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共产党的评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1年7月法輪功團體在香港銅鑼灣進行反中共宣傳

中国共产党的评论可以根据政治意識型態分为“亲中共”、“反中共”和“中立”三大立场。

正面评价[编辑]

消除贫困[编辑]

根據中國國務院扶貧辦的統計數字,中國民眾個人人均收入不少於668元的人減少了290萬人或10%;那些人均收入不少於924元的人減少了6.4萬人或11.1%。20世紀90年代後期以來的社會福利的改革,包括了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公共養老基金和個人養老金賬戶。中央政府門戶網站報道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赞中国在减贫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并指出千年发展目标成功地帮助全世界10多亿人口摆脱极端贫困,其中中国功不可没[1]。中国共产党计划在2020年解决区域性贫困问题。(对外宣传称已经解决)

经济成就[编辑]

在中國共產黨執政時期,中國大陸在1980年代經過改革開放之後的30年經濟高速發展[2],很快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第一大工業國、世界第一大農業國和世界第二大服務業[3]

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強力推進的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得到西方商業界和金融界的歡迎,在此各國企業得以公平競爭、市場獲准簡便、資本交易便利,並且自由貿易試驗區運行1年來的發展而有一定成效[4]

自我改革[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李克强表示,“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南非《商業日報英语Business Day (South Africa)》對於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所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方案[5],則認為將在之後決定中國未來的走向,而使得國家經濟更為穩健、人民更加富有,而相關的政治改革也將更為順利地推進[6]

逐步开放[编辑]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亚洲项目主任克里·布朗评论认为「中国共产党变得更加开放」。在100多次来到中国之后,他认为,中国共产党的信息更加公开,执政更加透明,程序更加规范。而且它善于学习,能够不断地从国外的和自己的执政经验中总结和学习,从而成功地适应了形势的变化[6]

社会稳定[编辑]

中共當局認定維穩是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工作重心之一。實際上是一類官方維持既定統治秩序、防範各種可能改變當局施政或行事的自發社會運動的全方位管控。中共官方以及親共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经过长期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结束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7][需要較佳来源]

体谅民生[编辑]

据《经济日报》报道称,1934年11月初,在湖南汝城县沙洲村,三名女红军曾暂时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与徐解秀母子合盖仅有的一条行军被;临走时,一名红军将被子用剪刀剪下一半给老人留下。徐解秀接过被子后泪流不止,说:“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这是快一百年前的事了[8][9]

满意度高[编辑]

2020年7月8日,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发布报告《理解中共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显示2016年中国人民对中共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创2003年该调查进行以来新高。该份研究报告由三位学者共同撰写,团队于2003年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8次调查,面对面访问超过3.1万名城乡居民,了解他们对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满意度。调查发现自2003年以来,中国人对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普遍认为当局管治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10]

人权状况得到改善[编辑]

中共官方舆论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不断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促进人权事业全面发展,使每一个社会成员生活得更有尊严。2011年,经过政府和民众的共同努力,中国公民的人权意识显著提高,人民的总体生活状况明显改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保障得到全面加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保障更加有效,各领域的人权保障在制度化、法治化的轨道上全面推进。[11]

负面评价[编辑]

修改历史[编辑]

異見者称中國共產黨修改(篡改)部分歷史史實以及相關的概念和定義的做法为「歷史修正主義」(Historical Revisionism[12][13][14][15][16][17][18],甚至稱被中國共產黨修改後的歷史為「偽歷史」[19]。柏克萊加大新聞學院院長夏偉教授在討論《天安門文件》真偽時說:“馬列主義政府經常大膽修改事實,有時甚至偽造紀錄,以讓歷史為其利益服務”。曾任中國歷史教師的袁騰飛在講課中曾說:「中國歷史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而中共官方則將「還原歷史」、「重寫歷史」、否定黨史、否定國史的主張称之为「歷史虛無主義」。而且部分新聞媒體及非官方媒體文章中經常把中華民國大陸時期國民黨軍隊在對日戰爭中消極抗戰以及把國民黨總裁蔣中正說成是“人民公敵”等明顯片面性宣揚。近些年以来,中國教育部编写的部分教科书正面描写了抗日戰爭中英勇抗战的国民党軍隊,同時有限度承認和强调国民党在正面战场的不可磨灭的作用。[原創研究?]

封锁网络[编辑]

中共建立了數套用於互聯網審查之系統,主要用於阻擋當局不願中國國民瀏覽的網站,大部分是港澳台及海外的中文新聞和論壇網站,以及國際社交、博客、影片、文件寄存網站等,列如搜索引擎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维基百科GitHub等知名國際軟件。以及BBC中文網、美國之音中文網、德國之聲(含中文網)、香港電臺等國際媒體中文網站也被完全封鎖。與其他有網絡封鎖的國家不同,當在中國訪問被封鎖網站的時候,不會出現任何政府提示,只會顯示與網站的連接出現問題。2013年1月30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中指出:“中国在相关领域仍然‘没有出现任何改善迹象’,其在报告中称中国仍有大批记者和网民遭到关押,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民监狱”。[20]2015年10月,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的互联网自由状况连续第五年恶化,在其调查和评估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是互联网最不自由的国家,这归源于在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将“互联网主权”作为执政重点之一之后,中共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大了网络控制的力度。[21]大多数西方国家批评中国完全没有任何网络自由,无法和世界接轨,不过由于大陆网民可使用VPN访问被限制浏览的网站,且官方认为基于意识形态的互联网审查对国家发展具有必要性,如中共中央前总书记江泽民在2000年接受美国记者迈克·华莱士专访时说:“...我们需要有所选择,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对中国发展有害的信息。”[22],因而此类批评一般会被官方和主流中国大陆网民认为属于反中的范畴。

领袖崇拜[编辑]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内悬挂由时任县委书记黄海峰所作标语:「感恩总书记 奋进新时代」,以纪念习于十九大后寄给县内下姜村的十九大首日封[23]

美国国际媒体署管理的美国之音认为,2012年秋的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继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一职,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代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借反腐打贪清除了包括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在内的政敌,建立起自己的个人权威。中国国内媒体随后铺天盖地为习近平的个人形象宣传,先后有“学习粉丝团”,《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包子铺[24],《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东方又红》等出现,特别是“定于一尊”的提法,被美国之音认为是中国出现“习近平的个人崇拜”的表现[25]

2017年8月28日,围绕习近平定制的纪录片《大国外交》在央视首播后,被大量密集播放于各大电视台黃金时段[26]。时任外交部长王毅在《学习时报》发表文章认为习近平外交思想是“对过去300多年西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的创新和超越”。[27]

台灣《蘋果日報》认为,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后,官方对习近平的个人宣传达到文革以来的最高点[28]。香港《東方日報》认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甚至極其誇張地以“最高领袖”、“最高统帅”、“总设计师”称呼习近平,令其地位直逼拥有“四个伟大”的建国领袖毛泽东,被認為有獻媚邀功之嫌。[29]

2016年3月,香港《苹果日报》及澳洲新闻网报道习近平本人对宣传机构的一些做法不满,此后中共中央宣传部下令全国各级媒体在今后的报道中不可再称习近平为“习大大”[30][31]。而『大大』在習近平的故鄉陝西一帶的方言中意為『父親』。習大大這一稱呼始於習近平2014年9月9日視察北京師範大學之時一貴州教師給其起的稱呼。[32]

2019年10月11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开展2019年新闻采编人员岗位培训考试的通知》。全国新闻单位采编人员岗位培训考试内容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新闻伦理与政策法规、新闻采编业务等。[33][34]多家媒体认为习近平向个人崇拜再迈出一步[35]

2020年1月10日,中共中央黨校刊物《學習時報》發表文章,称习近平同时具有“平民情怀和贵族气质”。[36]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批評称,文章一方面說習近平有「貴族氣質」,一方面又說他是「平民情懷」,極為矛盾。[37][38]

对汉族的逆向种族歧视[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政策主要適用於占中國人口絕對多數的漢族,對其餘的少數民族則限制較少,違法者會遭到巨額罰金。其子女長大後亦會面臨如沒有戶口,不能上學等諸多問題。這一法規造成了漢族人口出生率的急劇下降,導致漢族生育率始終在1.3以下,也加快了城市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另外高考分數錄取政策偏向少數民族,導致漢族人在高考錄取方面與其他少數民族存在較大不公平等一系列少數民族優惠政策亦時常受到社會譴責。另外,這一系列政策也是新疆維漢衝突的其中一個成因。中國司法系統曾經提出的對少數民族罪犯的兩少一寬的政策,亦為人所詬病。而部分地方政府(如陝西、甘肅、寧夏等地)為了方便地區統治過於偏袒少數民族及宗教勢力,用行政力量推動宗教發展,也引發一些中國民眾的不滿。如熱衷於在網上評論時事的西安道士梁興揚因批判回族軍閥馬家軍的主要人物之一馬步芳,而被西安警方以「破壞民族團結」為由帶走調查。[39]此外,出於政治外交需要或崇洋媚外的情況,對外籍人士(包括港澳台的居民)在行政上比本國公民有更好的待遇。上述逆向歧視行為引發了民眾對中國現行民族政策的批評乃至對伊斯蘭教的批判,也使得「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漢」這類諷刺性說法廣為流傳。近幾年中國政府已經注意到了此類狀況,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以往的做法以求改變這一現狀。儘管在此期間採取的一些做法又引起了新的爭議。

報刊《太陽報》也登載文對第一代民族政策評論道:「在中國五十六個民族之中,最受歧視的不是少數民族,恰恰是人數最多的漢族。漢族與少數民族沒有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大學畢業找工作,在同等條件下,少數民族優先錄取;在職位升遷時,少數民族也有優勢,不管是哪一級政府,一定要有少數民族的代表。內地官場有「無知少女」的說法:「無」代表無黨派,「知」代表知識分子,「少」代表少數民族,「女」代表女性。如果閣下是少數民族,升官的機率比漢族高得多。即使不考大學、不做官,少數民族仍有特權,就是不受計劃生育的限制,想生多少個就多少個。到西藏或新疆去看一看,一家有三、四個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漢族就可憐了,計生標語上說:「打下來,流下來,就是不能生下來」,其殘忍不言而喻。漢族超生變成不可饒恕的大罪,長此以往,少數民族人口上升,漢族人口減少,是不可避免的大趨勢。當局在處理民族的問題上軟弱無能,只好一再犧牲漢族的利益,令漢族淪為二等公民,難怪有漢族人以冒充少數民族為榮」。[40]

亦有學者认为:「(西藏自治區內的)社會在任何方面的不滿,幾乎都會轉變為政治上的不滿,隨之就會喊出要求西藏独立的口號,而西藏的『穩定集團(權貴)』往往利用政局的不穩定向北京取得巨額撥款、各種福利和社會保障」。[41]

被质疑背离社会主义[编辑]

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采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官方的主要意识形态,其引入了资本主义的部分市场经济概念,虽在发展中取得高速经济增长,却造成贫富差距分化等社会问题[42],且官方长期的威权主义导致民间政治派别无法进行实践与发声表达诉求,进而引来毛派新左派和海外左翼政党和学者的批评,质疑中国共产党是否仍然是社会主义政党,其经济改革和政治收紧是否将中国带入资本主义领域[43]

其中,毛派将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中国共产党看作官僚资产阶级政党[44],新左翼关注和批判现今中国沿海和内陆、城市和农村之间的社会不平等[45],海外部分左翼政党组织(如日本共产党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或学者等,质疑或否认目前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政党性质[46][47]或不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国家[48]

新疆问题[编辑]

外界指控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新疆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群体成员做出种族灭绝的暴行[49]

2022年8月31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报告》。报告发现,中国对这些群体的待遇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报告的结论是,该省“发生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报告将其归因于中国针对维吾尔穆斯林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反恐和反‘极端主义’战略的应用」。报告也显示,「关于酷刑或虐待模式的指控,包括强迫医疗和恶劣的拘留条件,是可信的,对个别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的指控也是可信的」[50][51]。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也在报告中提出建议,中国政府应迅速采取「释放所有被任意监禁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或任何其它拘留中心的个人」,以及提供确切的位置和下落给拘留者的家属知道,并帮助建立「安全的沟通渠道」,让其家人团聚。报告也建议,中国政府应废除任何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法律,迅速调查关于在拘留营地和其他拘留设施中侵犯人权的指控,包括关于酷刑、性暴力、虐待、强迫医疗以及强迫劳动和死亡报告的指控[52][53][54]

2022年9月7日,40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所属特别调员员、独立专家和工作组联合发文呼吁,国际社会不能忽视中国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要求人权理事会必须召开一次关于中国的特别会议,以及敦促中国必需解决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55][56]

香港問題[编辑]

2019年11月14日,习近平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时,指香港“持续发生的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表示“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57]。”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香港人对这个没有新意的说法不领情,要求中国在香港「施行普选和保障香港人的自由」[58]

2020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引起多方質疑香港原來的一國兩制已經變成「一國一制[59]。《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指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透過「港區國安法」挫敗香港的民主運動,對各國的反對毫不在意,顯示他按照自己的獨裁方式重塑香港的決心[60]

2021年3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完全顛覆了香港選舉制度[61][62]

臺灣問題[编辑]

2015年底台灣藝人周子瑜因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手拿中華民國國旗揮舞,被藝人黃安在新浪微博舉報是「台獨」而引發一起事件,黃安微博發文觸發中國大陸網友的反台獨情緒,演變成抵制周子瑜的聲浪,周子瑜在中國大陸的預定演出和代言皆被取消,經紀公司JYP娛樂遭中國大陸網友抵制。2016年1月15日,JYP娛樂安排周子瑜錄製影片公開道歉,並聲明自己是一個中國人;1月16日,中國國臺辦回應此事後,事件才逐漸平息。由於事件發生於台灣2016總統大選前夕,對選情產生了一定影響;有評論認為道歉影片中周子瑜像是伊斯蘭國劫持的人質,臨死前宣讀「悔過」聲明,引起台灣民眾反中共打壓的情緒;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及蔡英文、朱立倫、宋楚瑜三位總統候選人一致公開力挺周子瑜,國內外民眾群起聲援周子瑜;事件意外使九二共識一夕破功,總統大選後台灣智庫民意調查指周子瑜事件約影響1成選票,泛綠陣營民主進步黨與泛橘陣營親民黨受益,人民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也承認中國大陸傳媒集體封殺16歲的台灣藝人周子瑜事件都能給民進黨增加50萬選票。[原創研究?]

2018年5月,兩名來自臺灣的學生參加澳洲昆士蘭省羅坎普頓的推廣牛肉活動時如其他國際參加者一樣在公牛塑像上繪製國旗,然而不久後其繪製的中華民國國旗卻遭當地政府完全塗蓋。[63]當地政府坦承此舉係因受到來自中國大陸共產黨政府官員的施壓。[64]學生家長表示「雕像上有巴西國旗、日本國旗,卻只有这中華民國國旗被塗掉,她的孩子因為中共施壓塗掉中華民國國旗的決定,感到非常傷心且失望」。台灣大部分人民至今仍無法接受中共一系列不尊重人權的以及不斷打壓臺灣的作為。[65]

大規模監控[编辑]

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广泛运用于中国大陆的各种公共场所,甚至政府机关、高等院校也相继启用该技术,但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有“大规模监控”的发生。[66][67]

处理新冠疫情不当[编辑]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多次反复强调自己亲自指挥防疫工作,并表示早在2020年1月7日已经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防疫要求[68][69]。但是,此前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出防疫要求是在1月20日。[70]

2020年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2020年春节团拜会,习近平在团拜会上发表了讲话。但其讲话中对已经爆发疫情并因此“封城”的武汉市只字未提,引发部分人的不满。[71][72]

从疫情暴发以來,習近平遲遲未到武漢視察疫情[73],直至3月10日疫情緩和後習近平才去武漢視察疫情。[74][75]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则早在2020年1月27日就前往湖北省武汉市,考察指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防控工作。[76]

德國《明鏡周刊》透露,根據德國聯邦情報局調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與習近平在1月21日通話時,被要求世衛不要發布病毒人傳人的訊息,及延後全球大流行的警告[77]。德國的結論是由於中國大陸下令封鎖消息,全球損失4到6個星期的時間對抗病毒,如果不是中國大陸隱瞞訊息,疫情會容易控制得多[78]

在2020年6月7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白皮书指出,14亿中国人民都是抗击疫情的伟大战士。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人民不分男女老幼、不论岗位分工,都自觉投入到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坚韧团结、和衷共济。医务工作者白衣执甲,逆行出征,武汉人民、湖北人民顾全大局、顽强不屈。[79][80]

2020年9月8日,中国政府举行了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习近平给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等众多抗疫医护工作人员颁奖。但大会未提及因感染肺炎殉职的李文亮医生,引发一些网友的批评与不满。[81] 央视在当月播出的抗疫纪录片《同心战疫》里,第一集就回顾了新型肺炎的源头时,也未有提及李文亮。有新型肺炎死者家属批评官方是在修改历史。[82]

不正当获取他國智慧財產[编辑]

隨著中國提出人均所得達到八千美元,中國大陸開始面臨工資上漲,產業不得不轉型升級的情勢,儘管中國大陸在中共的產業扶持下,創新產業發展迅速,但其發展速度仍然遜於民衆需求,[83]被認為不利於產業的創新[84][85],中共為了避免產業升級步調過慢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進而降低民衆生活水準,便以能否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為條件,希望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移[86],或透過其他途徑合理獲取他國技術。[87]

针对澳大利亚的高额关税[编辑]

2021年3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宣布自2021年3月28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相关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长达5年,税率达116.2%—218.4%,中澳关系达到最低点。此举被澳大利亚人士认为是中共当局对2020年12月澳大利亚政府要求世界贸易组织调查中国对其大麦进口的惩罚性关税及斯科特·莫里森呼吁各国独立调查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源头的报复[88]。这其实是因为澳大利亚打压中国,所以中国只能反向提高关税和禁止澳大利亚的煤和铁运到中国

相关人士[编辑]

亲中共的组织和人士[编辑]

自2000年以來,台灣的中国国民党新黨被认为推行亲中和亲中共的兩岸政策。香港過去被稱為“土共”或“左仔”的左派親中組織,在香港回歸後結合本地的中資和港資財團勢力,成為香港主流勢力建制派

另有一些媒体也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例如台灣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新加坡联合早报》與美國《北美世界日报》也為親中共媒體。

美國亨利·季辛吉比爾·蓋茨等政商界名人也被認為是親中共人士。

反中共的组织和人士[编辑]

日本政壇上的右翼人士,如民族派等人士,立場通常為反中共,并将每年9月29日定為反中共日,舉行遊行活動[89]。前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认为反对中共,不等于反中国[90]。前中华民国台湾省政府主席宋楚瑜曾主張「台灣就是中國」,所以“不反中”但是“反中共”[91]法轮功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鎮壓,因此法輪功移師海外發展且政治立場轉為反共。法輪功团体的反共标语有:“爱国≠爱党”、“中共≠中国”等。

中國國民黨的立場[编辑]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失败,撤退來台之後,蔣中正時代與中共武裝敵對,與蔣經國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的時代與中共轉為軍事停火剩下政治敵對,連戰擔任榮譽黨主席的時代與中共有政治和解的趨勢,展開國共論壇。所以國民黨對中共的評論,隨時代變遷差異很大。

福建連江馬祖防空洞對聯標語「反共抗俄殺朱拔毛

20世紀,國民黨曾大力批評中共導致的朝鮮戰爭三反五反大躍進三年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国大陆的党外反共人士[编辑]

在中国大陆,反共主义者是持不同政见者中的一类。而由于中国政治上长期奉行一党专政,中国基本由中共进行专制统治,因而在中国社会中,除异见人士外,人们对表达反政府、反共的政治倾向持谨慎的态度。2014年恶之花事件中,外界认为中国大陆女星姚晨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指责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暴政。虽然此后,中国大陆舆论因此事对她一直持批判态度,但她从未回应此事,以清楚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

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内部的反共異見者[编辑]

在中国现行政治体制下,事业单位、政府机构、重要部门的第一、二负责人只有中国共产党党员才能担任;公务员也多为党员;在大学期间,成为一名学生党员亦是常见现象。但实际上,现在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并不意味着完全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念。而这其中,相當一部分人对于中国共产党部分的做法持有异议。而有些人则是持反共立场。而对于不忠于中国共产党理念的党员,官方多以两面人称呼。无论是学生党员或担任公职的党员,持有反共、反中思想者亦为常见。知名党员公开表达反共情绪亦非个案。比如说:毕福剑酒桌唱戏事件,以及任志强事件。而现实中,上級党组织負責人因同情,对反共、反中党员部分時候亦有“庇护”之态。2018年,厦门大学发生“辱中”事件,一部分輿論认为厦门大学对涉事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田佳良处罚过轻。但香港《东方日报》认为,中国共产党“两面人”的问题,不仅表明中国共产党内部存在众多的“隐性两面人”,同時也表明不少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只为前途投机,甚至表示中国共产党到底有多少“两面人”只有“神”知道。[92]

表现形式[编辑]

亲中共的形式[编辑]

反中共的形式[编辑]

反中共人士的宣传口号:“《九評》解体共产党”、“天灭中共”
  • 2015年8月一名黃姓台湾导游在遊覽車向中国大陆游客播放反共宣传片,遭到中国大陆游客抗议。[97]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中国始终没有忘记支持和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消除贫困. [2016-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3). 
  2. ^ 5.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2011年9月 [2015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3月21日) (英语). 
  3. ^ 中央情報局. The World Factbook. 《世界概況》. 2014年 [2015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9日) (英语). 
  4. ^ 王乃水. 上海自贸区一周年:亮点频现 承载海内外更高期待. 新華網. 2014年9月29日 [2015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0月8日) (中文(简体)). 
  5. ^ 王翠莲.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历次全体会议(中共中央全会).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6月27日) (中文(简体)). 
  6. ^ 6.0 6.1 新华国际.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共产党. 2011年6月10日 [2016年7月7日] (中文(简体)). 
  7. ^ 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 人民网. [2016-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8). 
  8. ^ 新华社. 与总书记一起重温“半条被子的温暖”. 新华网. 2020-09-16 [2021-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9. ^ “半条被子”的故事激励我们坚定不移走下去.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20-10-14]. 
  10. ^ 李澄欣. 93%中国人满意政府?一文看懂哈佛研究5大要点. 德国之声. 2020-07-17. 
  11. ^ 白皮书:中国共产党促进各项人权全面发展_滚动新闻_中国政府网. www.gov.cn. [2021-10-30]. 
  12. ^ Ian Buchanan. revisionism  . A Dictionary of Critical Theory.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In history, revisionism is generally reserved for those historians who seek to deny that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such as genocides actually took place. The so-called Holocaust-deniers are one example, but there are many others. 
  13. ^ Eric Van Young. Getting Ready for Amsterdam: The Beijing General Assembly of CISH . 美國歷史學會. November 2007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day-long symposium on the state of Chinese historiography, organized by the Association of Chinese Historians (ACH)... the discussion in another panel of the recent kinder, revisionist approach to the history of the Kuomintang drew vigorous nods of approval and a quickened interest from the audience (英文)
  14. ^ James McPherson. Revisionist Historians. 美國歷史學會. September 2003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英文)
  15. ^ Willy Lam. China's Own Historical Revisionism. 華爾街日報. 2005-08-11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1). (英文)
  16. ^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歷史虛無主義歪曲國史須旗幟鮮明反對. 《求是》雜誌. 2013年10月9日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8). 
  17. ^ 陈之骅. 历史虚无主义搞乱苏联. 人民网-人民论坛. 2013年9月22日 [2015年1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3月12日). 
  18. ^ 唐莉. 當代中國歷史虛無主義的政治訴求與雙重應對.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雜誌. 2013-07-08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1). 
  19. ^ 余英時; 北明. 到歷史中尋找今天中國問題的根源—余英時縱論中國近代史. 纵览中国. 2002年2月17日 [2015年1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2日). 
  20. ^ 无国界记者:最大的网民监狱-中国. 法广中文网. [2013-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2) (中文(中国大陆)). 
  21. ^ 中国网络自由继续恶化 负能量或影响其他国家. 美国之音。. 2015-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9). 
  22. ^ renminbao.com, 人民报. 江泽民接受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访问全文. [200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12). 
  23. ^ 淳安县委书记 黄海峰. 感恩总书记 奋进新时代. 杭州日报. 2017-11-29 [2018-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7). 
  24. ^ 編寫組. 新時代 新思想 新目標 新征程 : 新華社十九大報導精品集. 新華社. 2018年1月1日 [2020-04-06]. 
  25. ^ 习近平个人崇拜能走多远. 美国之音. 2015-03-12 [2015-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6). 
  26. ^ 新华社. 六集大型政论片《大国外交》今晚播出. 新华社.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8). 
  27. ^ 林子恒. 王毅:习近平外交思想超越300年西方理论. 联合早报.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2). 
  28. ^ 央視專題為習近平造勢 首稱「國家最高領袖」. 台灣世界日報. 2017-07-19 [2018-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4). 
  29. ^ 官媒稱習近平為「最高統帥」. 香港東方日報. 2017-07-14 [2018-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4). 
  30. ^ 中宣部下令禁稱「習大大」 文件下達到各地. 澳洲新闻网. [2017-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中文(臺灣)). 
  31. ^ 中國官方禁叫習大大 網友:那改叫XDD. Appledaily.com.tw. 2016-04-23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5). 
  32. ^ 贵州教师:可以叫您习大大吗 习近平:YES. [2021-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1). 
  33. ^ 新华社. 2019年新闻采编人员岗位培训考试工作即将开展. 新华网.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8). 
  34. ^ 中国要求数万名记者参加“习思想”在线考试. BBC中文网.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8). 
  35. ^ 法新社. 法《解放报》:习近平向个人崇拜再迈出一步. RFI.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36. ^ 邱然、黃珊、陳四. 近平同志强调要敢做时代的弄潮人. 學習時報. 2020-01-10 [2020-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5) (中文(中国大陆)). 平民情怀和贵族气质,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和谐地统一在近平同志身上 
  37. ^ 官媒吹捧習近平有「貴族氣質」 專家批「低級紅」. 蘋果日報. 2020-01-14 [2020-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9) (中文(臺灣)). 
  38. ^ 习近平的“贵族气质”. 德國之聲. 2020-01-14 [2020-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0) (中文). 
  39. ^ 中国观察:马步芳评议继续发酵涉及宗教敏感. BBC News 中文. 2016-04-25 [2021-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2) (中文(简体)). 
  40. ^ 雪地鴻爪:漢族最受歧視 - 太陽報. the-sun.on.cc. [2021-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41. ^ 王力雄, 《天葬 : 西藏的命运》. 209-210. 明镜出版社. 1998年: 226页. 
  42. ^ Debating "the China Model". Hoover Institution. [14 April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英语). 
  43. ^ Hui, Wang; Karl, Rebecca E., Contemporary Chinese Thought and the Question of Modernity, Whither China? (Duke University Press), 7 March 2002: 161–198, ISBN 9780822381150, doi:10.1215/9780822381150-006 
  44. ^ 降英:毛左对当代中国劳工运动的介入. www.boxun.com. [2019-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9). 
  45. ^ Zhao, Bin. Consumerism, Confucianism, Communism: Making Sense of China Today. New Left Review. March 1997, (222): 43–59. ISSN 0028-6060. 
  46. ^ 存档副本.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4). 
  47. ^ 为人民服务媒体. 中国:香港暴乱与帝国主义竞争.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2). 
  48. ^ Friedman, Eli. 為什麼中國是資本主義社會. Lausan. 2020-09-24 [2021-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美国英语). 
  49. ^ 埃科尔斯. 新披露新疆文件将习近平新疆政策直接挂钩,中国官媒开始混淆视听. 美国之音. 2021年12月11日. 
  50. ^ China’s treatment of Uyghurs may be crime against humanity, says UN human rights chief. the Guardian. 2022-08-31 [2022-09-01] (英语). 
  51. ^ CNN, Jorge Engels. China may have committed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Xinjiang, UN report finds. CNN. [2022-09-01]. 
  52. ^ China responsible for ‘seriou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Xinjiang province: UN human rights report. UN News. 2022-08-31 [2022-09-01] (英语). 
  53. ^ U.N. Says China May Have Committed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Xinjiang. www.nytimes.com. 2022-08-31 [2022-08-31]. 
  54. ^ OHCHR Assessment of human rights concerns in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office. 2022-08-31 [2022-08-31]. 
  55. ^ Xinjiang report: China must address grave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the world must not turn a blind eye, say UN experts. OHCHR. 2022-09-07 (英语). 
  56. ^ Rights experts urge China to address grave violations in Xinjiang province. UN News. 2022-09-07 (英语). 
  57. ^ 习近平:止暴制乱 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新华社.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58. ^ 香港当务之急 习近平:止暴制乱 港人:普选和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 2019-11-15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9). 
  59. ^ 日本自民黨關注港區國安法 擬要求取消習近平訪日. RTHK. 2020-07-03 [2020-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60. ^ 紐時:國安法顯示習近平決心以獨裁方式重塑香港. 中央社. 2020-07-01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中文(臺灣)). 
  61. ^ 今次人大將審議香港選舉修改案.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1-03-04 [2021-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5). 
  62. ^ 消息:香港特首選委北京倡增至1500席取消區議會席位 立法會擬增至90席取消超區界別. 明報. 2021-03-04 [2021-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4). 
  63. ^ 澳洲地方政府打壓 抹掉學生彩繪中華民國國旗 - 國際 - 重點新聞. 中央社 CNA. 2018-05-10 [2018-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5) (中文). 
  64. ^ 中華民國國旗被抹 澳洲市長坦言中國官員施壓 - 國際 - 重點新聞. 中央社 CNA. 2018-05-15 [2018-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5) (中文). 
  65. ^ 李修慧. 澳洲政府要學生畫出「自己的文化」,卻為了「一中」把我國國旗塗掉.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2018-05-10 [2018-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5) (中文). 
  66. ^ 存档副本. [2019-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67. ^ 存档副本. [2019-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68. ^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新华网. 2020-02-15 [2020-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1) (中文(中国大陆)). 
  69. ^ 习近平.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求是. 2020-02-15, (4) [2020-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70. ^ 习近平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 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李克强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批示. 央视网. 2020-01-20 [2020-05-12] (中文(中国大陆)). 
  71. ^ 习近平:在2020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 新华网. 2020-01-23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中文(中国大陆)). 
  72. ^ 武汉封城日 人民大会堂歌舞升平. RFI. 2020-01-24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2) (中文(中国大陆)). 
  73. ^ 习近平为何迄今不去武汉视察疫情?. 美國之音. 2020-02-26 [2020-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8) (中文). 
  74. ^ 张晓松; 朱基钗. 习近平抵武汉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新華網. 2020-03-10 [2020-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1) (中文(中国大陆)). 
  75. ^ 孫春蘭視察 住戶樓上喊造假 京消息人士:習擬訪武漢 料先赴金銀潭. 明報. 2020-03-06 [2020-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7) (中文(香港)). 
  76. ^ 李克强来到武汉. 中国政府网.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中文(中国大陆)). 
  77. ^ 林育立. 德國情報單位:習近平要求譚德塞壓下疫情訊息. 中央通訊社. 2020-05-09 [2020-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9). 
  78. ^ 小山. “明鏡周刊”說:德國情報獲悉習近平要求譚德塞壓下疫情訊息.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0-05-09 [2020-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0). 
  79. ^ 光明网. 人民是中国抗疫斗争的最大底气和力量源泉. [2021-12-18] (中文(简体)). 
  80. ^ 中共中央党校. 团结起来!我们万众一心!——中国抗疫人民力量的生动实践. [2021-12-19] (中文(简体)). 
  81. ^ 李文亮微博再成热点,“缺席”官方抗疫表彰大会网友不满. BBC中文网. 2020-09-08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3). 
  82. ^ 央视抗疫纪录片只字不提李文亮死者家属批窜改历史:白事当红事办,极不尊重死者. 香港有线电视. 2020-09-09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2). 
  83. ^ 李文隆. 中國大學上課如演諜戰片 教授憤怒(圖) - 時事評析. 看中國. 2018-06-04 [2018-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中文). 
  84. ^ 北大教授直言「中國無創新」 21世紀成不了超級強權 - 國際.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06-09 [2018-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中文). 
  85. ^ 張淑伶. 陸欲打造科技強國 專家:缺乏創新土壤 - 科技. 中央社 CNA. 2018-05-29 [2018-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中文). 
  86. ^ 林妍. 中共竊取美國技術的三個主要途徑 - 大紀元. 大紀元 www.epochtimes.com. 2018-04-13 [2018-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0) (中文). 
  87. ^ 林燕. 中共間諜來美竊取技術. 大紀元 www.epochtimes.com. 2018-04-13 [2018-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中文). 
  88. ^ 张平; 叶宣. 中国对澳洲葡萄酒加征高额关税. 德国之声. 2021-03-27. 
  89. ^ 東京掀反中共示威. 香港蘋果日報. 2004-09-30 [2015-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9). 
  90. ^ 馬英九:堅持反共不反中立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BBC中文,2005年08月06
  91. ^ 強調親中不代表親共 郝柏村:台灣宣布獨立會有戰爭. ETToday. 2014-12-09 [2015-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2). 
  92. ^ 党员博士生精日 官场两面人辈出. 東網. 2018-04-26 [2018-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4). 
  93. ^ 中國網友暴怒抵制《還願》上架6小時再遭GOG下架. 民视新闻网. 2020-12-17. 
  94. ^ 日經調查:6成中國人依然抵制日貨. 商业周刊. 2012-11-23. 
  95. ^ 《中国事务论坛》 郑贻春:我就是《九评共产党》的作者. [2015-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3). 
  96. ^ 大紀元鄭重聲明. [2015-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1). 
  97. ^ 台導遊對陸客「反共宣傳」遭抗議. [2015-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