:832月26日,函電蔣經國:「……余因病滯美診治未得即行返國至感痛心李某派員在此多方活動而賴普漢英语Roger Lapham等回美後對汝父有不利言論故余之工作寔不能鬆懈倘一離此中心即失對於汝父之再起必更加多阻力耳總之余趁此診治時間在美至少對李某及美國對我不利之份子發生抵消作用也務望善待汝父並將國內情形隨時見告為盼美」[12]:88

3月6日,函電蔣經國:

「……此間謠傳張治中等赴係勸父將權柄交李又各省參議會亦有同樣要求并本黨同志亦有舉動請父出國以便和談等等此種謠傳是否屬實余本擬俟月底病稍愈回國但國內情況究竟如何父計劃定否盼即詳告美」[12]:893月24日,派人帶消息給蔣經國,謂「美國對華政策有轉變之趨向」[13]:172

5月16日,函電蔣經國:

「……知隨父抵普陀甚慰余意上海恐難久守為父之安全起見不如早赴台灣希轉陳考慮此間工作雖遇阻礙但仍積極進行日來國內政治情形如何盼復母」[12]:1126月28日,函電蔣經國:「……黃仁霖帶函收到盼父親早日遷往大溪國內宣傳工作應加緊進行使民眾自動表示擁護父親為中國唯一之領袖以達國內國外互相呼應之目的美」[12]:1167月18日,函電蔣經國:「……近月之工作美各方對華立場續為好轉稍可告慰國內方面亦須加緊進行父親視察各地時警衛方面應一併佈置以防西安事變之重演是所至要美」[12]:118

10月13日,函電蔣經國:

「……此次雙十節共黨計劃利用華僑作反對政府之運動幸我方事前妥善佈置使共黨迫於取消原定計劃且多華僑團體在慶祝會皆表示擁護政府及父親請即轉陳父親為荷美」[12]:12811月30日,函電蔣經國:「……至為憂急此間各事一俟稍有頭緒即日飛返美」[12]:13212月26日,函電蔣經國:「……貴恙痊癒甚慰以後希多珍攝聖誕又臨願上帝祝福我國此詢年祉並請轉方良緯國靜宜美」[12]:135

中年後期經歷(1950年-1975年)[编辑]

晚年蔣介石与夫人
1960年6月,美國總統艾森豪(左)訪問台北,與蔣中正(右)、宋美齡(中)合影,圖後為美國駐台北大使莊萊德(Everett F. Drumright)。
飛虎隊所拍攝的宋美齡,1965年

1950年1月13日,宋美齡自美國返國。[4]:63基於宗教信仰與認知,宋反對共產主義,反對中國共產黨,支持「反共復國」,並創辦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華興育幼院等。1952年8月,宋赴美國就醫。[4]:711953年10月,宋美齡受任為中央婦女工作會指導長。[4]:751954年9月11日,宋函電蔣經國:「……汝就職後關於健康更宜注意務勿使舊疾復發是要美」[12]:17910月,宋美齡自美國返回台灣。[4]:791958年6月12日,函電蔣經國:「……汝侍父在馬公小住甚慰對孝文身體痟瘦最好不必對其學業逼之過甚我已開始在醫院檢查並聞母」[12]:1878月26日,函電蔣經國:「……金馬局勢緊張至為憂念尚希善侍父親並將情況隨時告知為要余定明日應邀赴西部母」[12]:197

1965年8月,宋美齡飛美國訪問。[4]:1101967年,擔任在台復校天主教輔仁大學董事長。1974年3月,蔣介石與宋美齡設宴餞別即將卸任離華美國大使馬康衛夫婦。[4]:131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以突發性心臟病,於下午11時50分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享年89歲。[4]:133-134中華民國政府為其舉行國葬。同年,蔣經國接掌中國國民黨主席,接掌黨政軍大權。4月29日,蔣經國午飯後,奉接宋美齡手諭一封:「經國:今天又屆你的生辰,往年我都為你設席與人共聚,一享天倫之樂。此次自 父親撤手離你我之後,我們再也無此興緻作任何怡宴之擧。今晨我特別起得早,為你禱告,祈求 上帝給你智慧健康和毅力,並特別賜福予你,這是我今年以此為壽。母字。」[14]:209月16日,宋搭乘中美號專機赴美,行前發表〈書勉全體國人〉,全文3000多字:

「近數年來,余迭遭家人喪故,先是姊夫庸之兄去世,子安弟、子文兄相繼溘逝,前年靄齡大姊在美病篤,其時總統多感不適,致遲遲未行,迨趕往則姊已彌留,無從訣別,手足之情,無可補贖,遺憾良深,國難家憂,接踵而至;兩年前,余亦積漸染疾,但不遑自顧,蓋因總統身體違和,醫護恐稍有怠忽,衷心時刻不寧。……如是幾近兩年,不意終於捨我而去,而余本身在長期強撐堅忍、勉抑悲痛之餘,及今頓感身心俱乏,憬覺確已罹疾,亟需醫理。……當茲小別,特抒所懷,敬致余由衷的感謝。……」[15]:72

隔年,宋離開台灣,定居美國。

晚年前期經歷(1976年—1988年)[编辑]

1978年4月15日,函電蔣經國:「……汝所撰風木孝思所流露胸中之慟愴至情諒國人覽及必對汝之為人立世可有更深一層之認識即余雖曰潛於徧袒閱畢此文彷彿亦不期然而然為之動容回溯無數往事夢中遽醒後低徊不捨嘆人生之不逮在此三年時或陪側或來電函不輟相慰令余感之環顧現代世界泰半兒女至親關係淡若寒冰所謂松柳甄異質疾風知勁草布諸孫曾等只能共體風木孝思之旨意傳諸世代則可以引為我家之厚庥矣母」[12]:604-60512月22日,函電蔣經國:

「……汝對余之安全澈夜未眠既感且慰但余個性對善意者以善相餉對惡意者執拗不恥余與父親結褵時已下決心置生死於度外在此四十九年中曾多次面對噩厄不由然有處之泰然之感今即有大批匪類來美其又能莫如何耶且我心田磊落光明何懼之有余即遭其暗算固不能與泰山相比擬但卑鄙行為將令當世輿論更能領悟暴露無遺當對匪承認之消息傳來初時反應介於惋惜其淺見及憤慨其薄義交織之惋惜者若當時美秉政諸君不若茲之顢頇無遠見美今日對赤禍滋延南美各地之危機有中華民國之大陸代其作有效之制裁憤慨者乃中華民國在父親領導下於艱苦卓絕抗日環境下軍閥百般優越條件誘惑下均嚴峻拒之今向以人權第一民主第一自由世界所膽望標榜之領袖國家竟行如此下策自況其行為正常三十年來之畸型情況其固自取其道但惜者將來遭殃受累受咎者乃美人也將來得利之漁者決非美國也但為此艱難情況下之中華民國計以冷靜頭腦測之政治為物在無道義者操持下倏敵倏友乃司宜見慣若以沉着應付下不浮不燥不負氣得體行事令某些美人星星之良知不為泯滅即時把持時機可得近水樓台先得月之佳兆優先也最忌者乃是被對方漠視或漸漸淡忘令每下愈況之沉沒地步若我自身一如現在之奮發自強屹立不搖以待轉機之來臨亦未始非國家之良策國格之最好表現下盼汝熟籌之母」[12]:659-661

12月31日,函電蔣經國:「……閱及此間報章接著收到卅日來電報導話經過汝聲言使者其魚目混珠之敷衍了事伎倆實獲我心日來得諸各方直言及看法即是諛媚政權者心覺其為自身計都不為智敏之措施因中東和議固告失敗為挽回威望急不及待以忠誠之友國為羔羊笫對二年後之選舉將毫無幫助且此賣友之舉將令他人寒心對美國家有害而無益且為一般美人所不器……」[12]:666-669

1979年,美利堅合眾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後,宋在美國仍堅持反共復國。2月10日,函電蔣經國:

「……美方推卸責任托詞謂大陸用武力統一者已非中華民國而是台灣國也美對伊朗之保障乃前車之鑑余向來對銖細末事均可採取或容納中外及各方意欲惟對中華民國之存亡大關鍵無可圓融志不可奪即其欲逐余離去亦由之且引以為革命者之殊榮母」[16]:12-13

2月24日,函電蔣經國:

「……外國友人如此涵抱正義感為我出力若同志中仍不能挺身站起來消泯懦怯則何以對總理及父親耶余亦夫復何言母二月二十一日」[16]:22

1980年6月16日,函電蔣經國:

「……今更值此國家前途荊棘重重之秋若因私人之喜惡恩怨而阻撓提命任務實為幫倒忙實非國家之幸……母六月十六日」[16]:94-95

1981年5月29日,宋慶齡去世,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國大使館曾向宋美齡發訃聞,希望她能到北京祭拜二姊,宋拒絕請求。5月30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經國覽孫夫人逝世香港及此間謠諑紛紛四起月前廖承志已倩託陳香梅函報孫夫人病危廖得彼方最高層同意請余赴北平陳並告令侃希得一覆音余聞後置之不理今日又據無電報謂匪方請台北人士參加喪禮一切旅行費用由彼方承擔並參加喪禮人員座機得在降落再者此間美方報導者大放厥辭謂此乃二方面協商之大好機會話中有話無非替此間解決難題也不闡而明匪方統戰用心之深邃及巧妙惡毒值得隨時注意《紐約時報》報導我發言人PATRICK CHUNG謂不知余是否會去北平此人究竟何許人耶難道其尚不知余五十餘年之堅定立場耶發言人其模稜兩可之答覆對余個人人格絲毫無損但對國內國外之視聽將有相當之影響也他人不諳以為手足之情或可改轍易幟日本蹂躪我國土生靈為之塗炭千百萬餘今共匪為我同血同種其任性陷害殘殺我同胞其兇狠千百倍於日虜余一向詈詆共匪為人面獸心試問此種獍猻可與交往耶骨肉雖親大道為重我等做人做事須對得起上帝國家民族及總理主義父親在天之靈其他均無論矣母字五月三十日」[16]:152-154

1981年6月1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母親大人膝下敬稟者大人五月三十日電諭對母親大義凜然精神至受感動大人一貫與匪不共戴天之高尚人格堅毅意志不但為國人之所共仰亦實世人之所共知共信匪宣佈大姨病重病逝消息目的即在製造假象擴大統戰曾切囑黨政方面對此必嚴正慎重處理按政府在台北之發言人為新聞局宋楚瑜外交部劉達人並無如《紐約時報》所稱之PATRICK CHUNG顯見此一報導不惟決無根據而且別有用心除繼續澈底追查外謹先請大人釋念再匪方於逝世消息發出後並曾以宋慶齡治喪委員會名義來電稱蔣經國先生及閤家沉痛奉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名譽主席宋慶齡於一九八一年五月廿九日廿點十八分在北京逝世這是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莫大損失也是親屬們的莫大損失為此我們向她的親屬表示沉痛的哀悼此種詭詐邪惡自當置之不理又半個月來匪軍在海峽方面頗有蠢蠢欲動跡象並首次有軍艦五艘編隊通過海峽此自不可不提高警覺小心處理加強防務天時已入炎夏又有大姨噩耗務懇母親千萬保重肅叩福安兒經國跪稟六月一日」[16]:155-157

最終,宋美齡並未出席喪禮。

1982年7月,中共統戰部長廖承志致信蔣經國,呼籲兩岸展開和談,「相逢一笑泯恩仇」。8月17日,宋在決策幕僚協助下,透過中央社發表“給廖承志公開函”:

「承志世侄:

七月廿四日致經國函,已在報章閱及。經國主政,負有對我中華民國賡續之職責,故其一再聲 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乃是表達我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及中國國民黨浩然正氣使之然也。

余閱及世姪電函,本可一笑置之。但念及五十六七年前事,世姪尚屬稚年,此中真情肯綮,殊多隔閡。余與令尊仲愷先生及令堂廖夫人,曩昔在廣州大元帥府,得曾相識,嗣後,我總理在平病況阽危,甫值悍『匪』孫美瑤臨城綁劫藍鋼車案後,津浦鐵路中斷,大沽口並已封港,乃只得與大姊孔夫人繞道買棹先至青島,由膠濟路北上轉平,時逢祁寒,車廂既無暖氣,又無膳食飲料,車上水喉均已冰凍,車到北平前門車站,周身既抖且僵。離滬時即知途程艱難,甚至何時或可否能如期到達目的地,均難逆料,而所以趕往者,乃與總理之感情,期能有所相助之處,更予二家姐孫夫人精神上之奧援,於此時期中,在鐵獅子胡同,與令堂朝夕相接,其足令餘欽佩者,乃令堂對總理之三民主義,救國宏圖,娓娓道來,令餘驚訝不已。蓋我國民黨黨人,固知推翻滿清,改革腐陳,大不乏人,但一位從未浸受西方教育之中國女子而能瞭解西方傳來之民主意識,在五十餘年前實所罕見。余認為一位真正不可多得之三民主義信徒也。

再者,令尊仲愷先生乃我黃埔軍校之黨代表,夫黃埔及我總理因宅心仁恕,但經多次澆漓經驗,痛感投機份子之不可恃,決心手創此一培養革命精銳武力之軍校,並將此尚待萌芽之革命軍人魂,交付二人,即是將校長之職,委予先總統,以灌輸革命思想,予黨代表委諸令尊,其遴選之審慎,自不待言。觀諸黃埔以後成效,如首先敉平陳炯明驍將林虎洪兆麟後,得統一廣東。接著以北伐進度之神速,令國民革命軍軍譽鵲起,威震全國,猶憶在北伐軍總司令出發前夕,余與孫夫人,大兄子文先生等參加黃埔閱兵典禮,先總統向學生訓話時,再次稱許廖黨代表對本黨之勳猷(此時廖先生已不幸遭兇物故,世姪雖未及冠,已能體會失怙之痛矣。)

再次言及仲愷先生對黃埔之貢獻時,先總統熱淚盈眶,其真摯慟心,形於詞色,聞之者莫不動容,諒今時尚存之當時黃埔學生,必尚能追憶及之。余認為仲愷先生始終是總理之忠實信徒,真如世姪所言,為人應“忠孝兩全”,倘謂仲愷先生乃喬裝為三民主義及總理之信徒,而實際上乃為潛伏國民黨內者,則生兄非有虧忠貞;若仲愷先生矢心忠貞,則豈非世姪有虧孝道耶?若忠孝皆納(「納」為不任事與不足之意)。則廖氏父子二代對歷史豈非茫然自失,將如何作交代耶?此意尚望三思。

再者在所謂“文化大革命”鬥臭、鬥垮時期,聞世姪亦被列入鬥爭對象,虎口餘生,亦云不幸之大幸,世姪或正以此認為聊可自慰。

……

國學大師章太炎陳炯明撰墓誌,謂我總理聯俄容共鑄成大錯,中國共產黨曲解國父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民族之要旨,斷章取義,以國父容共一詞為護身符,因此諱言國父批牘墨跡中曾親批「以時局誠如來書所言,日人眼光遠之人士,皆主結民黨,共維東亞大局;其眼光短少之野心家,則另有肺腑也;現在民黨,係聯日為態度。」此一批示顯見:(一)總理睿知,已洞察日本某些野心家將來之企圖;(二)批示所書「現在」民黨當以聯日為態度,所言即謂一切依國家之需要而定,聯日聯俄均以當時平等待我為準繩。當時日本有助我之同情心,故總理乃以革命成功為先著,再者毋忘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有對中山先生肝膽相照之日本信徒為我革命而犧牲者。世姪在萬籟俱寂時,諒亦曾自忖一生,波劫重重,在抗戰前後,若非先總統汴仁念舊,則世姪何能脫囹圄之厄,生命之憂,致尚希冀三次合作,豈非夢囈?又豈不明黃台之瓜不堪三摘之至理耶?

此時大陸山頭主義更為猖獗,貪污普遍,賄賂公行特權階級包庇徇私,萋萋叠聞;「走後門」之為,也牲牲(註「牲牲」眾多也。)皆是,禍在蕭牆,是不待言,敏若世姪,抑有思及終生為蟒螫所利用,隨時領導一更,政策亦變,旦夕為危,終將不免否?過去毛酋秉權,一日數驚,鬥爭侮辱,酷刑蕩盡,然若能敝帚自珍,幡然來歸,以承父志,澹泊改觀,養頤天年,或能予以參加建國工作之機會。倘執迷不醒,他日光復大陸,則諸君仍可冉冉超生,若願欣賞雪竇風光,亦決不必削髮,以淨餘劫,回頭是岸,願捫心自問。[17]款款之誠,書不盡臆。順祝安謐。

蔣宋美齡 八月十七日」[18]:429-431

9月21日,函電蔣經國:

「……此次余致廖承志公開函末段提及彼等匪若幡然來歸不必削髮除淨餘劫乃因相傳黃巢衄後既無山寨綠林好漢自刎之氣慨又無法遁匿乃詣雪竇寺但終被發覺而不能脫其罪愆余引雪竇寺之名勝既隸奉化蔣氏家風必以寬大仁愛為懷之寓意也諒必有人領悟此含意也母」[16]:308

1984年2月16日,為勸告鄧穎超信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曾發表“致鄧穎超公開函”:

「穎超先生大鑒:

數年前四人幫倒垮前後,聞先生曾幾遭險厄;甚至受怵受逼,將至自殉邊綠,幸卒無恙。 論先生在共黨中之黨齡如此資深,尚時陷於朝不保夕之境地,令人惻然不已。近閱報載,先生在我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六十週年紀念會中曾作一次演說,追念在我總理中山先生主持下,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確定」了「聯俄」「容共」(非如所言「聯共」)及「扶助農工」三大革命政策。玆將當時決策之來源為先生道之。

按當時國家處境危殆,外則有世界列強企圖恣意瓜分中國。加之各帝國主義藉用不平等條約之各種特權,不斷榨取我人力、物力、資源,以填其慾壑;國內則有大小軍閥猖獗,生靈塗炭,民生凋敝。我總理深感於此,乃為求中國在國際上享有平等待遇,呼籲世界助我自助,亦即是求取消束縛我國之不平等條約,但世界列強猶如聾瞶,不加理會,此時僅新起之蘇聯政權,別具心裁,予我革命基地廣東以極有限之械彈,得一箭雙鵬之收獲,當時,蘇聯政權被各國歧視,世界地位,極為孤立,其予我一臂之助,既可博得全世界受壓迫眾生之好感,並又可以之炫耀於列強之前,顯示蘇俄政權乃是有正義感之政權。且在廣大之中國,順理成章樹立一將來征服世界不絕之兵源—亦即充當其炮灰之資源。假此機會肆意吸收訓練基幹份子,以貫徹由蘇俄所控制之全世界蘇維埃帝國藍圖之推行與實施。名利雙收,莫過於此。再者,當時大會所通過之「容共」政策,旨在聯合國內一切反軍閥反帝國主義之力量,其實,共產黨之力量,證之於當時所謂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由上海法租界潛逃至嘉興南湖開會)到會者僅十二人耳。其首腦人物為陳公博周佛海張國燾董必武毛澤東等,事實上,中國國民黨乃是中國共產黨之褓母。

蓋若非仰賴當時國民黨之掩護、育養,其何能成為後日之「黨」耶?且如陳公博、周佛海等終亦認為共產黨主義不適於中國而摒棄之,由共產主義信徒而搖身一變竟成為後日之漢奸,此亦是共產黨頭兒腦兒對主義信仰之最大諷刺。或日:何以謂國民黨為共產黨之褓母耶?須知,當時共產黨黨員參加我黨政軍者,事先均宣誓效忠國民黨,永矢勿渝,總理及黨中央無分彼彼此,允其依個人志趣選擇參加,憑其資歷,委以權位。但總理已鄭重指出,共產主義不適合於中國國情,此一最基本要旨,共產黨則對之諱莫如深,始終企圖瞞騙世人,反之,共產黨徒卻銳意陰謀成立共黨細胞於我各單位之中,擴張潛力,並進一步攫取武力,後日之葉劍英、彭德懷、賀龍、林彪,以及過氣之小軍閥朱德(夤緣當時江西朱培德主席之關係,得為南昌警察局長,結果釀成南昌暴動,並攜去全部警察槍械及黨羽 而遁逃),曾任廣東時代國民黨候補中央委員及黨中宣部代部長之毛澤東等人無不先宣誓效忠國民黨,而後背叛誓言,成為反國民黨之一羣。……此試與中外綜理國家萬機之政治家總擁有靜穆之修養與磊落之風格相提並論,乃適成強烈對照。諒先生定必默許余言。

回憶,前在重慶抗戰時期,曾與大姊孔夫人數度與先生聚首交談,徵詢先生對當時抗戰問題及國家前途之展望,余二人均認為先生識解超羣,娓娓道來,理解精透,所談及之問題均無過於偏頗之處,實我當時女界有數人才,迄今思之,先生談話所表達者,言皆由衷歟?抑受共黨指使而飾言之歟?姑不究其內容真偽,猶記嘗告家姊:若鄧穎超能為國家民族效一己之力,必脫穎而出,甚至超穎而出也。又何必沈湎於被泰半理智之猶太人所不齒之德國猶太馬克斯理論所蠱惑耶?固然,一九二〇年時代馬列理論曾在俄國得手,憑藉許多因素僥倖成功,此實由於當時一般知識份子沈醉於「時髦心理」,令馬列邪說靡漫於知識階層,大多自認為馬列信徒或馬列崇拜者。尤其在法國,幾乎造成倘任何人不能誦說幾句馬、列、恩教條,則必被目為白痴或非知識份子之風氣,祇要是馬列教條,即不求甚解,「圖圄吞棗」,猶如天詔,(近日時代雜誌亦有技述法國知識份子之盲從風氣)。加之,法國左派理論家沙特(Jean Paul Sartre )不時以辯證法邏輯語彙,撰寫似是而非之文字,莠言惑眾。(近二年來已逐漸經阿宏(Raymond Aron )駁斥其矯偽,至於體無完膚。)周先生正在當時此種熱潮中留法,接受馬列理論薰陶。待李立三路線失敗後,共黨二萬五千里流竄時期,遵義會議前夕,周先生已得有領導地位。但卒被毛澤東所奪取。論資格、人望、能力、見解,周先生均凌駕乎毛澤東之上,本當續任共黨軍委會主席,但在遵義不知係感於前途荊棘滿地,事不可為耶?抑被毛澤東以小小「三面紅旗」手法使之望陷阱而卻步耶?抑雖有領袖慾而卻無領袖之毅力及自信耶?此在齡思考中,始終為一費解之疑竇。

洎聞先生所言,謂中國共產黨人是「言必信,行必果」,此乃指所謂「文化大革命」對同胞之信諾耶?抑指先生幾遭不幸而言耶?據所聞知,大陸人民名「共產黨」為「破產黨」—即家破人亡之謂也。故對共產黨之言行,大陸稚子亦已不予置信。齡近聞由大陸探親返回自由世界者云,其親戚竊告,「台灣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陸手無武器億萬遭殃之人民也」。並命認為台灣為自由之燈塔,未來脫離苦海復甦之唯一希望與力量,共黨中央欲利用先生與我黨宿舊關係,再次遊說,豈非有意置先生於「養媳婦做媒人」身不由己,令先生愧赧難堪耶?近三十餘年來,共黨政權已早知無再可侵蝕金馬台澎之復興基地,乃重襲統戰故技。以惡言毀謗為張本,或以蜜語騙詐為武器,企達成「三度合作」。殊不知第一次我總理寬大容共,遂使原不過五十餘人之共產黨徒,經中國國民黨繈褓鞠育後造成騷擾動亂,凡十四年。及再次容共,乃當中日戰爭國家存亡關頭,先總裁不究既往,誠恕相待,原望其回心轉意,以抵禦外侮為重,豈知共黨以怨報德,趁火打劫,鑄成大陸之沈淪。二次慘痛,殷鑑昭昭,一而再之為己甚,其可三乎?……先生高壽已登耄耋,當已無所恐懼。若言出肺腑,則請規勸大陸迷途諸君,「學習中山先生之榜樣」,再次信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復使大陸民眾,猶如台灣同胞,享有安寧、富裕、康樂、有希望、有前途之生活,不然,則將如李自成張邦昌及跪於杭州岳墳前之秦檜夫婦鐵人,永受萬世唾罵。須知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邯鄲學步,猶未晚焉。維希三思之。即此順頌 大安

蔣宋美齡謹啟」[18]:432-434

是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長信大義凜然已交中央社向海內外發布大人每於邪惡張牙舞爪之時必定予以當頭棒喝足令匪膽寒心悸……」[16]:402

2月18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大人勸告鄧某公開信思精而旨嚴義正而語婉不獨深發世人警省亦足使匪類悔禍海內外無不衷誠讚嘆景仰欽慕各報及空飄揚印件容當彙呈睿察肅叩福安兒」[16]:404

1986年,宋美齡返台,參與出席 蔣公百年誕辰紀念活動,上台發言說出「我只希望,讓三民主義的光輝,普照大陸」。並發表「我將再起」演說:「二十九年(1940年)戰況正趨激烈,而國際局勢益見陰霾之時,美齡亦不時振筆為文,以期鼓舞純正的愛國思想,並建立堅強無比的信心,這些文字,經合刊成書,題名為〈我將再起〉。先總統還特別寫了一篇序文,肯定『中國將必從它的許多艱難困苦中,崛起而為一強大的國家。』但也同時提醒國人:『只有拿出堅忍不拔的勇氣向前邁進,我們才能使一個新的中國屹立於世。』」[19]引起臺北政壇議論。

1988年,蔣經國過世,享年78歲。副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中國國民黨擬推李登輝代理黨主席之前,宋致函當時國民黨祕書長李煥表達異議,認為此事不宜過急。7月,中國國民黨十三全黨代表大會通過李登輝總統為黨主席。7月8日,宋美齡以中評會主席團主席身分發表「老幹與新枝」演說,道出她的憂慮,是她在台灣公開政治場合最後一次發表演說,蔣家在台灣四十年統治亦正式結束。宋在講稿中說:

「主席,各位同志:

中國國民黨十三全會定於民國七十七年(1988年)七月七日集會於復興基地台北近郊,是日為歷史上蘆溝橋事變日,深具意義,余今與會,目睹各界同志,集集一堂,實深感慰。尤憶民國十三年(1924年)一全大會集會廣州,與會同志,朝氣蓬勃忠黨愛國之情溢於言表。余當時在座,曾親聆總理昭示,組織有力政黨,以黨改造國家。

國父九十四年前革命創黨,先儼耀如公為總理密切夥伴,掩護同志籌助經費,余家為秘密集會處所之一,因而遭致清室懸賞通緝,被迫舉家倉促逃避東瀛。國內有志青年紛紛響應,諸如無數成仁黨國元勳,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拋頭顱灑熱血,勇往直前,歷經推翻滿清創立民國,興辦黃埔軍校,總裁受命東征北伐,統一全國,抗日軍興歷時八載,始獲勝利,得廢除不平等條約,收復台澎,其艱難困苦,非身歷其境無法體會。而今復興基地,照耀光明之火,為大陸十億同胞之所寄。北伐成功至抗戰開始,未及十年,其間軍閥割據,共黨猖亂,日本一再侵犯,人民水深火熱,全面抗戰,陣亡將士及被日軍蹂躪殺戮同胞,更不計其數,諸凡前者之犧牲,始有今日之黨國。

各位同志熟諳黨史,當已了然於胸。三全大會,總裁昭示:保證國民黨光榮歷史的基礎,四全大會昭示:黨內團結為禦侮圖強之基,民國二十七年臨全大會,總裁提示:國民黨必須堅強團結、強化全黨,十全大會昭示:健全組織,悉皆本黨應奉行之準則。眼前正值緊要關頭,老成引退,新血繼之,比如大樹雖新葉叢生,而卓然置基於地者,則賴老根老幹。於今黨內白髮蒼蒼,步履蹣跚者,不乏當年馳騁疆場之鬥士或為勞苦功高之重臣,其對黨國之貢獻,絲毫不容抹煞,當思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夫國之強,黨之壯,賴有一定之原則,連續生存之軌跡,創新而不忘舊,前進而不忘本,當年國父如不建黨立國則無今日之中華,台澎依舊日本殖民地,飲水思源發人深思。

諸位與會同志,選之各界皆黨之菁英,對黨忠誠,為黨策謀,此次集會一堂,歷時一周,望能竭精殫智,排除自私,捐棄己見,一切以黨國為先,以復興基地為起點,拯救十億大陸同胞,庶幾不負總理、總裁及元勳先烈在天之靈。惟今時逾半世紀,世局不停動盪,總理、總裁昭示之真義未變,吾黨之原則亦未變,今後黨之發揚光大,有賴紀律之恪遵,有品有德優秀人員之引進,然而其不容變者則是黨之精神、黨之原則、黨之方向及黨之紀律。其不可有者則為藉黨逞私欲,個體求眩眾,標新立異,動搖國本;坊間新聞媒體對國事之批評與建言,應訴諸社論專欄,堂堂正正供大眾判讀,如任意製造民意,混淆視聽,則非所應為,而為國人所共棄。總理創五族共和,志在團結;同為漢族,自無所謂獨立之理。以美國之崇尚民主自由,不惜內戰,制止分離,其理自明。夫崇尚民主,慎防爾民我主。如今社會正受衝擊,人民企求:法制民主,持舊創新,在在需求準則。黨設主席表率全黨,其產生應根據憲章,不宜草率為之。各位同志身負重託,心繫安危,自當內和不同外納輿情,求新而非排舊,守紀而非乖張,法律必須嚴格遵守,暴亂亟應依法切實制止,庶幾可以推行民主鞏固經濟,在黨主席領導下群策群力繼續發揚本黨輝煌歷史,余飽經憂患,志切黨國,肺腑之言,提供各同志參省。

敬祝各位身體健康。」[19]

晚年後期經歷(1989年-2003年)[编辑]

1991年宋美齡再次離台赴美,並從官邸帶走大批行李共100多箱。由於赴美時是持「元首通行證」離境,曾引起批評,中華民國外交部於1994年9月7日「主動說明行政院已『專案核准』要給宋」一本「外交護照[20]。之後除了1994年9月10日清晨,宋美齡返台探視她病危的外甥女孔令偉外,不再回過台灣,長居紐約。

1995年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五十周年,宋接受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鮑伯·杜爾參議員賽蒙英语Paul Simon (politician),分別代表共和黨民主黨邀請,出席美國國會為她舉行盛大致敬會,以表彰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中美關係所做貢獻。這是她最後一次公開場合露面。[21]

赴美後宋美齡深居簡出,幾乎不接受外人拜訪。[21]

2003年10月24日,臺灣時間5時17分,宋美齡於紐約逝世,享壽106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參戰國領袖及夫人中最長壽者[8]

家族[编辑]

她的兩位姊夫分别是孔祥熙孫中山

其曾孫蔣友柏於長女出生甫滿月,便與其妻女赴美與宋美齡女士聚會,並由其命名為「得曦」(是時家族字輩排行至「得」),且與其拍照。蔣友柏回國後曾回憶曾祖母時說到見其玄孫女時非常歡喜。後其長子蔣得勇出生前,宋女士已去世,來不及讓曾祖母見到蔣得勇一面,感到非常惋惜。

身後各界反應[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全國社會各界均表達對蔣夫人過世感到難過,並肯定其對中華民國的貢獻。許多民眾主動前往設在臺灣各處的簡易靈堂,向這位「永遠的第一夫人」致敬。

中華民國政府由時任總統陳水扁頒佈褒揚令

故總統 蔣中正夫人宋美齡女士,資賦穎秀,維四岳之通靈;才慧雙修,隨百花而誕降。早歲負笈遊美,卒業麻州衛斯理女子學院,學貫中西,超群拔萃;相夫弼政,瀝膽披肝,歷經開國、靖難、剿共抗戰戡亂等諸役,尤以西安事變,蹈危履險,深入虎穴,厥績至偉。抗日戰爭期間,週旋壇坫,應邀赴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演講,蜚聲海甸,鞏固中美邦誼,終至勝利。出席開羅會議,確保我國領土完整,盛譽揚輝,貢獻至鉅。為我國空軍建軍,展佈新猷;創辦華興育幼院,施愛遺孤;成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恢弘婦權;籌設振興復健醫學中心,澤惠群民。綜其生平,跨歷三世紀,惠愛在朝野,簡冊留芬,允垂世範。上壽歸真,殊深軫悼,應予明令褒揚,以示政府崇念懿德之至意。

此外,中華民國政府致送國旗覆棺。由於家屬認為宋美齡已經入殮,致送之國旗與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致送之黨旗到紐約後,家族並未舉行覆棺儀式。宋美齡與宋子文宋藹齡孔祥熙都安葬於紐約芬克里夫墓園

在紐約的宋美齡告別式上,可以說是蔣家多年來的大集合,除了身體健康不佳的蔣方良沒能前去外。包括蔣孝文遺孀徐乃錦蔣孝章俞揚和夫婦、蔣孝武前妻汪長詩、遺孀蔡惠媚蔣孝勇遺孀方智怡蔣緯國遺孀丘如雪,子蔣孝剛以及第三代的蔣友梅、蔣友蘭、蔣友松、蔣友柏蔣友常、蔣友青等皆出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南京宋美龄别墅

中共官方與民間均肯定她在抗戰時對中國的高度貢獻。

新闻联播》在报道宋美龄逝世时,赞扬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到美国游说联合对抗日本。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贾庆林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席何鲁丽宋庆龄基金会都向宋美龄亲属发去唁电,对宋美龄女士逝世表示哀悼[22]。贾庆林所发唁电全文如下:[23]

宋美龄女士亲属:

惊悉中国近现代史上有影响的知名人士宋美龄女士逝世,我谨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表示深切哀悼,并向你们表示诚挚慰问。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贾庆林

二〇〇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美國[编辑]

時任美國總統喬治·沃克·布希表示:「蔣夫人永遠是全體美國人民的親密朋友,為她的過世感到十分難過。」

评价[编辑]

自评[编辑]

“The only thing Oriental about me is my face”(「我這個人只有長相是東方的。」)[24]

舆论[编辑]

國際皆推崇她為「中國空軍之母」,中國民間也有「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稱謂。

美国将军史迪威说:“直率、坚强、有活力。喜欢权力,爱抛头露面……”

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儿子埃利奥特·罗斯福说:“蒋夫人多年来始终是以一种征服人的魅惑与假装对她的谈话对方发生兴趣的方式来应付人——尤其是男人,这已经成为她的第二性格。我怕看她的第一性格发作,说实话,那会吓坏我。”[25]

陳香梅:「對年輕一代而言,美齡女士的一切是如此遙遠而近乎神秘。但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國近代史的風雲人物,沒有一位能和她一較雌雄。」[26]:1

孫穗芳:「宋美齡雖已走入歷史,但其睿智、堅毅、優雅的形象卻留在人們的心中。尤其是她有一顆中國心。」[26]:1

陸鏗:「在沒有見到宋美齡之前,以為她一定是高高在上,不大理人;沒想到得遇宋美齡後,見到她對每個工作人員都是笑咪咪的,給人以和藹可親的印象,沒有一點架子。」[26]:1

柏楊:「宋美齡除了有一個中國人的面孔和西方教育習慣的生活外,在她的內心深處,埋藏著的卻是中國傳統當權派的封建暴力。」[26]:1

逸闻[编辑]

在白宫餐桌上,罗斯福总统谈到令人头疼的矿工罢工问题,问宋美龄应该如何处置工运领袖,她很自然地举起手,在喉咙上一划。[27]

1986年1月20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余在白宮作晤強欲其供給余美籍護士小姐三餐事實上從未有過彼等不住白宮從未吃過一頓白宮飯再說余每日換被單五次在二十四小時內袛睡一次其他時間均有節目會客與羅總統談話焉有睡五次哉?……」[16]:648

參見[编辑]

影視形象[编辑]

電影[编辑]

註解[编辑]

  1. ^ 宋美齡出生日期尚存爭議。蔣家族譜世諜稱宋美齡生於1899年;參見《傳記文學》第三三九期,1990年8月號。《宋家王朝》(The Soong Dynasty, Sterling Seagrave, 1985)。一書說她出生於1897年3月5日。宋美齡首次赴美護照則顯示她出生於光緒二十四年二月十二日(轉換為公曆是1898年3月4日)。而《紐約時報》則在她的訃文中說她出生於1898年3月5日。

参考文献[编辑]

  1.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ISBN 9578506074. "光緒二十五年乙亥二月十二日生。" 
  2. ^ 〈宋美龄生日之谜〉. 日本新华侨报网. [20100430]. 
  3.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ISBN 9578506074. "立法院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5. ^ 5.0 5.1 師永剛、張凡編著. 《蔣介石:1887~1975.上》.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11-03. ISBN 9787507534474. 
  6. ^ 蔣介石日記》,1941年8月12日
  7. ^ 7.0 7.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07. 
  8. ^ 8.0 8.1 〈蔣宋美齡辭世!生前不作傳 一切留待歷史還原〉. Nownews今日新闻 (台北: 今日傳媒(股)公司). 2003-10-24 [2010-02-01]. 
  9. ^ 江深、陈道阔. 《大决战(下):裂岸》. 香港: 中原出版社. 1991-04. 
  10. ^ 12月3日,蔣介石函電宋美齡:「關於兄個人之進退,只要於國有益,中國不為共黨所統治,則隨時可以離職讓賢,此意不妨以友義關係予之誠懇密告,亦望其能開誠直談,勿作外交詞令。」見劉維開:〈從《蔣中正總統檔案》看蔣夫人1948年訪美之行〉,《近代中國》季刊第158/159期,台北:近代中國雜誌社,2004年12月
  11. ^ 劉維開. 《蔣介石的一九四九——從下野到復職視事》. 台北: 時英出版社. 2009-08. 
  12.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12.12 12.13 12.14 12.15 12.16 12.17 12.18 周美華、蕭李居 (编).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年. 
  13. ^ 蔣經國. 〈危急存亡之秋〉//《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書局. 1988年. 
  14. ^ 蔣經國. 《守父靈一月記》. 台北: 正中書局. 1976-01. 
  15. ^ 高仕隱. 《蔣緯國進乎??退乎?》. 台北: 長歌出版社. 1990-01-25.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周美華、蕭李居 (编).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下).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年. 
  17. ^ 王銘義. 《中國時報》 (台北: 中國時報集團). 2003-10-25: (A15). 
  18. ^ 18.0 18.1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 台北. 1998. 
  19. ^ 19.0 19.1 蔣宋美齡奪權之謎 老幹新枝吐露心聲. 《旺報》. 台北: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 2014-01-16. 
  20. ^ 明報》 (香港: 明報報業有限公司). 1994-09-08. 
  21. ^ 21.0 21.1 《世紀宋美齡》
  22. ^ 〈宋美龄走完106岁人生路〉. 人民网. 2003 [2012-08-06]. 
  23. ^ 〈贾庆林电唁宋美龄逝世〉. 人民网. 2003-10-24 [2012-08-06]. 
  24. ^ Chiang Kai-shek's widow dies. BBC. 2003-10-24 [2010-02-01]. 
  25. ^ 汪荣祖、李敖《蒋介石评传》
  26. ^ 26.0 26.1 26.2 26.3 〈永遠的第一夫人——宋美齡圖輯〉. 《明報月刊》 (香港: 明報雜誌有限公司). 2003-12. 
  27. ^ 罗斯福总统夫人回忆录This I Remember 284页

相關書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榮銜
首任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
1948年5月20日 - 1949年1月21日
繼任:
郭德潔
(代理)
前任:
郭德潔
(代理)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
1950年3月1日 - 1975年4月5日
繼任:
劉期純
教育職務
前任:
田耕莘
天主教輔仁大學董事長
1967年-1992年
繼任:
單國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