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城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宛城之战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战事的一部分
日期 197年
地点 宛城 (约在今河南省南阳)
结果 张繡胜
参战方
张繡 曹操
指挥官和领导者
张繡
胡車兒
賈詡
曹操
典韦 
曹昂 
曹安民 

宛城之战,又稱“淯水之戰”,是东汉末年197年,军阀曹操张繡间的一场戰役。张繡取胜,曹操败逃。

背景[编辑]

建安二年(197年),曹操从许昌出兵攻荆州刘表,途经张绣控制的宛城。張繡迎降,曹操非常高興,曹操設酒宴辦盛會請張繡和其眾將士。曹操勸酒,典韋握着大斧站在背後,斧刃直徑一尺,每當曹操舉酒到一人面前,典韋就舉起大斧盯著那個人。酒宴從始至終,張繡和他的將士都沒人敢擡頭看典韋。[1]

后来,曹操被张绣叔父张济的遗孀所吸引,纳为室。张绣感到受辱。曹操還特別喜愛張繡帳下猛將胡車兒,送了許多金銀胡車兒,張繡既感到不安,又想报复曹操,曹操听闻张绣很不滿,於是计划除掉他,這些事被張繡知道後。张绣反叛曹操,趁夜突袭曹操营寨。[2][3][4]

战役[编辑]

由于曹操对突袭没有防备,张绣取得了优势。曹操的良馬絕影被流箭射中,曹操右臂也被射傷,曹操長子曹昂把战马让给父亲,为曹操逃脱争取了时间,曹昂被杀。曹操的侄子曹安民也阵亡。[5][6]校尉典韦在后阻止敌军进入寨门。但张绣军从其他寨门杀入,包围典韦。典韦身边只剩十余人,拼死战斗。典韦手持长戟左右刺击,杀敌军十余人,尸横遍地。典韦负伤十余处,仍坚持战斗,将两个敌军士兵挟死。剩下的敌军不敢上前,典韦又上前杀死数人,伤重,瞋目大骂而死。张绣军不敢上前取其首级,直到他们确认典韦已死,随后还营。[3][7]

吳書》記載賈詡在這次反叛,為張繡謀劃,張繡用了賈詡之計,張繡請求屯軍在曹操駐軍之處附近的高處,又以軍車太少又重,請求讓軍士們穿鎧甲。曹操沒有懷疑而准許。結果張繡軍經過曹營時,發動襲擊,曹操防不勝防而大敗。[8]

戰後[编辑]

曹操集結殘兵後,撤往舞阴,張繡率騎兵追擊,被曹操擊敗,張繡退回穰城,與劉表聯合。[9]曹操聽說典韋戰死,痛哭流涕,招募間諜拿回他的遺體,親自舉哀弔祭。派人將遺體送回襄邑安葬。任命典韋的兒子典滿為郎中。[7]

曹操退兵時,非常混亂,只有平虜校尉于禁約束部隊,有秩序地撤軍。路上曹操屬下的青州軍乘機劫掠百姓,于禁數說他們的罪狀,然後派兵攻擊。青州軍敗逃,向曹操訴狀。于禁抵達以後,先立營壘,並沒有馬上拜見曹操。有人告訴于禁青州軍已經先去告狀,應該要趕快向曹操解釋。于禁說:「如今敵軍就在身後,隨時都會趕到,不先準備,如何迎敵!而且曹公聰明,隨意詆毀攻訐哪行得通!」於是先鑿塹安營,才前往拜見曹操,陳述情況。曹操很高興,對于禁說:「淯水之難,我也狼狽不堪,將軍在混亂中能整頓軍隊還能追討劫掠的暴行、固守營壘,有無法動搖的氣節,即便是古時候的名將,做得也未必比你好!」累計于禁前後的戰功,封為益壽亭侯。曹操率軍返回許都[10]

由於曹昂陣亡。丁夫人常說:「你殺了我兒子,都不曾想念他!」經常大哭,不理會曹操,曹操不得已和她離婚。[11]

曹操此戰敗於張繡後,袁紹變得越來越驕橫,寫信給曹操時,言辭狂傲又無禮。[12]

民間藝術[编辑]

京劇[编辑]

川劇桂劇有《徵宛城》,粵劇有《曹操下宛城》,漢劇徽劇豫劇秦腔、同州梆子河北梆子都有《戰宛城》。

三國演義[编辑]

張濟遗孀《三國演義》作鄒氏,曹操每天都和鄒氏取樂,沒有想過要回許都。[13]

張繡與曹操作戰前,張繡因畏懼典韋勇猛,於是和胡車兒商議,胡車兒獻計並將典韋灌醉,偷走典韋的雙[13]

流行文化[编辑]

宛城之戰在光榮遊戲真三國無雙系列中為關卡之一。

評論[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國志·典韋傳》:太祖征荊州,至宛,張繡迎降。太祖甚悅,延繡及其將帥,置酒高會。太祖行酒,韋持大斧立後,刃徑尺,太祖所至之前,韋輒舉斧目之。竟酒,繡及其將帥莫敢仰視。
  2. ^ 三国志·张绣传》:太祖纳济妻,绣恨之。太祖闻其不悦,密有杀绣之计。计漏,绣掩袭太祖。
  3. ^ 3.0 3.1 資治通鑑·第六十二卷》:春,正月,曹操討張繡,軍於淯水,繡舉眾降。操納張濟之妻,繡恨之;又以金與繡驍將胡車兒,繡聞而疑懼,襲擊操軍,殺操長子昂。操中流矢,敗走,校尉典韋與繡力戰,左右死傷略盡,韋被數十創。繡兵前搏之,韋雙挾兩人擊殺之,瞋目大罵而死。操收散兵,還住舞陰。繡率騎來追,操擊破之,繡走還穰,復與劉表合。
  4. ^ 傅子曰:繡有所親胡車兒,勇冠其軍。太祖愛其驍健,手以金與之。繡聞而疑太祖欲因左右刺之,遂反。
  5. ^ 魏書》:公所乘馬名絕影,為流矢所中,傷頰及足,並中公右臂。世語曰:昂不能騎,進馬於公,公故免,而昂遇害。
  6. ^ 三国志·武帝紀》:張繡降,既而悔之,復反。公與戰,軍敗,為流矢所中,長子昂、弟子安民遇害。
  7. ^ 7.0 7.1 三國志·典韋傳》: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輕騎引去。韋戰於門中,賊不得入。兵遂散從他門併入。時韋校尚有十餘人,皆殊死戰,無不一當十。賊前後至稍多,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餘矛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被數十創,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賊,殺數人,創重發,瞋目大罵而死。賊乃敢前,取其頭,傳觀之,覆軍就視其軀。太祖退住舞陰,聞韋死,為流涕,募間取其喪,親自臨哭之,遣歸葬襄邑,拜子滿為郎中。
  8. ^ 《吳書》:繡降,(凌統)用賈詡計,乞徙軍就高道,道由太祖屯中。繡又曰:「車少而重,乞得使兵各被甲。」太祖信繡,皆聽之。繡乃嚴兵入屯,掩太祖。太祖不備,故敗。
  9. ^ 資治通鑑·第六十二卷》:操收散兵,還住舞陰。繡率騎來追,操擊破之,繡走還穰,復與劉表合。
  10. ^ 資治通鑑·第六十二卷》:是時,諸軍大亂,平虜校尉泰山于禁獨整眾而還,道逢青州兵劫掠人,禁數其罪而擊之。青州兵走,詣操。禁既至,先立營壘,不時謁操。或謂禁:「青州兵已訴君矣,宜促詣公辨之。」禁曰:「今賊在後,追至無時,不先為備,何以待敵!且公聰明,譖訴何緣得行!」徐鑿塹安營訖,乃入謁,具陳其狀。操悅,謂禁曰:「淯水之難,吾猶狼狽,將軍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古名將,何以加之!於是錄禁前後功,封益壽亭侯。操引軍還許。
  11. ^ 《魏略》:丁常言:「將我兒殺之,都不復念!」遂哭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欲其意折。後太祖就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雲「公至」,夫人踞機如故。太祖到,撫其背曰:「顧我共載歸乎!」夫人不顧,又不應。太祖卻行,立於戶外,復云:「得無尚可邪!」遂不應,太祖曰:「真訣矣。」遂與絕。
  12. ^ 後漢紀·卷二十九》:及繡敗操軍,紹益自驕,而與操書悖慢。
  13. ^ 13.0 13.1 三國演義·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