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武斗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宜宾大武斗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泸州武斗事件,是指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于中國四川泸州的一系列耗时近四年(1967年至1970年)的武斗冲突。仅三次大规模的武斗中,即打死2,000多人、打伤16,000多人(内8,000余人致残),非法动用国家资金3亿多元、粮食6,840万余斤,损失汽车1,000多辆和大批物资[1]

文化大革命初期的1967年至1970年,林彪江青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的挑动和社会上一些坏人煽动、破坏,发生了一场全国范围的一系列内斗。各地相互对立的两大派群众造反组织,争夺领导权,不惜兵戎相见。在“文攻武卫”的口号掩饰下,组织大批武斗队伍,强夺、哄抢人民解放军民兵的武器,进行大规模武斗。泸州是武斗的重灾区,前后持续三年零七个月;尤其泸州市区,武斗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损失最重[2]

事件经过[编辑]

事件肇始[编辑]

1967年7月6日,泸州两大派群众造反组织首次在城内进行武斗。双方主要使用钢钎、大刀、长矛、棍棒等群起殴斗,持续数日,死伤多人。7月18日,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负责人王茂聚发动第一次冲突,组织外地大批武斗人员赴泸州,武斗骤然升级[3]。双方使用从部队和民兵武器库抢来的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和火箭筒等现代化武器进行“战斗”,持续数月,造成大批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著名文物景点钟鼓楼被火箭弹击中焚毁[4]

事件再起与扩大[编辑]

1967年9月5日,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组长刘结挺、成员张西挺及宜宾地革筹负责人王茂聚、郭林川再次组织“武装支泸”,调集成都重庆市宜宾地区18个县、市武斗人员数万名,由王茂聚亲自指挥,陆续抵达泸州参战,武斗规模更大,波及泸州、纳溪合江等县[5]。此次武斗使用了尚未装备部队的步枪、机枪等新式武器,动用了迫击炮、无后座力炮等重武器。城区及附近郊区工厂停产、商店关门、交通断绝,一些建筑物被毁;一些居民被流弹击中,双方人员伤亡惨重[1]

1968年3月3日,泸州市再次发生剧烈武斗。两派武斗人员隔长江沱江对战,枪、炮互射,相持不下。4月8日,泸州百货站和人民北路被炮弹击中,一些建筑物和大批物资被毁,经济损失达27万余元。7月4日,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发动第三次“武装支泸”,调集数十个县、市武斗人员,配备无线电台和各种新式武器,四路齐发,水陆并进,围攻泸城。7月28日,城郊大驿坝1163油漆仓库被炮弹击中起火,损失32万余元。经过这次大规模武斗,一派被赶走,泸州为另一派所控制。但市区及泸州、納溪、合江、叙永古蔺等县武斗仍断续进行,并未停息[1][6]

军队介入与事件平息[编辑]

1969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名发出布告,重申严禁武斗,命令人民解放军采取强制措施,坚决制止武斗。31日,驻泸部队2,300余人在城区进行武装游行,大张旗鼓地宣传中央“7.23布告”。接着,先后派出宣传队1,886个、5,400人次,宣传中央指示举办学习班32期,集训武斗人员1,000余人,收缴各种枪1,407支、炮17门、枪弹12万发、人民币10多万元及部分炮弹、物资;至8月底,市区武斗基本停息,武斗工事基本被撤除,武斗人员大部分被遣返原单位。12月25日,中共中央下达对《关于解决四川省当前若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严厉批评四川武斗,点名批判劉結挺張西挺、王茂聚、郭林川等人。随即指令泸州两大派群众造反组织头头到北京学习班学习,彻底解决泸州地区武斗问题。至1970年2月6日,古蔺县两派在该县轿子顶的武斗停止,全区武斗始告平息[1][7]

清查与法办[编辑]

1977年9月6日,四川省召开了揭发批判“四人帮”在四川的帮派头目和亲信刘结挺张西挺罪行大会。与此同时,进行了清查与“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清查工作到1978年6月基本结束。清查中触及14,232人,重点审查约4,000人,按照政策,分别不同情况作了处理,其中绝大多数人经过批评教育予以解脱;对于混进各级领导班子的帮派骨干分子一律清除;对于在政治上搞动乱,打、砸、抢、烧,触犯刑律的帮派骨干分子38人,依法予以逮捕法办,其中包括刘结挺和张西挺[8]。1978年6月20日,刘结挺、张西挺被逮捕,1982年3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判处刘结挺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处张西挺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8][9]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游瑞林; 泸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 泸州市志. 北京: 方志出版社. 1998-08: 1371–1372. ISBN 7-80122-362-4. 
  2. ^ 长宁县志编纂委员会 (编). 长宁县志 1986-2000. 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9-01: 1021. ISBN 978-7-5034-2309-3. 
  3. ^ 董代富; 温祖蓉. 老窖营沟轶事. 2008-08: 225. 
  4. ^ 黄明全 (编). 四川地名故事. 北京: 中国社会出版社. 2011-07: 78. ISBN 978-7-5087-3621-1. 
  5. ^ 广安市志编纂委员会 (编). 广安市志 1993-2005 上.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2-03: 68. ISBN 978-7-5073-3495-1. 
  6. ^ 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 四川省志 大事纪述 下. 成都: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9-12: 139. ISBN 7-5364-4455-9. 
  7. ^ 薛运怀; 古蔺县志编纂委员会 (编). 古蔺县志. 成都: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06: 51. ISBN 7-5364-2651-8. 
  8. ^ 8.0 8.1 王治国; 《当代四川》丛书编辑部 (编). 新编四川概览. 成都: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9-09: 45. ISBN 7-5364-3604-1. 
  9. ^ 彭勃 (编). 中华监察执纪执法大典 第3卷. 北京: 中国方正出版社. : 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