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諸葛亮的評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清殿藏本諸葛亮

中國三國時代蜀漢政治人物軍事家諸葛亮,當時及後世頗有評價和月旦。

三国演义神化诸葛亮军事指挥才能,历史上诸葛亮军事功績不如其政治功績。但若以此否定诸葛亮的军事才华,则是不恰当的。諸葛亮政治品德忠誠不二、奮鬥精神不畏艱難困苦、人格特色嚴於律己、人生態度積極進取、獻身精神死而後已、領導能力長於協調、管理思想以法為治,無論對於今人治軍治政置業,人生價值取向,都有著現實借鑒意義[1]

相比起诸葛亮政治功績杰出,其军事功績稍逊,但作为军事家,得到历代兵家认可。在《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唐太宗李靖多次提到诸葛亮治军之法与八阵图,评价极高,并表明陈寿在《三国志》中对诸葛亮评价是“史官鲜克知兵,不能纪其实迹焉”。唐朝时,评选诸葛亮与张良韩信白起等九位历代兵家为武庙十哲。诸葛亮军事著述众多,如《南征》、《北伐》、《北出》等,对中国军事界有一定贡献。

三國時期對諸葛亮之評價[编辑]

以下是三國時期对诸葛亮之评价(未标注来源均来自《三國志》):

魏晉南北朝對諸葛亮之評價[编辑]

陳壽[编辑]

  • 西晉陳壽是《三國志》作者,父親在街亭一戰打敗仗,受到剃光頭刑罰,諸葛瞻也看不起陳壽;可是,陳壽寫完诸葛亮傳記後,對他评价如下:「諸葛亮年少時就有超逸眾人之才能,英雄霸者之材器,身長八尺之軀,儀容相貌甚為偉,時人異焉。……當時左將軍劉備以諸葛亮有特殊器量,乃三顧諸葛亮於草廬之中;諸葛亮深深稱謂劉備英雄姿態傑出,遂解韋帶出仕,深厚相結交。……孫權既一直佩服仰慕劉備,又觀諸葛亮奇雅,甚為敬重……及劉備殂亡,嗣子劉禪幼弱,事無大小,諸葛亮皆專任事。於是……立法施展公度,整理戎馬兵旅,工械技巧,物盡其用,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懲,無善不顯,至於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拾遺,強不侵弱,風化肅然。當此之時,諸葛亮之素志,進欲像龍驤虎視,包括四海之內,退欲跨陵邊疆,震蕩宇內。又自以為無身之日,則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國者,是以用兵不絕,屢耀其武。然而諸葛亮才幹,於治戎狄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才幹,優於將略。而所與對敵者,或值人傑,加眾寡不侔,攻守不同,是故雖然連年動眾,未能有克。昔日蕭何推薦韓信管仲王子城父,皆忖度自己之長處,未能兼有之故。諸葛亮之器能政理,是管仲、蕭何之亞匹,而當時之名將無王子城父、韓信,是故使功業陵遲,大義不及耶?蓋天命有歸分,不可以智力爭。……至今梁州、益州之人民,咨述諸葛亮者,言辭猶在耳邊,雖甘棠之詠召公,鄭人之歌子產,無以遠譬。……論者或怪諸葛亮文彩不艷,而過於丁寧周至。臣陳壽以為咎繇大賢,周公聖人,考之尚書,咎繇之謨略而雅,周公之誥煩而悉。為何?因為咎繇與共談,周公與群下矢誓。亮所與言,盡是眾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指及遠。然而其聲教遺言,皆經事綜物,公誠之心,形於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補於當時世局。」[17][14];「諸葛亮做相國時,安撫百姓,建立儀容法度,制約官僚職權,依從權力制度,開誠意正心,布公正法道;歇盡忠心、有益於時者,雖是仇家,必定賞賜;觸犯法規、怠工慢事者,雖是親信,必定受罰;心服認罪、輸誠下情者,雖然重罪,必可釋放;浮游辭藻、巧言飾辨者,雖然罪輕,必遭刑戮;為善不因微小而不予賞賜,為惡不因纖薄而不予貶職;庶務事處理精練,即物窮理其根本,依循名謂責罰實情,虛假作偽不齒所為;終於國邦境域之內,都敬畏而崇愛他,刑罰雖然嚴峻而無人怨恨,因為他用心公平而規勸警戒明察。可説是認識治國之優良人才,可以和管仲蕭何相匹敵。然而連年勞師動眾,未能成功,大概應變將兵戰略,不是他所善長罷!」[18]

裴松之[编辑]

  • 劉宋裴松之:「察觀諸葛亮與劉備君臣相遇,可説是千載一時,由始至終以至分離,誰能離間他們?……關羽為曹操所虜獲,禮遇甚為優厚,可謂出盡其所能用者,猶存忠義不背棄本志,可説諸葛孔明不會及不上關羽。」[19]

常璩[编辑]

  • 東晉常璩:以禮治國民眾無怨聲,不濫用私刑,沒有尚餘泣。……諸葛亮雖有英雄霸主之資質和能力,而入主非中興之國,欲以區區之蜀漢,假已經被廢之天命,北伐吞併強魏,抗衡上等大國,不是十分難嗎。像宋襄公稱霸嗎?然而諸葛亮對內修政理民,對外揚威振武[20]

習鑿齒[编辑]

其他[编辑]

後人對諸葛亮之評價[编辑]

隋唐[编辑]

  • 王通:假使諸葛亮沒有死,禮樂有望復興[32]
  • 王勃:於是諸葛亮適在軍中,向來命令帷幄有謀,軍容宿練,包攬左車之際,運籌田單之奇,曹魏懸兵數千,夜行三百。不繼軸重,不聞聲援,可不一戰而禽?坐以十萬之眾,而無一矢之防備,何有異於驅犬羊之群,餌入豺虎之口?故知應變將略,不是諸葛亮所長,此言相近[33]

宋至清[编辑]

  • 何去非:”孔明有立功之志,而无成功之量;有合众之仁,而元用众之智。故尝数动其众而亟于立功。功每不就,而众已疲。此孔明失于所以用蜀也。
  • 聂文豹:“古今论孔明者,莫不以忠义许之。然余兄文龙,尝考其颠末,以为孔明之才,谓之识时务则可,谓之明大义,则未也。谓之忠于刘备则可,谓忠之于汉室则未也。”(《南村辍耕录》)
  • 宋朝謝采伯:「孫權運籌於內,劉備、諸葛亮、周瑜、關侯等,合謀並智,方拒得曹操,敗之於赤壁,亦未為竒政縁。」(《密齋筆記•卷二》)
  • 苏轼:“密如神鬼,疾如风雷。进不可当,退不可追。昼不可攻,夜不可袭。多不可敌,少不可欺。前后应会,左右指挥。移五行之性,变四时之令。人也?神也?仙也?吾不知之,真卧龙也!”此外蘇軾還作詩《隆中》讚美諸葛亮。
  • 宋朝有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的《諸葛武侯》;明朝文学家楊慎的《武侯祠》。
  • 戴少望:“有仁人君子之心者,未必有英雄豪杰之才;有英雄豪杰之才者,未必有忠臣义士之节;三者,世人之所难全也。全之者,其惟诸葛亮乎!”
  • 宋朝曹彬:「諸葛孔明雖然忠於漢室,然而竭盡疲憊蜀漢之軍兵民眾,不能規復中原萬分之一,何能得稱之為武侯?」[40]
  • 宋朝朱熹:「諸葛武侯即便名義俱備正當,無所謂隱秘匿藏,其為漢室復仇之志氣,如同青天白日,人人可得而知之。」[41]
  • 洪迈:“诸葛孔明千载人,其用兵行师,皆本于仁义节制,自三代以降,未之有也。”
  • 章如愚:“至于三国,各自据其土而成鼎峙之势,亦诸人之力也。故在魏,则荀攸贾诩之算无遗策,郭嘉、刘晔之才策谋畧,管宁之渊雅高尚,毛玠之典选清正;在吴,则周瑜鲁肃之俦入为腹心,出为股肱,甘宁凌统之徒奋其威,黄盖、蒋钦之属宣其力;在蜀,则诸葛孔明之长于治国,费祎董允之志虑忠纯,向宠之性行均淑,皆一时之人杰也。”(《山堂考索》)
  • 陈亮:“孔明之治蜀,王者之治也。”“孔明,伊周之徒也。”
  • 刘祁:“已而诸豪割据,士大夫各欲择主立功名,如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诸葛亮、庞统、鲁肃、周瑜之徒,争以智能自效。”
  • 陈元靓:“德图王,卧龙徐起。北伐南征,渭滨泸水。周旋两朝,勤劳一纪。星堕中军,英雄巳矣 。”(《事林广记后集》)
  • 努尔哈赤:“人臣身秉国钓,因循从事,不能申明教令,诫谕君下,则无知之民,罹于法者必多。若各尽厥职,明法度,以训国人,使不罹于刑戮,则君心嘉悦,眷顾日隆,如所谓皋陶、伊尹、周公、诸葛亮、魏徵诸臣生膺显爵,没垂令闻,斯于臣职为无负耳!”(《清太祖高皇帝圣训》)
  • 陈子龙:“自汉以后,文武渐分,然犹有虞诩、诸葛亮、周瑜陆逊司马懿羊祜杜预温峤谢玄韦睿崔浩李靖裴行俭郭元振裴度李德裕韩琦李纲虞允文之徒奋策儒素建功阃外,为时宗臣。彼岂必有抟虎之力,射雕之技哉?不过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安雅堂稿·卷四》)
  • 清朝康熙帝:「諸葛亮説: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身為人臣者,惟有諸葛亮能夠如此做到。」[42]
  • 陳廷敬:「先儒謂亮有王佐之才,亮雖不及伊尹,然其學術亦自正大,後世如此等人才誠不易得,但其所遇之時勢不同,所以成功不及伊尹。」[43]
  • 屈大均:“汉唐以来善兵者率多书生,若张良赵充国邓禹马援、诸葛孔明、周瑜、鲁肃、杜预、李靖、虞允文之流,莫不沉酣六经,翩翩文雅,其出奇制胜如风雨之飘忽,如鬼神之变怪。”(《翁山文外·训练辑要序》)
  • 乾隆:“诸葛孔明为三代以下第一流人物,约其生平,亦曰公忠二字而已。公故无我,忠故无私,无我无私,然后志气清明而经纶中理。”
  • 马允刚:“两汉以来无双士、三代而后第一人。”
  • 曾国藩:“公以丞相而兼元帅,凡宫中府中以及营中之事,无不兼综,举郭、费、董三人治宫中之事,举向宠治营中之事,殆皆指留守成都者言之。其府中之事,则公所自治,百司庶政,皆公在军中亲为裁决焉。”
  • 清朝王鸣盛认为,诸葛亮的才能非但不止十倍于曹丕,甚至他自比的管仲乐毅也不及他,只有杜甫的“伯仲之间见伊吕”将其与伊尹吕尚相媲才称得上“品题”。
  • 清朝学者趙藩作「攻心聯」,懸掛在成都武侯祠諸葛亮殿,内容為:

近代[编辑]

  • 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在《三民主義》之民權主義中稱讚諸葛亮:「諸葛亮很有才能,所以在西蜀能夠成立很好的政府,並且能夠六出祁山去北伐,和吳魏鼎足而三。」
  • 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泽东一生嗜读《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推崇诸葛亮的聪明才智,但认为诸葛亮戰略觀不夠遠大而難以統一中原[引用 1]
  • 钱穆:「有一诸葛,已可使三国照耀后世,一如两汉。」(《国史新论》)
  • 周一良:诸葛亮这个人应该说他是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他在安邦治国方面,是采取“严刑峻法”的办法。另外,他在为人方面有道家的一面。他的治家、人生观我觉得恐怕应该同时注意到“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的特徵。
  • 田余慶《隆中對再認識》一文指出:“劉備並未以《隆中對》的方略為念,孜孜以求實現,當然也沒有把諸葛亮放在運籌帷幄的地位,大事向他諮詢。劉備死前,諸葛亮長時間內並不在劉備身邊,戎機大政,並無諸葛亮參贊其間的事實,決計入蜀和叛攻劉璋,是法正龐統之謀。他在荊不得預入蜀之謀,在蜀不得參出峽之議,這些關鍵之事不論正確與否,都與他無干係”。
  • 范文瀾:「諸葛亮的行為在封建時代,道德標準是很高的。」[引用 2]
  • 柏楊:「劉備先生託孤給諸葛亮,而且明言要諸葛亮自己接管政權,可真是名正言順,沒有人能阻擋得住。然而,諸葛亮不但沒有順水推舟,坐上寶座,反而擁戴一個十七歲,不過高中學一二年級的大孩子,『鞠躬盡力,死而無已。』在現實政治中,皇帝的寶座,誰的力量大,誰就可以往上坐。但我們對能往上坐而不往上坐的忠臣義士﹐仍備感尊敬。因為,那正是大丈夫有所不為的情操,便容易角落成一個無所不為的下三濫貨色。諸葛亮的有所不為,供我們頂禮。」[44]
  • 周殿富:「諸葛亮的業績無可追及,但諸葛亮的政治品德、個性人格、不止不歇的奮鬥精神,樂此不疲的敬業思想,還是值得今人學習的。人的一生是短暫的,確如夏花秋葉般之訊息,關鍵的是如何利用這有限的生命資源,在有生之年做得多,做得好,多有所為。諸葛亮的一生從更深遠的意義上來說,為我們留下是一種歷史的鏡鑒,人生的啟迪。」[45]

相關[编辑]

参考[编辑]

文献[编辑]

  1. ^ 周殿富:〈前言:歷史見證〉,《臥龍在天·諸葛孔明》,台北:晶冠出版社,2003-05-20,第7頁
  2. ^ 《华阳国志》卷十中《先贤士女总赞·广汉士女》
  3. ^ 3.0 3.1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引《蜀記》郭沖五事
  4. ^ 三國志·蜀書·董劉馬陳董呂傳第九
  5. ^ 三國志·蜀書·董劉馬陳董呂傳第九裴松之注引《襄陽記》
  6. ^ 6.0 6.1 三國志·蜀書·劉彭廖李劉魏楊傳第十
  7. ^ 三國志·蜀書·霍王向張楊費傳第十一
  8. ^ 三國志·蜀書·黃李呂馬王張傳第十三
  9.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
  10. ^ 三國志·吳書·虞張駱陸吾朱傳第十二
  11.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引《襄陽記》
  12.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引張儼《默記》述佐篇論亮與司馬宣王
  13. ^ 太平御覽·卷四百四十四·人事部八十五
  14. ^ 14.0 14.1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
  15.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註引《漢晉春秋》)
  16. ^ 16.0 16.1 晋书·宣帝纪
  17. ^ 「亮少有逸眾之才,英霸之器,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時人異焉。……時左將軍劉備以亮有殊量,乃三顧亮於草廬之中;亮深謂備雄姿傑出,遂解帶寫誠,厚相結納。……既宿服仰備,又觀亮奇雅,甚敬重之……及備殂沒,嗣子幼弱,事無巨細,亮皆專之。於是……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極,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懲,無善不顯,至於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拾遺,彊不侵弱,風化肅然也。當此之時,亮之素志,進欲龍驤虎視,包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蕩宇內。又自以為無身之日,則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國者,是以用兵不戢,屢耀其武。然亮才,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而所與對敵,或值人傑,加眾寡不侔,攻守異體,故雖連年動眾,未能有克。昔蕭何韓信管仲王子城父,皆忖己之長,未能兼有故也。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蕭之亞匹也,而時之名將無城父、韓信,故使功業陵遲,大義不及邪?蓋天命有歸,不可以智力爭也。……至今、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猶在耳,雖甘棠之詠召公,鄭人之歌子產,無以遠譬也。……論者或怪亮文彩不艷,而過於丁寧周至。臣愚以為咎繇大賢也,周公聖人也,考之尚書,咎繇之謨略而雅,周公之誥煩而悉。何則?咎繇與共談,周公與群下矢誓故也。亮所與言,盡眾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及遠也。然其聲教遺言,皆經事綜物,公誠之心,形於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補於當世。」
  18. ^ 「……諸葛亮之為相國也,撫百姓,示儀軌,約官職,從權制,開誠心,布公道;盡忠益時者雖讎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者雖重必釋,游辭巧飾者雖輕必戮;善無微而不賞,惡無纖而不貶;庶事精練,物理其本,循名責實,虛偽不齒;終於邦域之內,咸畏而愛之,刑政雖峻而無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勸戒明也。可謂識治之良才,管、蕭之亞匹矣。然連年動眾,未能成功,蓋應變將略,非其所長歟!」
  19. ^ 「觀亮君臣相遇,可謂希世一時,終始以分,誰能間之?……關羽曹公所獲,遇之甚厚,可謂能盡其用矣,猶義不背本,曾謂孔明之不若雲長乎!」《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
  20. ^ 「治國以禮民無怨聲,不濫用私刑,沒尚有餘泣。……諸葛亮雖資英霸之能,而主非中興之器,欲以區區之蜀,假已廢之命,北吞強魏,抗衡上國,不亦難哉。似宋襄求霸者乎?然亮政脩民理,威武外振。」《華陽國志·卷七·劉後主志
  21. ^ 三國志·蜀書·李嚴傳裴松之注
  22. ^ 太平御覽·卷四百四十七·人事部八十八
  23. ^ 初學記·卷第二十四·居處部
  24. ^ 晉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十九》嵇康與山濤書告絕
  25. ^ 將略論
  26. ^ 藝文類聚·卷二十二
  27. ^ 三國名臣序贊
  28.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引袁準《袁子》
  29.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裴松之注引《蜀記》鎮南將軍劉弘至隆中觀亮故宅立碣表閭,命太傅犍為李興為文
  30. ^ 晉書·卷八十八·列傳第五十八》司空張華問孔明言教何碎
  31. ^ 晉書·卷八十七·列傳第五十七》李暠寫諸葛亮訓誡以勖諸子
  32. ^ 「使諸葛亮而無死,禮樂其有興乎!」《中說·卷一·王道篇
  33. ^ 「于是诸葛适在军中,向令帷幄有谋,军容宿练,包左车之际,运田单之奇,曹悬兵数千,夜行三百。轴重不相继,声援不相闻,可不一战而禽也?坐以十万之众,而无一矢之备,何异驱犬羊之群,饵豺虎之口?故知应变将略,非武侯所长,斯言近矣。」(《三国论》)
  34. ^ 「君人者,以天下為公,無私於物。昔諸葛孔明,小國之相,猶曰『吾心如秤,不能為人作輕重」,況我今理大國乎!」
  35. ^ 「武侯死殆五百載,迄今梁漢之民,歌道遺烈,廟而祭者如在,其愛於民如此而久也。」
  36. ^ 「……陸機《晉史》,虛張拒葛(諸葛亮)之鋒。……蜀老猶存,知葛亮(諸葛亮)之多枉。」《史通·內篇卷七·曲筆第二十五
  37. ^ 「武侯命世,實念皇極。……大勳未集,天夺其魄。至诚无忘,炳在日月,烈气不散。长为雷雨。於戲!以武侯之才,知已托國,土雖狹,國以勤儉富,民雖寡,兵以節制彊。……或曰奇謀非長,則斬將覆軍無虛舉矣;或曰饋糧不繼,則築室反耕有成算矣。嘗試念之,頗賾其原。……及高、光舊德,與世衰遠,桓、靈流毒,在人骨髓,武侯乃欲開興圖,振絕緒,論之以本,臨之以忠,使人思漢,卒亦不可得也。向使武侯奉先主之命,告天下曰:『我之舉也,匪私劉宗,唯活元元。曹氏利汝乎,吾事之;曹氏害汝乎,吾除之。』俾虐魏偪從之民,聳誠感動,然後經武觀釁,長驅義聲,咸、洛不足定矣。奈何當至公之運,而強人以私,此猶力爭,彼未心服,勤而靡獲,不亦宜乎。……」《諸葛武侯廟記
  38. ^ 諸葛武侯廟碑銘
  39. ^ 39.0 39.1 《諸葛忠武侯新廟碑銘並序》
  40. ^ 「孔明雖忠於漢,然疲竭蜀之軍民,不能復中原之萬一,何得為武?」張澍《諸葛忠武侯文集》錄《蜀古迹記》記載
  41. ^ 「武侯即名義俱正,無所隱匿,其為漢復讐之志,如青天白日,人人得而知之。」《朱文公集》〈答魏元履書〉
  42. ^ 「諸葛亮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人臣者,惟諸葛亮能如此耳。」
  43. ^ 《康熙起居注》,1677年(康熙十六年)4月
  44. ^ 柏楊:《柏楊版資治通鑑:18.三國鼎立》,台北:遠流出版,1983,第215頁
  45. ^ 周殿富:《臥龍在天·諸葛孔明》,台北:晶冠出版社,2003-05-20,第5至6頁

引用[编辑]

  1. ^ 《毛泽东妙评三国:诸葛亮《隆中对》有战略失误》. 凤凰网. [2007年10月30日] 简体中文. 
    毛泽东青年时期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期间,他在《讲堂录》里就批注诸葛亮是“办事之人”。1930年夏天,毛泽东在红四军干部会议上作报告说:“黄忠本来年迈体衰,很难战胜夏侯渊。但是,智谋高超的诸葛亮使用‘激将法’,把黄忠的勇气鼓动起来了,于是黄忠立下军令状:如不斩夏侯渊于马下,则甘受军法。我们的战士有着高度的阶级觉悟,用不着使用‘激将法’。但是,我们要学习诸葛亮善于做宣传鼓动工作。”1950年4月,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董其武将军说:“共产党就是以诸葛孔明的办法办事。那就是‘言忠信,行笃敬,开诚心,布公道,集众思,广众益’”。1955年元旦,毛泽东在与王震讨论退伍军人的安置问题时说:“可以组织屯垦戍边嘛!中国古代就有屯垦制,管仲搞过,诸葛亮在汉中也搞过呢!开荒就业,治疗战争创伤,巩固边疆,应该是个好办法。”1962年2月,毛泽东在和南京炮兵工程技术学院院长孔从洲谈话中说:“我们祖先使用的十八般兵器中,刀矛之类属于进攻性武器,弓箭是戈矛的延伸和发展。由于射箭误差大,于是又有了弩机,经诸葛亮改进,一次可连发十支箭,准确性提高了。他征孟获时使用了这种先进武器。可是孟获也有办法,他的三千藤甲军就使诸葛武侯的弩机失去了作用。诸葛亮经过调查研究,发现藤甲是用油浸过的,于是一把火把藤甲军给烧了。”1953年8月,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向毛泽东汇报贵州擒获布依族女匪首程莲珍请示是否杀掉她,毛泽东说:“不能杀。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程莲珍,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毛泽东读《资治通鉴·卷七十一·魏纪三》失街亭斩马谡文字,对诸葛亮出师首战不在最前线写有眉批:“初战,亮宜自临阵。”且在《魏纪四》就诸葛亮出师木门道杀张郃事,批注眉批:“失街亭后,每出,亮必在军。”他也曾试图分析诸葛亮统一中国失败原因。针对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出的荆州、益州两路出击北伐曹魏的总战略,毛泽东评论说:“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安得不败。”指诸葛亮的战略不妥,荆州离益州千里之遥,两地分兵的做法必然让蜀汉失去兵力上的优势。后一句“三分兵力”指的是关羽之镇守荆州、刘备之进攻东吴、诸葛亮之北伐中原,“三分兵力”的历史事实最终导致蜀汉元气大伤,失去的统一中国的基础。然而亦有人不同意毛泽东的分析,隆中对本是希望以「利盡南海」的全個荊州支持荊州軍北伐,再加上益州進行鉗形戰略,但後來劉備未能達到,亦因南郡之失,才令關羽失去在襄樊之戰中的优势,而非為二分兵力之果。另一方面,对于失街亭、斩马谡的历史事件,毛泽东曾评点道:“初战,亮宜自临阵。”认为当时诸葛亮应亲率大军挺进、临阵调度,不应分散兵力、委责于人。
    —— 
  2. ^ 朱大渭、梁滿倉著:《一代軍師諸葛亮》下部,台北市:麥田,城邦文化出版,2009年11月,第325頁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