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中的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宗教上的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wHA.jpg

家牛在世界上各種宗教,最主要是印度教耆那教拜火教,以及古埃及,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宗教,被視為神聖的動物。特别是印度一些州和尼泊爾被禁止宰殺。

印度教[编辑]

Mahimsyat.sarva.bhutani(veda).jpg

在吠陀時代,牛一直是財富的象徵。然而牠們既不是不可侵犯的,也不像今天如此以同樣的方式尊敬。

牛受崇敬,因為印度教徒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它的奶製品和靠牠們種地,牛糞作為燃料和肥料的來源。早期吠陀時代偶然也有殺牛祭祀。但是後來受耆那教和佛教非暴力主張影嚮,殺牛被視為殺婆羅門。在往世書中牛被视為豐饒的象徵。

拜火教[编辑]

牛被宣布為所有的身體和道德醜惡現象的靈丹妙藥。

猶太教[编辑]

伊斯蘭教[编辑]

伊斯蘭教允許的牛的屠殺和牛肉消費,牛肉也是穆斯林的主要肉食。但在印度,因為該國大量信奉印度教和耆那教的人口,莫臥兒帝國多數的皇帝實行宰牛的禁令。奧朗則布已經選擇一些地方禁止殺牛。

在印度穆斯林和印度教徒衝突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宰牛的習慣。

耆那教[编辑]

古代歐洲[编辑]

現代[编辑]

在今天印度教徒佔多數的國家,如印度和尼泊爾,牛乳作為舉行宗教儀式的一個關鍵部分(有淨化作用,新屋入伙後要用牛奶做一些儀式)。在一些地方,早餐前喂牛吃一些食物可帶來好運。

在印度一些邦允許殺牛,一些完全禁止。在印度十四個邦可殺水牛但不可殺黄牛,而另外六個邦則完全禁止殺黃牛與水牛。

尼泊爾[编辑]

尼泊爾境內,乳牛(或母牛)屬於國獸日语国獣。人們利用從乳牛身上獲取的牛奶,來製作和食用各類奶製品,如酸奶酥油黃油等等。作為與印度同樣以兴都教為多數信仰國家,在本國屠宰乳牛與瘤牛(或公牛)是被完全禁止的[1];而乳牛(母牛)也被視作(富饒繁榮女神拉克什米化身,與瘤牛(公牛)作為濕婆坐騎南迪)相對應。在當地,每年的提哈節英语Tihar (festival)(即本地的屠妖節或「尼泊爾燈節」)期間,必有一天是為乳牛節英语Gai Jatra;人們透過感謝神祇的恩賜與乳牛的貢獻,祈求在未來生活中得到神明保佑、繼續幸福安康

雖然乳牛被視為神聖之物、可以自由穿行於尼泊爾大街小巷,但同屬種的水牛卻基於宗教需求,被允許合理性宰殺,並作為性力派女神提毗供品之一。當地餐館亦有售賣一種特色蒸餃(即饃饃),其外型近似中國水餃小籠饅頭,而內餡則多以水牛肉為主[2]

緬甸[编辑]

緬甸,牛肉忌諱相當普遍,特別是在佛教界。在緬甸牛通常是無法再工作時才宰杀。牛用於在全國58%的畜力,很少有人吃牛肉,如當地佛教徒在某些宗教儀式上棄肉食的時候,會先放棄牛肉。幾乎所有屠夫也是穆斯林而不是佛教徒,因為佛教有不殺生的教義。

在該國的最後一個封建王朝,雍笈牙王朝,習慣性的消費牛肉要接受公共鞭笞懲罰。

1961年8月29日緬甸議會通過了國家宗教促進法,其中言明全國范圍明確禁止牛的屠宰,如穆斯林作為宗教群體宗教節日屠宰牛,則被要求申請豁免許可證(但只實行了一年)。

斯里蘭卡[编辑]

在斯里蘭卡,2013年5月一個30歲的僧人Bowatte Indrarathana自焚,抗議政府允許宗教少數派屠宰奶牛(主要是斯里蘭卡摩爾人)。

中國[编辑]

在古代中國,牛肉曾是中國漢族的重要飲食限制,如黃牛和水牛因對耕作有重要作用而得到尊重。在周代甚至天子也不常吃,而有的皇帝下令禁止殺牛。傳統中醫也不建議食用牛肉,因牛肉是熱性食物,被認為會擾亂人體的內部平衡。

在書面資料上(包括軼事和道教禮儀文本),這個禁忌最早出現在9至12世紀的唐宋時代,豬肉成為主要的肉食。到了16至17世紀,牛肉禁忌有成為中國道德的框架內被廣為接受的原則。在中國社會,只有不能被充分吸收的種族和宗教群體(如回族苗族)和外國人食用這種肉。這種忌諱導致宰牛的屠夫幾乎也是穆斯林。

有時,一些看到自己將被屠宰而哭泣的牛會被放生到附近寺廟。

日本[编辑]

在古代日本,因神道和佛教影嚮和在675年天武天皇一道敕令下,日本人忌食四足動物的肉,在1612年,幕府宣佈禁止宰牛的具體法律,直到19世紀明治天皇親身食用牛肉,才算打破日本人的食肉禁忌(以前處理死牛和屠宰工作由部落民中的穢多負責)。

印尼[编辑]

在印尼中部爪哇的庫杜斯,那裡的穆斯林因從前是印度教徒,所以保持禁止宰牛和食牛肉的傳統。

皮革[编辑]

在宗教多元化的國家,皮革廠商通常小心地澄清他們的產品中使用的各種皮革。例如,皮鞋將標籤動物皮革。印度教徒可避免牛皮。許多印度教徒是素食主義者不會使用任何種類的皮革(因此皮革工人在印度教國家視為賤民)。

耆那教禁止使用任何皮革,因為它是通過殺害動物得到。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文獻來源[编辑]

  • Achaya, K. T., 《A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Indian Foo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19-565868-X 
  • Shaffer, Jim G., 《Cultural tradition and Palaeoethnicity in South Asian Archaeology》, (编) Erdosy, George, 《The Indo-Aryans of Ancient South Asia》, 1995, ISBN 3-11-014447-6 
  • Shaffer, Jim G., 《Migration, Philology and South Asian Archaeology》, (编) Bronkhorst, Johannes; Deshpande, Madhav, 《The Indo-Aryans of Ancient South Asia》, 1999, ISBN 1-888789-04-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