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宗廢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宣宗廢后,即明宣宗朱瞻基廢去元配胡善祥皇后之位一事,此為明朝第一次廢后事件。宣宗經過與大臣多次密議後,確定廢黜方略,并于宣德三年(1428年),宣宗改立孫貴妃為皇后。

背景[编辑]

胡善祥為濟寧人,永樂十五年選入皇太孙妃,此後為皇太子妃。宣宗即位後立為皇后。當時孙贵妃有寵,而胡皇后無子,又經常生病。孫貴妃出身邹平,和明成祖皇后徐氏的母親彭城伯夫人是同鄉,因此關係孫氏十歲時被召入宮中,由徐皇后養育。之後在替宣宗議婚時,將胡善祥選為皇太子妃、孫氏為嬪。明宣宗即位后,封孫氏為貴妃。孫貴妃無子,但偷取宮人之子為己子,即後來的明英宗,因此孙贵妃眷宠益重[1]。宣宗欲廢胡善祥而立孫貴妃為皇后。

商議[编辑]

為了廢后一事,宣宗召見大臣張輔蹇義夏原吉楊士奇楊榮商議,稱:“我年過三十未有兒子,現在孫貴妃有子,母從子貴,古亦有之。但皇后宜何如處置?”於是列舉胡皇后多次過失。楊榮稱:“廢掉皇后即可。”宣宗問:“廢后之事在以往有慣例么?”蹇義稱:“宋仁宗降皇后郭氏為仙妃。”宣宗轉而問張輔、夏原吉、楊士奇為何不說話。楊士奇表示對:“臣對於皇后,猶如孩子侍奉父母。現在皇后是母,群臣是子,為子的豈敢討論廢母!”宣宗遂問張輔、夏原吉,兩人仍然規避稱此為大事,容其詳議。宣宗說:“此事不能給外面所談論么?”蹇義稱:“這是自古就有的事情,還有什麽可討論的!”楊士奇遂爭論道:“宋仁宗廢郭后,孔道輔范仲淹率臺諫等十數人入諫而被黜,至今史冊均稱貶,何謂無議!”隨後眾人爭論不休,於是退下。楊榮、蹇義對夏原吉、楊士奇說:“陛下有此志向很久了,不是我們臣下能夠阻止的。”夏原吉稱:“但應當商議處置皇后。”楊士奇稱:“今天我聽到陛下所稱的皇后過失,均非應當廢后的罪過。”於是眾人商議不決[2]

次日,宣宗召見楊士奇、楊榮到西角門,問商議結果。楊榮從懷中取出一紙,列出皇后過失二十事,均為詆毀,稱:“以此可以廢后了。”宣宗看了其中兩三件事后,就艴然變色道:“你們這樣誣陷,難道宮廟無神靈就看不到了么?”對楊士奇說:“你怎麼看?”楊士奇答道:“漢光武帝廢后,詔書曰:‘異常之事,非國休福。’宋仁宗廢后,後來非常後悔。希望陛下謹慎。”宣宗不悅,於是命兩人退下。此後又一天,宣宗召問楊士奇,楊士奇說:“此事皇太后必然有主張。”宣宗稱:“和你們商議,這本就是皇太后之意。”後又一日,宣宗獨自在文華殿召見楊士奇,問應當如何處置。楊士奇於是問:“胡皇后與孫貴妃相處如何?”宣宗說:“非常和睦親愛。但是我看重皇子,而皇后病重不宜子,故欲正其母以區別。現在皇后生病多月,貴妃經常看望,慰藉甚勤。”楊士奇進言道:“現在可趁其生病,而勸導其辭讓皇后位。於是進對都為禮儀,而恩眷亦不衰。”宣宗頷首表示贊同。幾天後,宣宗再次召見楊士奇,稱:“你所說的主張非常好,皇后欣然辭職。孫貴妃不接受,太后亦尚未聽辭。然而皇后仍然堅持辭去。”楊士奇道:“若如此,希望陛下您對待兩位相同。當年宋仁宗廢郭后,而對郭氏恩意加厚。”宣宗贊同并說:“我不會食言的。”於是此議論遂定[3]

廢立[编辑]

宣德三年二月,宣宗令皇后胡善祥上辞位表,退居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而册立孫贵妃为皇后:

宣宗之母張太后憐憫胡廢后,經常召居清宁宫。内廷朝宴,張太后命胡廢后位居孙皇后之上,孫皇后亦為此經常感到不快。[5]

胡氏無過被廢,天下人聽後為之同情。數年後,宣宗亦感到後悔,曾自我解嘲道,“這是我年少衝動所為啊。”[6]

後續[编辑]

正統七年,一向憐憫胡廢后-的張太皇太后去世,胡廢后痛哭不已,次年亦去世,明英宗以嫔御之礼葬至金山[7]土木之變中,明英宗被俘,孫太后命郕王监国,明景帝即位后,尊其為上圣皇太后。當時英宗在迤北,孫皇太后亦多次寄御寒衣裘。英宗歸朝後,被景帝幽禁于南宫,孫太后数次省视。此後石亨發動奪門之變,首先密告孫太后,得到許可。英宗復辟後,上徽号曰圣烈慈寿皇太后,此為明朝宫闱徽号之始。天順六年九月,孫太后去世,英宗尊谥曰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合葬景陵,祔太庙。而英宗生母,竟無人所知[8]

孫太后去世後,錢皇后對英宗說:“當年胡皇后贤而无罪,废为仙师。其死時,人們畏懼孫太后,其殓葬皆不如礼。”於是勸其恢復原位。英宗問大學士李賢,李賢表示贊同,并稱:“陛下此心,天地鬼神实临之。然臣以陵寝、享殿、神主俱宜如奉先殿式,庶称陛下明孝。”天順七年,英宗追諡尊胡皇后為恭让诚顺康穆静慈章皇后,修陵寝,未祔太庙[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宣宗孝恭皇后孙氏,邹平人。幼有美色。父忠,永城县主簿也。诚孝皇后母彭城伯夫人,故永城人,时时入禁中,言忠有贤女,遂得入宫。方十余岁,成祖命诚孝后育之。已而宣宗婚,诏选济宁胡氏为妃,而以孙氏为嫔。宣宗即位,封贵妃。故事:皇后金宝金册,贵妃以下,有册无宝。妃有宠,宣德元年五月,帝请于太后,制金宝赐焉。贵妃有宝自此始。妃亦无子,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宠益重。胡后上表逊位,请早定国本。妃伪辞曰:“后病痊自有子,吾子敢先后子耶?”三年三月,胡后废,遂册为皇后。英宗立,尊为皇太后。”
  2.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8):“先是,上嘗召張輔、蹇義、夏原吉、楊士奇、楊榮諭之曰:「朕年三十未有子,今幸貴妃生子,母從子貴,古亦有之。但中宮宜何如處置?」因舉中宮過失數事。榮曰:「舉此廢之可也。」上曰:「廢后有故事否?」義曰:「宋仁宗降郭后為仙妃。」上問輔、原吉、士奇何無言?士奇對曰:「臣於帝后,猶子事父母。今中宮母也,群臣子也,子豈當議廢母!」上問輔、原吉云何?二人依回其間,曰:「此大事,容臣詳議以聞。」上問:「此舉得不貽外議否?」義曰:「自古所有,何得議之!」士奇曰:「宋仁宗廢郭后,孔道輔、范仲淹率臺諫十數人入諫被黜,至今史冊為貶,何謂無議!」既退,榮、義語原吉、士奇曰:「上有志久矣,非臣下所能止。」原吉曰:「但當議處置中宮。」士奇曰:「今日所聞中宮過失,皆非當廢之罪。」議不決。”
  3.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8):“明旦,上召士奇、榮至西角門,問:「議云何?」榮懷中出一紙,列中宮過失二十事進,皆誣詆,曰:「即此可廢也。」上覽二三事,遽艴然變色曰:「彼曷嘗有此,宮廟無神靈乎?」顧士奇:「爾何言?」對曰:「漢光武廢后,詔書曰:『異常之事,非國休福。』宋仁宗廢后,後來甚悔。願陛下慎之。」上不懌而罷。他日又詔問,士奇曰:「皇太后必有主張。」上曰:「與爾等語,太后意也。」一日,獨召士奇至文華殿,屏左右,諭曰:「若何處置為當?」士奇因問:「中宮與貴妃若何?」上曰:「甚和睦,相親愛。但朕重皇子,而中宮祿命不宜子,故欲正其母以別之。中宮今病踰月矣,貴妃日往視,慰藉甚勤也。」士奇曰:「然則乘今有疾,而導之辭讓,則進退以禮,而恩眷不衰。」上頷之。數日,復召士奇曰:「爾前說甚善,中宮果欣然辭。貴妃堅不受,太后亦尚未聽辭。然中宮辭甚力。」士奇曰:「若此,則願陛下待兩宮當均一。昔宋仁宗廢郭后,而待郭氏恩意加厚。」上曰:「然,吾不食言。」其議遂定。”
  4.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8):“皇后胡氏,自惟多疾,不能承祭養,重以無子,固懷謙退,上表請閒。朕念夫婦之義,拒之不從。而陳詞再三,乃從所志,就閒別宮。其稱號、服食、侍從悉如舊。貴妃孫氏,皇祖太宗選嬪於朕。十有餘年,德義之茂,冠於後宮。實生長子,已立為皇太子。群臣咸謂《春秋》之義,母以子貴,宜正位中宮。今允所請,冊妃孫氏為皇后。”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宣宗恭让皇后胡氏,名善祥,济宁人。永乐十五年选为皇太孙妃。已,为皇太子妃。宣宗即位,立为皇后。时孙贵妃有宠,{后}-未有子,又善病。三年春,帝令{后}-上表辞位,乃退居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而册贵妃为{后}-。诸大臣张辅、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等不能争。张太后悯后贤,常召居清宁宫。内廷朝宴,命居孙{后}-上。孙{后}-常怏怏。”
  6.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后无过被废,天下闻而怜之。宣宗後亦悔。尝自解曰:“此朕少年事。””
  7.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正统七年十月,太皇太后崩,{后}-痛哭不已,逾年亦崩,用嫔御礼葬金山。”
  8.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英宗北狩,太后命郕王监国。景帝即位,尊为上圣皇太后。时英宗在迤北,数寄御寒衣裘。及还,幽南宫,太后数入省视。石亨等谋夺门,先密白太后。许之。英宗复辞,上徽号曰圣烈慈寿皇太后。明兴,宫闱徽号亦自此始。天顺六年九月崩,上尊谥曰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合葬景陵,祔太庙。而英宗生母,人卒无知之者。”
  9. ^ ·张廷玉等,《明史》(卷113):“天顺六年,孙太后崩,钱皇后为英宗言:“{后}-贤而无罪,废为仙师。其没也,人畏太后,殓葬皆不如礼。”因劝复其位号。英宗问大学士李贤。贤对曰:“陛下此心,天地鬼神实临之。然臣以陵寝、享殿、神主俱宜如奉先殿式,庶称陛下明孝。”七年闰七月,上尊谥曰恭让诚顺康穆静慈章皇后,修陵寝,不祔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