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守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完颜守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完顏守道,本名習尼列。祖父為金源郡王完顏希尹[1],以祖父之功績,擢升為應奉翰林文字。皇統九年,同知盧龍軍節度使事,曾曆任獻、祁、濱、薊四州刺史。世宗完顏雍駕幸中都,經過薊州,父老遮道請留再任。平章政事移剌元宜舉以自代,於是遷為昭毅大將軍,授職左諫議大夫。內族完顏晏以舊恩拜左丞相之職,完顏守道勸諫世宗因為他初即位,天下才略為安定,邊境的警報還沒有平息,剛是大有可為的時候,唯恐晏並非其材。必欲親愛,莫若厚與之祿,俾勿事事。」乃授完顏守道以太尉之職,守道自請退休。世宗追錄扈從將士的功勞,欲行賞賚,但是帑藏已經空竭,倡議借貸人民的財富以支付。守道勸諫當時人因為活在虐政之下,剛剛開始歡喜更生,如今仁恩尚未到及,而征斂的事情遽出,如何合符民望?甯願用盡宮中所有,亦應該無取於民。遂聽從他的見議。契丹人叛亂,遼東猛安謀克在其境的或會附從他們,朝議意欲遷徙他們回國內,守道極力陳述此舉不可。右副元帥謀衍率兵討伐賊寇,不立即攻擊,守道力言此事於朝廷,朝廷下詔派遣僕散忠義紇石烈志寧前往代任,東方才得以平定[2]

大定二年(1162年),宮中失火,而方完成修葺,時已入夏,頗為妨礙民力,完顏守道諫議停罷。未幾,改為太子詹事,兼右諫議大夫,馳驛規劃山東兩路軍糧,及賑饑荒。守道借籍大姓戶口,限令以他們每年的儲備,使盡輸其贏餘入官,複給其直,以是軍民皆有足夠。拜為參知政事、兼太子少保,守道誠懇推辭,世宗下諭不准。當時契丹餘黨未附的民眾仍多,北京、臨潢、泰州的居民不安,下詔守道佩金符前往安撫他們,給群牧馬千疋,以備軍用。完顏守道招致契丹骨迭聶合等部落內附,人民因以寧息。還進尚書左丞,兼太子少師。曾經跟從世宗狩獵於近郊,有虎傷及獵夫,世宗欲親射自射殺,守道叩馬極諫才停止。繼而拜為平章政事。大定十四年(1174年),宋人遣使因陳請手接書事,左丞石琚等議聽從其請求,世宗主意未決,守道等以為不可准許,世宗最後聽從,既而,又遷為右丞相,監修國史,再遷為左丞相,授職世襲謀克[3]

大定二十年(1180年),編修《熙宗實錄》完成,世宗因守道並沒有隱瞞他的祖父完顏希尹不當之事而讚美見他直筆。再請致仕而世宗再不准許。進拜為太尉、尚書令,改授職尚書左丞相,朝廷下諭:「丞相之位不可虛曠,須用老成人,故複以卿處之,卿宜悉此。」未幾,複乞致仕,世宗申述以守道為先朝勳臣之後代,特委以三公重任,自他秉政以來,效竭忠勤,世宗甚為欣賞。今引年老而求退,甚得宰相體面,然而未有能代任之人,以是難而聽從他的請求,希望守道勉勵。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坐擅支東宮諸皇孫食廩,奪去官階一級。尋改兼太子太師,特錄其子完顏珪襲封為謀克,充當為符寶祗候。章宗為原王,曾下詔練習騎鞠,守道進諫認為仍在哀制中而未可。世宗卻認為此習武備而已,親自為之則不可,跟從朕的命令則無妨。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守道再次懇求致仕,優詔准許,特賜宴於慶春殿,世宗手飲以卮酒,錫與甚厚,以其子完顏守珪為侍行,又賜次子完顏璋進士府第。明昌四年(1193年),守道逝世,年七十四歲。世宗聽聞後震悼,派遣其弟點檢司判官完顏蒲帶致祭,賻銀千兩、重彩五十端、絹五百疋。太常見議諡號為「簡憲」,世宗改為「簡靖」,蓋因重他的能有始有終[4]

參考[编辑]

  1. ^ 《金史 卷59 表第一 宗室表》
  2. ^ 金史 卷88 列傳第二十六 完顏守道傳》:“守道,本名習尼列,以祖穀神功,擢應奉翰林文字。皇統九年,同知盧龍軍節度使事,曆獻、祁、濱、薊四州刺史。世宗幸中都,過薊,父老遮道請留再任。平章政事移剌元宜舉以自代,於是遷昭毅大將軍,授左諫議大夫。內族晏以恩舊拜左丞相,守道諫曰:「陛下初即位,天下略定,邊警未息,方大有為之時,恐晏非其材。必欲親愛,莫若厚與之祿,俾勿事事。」乃授以太尉,致仕。世宗錄扈從將士之勞,欲行賞賚,而帑藏空竭,議貸民財以與之。守道曰:「人罹虐政,方喜更生,今仁恩未及,而征斂遽出,如群望何,甯出宮中所有,無取於民。」遂從其言。契丹叛,遼東猛安謀克在其境者,或附從之,朝議欲徙之內地,守道極陳其不可。右副元帥謀衍將兵討賊,不即擊,守道力言於朝,詔遣僕散忠義、紇石烈志寧往代之,東方以平。”
  3. ^ 金史 卷88 列傳第二十六 完顏守道傳》:“大定二年,宮中十六位火,方事完葺,時已入夏,頗妨民力,守道諫而罷。未幾,改太子詹事,兼右諫議大夫,馳驛規畫山東兩路軍糧,及賑民饑。守道籍大姓戶口,限以歲儲,使盡輸其贏入官,複給其直,以是軍民皆足。拜參知政事、兼太子少保,守道懇辭,世宗諭之曰:「乃祖勳在王室,朕亦悉卿忠謹,以是擢用,無為多讓。」時契丹餘黨未附者尚眾,北京、臨潢、泰州民不安,詔守道佩金符往安撫之,給群牧馬千疋,以備軍用。守道招致契丹骨迭聶合等內附,民以寧息。還進尚書左丞,兼太子少師。嘗從獵近郊,有虎傷獵夫,帝欲親射之,守道叩馬極諫而止。俄拜平章政事。十四年,宋人遣使因陳請手接書事,左丞石琚等議從其請,帝意未決,守道等以為不可許,帝卒從之,詳在《紇石烈良弼傳》中,既而,遷右丞相,監修國史,複遷左丞相,授世襲謀克。”
  4. ^ 金史 卷88 列傳第二十六 完顏守道傳》:“二十年,修《熙宗實錄》成,帝因謂曰:「卿祖穀神行事有未當者,尚不為隱,見卿直筆也。」尋請避賢路,帝不許。進拜太尉、尚書令,改授尚書左丞相,諭之曰:「丞相之位不可虛曠,須用老成人,故複以卿處之,卿宜悉此。」未幾,複乞致仕,帝曰:「以卿先朝勳臣之後,特委以三公重任,自秉政以來,效竭忠勤,朕甚嘉之。今引年求退,甚得宰相體,然未得代卿者,以是難從,汝勉之哉。」二十五年,坐擅支東宮諸皇孫食廩,奪官一階。尋改兼太子太師,特錄其子珪襲謀克,充符寶祗候。章宗為原王,詔習騎鞠,守道諫曰:「哀制中未可。」帝曰:「此習武備耳,自為之則不可,從朕之命,庸何傷乎?然亦不可數也。」二十六年,懇求致仕,優詔許之,特賜宴于慶春殿,帝手飲以卮酒,錫與甚厚,以其子珪侍行,又賜次子璋進士第。明昌四年卒,年七十四。上聞之震悼,遣其弟點檢司判官蒲帶致祭,賻銀千兩、重彩五十端、絹五百疋。太常議諡曰簡憲,上改曰簡靖,蓋重其能全終始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