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布楚條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尼布楚条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尼布楚条约
Treaty of Nerchinsk (1689).jpg
《尼布楚条约》的拉丁文版本
條約類型 边界条约
簽署日 1689年8月27日 (1689-08-27)
地點 尼布楚(今 俄羅斯涅尔琴斯克)
失效日 1858年5月28日 (1858-05-28)
談判方 俄罗斯帝国 费奥多尔·戈洛温
清朝 索额图
簽署者 俄罗斯帝国 伊凡五世
清朝 康熙
締約國 俄罗斯帝国 俄国
清朝 中国
語言 拉丁文
俄文
满文
收錄於維基文庫的條約原文:

尼布楚條約》,俄方称《涅尔琴斯克条约》(俄语:Нерчинский договор),是清朝俄國签订的第一份边界條約,于1689年订立,也是中国政府首次与西方国家签订的具有现代国际法水准的正式条约。簽訂該條約的結果使大清與俄羅斯分據了廣大土地,並一度阻止了俄羅斯的東擴。

《尼布楚條約》是中國第一次與歐洲國家按照國際法原則談判達成的條約,也是最早明確使用“中國”一詞來指代大清的國際法文件,國體意義上的“中國”首次正式出現於具有西方外交條約文件上。

条约的权威版本为拉丁文版本,另有俄文和满文译本,但这些版本相差甚远。两个世纪以来未有正式的汉文文本,[1]但界碑上同时以汉文、满文、俄文和拉丁文标识。[2]

背景[编辑]

1734年中国北部边界在尼布楚(位于俄方边界内)附近。

从16世紀後期沙皇伊凡雷帝年代开始开始对西伯利亚远东地區殖民。1636年俄国人到达鄂霍次克海,征服了西伯利亚全境。这个地区成为了俄国人的殖民地

当俄国的势力接近中国时便发生了军事冲突。1652年(顺治九年)俄國人东入黑龙江,“驻防宁古塔(今黑龙江省海林县章京海色率所部击之,战於乌扎拉村”。这是中俄之间第一场战斗。1657年沙俄派正规军在尼布楚河石勒喀河合流处建立了雅克萨城与尼布楚城。之后中俄之间发生多次外交和军事上的冲突。1685年康熙帝於平定三藩之乱後派将军彭春於5月22日从瑷珲起兵5,000人,5月25日攻入雅克萨,雅克薩督軍托爾布津在受降儀式上發誓不再返回雅克薩,在清军撤军後背棄誓言卷土重来,1686年清军再攻雅克萨并围城10個月。1689年9月7日(康熙二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尼布楚条约》正式签字,中俄雙方達成和議,俄軍撤出雅克薩,拆毀雅克薩城。

簽定條約[编辑]

兩國在雅克薩地區發生軍事衝突後于1689年9月7日(康熙二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俄罗斯全权代表陆军大将费奥多尔·戈洛温伯爵和清政府全权代表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国舅佟国纲尼布楚(现俄罗斯涅尔琴斯克)签定边界条约。

參與者[编辑]

條約内容[编辑]

  1. 黑龙江支流格尔必齐河外兴安岭直到海,岭南属于中國,岭北属于俄罗斯。西以额尔古纳河为界,南属中國,北属俄国,额尔古纳河南岸之黑里勒克河口诸房舍,应悉迁移于北岸;
  2. 雅克萨地方属于中國,拆毁雅克萨城,俄人迁回俄境。两国猎户人等不得擅自越境,否则捕拿问罪。十数人以上集体越境须报闻两国皇帝,依罪处以死刑;
  3. 此约订定以前所有一切事情,永作罢论。自两国永好已定之日起,嗣后有逃亡者,各不收纳,并应械系遣还。
  4. 双方在对方国家的侨民“悉听如旧”。
  5. 两国人持有往来文票(护照)者,允许其边境贸易;
  6. 和好已定,两国永敦睦谊,自来边境一切争执永予废除,倘各严守约章,争端无自而起。

意義[编辑]

根據條約,俄國失去了鄂霍次克海,但與清朝建立了貿易關係。條約以外興安嶺額爾古納河為界劃分两国边界,但沒有確定興安嶺烏第河之間地區的歸屬。

最早的國際法條約之一[编辑]

中俄谈判双方的人员组成都是国际性的,俄方有俄罗斯人哥萨克人蒙古人波兰人,中方则有满人蒙古人汉人及欧洲传教士,從世界史角度​​看,《尼布楚條約》算是最早的現代條約之一,條約文本經由耶穌會士,很快就傳遞到了歐洲。中俄兩方的談判過程頗為艱鉅,雙方時常強硬,也都有妥協,但所依據的談判精神,是當時在歐洲才出現不久的國際法原則,而兩名耶穌會士對此起予關鍵作用[3]

對“中國”一詞的重塑[编辑]

清朝康熙帝為測繪東北地區,特詳諭大學士哪些屬於「中國地方」,以及以甚麼為界線

「中國」一詞古已有之,該詞在文獻上最早起源於西周武王時期,或指一國的都城京師,或指處於一國中土的位置。以後因年代久遠,記載互異,含義演變更大。從中國歷史文獻中,「中國」這一稱謂大抵可以分辨出多種不同的含意,可指京師、帝王都城之地、代表中原文化的諸夏(周代王室所分封的諸國)列国全境的称呼、如春秋地。以上「中國」詞義,基本上指地理政治文化意義。汉代起则将天子统治地区皆称为“中国”[4]所以自汉代开始,人们常常把正統下建立中原王朝称为“中国”。在華夷觀念下,「中國」一词并不具体指代任何国家,而是一种尊号,如明朝萬曆年間遣使給日本豐臣秀吉正式詔書上的「中國」一詞:「當茲盛際,咨爾豐臣平秀吉,崛起海邦,知尊中國」;但也不是絕對,如宋代胡寅的上書:「自古中国盛强, 如漢武帝、唐太宗,其得志四夷」[5]即指代国家。此外,又有強調政權繼承的含義,如三國時繼承正統的,以及明太祖賜日本國書中有:「朕本中國之舊家,恥前王辱」。但也有異地外族相對辨認之用,如描述安息人為:「其俗人長大平正,似中國人而胡服」,描述新羅人為:「其言語名物,有似中國人」[6][7]。現代國體意義上的「中國」,直至1689年9月7日《中俄尼布楚界約》簽訂後才首次正式出現在國際法條約文件上[8]

《尼布楚條約》是中國第一次與歐洲國家按照國際法原則、以對等方式談判達成的平等條約,該條約也被指是最早明確使用「中國」一詞來指代大清的國際法文件。條約中的「中國」指蒙古地區中國東北在內的整個清帝國[3]

《尼布楚條約》以拉丁文滿文俄文為正式文本,當中拉丁文是基準。滿文本中沒有使用大清國(Daicing gurun)一詞,而是使用漢語「中央之國」的直譯(Dulimbai gurun)。條約(拉丁和滿文本)中還規定要使用拉丁文、俄文和「中文」(Dulimbai gurun i bithe)鐫刻界碑,翌年碑成,一面是拉丁文俄文,另一面則有滿、漢、蒙三種文字。另外,清方所指的「中文」不是單一文字,而是包括了滿三語的複數中文(Dulimbai gurun i bithe)[3][9][10]

美國新清史學派學者、哈佛大學漢學家及亞洲歷史教授歐立德(Mark C. Elliott)表示,正是清朝將「中國」的定義從「中原地區」轉變成「國家主權」的概念,康雍乾之後的中國,是被清朝皇帝、滿人、漢人等其他族群共同認同並加以再造過的中國[11][12]

後續發展[编辑]

1693年俄国派使节赴北京觐见要求通商,由于其使节行三跪九叩禮,康熙帝特准俄国在北京俄馆,每3年可以派200人商队入京逗留80天,其他国家不得享受此待遇。

1858年的《璦琿條約》和1860年的《北京條約》重新划分了大部分东部边界,加上尼布楚條約原先划定的以额尔古纳河为界的部分,確立了俄國和中国的現代疆界。

评价[编辑]

中国称該条约为“清朝做了讓步的平等条约”,俄罗斯(包括苏联时期)则認為是不平等条约,声称俄罗斯在《瑷珲条约》中收复了在《尼布楚条约》中被中国人强占的失地。[13]

中方评价[编辑]

闻一多在他的《七子之歌》中認為《尼布楚条约》是个不平等条约:“……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大之租让,先后丧失之土地,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臆其悲哀之情,盖有甚于《邶风》之七子……”。1930年北平文化学社印行的《中国国耻地理》一书中也曾认为尼布楚条约为不平等条约。[14]

中俄《尼布楚条约》承认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是中国领土,遏止了俄国继续向南扩张。清政府获得雅克萨之战胜利后,为了和平发展虽做出了一些让步,但该条约更主要是维护了中国领土主权完整。俄方通常认为尼布楚条约不利于俄国,对俄而言是不平等条约,而认为后来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是对俄真正平等的条约。清史专家戴逸说:“《尼布楚条约》保障了中国东北边境一百多年的安定和平,为清王朝后来平定西北、西南地区的叛乱提供了稳定富饶的大后方,对于清朝的发展和繁荣、康乾盛世局面的出现,具有非常关键的作用和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指出,當時在尼布楚地區遊牧的是蒙古布里亞特部落,他們在當時並不屬於清朝,清朝也從未對當地實行過有效統治,否定了「清朝割讓了領土給俄羅斯」的說法。他亦指出,條約簽訂時,喀爾喀蒙古也不屬於清朝[15]

俄方評價[编辑]

俄方認為俄國以失去大片領土的代價與清代中國達成了和解,由於簽署了《尼布楚條約》,導致從來不屬於中國的阿穆爾河上游左岸和額爾古納河右岸大片俄羅斯的土地被劃歸中國。俄羅斯遠東考察家涅維爾斯科伊認為,被迫簽署《尼布楚條約》,對俄國人而言是「悲慘的結局」[16]

全球通史的评价[编辑]

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说,“(《尼布楚条约》)是中国与欧洲一大国签订的第一份条约;由于中国代表团有耶稣会傳教士任翻译人员,条约用拉丁语拟定。边界确立在沿阿穆尔河以北的外兴安岭一线上,所以,俄罗斯人不得不完全地从有争议的流域地区撤走”,“以后170年中,俄罗斯人一直遵守条约规定,停留在阿穆尔河流域以外的地区。”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O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version of the treaty, see V. S. Frank, "The Territorial Terms of the Sino-Russian Treaty of Nerchinsk, 1689", The Pacific Historical Review 16, No. 3 (August 1947), 265–170. For the original texts of the treaties, see Michael Weiers ed., Die Verträge zwischen Russland und China, 1689-1881 (Bonn: Wehling, 1979).
  2. ^ Journal of the Royal Central Asian Society, 281.
  3. ^ 3.0 3.1 3.2 宋念申《清俄碰撞:欧亚相遇中重塑“中国”》澎湃研究所,2015-12-09
  4. ^ 《漢書·溝洫志》:「中國川原以百數,莫著於四瀆,而河為宗。」
  5. ^ 《宋史卷四百三十五列傳第一百九十四儒林五》
  6. ^ 《史記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傳第六十三》:從安息繞海北陸到其國, 人民相屬,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無盜賊。其俗人長大平正,似中國人而胡服,自雲本中國一別也,常欲通使於中國,而安息圖其利,不能得過。
  7. ^ 《北史/列傳/卷九十四列傳第八十二/新羅》:「新羅者,其先本辰韓種也。地在高麗東南,居漢時樂浪地。辰韓亦曰秦韓。相傳言秦世亡人避役來適,馬韓割其東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韓。其言語名物,有似中國人」
  8. ^ 吳志良<十六世紀葡萄牙的中國觀>,《澳門研究》,第4期,1996年,第24-42頁
  9. ^ *Zhao, Gang. Reinventing China: Imperial Qing Ideology and the Rise of Modern Chinese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32 (Number 1). Sage Publications. January 2006 [23 May 2014]. JSTOR 20062627. doi:10.1177/009770040528234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5 March 2014). 
  10. ^ 繆昌武《大清國籍條例》與近代“中國”觀念的重塑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7-01-11. 《南京社會科學》,2012年第4期
  11. ^ Mark C. Elliott, "The Limits of Tartary: Manchuria in Imperial and National Geographies",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Vol. 59, No. 3 (Aug., 2000), p. 638.
  12. ^ 中央研究院「明清研究推動委員會」(The Committee for Promotion of Ming-Qing Studies, Academia Sinica),歐立德教授演講「A Reflection and Response to the New Qing History(歷史學與政治話語:關於新清史的反省與回應)」紀要
  13. ^ 《关于中苏边界问题》,中文版第75-83页,113-114页。
  14. ^ 第154页:额尔古纳河以西以及乌得河流域 康熙二十八年70方里系尼布楚条约所失地。
  15. ^ 侯杨方《盛世启示录》,中國方正出版社,2011年,第180頁
  16. ^ 普罗霍罗夫《关于苏中边界问题》,商务印书馆,1977年,第76-77頁

来源[编辑]

  • Невельской, Геннадий Иванович|Невельской Г. И, Подвиги русских морских офицеров на крайнем востоке России 1849—1855, ОГИЗ, Москва, 1947.(俄文)

参见[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