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話白話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學
Lit.jpg
文學
各國文學
記事總覽
出版社文学期刊
文学獎
作家
詩人小說家
其他作家

官話白話文,又称京白華文,是狹義的白话文。「现代白话文主要有4种,分别是官话白话文(京白)、吴语白话文(苏白)、粤语白话文(广白)以及中州韵白话文(韵白)。」[1]然在這4种之外还有其他漢語白話文,如臺語白話文。日常生活中交流使用的白话文,是指官话白话文。

官話白話文指以1919年五四運動前後的官話口语为基础,经过加工的书面语(故白話文又稱語體文),以区别春秋戰國至1910年代的写作规范——文言文[2]

歷史[编辑]

宋代已有話本[註 1]兩代也有部分白話小說,如《水滸傳》(元朝)、《西遊記》(明朝)、《金瓶梅》(明朝)、《紅樓夢》(清朝)等,不過為古白話,而且古白話作品在古代文壇上祇佔少數,文言文在當時仍然是主流。白话文运动以後,政府推广官話白話文教育,官話白話文才取代了文言文,成為寫作的主流,使文言文慢慢地退出了歷史的舞台。五四运动中,知识分子进一步提炼了官話白话文。

清末开始的文体改革可以分为“淺白文言體”、“淺文白话體”和“大眾語文體”三个阶段。

从二戰後,官話白話文成为中国大陆、香港、澳門、臺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政府文書及敎育所採用的文體。此文體後來雖被称为标准书面中文或者现代书面中文,民初時人黃覺僧認為此文體難免流於官話口語,不能使言文漸趨一致,溝通民間彼此之情意。[註 2]另香港、澳門等粵語區也有使用此種官話白話文,但以粵音而非官話音朗誦。

發展[编辑]

中華民國初年的五四運動使新文化運動走向高峰。知識分子如胡適陳獨秀等人倡導的新文化運動,除了大力引進各種西方學說,標榜科學與民主外,因鑑於文言文有礙於表情達意,也鼓励白話文。他們積極提倡以近口語的白話文代替文言文,強調「我手寫我口」,競相出版刊物,如《新青年》等,為文學帶來一片新思潮,令白話文很快流行全國,全面取代文言文的地位。而后在白话文运动成功的基础上,1930年代的上海又兴起了大众语运动,由上海的文化教育界人士陈望道陈子展胡愈之叶圣陶黎烈文等发起,并得到鲁迅的支持,在申报自由谈副刊上发起了“大众语”的讨论,主张要求白话文写得更加接近大众口语,提倡彻底的口语化。以白话文运动为发端的文学革命,结束了几千年以来中文书面语与口语脱节的局面,实现了书面语的口语化,对传播新思想,繁荣文学创作,推广国民教育,起了重要作用。不過當時有學者林紓認為,對粵、閩語等使用者而言,所謂的白話文運動以官話為基礎,難免言文不一。[註 3]

参阅[编辑]

註釋[编辑]

  1. ^ 北宋时期邵雍创作的《安乐窝歌》已经有白话文倾向:我說的是陣卻得「茅屋半间任逍遥,山路崎岖宾客少。 看的是无名花和草,听的是枝上好鸟叫! 春花开得早,夏蝉枝头闹。 黄叶飘飘秋来了,白雪纷纷冬又到。 叹人生,容易老,终不如盖一座,安乐窝。 上写着:琴棋书画,渔读耕樵。 闷来河边钓,闲来把琴敲, 喝一杯茶,乐陶陶,我真把愁山推倒了!」
  2. ^ 胡適:<答黃覺僧君《折衷的文學革新論》>
  3. ^ 林紓:<致蔡鶴卿太史書>

參考內容[编辑]

  1. ^ 韩昊洋. 白话文的前世今生.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2-24 [2020-1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3). 
  2. ^ Jacob., Mey,.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pragmatics. Amsterdam: Elsevier. 1998. The centuries-old three-way opposition between classical written Chinese, vernacular written Chinese, and vernacular spoken Chinese represents an instance of diglossia. ISBN 0080429920. OCLC 39508217. 

参考文献[编辑]

  • 周有光,1999,《白话文运动八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