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陶之戰 (東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定陶之戰
曹操統一北方的戰爭的一部分
日期興平二年(195年)
地点
定陶 (今山東定陶西北)
结果 呂布失去兗州,連夜棄營撤往徐州
参战方
曹操 呂布
指挥官与领导者
曹操
郭嘉
呂布
陳宮
兵力
不過千人 超過一萬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定陶之戰,是東漢末年在曹操統一華北的戰爭中,曹操攻佔定陶,驅逐呂布勢力出兗州的作戰。

曹操在濮陽之戰攻打呂布後,在袁绍帮助下,再次重整旗鼓。興平二年(195年)春天,曹操侵襲定陶(今山東定陶西北)的呂布軍[1]。濟陰太守吳資守衞南城,未能攻拔。正好呂布殺至,又擊破呂布軍。同年五月,曹操派先前被呂布部將薛蘭李封所杀的李乾的儿子李整率李乾的军队随诸将进攻定陶,攻打駐軍鉅野的薛兰、李封。呂布親自援救,被曹操擊敗,呂布被迫撤退而走。曹操殲滅鉅野守軍,斬殺薛蘭、李封,乘勝進駐乘氏[2][3]

此時,曹操獲悉徐州牧陶謙已死,打算趁機奪取徐州,再回軍消滅呂布。謀士荀彧指出,兗州是成就霸業爭奪天下的基地。當前應抓緊戰機,收割熟麥,儲存糧秣,積蓄實力,先集中力量消滅心腹之患呂布。然後進軍討伐割據揚州的袁術,控制淮、泗流域。如現在遠征徐州,呂布必定趁虛而入,兗州郡縣可能陷落呂布之手。前攻徐州多所殺戮,必然人自為戰,無降服心,即能破之,亦難據有。倘若徐州軍民堅壁清野,嚴陣以待,一時不能攻克,您將陷於進退失據,無家可歸的危險境地。曹操採納荀彧的意見,放棄進攻徐州的企圖。不久,呂布從東緡出發與陳宮會合,率領超過一萬大軍,進擊曹操。當時,曹操軍隊在外收麥,留營者不過千人。營西有長堤,其南方為樹林。曹操當即集結部隊,以主力埋伏在長堤之後,派一部兵力列陣挑戰。呂布以為曹操兵少,率軍急攻,被曹操誘入設伏地域後,伏兵突起,步騎聯合夾擊,呂布軍大敗潰逃。曹操緊隨追擊,進抵呂布營寨,呂布無力出戰,又恐被曹軍圍攻,遂連夜棄營撤往徐州投奔新領徐州牧的劉備。曹操乘勝攻取定陶城,並分別派出部隊收復兗州各縣[4][5]

參考資料[编辑]

  1. ^ 資治通鑑 卷六十一 漢紀 五十三》:曹操敗呂布於定陶。
  2. ^ 三國志 卷一 魏書•武帝紀》:二年春,襲定陶。濟陰太守吳資保南城,未拔。會呂布至,又擊破之。夏,布將薛蘭、李封屯钜野,太祖攻之,布救蘭,蘭敗,布走,遂斬蘭等。布複從東緡與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時太祖兵少,設伏,縱奇兵擊,大破之。〈魏書曰:於是兵皆出取麥,在者不能千人,屯營不固。太祖乃令婦人守陴,悉兵拒之。屯西有大堤,其南樹木幽深。布疑有伏,乃相謂曰:“曹操多譎,勿入伏中。”引軍屯南十餘裏。明日複來,太祖隱兵堤裏,出半兵堤外。布益進,乃令輕兵挑戰,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騎並進,大破之,獲其鼓車,追至其營而還。〉布夜走,太祖複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布東奔劉備,張邈從布,使其弟超將家屬保雍丘。秋八月,圍雍丘。冬十月,天子拜太祖兗州牧。十二月,雍丘潰,超自殺。夷邈三族。邈詣袁術請救,為其眾所殺,兗州平,遂東略陳地。
  3. ^ 資治通鑑 卷六十一 漢紀 五十三》:呂布將薛蘭、李封屯巨野,曹操攻之,布救蘭等,不勝而走,操遂斬蘭等。操軍乘氏,
  4. ^ 三國志 卷一 魏書•武帝紀》:布複從東緡與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時太祖兵少,設伏,縱奇兵擊,大破之。〈魏書曰:於是兵皆出取麥,在者不能千人,屯營不固。太祖乃令婦人守陴,悉兵拒之。屯西有大堤,其南樹木幽深。布疑有伏,乃相謂曰:“曹操多譎,勿入伏中。”引軍屯南十餘裏。明日複來,太祖隱兵堤裏,出半兵堤外。布益進,乃令輕兵挑戰,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騎並進,大破之,獲其鼓車,追至其營而還。〉布夜走,太祖複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
  5. ^ 資治通鑑 卷六十一 漢紀 五十三》:以陶謙已死。欲遂取徐州,還乃定布。荀彧曰:「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故雖有困敗而終濟大業。將軍本以兗州首事,平山東之難,百姓無不歸心悅服。且河、濟,天下之要地也,今雖殘壞,猶易以自保,是亦將軍之關中、河內也,不可以不先定。今已破李封、薛蘭,若分兵東擊陳宮,宮必不敢西顧,以其間〔勒兵〕收熟麥,約食畜穀,一舉而布可破也。破布,然後南結揚州,共討袁術,以臨淮、泗。若捨布而東,多留兵則不足用,少留兵則民皆保城,不得樵采,布乘虛寇暴,民心益危,唯〔鄄〕 (甄)城、范、〔東阿〕(衛)可全,其餘非己之有,是無兗州也。若徐州不定,將軍當安所歸乎!且陶謙雖死,徐州未易亡也。彼懲往年之敗,將懼而結親,相為表裡。今東方皆已收表,必堅壁清野以待將軍,攻之不拔,略之無獲,不出十日,則十萬之眾,未戰而先自困耳。前討徐州,威罰實行,其子弟念父兄之恥,必人自為守,無降心,就能破之,尚不可有也。夫事〔固〕(故)有棄此取彼者, 以大易小可也,以安易危可也,權一時之勢,不患本之不固可也。今三者莫利,惟將軍熟慮之。」操乃止。布復從東緡與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操兵皆出收麥,在者不能千人,屯營不固。屯西有大堤,其南樹木幽深,操隱兵堤裡,出半兵堤外。布益進,乃令輕兵挑戰,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騎並〔進〕(追),大破之, 追至其營而還。布夜走,操復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布東奔劉備,張邈從布,使其弟超將家屬保雍兵。

參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