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宜春話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江西省宜春市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gan

宜春话即宜春赣语,是赣语宜春片的代表方言,广义的宜春话代表宜春片内赣语。赣语宜春片又称宜春浏阳片,简称宜浏片。主要分布在西和赣西北以及湖南萍乡毗邻的两个县市。

分布地域[编辑]

宜春话主要分布在西和赣西北以及湖南萍乡毗邻的两个县市。包括江西万载县宜丰县上高县高安市渝水区樟树市新干县丰城市分宜县袁州区安源区湘东区芦溪县上栗县湖南浏阳市醴陵市,共16个县市区。

宜浏片主要特点[编辑]

  • 本片的共同特点是去声今读分阴阳(或阴去与阳平合流),入声大多不分阴阳。
  • 大部分地方入声不分阴阳(分宜、萍乡市无入声,丰城、万加载声分阴阳)。除新喻市外,声母送气不影响到调类的分化。

宜浏片内部分片[编辑]

本片可分为宜春、樟树、上高3小片,小片的划分大致同袁州府、临江府、瑞州府的旧域相合。

  • 宜春小片包括袁州区、安源区、湘东区、芦溪县、上栗县、渝水区、分宜县、醴陵市和浏阳市。宜春市、萍乡市、新余市和分宜这4个县市人口最多的大姓大多是汉唐两代从中原地区迁入的,不仅迁出地相同,宗族也相同。宜春市、分宜、新余市古浊平、古清去今合并为一个调类。
  • 上高小片包括上高、宜丰、高安市和万载。万载旧属袁州府,不少特点同宜春市一致,但从总体看更接近上高小片。本小片的共同特点是古浊平、古清去今各为独立的调类,但由于变调而定型,部分古浊平字今读为阴去,部分古清去字今读为阳平。知三章组今读[t th s],透定二母今开口呼读为[h],溪群二母细音口语常用字今读为x(拼音,即普通话“西”字的声母)。韵母最大的特点是止摄开口三等韵精庄两组字今读为[u](如“事”“死”“苏”两字本小片都读su,而宜春小片则都读“si”),单凭这一特征就可以把这一小片同赣语的其他方言区别开来。
  • 樟树小片包括樟树市、新干丰城市。本小片的共同特点是古浊平、古清去今读各为独立的调类,止摄开口三等精、庄组字和知三、章组字因为声母的不同韵母而有差别,但丰城例外。今读上声为降调。

狭义的宜春话-袁州话[编辑]

狭义的宜春话即为宜春市袁州区内部的宜春话(赣语方言),或称之为袁州话。

袁州区位于赣西,春秋时处吴头楚尾,西汉初建县,为江西古城之一。除三国至南朝约三百年分治安成郡,划归荆州,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与湖南有过一段联系外,其余一千余年均属豫章郡,隶属江西。袁州东邻分宜,北接万载上高,西连萍乡,南界安福,西北靠近湖南浏阳。东西相距七十公里,南北相距六十三公里,多为丘陵地。明末清初迁来的客族定居于慈化、丰顶山等地,与本籍人混居,婚嫁联姻,休戚与共。袁州本籍人用当地语言进行交际时,亦受邻县、邻省、客家话的影响,经过长期发展变化,形成了现在的袁州话。客族人讲客家话,多数人也能讲袁州话。

袁州话音系[编辑]

  • 声母19个(包括零声母,不包括变音):
  • 韵母65-70个:
  • 声调5个(六声五调):

輔音[编辑]

宜春話輔音
  雙唇 齒齦 齦齶 齒齦後 軟齶 聲門
鼻音 m ɲ   ŋ  
塞音 送氣      
不送氣 p t     k  
塞擦音 送氣   tsʰ tɕʰ tʃʰ    
不送氣   ts    
擦音 f s ɕ ʃ   h
邊音近音   l        

聲調[编辑]

超聲波儀產生的宜春話五度標記法聲調圖[1]
宜春話聲調[1]
聲調 調名 聲調輪廓 字例
1 陰平 ˨˦ (25) 多家彪都姑波编邦
2 陽平 ˦ (44) 婆爬钱磨驴朋肥扶
3 上聲 ˧˩ (31) 左努改讨巧草拐苦
4 去聲 ˨˩˧ (213) 大树害饭谢用望漏
5 入聲 ˥ (55) 月六黑割发白湿毒

袁州话内部分路及差异[编辑]

袁州话从内部差异来说大致可分六路:1.东北路:芦村、柏木(中南部)、寨下。2.北路:三阳、洪塘、金瑞、丰顶山、楠木。3.西北路:天台山、天台、水江、慈化。4.中南路:春台、下浦、湖田、渥江、新田、辽市、飞剑潭、西村、温汤、南庙、洪江、新坊、竹亭。5.东路:彬江。6.柏木北路:柏木(北部)。

中南路的春台是区政府所在地,下浦、湖田、渥江、新田四区靠近城区。六路大同小异,不同路之间的口音在地理上存在过渡区,城区的话是袁州的官话,各路人大都能说,但仍可听出说话人是哪一路的。

  • 六路中以西北路和柏木北路两路话存在较多知组读端(如“车”读“ta”,“上昼”的“昼”读“deu”),其中西北路(如慈化镇话)与城区话声调韵差异最大。
  • 中南路西部北部部分乡镇、北路部分乡镇、东北路部分乡镇或多或少存在知组读端。
  • 北路、中南路部分乡镇第二人称为“hen”与城区话相异,中南路城区话以及中南路南部乡镇(如温汤)不存在知组读端,或仅有极个别字端读。
  • 北路乡镇(如三阳)把“城里”的“城”读“shang”,即“shang 里”(读音类似“伤哩”),与城区话相异。
  • 北路部分乡镇(丰顶山全境,洪塘部分地区,金瑞部分地区)把“吃饭”的“吃”读作“shah”,即“shah饭”(读音类似“杀饭”),与城区话相异。
  • 北路有些乡镇存在前后鼻音部分的现象,如:蓝lang,坛tang,与城区话相异。
  • 柏木北路话接近万载话,与城区话相异。
  • 东路、东北路把“那”成为“hen/hei”与城区相异,存在日母文读读l现象(如“认”读lin),与城区日母文读读零声母(如“认”读in)相异。
  • 东北路、东路乡镇把“不”读作bui/bei,与城区的“不”读bih相异。
  • 东路彬江话入声可能已经与其他调类合流,中南路南部乡镇入声调调值偏低(相对袁州区中北部),袁州区入声整体感觉北强南弱。
  • 中南路内部部分城里年轻人的城关话不分尖团音,中南路农村和部分城里人分尖团音。
  • 东路彬江话把回家称为“去归”,而柏木北路把回家称为“归”或“归去”,其他路亦有类似“归”的说法,和市区相异。

外部链接[编辑]

  1. ^ 1.0 1.1 马晓勤. "宜春话声调系统的实验研究." 天津中医药大学,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