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与张绣的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宛城之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操与张绣的战争
东汉末年战事的一部分
日期 大约197年2月 – 199年12月
地点 河南南阳的一些地方
结果 张绣投降
参战方
曹操 张绣
刘表
指挥官和领导者
曹操
曹洪
于禁
  典韦
  曹昂
  曹安民
 投降 张绣
 投降 贾诩
刘表
(俘虜) 邓济

曹操与张绣的战争中国东汉末年197年—199年间军阀曹操张绣之间的一场战争。结果是张绣投降曹操。

背景[编辑]

建安元年(196年),军阀曹操率军进入旧都城洛阳废墟,遇到了自从中平六年(189年)登基后就先后被军阀董卓李傕郭汜挟持的汉朝傀儡皇帝汉献帝初平三年(192年)董卓死后,献帝被李傕、郭汜挟持,兴平二年(195年)末才勉强逃离长安。曹操尊奉皇帝,将他从洛阳迎到自己在许县(今河南许昌)的根据地,许县成为新的都城。[1]

同时,尤其是在献帝出逃后,李傕、郭汜在长安和关中地区的权力集团开始减弱和破裂。李傕、郭汜的前盟友张济率所部出关中进入军阀刘表管下的荆州。在试图在荆州建立据点时,张济攻打穰县,中流矢而死。刘表没有报复张济所部,与张济的从子和继承人建忠将军张绣讲和,接纳张绣部众,让张绣屯驻在荆州北部的宛城[2][3]

宛城之战[编辑]

建安二年(197年)正月,曹操率军攻张绣。到淯水,张绣没有战斗就全军投降。[4]曹操很高兴,为张绣及其将帅设酒宴。席间,曹操敬酒,所部校尉典韦在他身后护卫,手持刃长一尺的大斧。曹操敬酒时,张绣及其将帅不敢仰视。[5]

曹操接受张绣投降后,在宛城停留十余天。期间他被张济遗孀[6],纳为妾室。张绣感到愤怒和羞辱,图谋报复曹操。曹操得知张绣不悦,计划杀之。[7]

先前,张绣谋士贾诩建议张绣向曹操请求驻军在曹操营附近的高处。张绣从其计,向曹操请求:“我军车少而重,可以让军队披甲吗?”曹操不疑,都同意了。[8]

当时张绣有一亲近者胡车儿,勇冠军中。曹操爱其骁健,亲手给他一些金子。张绣已经知道曹操想杀自己,更怀疑曹操想行贿胡车儿这样的左右刺杀自己,于是先发制人突袭曹操营。[9][10]

张绣进攻时,已将军队部署在曹操营附近,曹操完全猝不及防,其军遭惨败。曹操除了撤退外别无选择,只有一小部分轻骑在身边。典韦率十余人留在营门掩护曹操撤退,全都被张绣军所杀。[11]曹操逃跑时所骑的绝影马被流矢射中,曹操因而被掀落,脸、脚受伤,自己右臂也中箭。[12]曹操长子曹昂把马给曹操让他逃跑。曹昂和曹操侄曹安民后都被张绣军所杀。[13][14]

舞阴之战[编辑]

随着曹操及其余部退到舞阴县,张绣军继续沿途攻击他们。曹操部下只有平虏校尉于禁率所部有序地撤向舞阴,虽然遭遇伤亡,所部也没有离散。张绣攻势稍缓,于禁整顿军队,鸣鼓回到舞阴县。[15]

于禁还未到,得知曹操军由原黄巾军组成的精锐部队青州兵于路趁乱劫掠。于禁率军攻打青州兵,并惩罚犯罪的青州兵士兵。一些青州兵逃去曹操处反诬于禁。于禁到舞阴县,没有立即去见曹操自辩,而是先在曹操营周围安下营寨,他知道曹操聪明不会信青州兵所说,他不急着自辩,且他认为加强战备以防张绣再攻更重要。果然如于禁所料,曹操褒奖了他,录其前后战功,封他为益寿亭侯。[16]

曹操在舞阴县重整余部,击退张绣骑兵进攻。张绣不能在舞阴县击败曹操,推倒穰县会合刘表。曹操得知典韦死讯,落泪,取回典韦尸体,葬于襄邑县。随后回到许都。[17][18]

曹操敗於張繡後,袁紹變得越來越驕橫,寫信給曹操時,言辭狂傲又無禮。[19]身为曹昂养母的曹操正妻丁夫人常对曹操說:「你殺了我兒子,都不曾想念他!」經常大哭,不理會曹操,曹操不得已和她離婚。[20]

叶县、湖阳、舞阴之战[编辑]

曹操离开舞阴县后,南阳郡、章陵郡治下诸县多叛归张绣。曹操派从弟曹洪率军攻打、收复之,被张绣、刘表军所败,只得退屯叶县。张绣、刘表军数次攻打叶县的曹洪,不能克。[21]

十月,曹操攻张绣,亲率军到宛城。在淯水岸边,他纪念先前对张绣作战阵亡的将士,期间哭得感动了在场众人。[22]

刘表派将领邓济率军据湖阳县。曹操率军攻破湖阳,生擒邓济。继而又攻克舞阴县。[23]

穰城之战[编辑]

建安三年(198年)正月,曹操回到许都。三月,又围攻张绣于穰城。五月,刘表派援军助张绣,意图断绝曹操军后路。[24]

当时,曹操得知敌对军阀袁绍谋士田丰建议袁绍趁曹操不在许都,袭击都城,迎献帝到自己的根据地邺城。曹操赶紧解穰县之围,准备回许都。[25]但张绣来截击,他撤军受阻,就命军队连营撤退,防备敌军进攻。曹操写信给留守许都的谋士荀彧:“就是贼来追我,日行数里,我也有办法对付他们。等我到了安众,一定击破张绣。”当曹操到安众县,张绣、刘表军占据前后要地,曹操军前后受敌。曹操命军队趁夜秘密挖地道运回辎重,自己设下伏兵。[26]

天亮后,张绣得知曹操军营空了,以为曹操已经逃跑,于是想率军追杀。但贾诩警告他不要追杀,且预言其若追杀必败。张绣没听从而进军。果然如贾诩所料,张绣被曹操伏击,大败而还。[27][28] 张绣败回后,贾诩又建议他再攻曹操,且预言这次必胜。张绣说:“我上次没听公的话,致有此败。我已经败了,怎能再追?”贾诩答:“兵势有变,赶紧再攻,必胜。”张绣信了,收集散卒再追曹操,果然胜了。[29]

战后,张绣问贾诩:“我张绣以精兵追杀曹操正在撤退的军队,公说必败;我以败军攻打他得胜的军队,公却说必胜。公的预言看起来与预期相反却都应验了,为什么呢?”贾诩答:“这很容易理解。将军虽然善于用兵却不是曹公的对手。曹公撤军时肯定亲自断后,即使您的军队精锐,曹操作为主将也比您优秀,他的军队也和您的一样精锐。所以我知道必败。曹公攻打将军并无失策,也没尽力就退了,必是因为国内有变。他已经打败将军,肯定轻军速回,即使留下诸将断后,曹操诸将虽然勇敢却不是将军的对手,所以即使用败军与之作战我也知道必胜。”张绣服气。[30]

七月,曹操回到许都。荀彧问曹操写信之际如何得知必可败张绣,曹操答:“敌军想阻拦我军撤退,迫使我军在死地作战,我因此知道必胜了。”[31]

张绣投降[编辑]

建安四年(199年),[32]曹操、袁绍即将进行官渡之战之际,袁绍派使者去见张绣,建议结盟对抗曹操。张绣想同意,但贾诩告诉袁绍使者:“回去谢绝袁本初:‘你连弟弟(袁术)都容不下,怎么容天下国士?’”[33]

张绣惊惧:“何至于此!”秘密问贾诩:“这样我们应当如何?”贾诩答:“不如从曹公。”张绣说:“袁强曹弱,我又与曹操为仇,从曹会如何?”贾诩答:“这就是应该从曹的原因。曹公奉天子令天下,这是第一个原因。袁绍强盛,您人少,即使从袁,袁绍不会重视您。曹操军队较少,得到我军必喜,这是第二个原因。有霸王之志者,肯定会放弃私怨,以在四海之内彰显自己的明德,这是第三个原因。希望将军不要再怀疑了。”张绣听了,率军归顺曹操。[34]

十一月,张绣率众投降曹操。张绣到后,曹操握住他的手,为他设宴,封他为列侯,[35]拜扬武将军,为儿子曹均娶张绣的女儿。[36]在官渡之战中,张绣为曹军力战,升迁为破羌将军[37]

民间艺术[编辑]

京劇[编辑]

川劇桂劇有《徵宛城》,粵劇有《曹操下宛城》,漢劇徽劇豫劇秦腔、同州梆子河北梆子都有《戰宛城》。

三國演義[编辑]

張濟遗孀《三國演義》作鄒氏,曹操每天都和鄒氏取樂,沒有想過要回許都。[38]

張繡與曹操作戰前,張繡因畏懼典韋勇猛,於是和胡車兒商議,胡車兒獻計並將典韋灌醉,偷走典韋的雙[38]

流行文化[编辑]

光荣游戏《真·三國無雙系列》中为可玩阶段,为典韦故事模式的亮点。如玩家没扮演典韦,典韦将在此阶段最后亮相,在随后的阶段中不再出现。在《真·三國無雙6》中,曹操从城堡逃跑后与夏侯惇许褚攻打张绣,最终获得贾诩。如张绣被曹操打败,则不详他是被曹操所杀或从战斗中撤离。

評論[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書目[编辑]

  • 陈寿《三国志》
  • 罗贯中《三国演义》
  • 裴松之《三国志注》
  • 司马光《资治通鉴》

参考[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六十二
  2. ^ 《资治通鉴》卷六十二:張濟自關中引兵入荊州界,攻穰城,為流矢所中死。荊州官屬皆賀,劉表曰:「濟以窮來,主人無禮,至於交鋒,此非牧意,牧受弔,不受賀也。」使人納其衆;衆聞之喜,皆歸心焉。濟族子建忠將軍繡代領其衆,屯宛。
  3. ^ 《三国志·武帝纪》:張濟自關中走南陽。濟死,從子繡領其衆。
  4. ^ 《三国志·张绣传》: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衆降。
  5. ^ 《三国志·典韦传》:太祖征荊州,至宛,張繡迎降。太祖甚恱,延繡及其將帥,置酒高會。太祖行酒,韋持大斧立後,刃徑尺,太祖所至之前,韋輒舉斧目之。竟酒,繡及其將帥莫敢仰視。
  6. ^ 在14世纪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她被称为“邹氏”。见《三国演义》第十六回。
  7. ^ 《三国志·张绣传》:太祖納濟妻,繡恨之。太祖聞其不恱,密有殺繡之計。計漏,繡掩襲太祖。
  8. ^ 《三国志·张绣传》裴松之注引《吳書》:繡降,用賈詡計,乞徙軍就高道,道由太祖屯中。繡又曰:「車少而重,乞得使兵各被甲。」太祖信繡,皆聽之。繡乃嚴兵入屯,掩太祖。太祖不備,故敗。
  9. ^ 《三国志·张绣传》裴松之注引《傅子》:繡有所親胡車兒,勇冠其軍。太祖愛其驍健,手以金與之。繡聞而疑太祖欲因左右刺之,遂反。
  10. ^ 《三国志·武帝纪》: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張繡降,旣而悔之,復反。
  11. ^ 《三国志·典韦传》:後十餘日,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輕騎引去。韋戰於門中,賊不得入。兵遂散從他門並入。時韋校尚有十餘人,皆殊死戰,無不一當十。賊前後至稍多,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餘矛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被數十創,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賊,殺數人,創重發,瞋目大罵而死。
  12. ^ 《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書》:公所乘馬名絕影,為流矢所中,傷頰及足,并中公右臂。
  13. ^ 《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世語》:昂不能騎,進馬於公,公故免,而昂遇害。
  14. ^ 《三国志·武帝纪》:公與戰,軍敗,為流矢所中,長子昂、弟子安民遇害。
  15. ^ 《三国志·于禁传》:從至宛,降張繡。繡復叛,太祖與戰不利,軍敗,還舞陰。是時軍亂,各間行求太祖,禁獨勒所將數百人,且戰且引,雖有死傷不相離。虜追稍緩,禁徐整行隊,鳴鼓而還。
  16. ^ 《三国志·于禁传》:未至太祖所,道見十餘人被創裸走,禁問其故,曰:「為青州兵所劫。」初,黃巾降,號青州兵,太祖寬之,故敢因緣為略。禁怒,令其衆曰:「青州兵同屬曹公,而還為賊乎!」乃討之,數之以罪。青州兵遽走詣太祖自訴。禁旣至,先立營壘,不時謁太祖。或謂禁:「青州兵已訴君矣,宜促詣公辨之。」禁曰:「今賊在後,追至無時,不先為備,何以待敵?且公聦明,譖訴何緣!」徐鑿塹安營訖,乃入謁,具陳其狀。太祖恱,謂禁曰:「淯水之難,吾其急也,將軍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古名將,何以加之!」於是錄禁前後功,封益壽亭侯。
  17. ^ 《三国志·典韦传》:太祖退住舞陰,聞韋死,為流涕,募閒取其喪,親自臨哭之,遣歸葬襄邑,……
  18. ^ 《三国志·武帝纪》:公乃引兵還舞陰,繡將騎來鈔,公擊破之。繡奔穰,與劉表合。公謂諸將曰:「吾降張繡等,失不便取其質,以至于此。吾知所以敗。諸卿觀之,自今已後不復敗矣。」遂還許。
  19. ^ 後漢紀·卷二十九》:及繡敗操軍,紹益自驕,而與操書悖慢。
  20. ^ 《魏略》:丁常言:「將我兒殺之,都不復念!」遂哭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欲其意折。後太祖就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雲「公至」,夫人踞機如故。太祖到,撫其背曰:「顧我共載歸乎!」夫人不顧,又不應。太祖卻行,立於戶外,復云:「得無尚可邪!」遂不應,太祖曰:「真訣矣。」遂與絕。
  21. ^ 《三国志·武帝纪》:公之自舞陰還也,南陽、章陵諸縣復叛為繡,公遣曹洪擊之,不利,還屯葉,數為繡、表所侵。
  22. ^ 《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書》:臨淯水,祠亡將士,歔欷流涕,衆皆感慟。
  23. ^ 《三国志·武帝纪》:表將鄧濟據湖陽。攻拔之,生禽濟,湖陽降。攻舞陰,下之。
  24. ^ 《三国志·武帝纪》:三年春正月,公還許,初置軍師祭酒。三月,公圍張繡於穰。夏五月,劉表遣兵救繡,以絕軍後。
  25. ^ 《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獻帝春秋》:袁紹叛卒詣公云:「田豐使紹早襲許,若挾天子以令諸侯,四海可指麾而定。」公乃解繡圍。
  26. ^ 《三国志·武帝纪》:公將引還,繡兵來,公軍不得進,連營稍前。公與荀彧書曰:「賊來追吾,雖日行數里,吾策之,到安衆,破繡必矣。」到安衆,繡與表兵合守險,公軍前後受敵。公乃夜鑿險為地道,悉過輜重,設奇兵。
  27. ^ 《三国志·武帝纪》:會明,賊謂公為遁也,悉軍來追。乃縱奇兵步騎夾攻,大破之。
  28. ^ 《三国志·贾诩传》:太祖比征之,一朝引軍退,繡自追之。詡謂繡曰:「不可追也,追必敗。」繡不從,進兵交戰,大敗而還。
  29. ^ 《三国志·贾诩传》:詡謂繡曰:「促更追之,更戰必勝。」繡謝曰:「不用公言,以至於此。今已敗,柰何復追?」詡曰:「兵勢有變,亟往必利。」繡信之,遂收散卒赴追,大戰,果以勝還。
  30. ^ 《三国志·贾诩传》:問詡曰:「繡以精兵追退軍,而公曰必敗;退以敗卒擊勝兵,而公曰必剋。悉如公言,何其反而皆驗也?」詡曰:「此易知耳。將軍雖善用兵,非曹公敵也。軍雖新退,曹公必自斷後;追兵雖精,將旣不敵,彼士亦銳,故知必敗。曹公攻將軍無失策,力未盡而退,必國內有故;已破將軍,必輕軍速進,縱留諸將斷後,諸將雖勇,亦非將軍敵,故雖用敗兵而戰必勝也。」繡乃服。
  31. ^ 《三国志·武帝纪》:秋七月,公還許。荀彧問公:「前以策賊必破,何也?」公曰:「虜遏吾歸師,而與吾死地戰,吾是以知勝矣。」
  32. ^ 《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33. ^ 《三国志·贾诩传》:是後,太祖拒袁紹於官渡,紹遣人招繡,并與詡書結援。繡欲許之,詡顯於繡坐上謂紹使曰:「歸謝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國士乎?」
  34. ^ 《三国志·贾诩传》:繡驚懼曰:「何至於此!」竊謂詡曰:「若此,當何歸?」詡曰:「不如從曹公。」繡曰:「袁彊曹弱,又與曹為讎,從之如何?」詡曰:「此乃所以宜從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彊盛,我以少衆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衆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從三也。願將軍無疑!」繡從之,率衆歸太祖。
  35. ^ 《三国志·武帝纪》:冬十一月,張繡率衆降,封列侯。
  36. ^ 《三国志·张绣传》:繡至,太祖執其手,與歡宴,為子均取繡女,拜揚武將軍。
  37. ^ 《三国志·张绣传》:官渡之役,繡力戰有功,遷破羌將軍。
  38. ^ 38.0 38.1 三國演義·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