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鄧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屏山鄧氏宗祠

屏山鄧氏香港新界五大氏族中,新界鄧姓之一,族人原居於江西吉安,自北宋初期,屏山鄧族的始祖鄧漢黻就由江西吉水縣遷往廣東,定居於元朗屏山鄉

相傳屏山鄧氏乃黃帝第廿七傳孫之後裔。曼被王封於河北蔓口(今河北省伊川市河北岸一帶),是為蔓,賜蔓姓。後又改封為鄧侯,建立鄧國,以鄧為。此為鄧姓之起源。四十七世祖鄧禹西漢平帝元始二年(2年)出生,至高密侯,官拜太傅為「元侯」。現時屏山鄧氏宗祠門聯「南陽承世澤,東漢啟勳名」即源於此[1]

氏族溯源[编辑]

開基嶺南[编辑]

鄧氏入粵之始祖為北宋人鄧漢黻,宋初時官至承務郎,據明初元禎房七世祖鄧彥通族譜中的《田賦記》所載,鄧漢黻於開寶六年(973年)到嶺南並創業於東莞岑田(今香港元朗錦田[1]。鄧漢黻生子鄧粵冠鄧粵纓,鄧冠生子鄧日旭,鄧日旭生子鄧符協是為四世祖。及至熙寧二年(1069年),鄧符協中了進士,成為了廣東陽春縣縣令。根據廈村鄧氏宗祠的碑銘所載,鄧符協在任期間,曾遊歷屯門元朗一帶,因這裡「風俗之淳,山水之勝」[2],於是於崇寧三年(1103年)遷居於岑田(今錦田)定居。其後鄧符協的子孫鄧元禎鄧元禧鄧元亮鄧元英鄧元和分別於不同時段遷往屏山錦田廈村龍躍頭萊洞大埔頭

屏山鄧氏源流圖

鄧漢黻
入粵始祖)
鄧冠鄧纓
鄧旭
鄧符
鄧陽鄧布
鄧珪鄧瑞
鄧元英
(居溫塘)
鄧元禧
(居福隆)
鄧元禎
(居屏山)
鄧元亮
(居錦田)
鄧元和
(居懷德)
鄧從光
(屏山系)
鄧惟汲

聚居屏山[编辑]

1866年(清同治七年)的《新安縣全圖》,當時的屏山鄉被標作「坪山鄉」

相傳於南宋年間,原居於岑田的鄧族五元祖中,除鄧元亮一房繼續留下外,包括鄧元禎與兒子鄧從光在內的其餘四房均四處尋找福地遷居,開基立業。鄧元禎父子來到屏山,見到該處地形如毛蟹狀,前置巨,左有道蜿蜒流進后海灣,又有良萬頃,氣勢磅礡。當晚他們寄居農舍,半夜忽聞鹿鳴之聲,翌日在後山卻不見任何鹿蹤,此時他們想到「鹿鳴宴」之典故,認為定居此地,必可福澤後人考取功名,日後會出達官貴人。於是就在屏山開基,並把後山命名為鹿鳴崗蟹崗。現時若虛書室的門聯「門環碧水觀龍躍,地枕屏山聽鹿鳴」就是描述屏山的地理環境和開基於當地的原因[3]。鄧元禎之子鄧從光(號萬里)逝世後,葬於元朗坳頭山「狐狸過水」穴[1]

屏山鄧氏最初是聚居於坑頭村坑尾村的,其後子孫繁衍,漸漸發展成「三圍六村」的規模,即上璋圍橋頭圍灰沙圍洪屋村坑頭村坑尾村塘坊村新村新起村[4]。當地鄉民認為,屏山在風水上屬蟹局,以屏山嶺為元格,左右山巒為輔,呈毛蟹狀。遠望琴台朝山,以青山雞柏嶺,前置巨塘,左邊有龍尾坑蜿蜒而至,向右直流至后海灣。鄉民相信這個風水格局可以使族中歷代人才輩出[1]

近代發展[编辑]

達德公所為當年抗英的指揮中心
被水所浸的英勇祠

抗英事蹟與達德公所[编辑]

清朝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戰爭後簽下《馬關條約》,向日本賠償二萬萬兩及割讓台灣遼東半島。此事引起包括英國在內的列強紛紛在中國爭奪地盤,1898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於北京簽署,翌年清朝又委派官員王存善與港府輔政司駱克共同勘界,簽訂了《香港英新租界合同》。到1899年3月初(清光緒二十五年正月),駱克檄諭新界居民,將土地印契呈驗,並有加之說。3月27日(農曆二月十六日),港督卜力遣警察梅軒利率人到大埔運頭角附近的小山丘(今圓崗)搭警棚準備接收新界。翌日梅軒利與屏山父老商談覓地建臨時警署,遭到強烈反對[5]

至4月3日,鄉民以破壞風水為理由,於大埔包圍巡視警署蓋搭情況的梅軒利,晚間更將警棚燒毀。於是香港政府計劃於新界東西兩區分別設立一座臨時警署,其中一座擬建於屏山埔滘山蟹山),策劃鎮壓反抗的軍事行動。當時,包括屏山鄧氏的鄧芳卿鄧世英在內的鄉民在元朗成立「太平公局」抗英,由屏山鄧氏族人主導,並以達德公所為抗英的指揮中心。各村亦齊集屏山達德公所商議抗英,包括屏山鄧氏在內39條村組成的鄉約達德約聯同其他新界鄉約籌募款項、購置武器、組織壯丁抗英,惜最終為英軍所敗,傷亡慘重[5]

達德公所的修葺[编辑]

1933年屏山達德約集資修葺達德公所,並於公所旁設「英勇祠」及「慰寂祠」,立紀念及祭祀抗英義士。此舉刺痛了殖民地政府,政府曾一度把達德公所及英勇祠排除在屏山文物徑之外。到1980年代,香港政府為發展天水圍新市鎮,把屏山河填平,破壞屏山鄉天然排水系統,達德公所及英勇祠亦慘遭水淹。至1997年4月19日,香港特區候任行政長官董建華訪問屏山,同意初步維修達德公所,但工程至2005年才展開[5]

相關建築[编辑]

屏山鄉內的鄧族建築[编辑]

隨著屏山鄧族越來越繁榮,鄧氏族人在八百年間陸陸續續於屏山興建了多座建築物,包括祠堂、書室等,不少至今依然存在,如鄧氏宗祠聚星樓上璋圍覲廷書室洪聖宮楊侯古廟愈喬二公祠聖軒公家塾述卿書室五桂堂燕翼堂[1]。為了讓市民可以領略屏山鄉民的傳統生活與文化,古物古蹟辦事處在屏山鄧氏族人的同意下設立了屏山文物徑,並於1993年12月12日開放予公眾人士參觀遊覽[6]

屏山鄧族文物館[编辑]

1905年的屏山警署

屏山鄧族文物館的前身為屏山警署,座落於被稱為「蟹山」的屏山嶺上,始建於1899年。屏山鄧氏族人認為該警署是殖民地政府壓制中國人的大本營,且嚴重破壞屏山風水,當警署用作警犬隊總部時更是對鄧族歷史文物的極大侮辱。直至1990年代初,當香港政府要求屏山鄧氏把屯門稔灣的祖墳遷走,鄧氏族人則於1994年提出以拆除屏山警犬訓練中心和賠償遷墳的躉符費,翌年又提出一項折衷辦法,要求把稔灣祖墳遷葬至屏山鄧氏宗祠後的山頭,到1996年6月,鄧氏又提出待警署搬遷後,把建築物交予屏山鄧氏作為博物館,以改變建築物屬性的方式去把「大石」變成「英雄帽」,作為遷移祖墳的條件。翌年4月26日,屏山鄧氏與香港政府終於達成共識。政府同意將前屏山警署改為屏山鄧族博物館,納入屏山文物徑內,並立即把屋頂紅色部份改髹綠色;屏山鄧氏亦同意接受政府之賠償,於同年5月16日前遷墳。

屏山警署於2001年底遷出,2002年該建築物正式撥交古物古蹟辦事處,改建後成為「屏山鄧族文物館暨文物徑訪客中心」,於2007年4月14日開幕。該館所展示的包括:屏山鄧氏的珍貴文物、歷史風俗及文化生活,屏山文物徑沿途古蹟介紹,由不同學校團體所籌辦、介紹新界地區歷史文化之專題展覽等。

祖墳與掃墓儀式[编辑]

屏山鄧氏元禎房十八世祖鄧若虛與母洪氏、妻龍氏合葬之墓

現時新界鄧氏相關的祖墳有多個,單是元朗丫髻山上已有粵派鄧氏一世祖鄧漢黻之「玉女拜堂」穴、四世祖鄧符協「仙人大座」穴、屏山鄧氏元禎房十九世祖鄧夢月之墓及鄧夢月母陳氏之墓共四個墳墓,其他則有粵派鄧氏二世祖鄧粵冠位於元朗黃屋村的「金鐘覆火」穴、三世祖鄧日旭位於荃灣曹公潭又名「鱟地」的「半月照潭」穴等。屏山鄧氏元禎房的祖墳則有:二世祖鄧萬里位於元朗坳頭山的「狐狸過水」穴,十一世祖鄧世賢(號愈聖)和鄧世昭(號喬林)昆仲位於「紅墳前」穴,十八世祖鄧若虛於屯門龍鼓灘豬肝吊膽」穴又名「鰲魚出水[6][7]

除屏山鄧氏外,鄧族五元祖其他各族(東莞的元英、元禧、元和三房,及寶安元亮房的錦田鄧氏廈村鄧氏龍躍頭鄧氏萊洞鄧氏大埔頭鄧氏)會輪流主祭香港鄧族一世祖至四世祖。而屏山房本身的先祖則由屏山鄧氏後人拜祭。其中拜祭鄧若虛祖後會於現場附近煮盆菜並即時享用,稱為「食山頭[7]

祭若虛祖與食山頭[编辑]

於山上烹煮盆菜作食山頭之用

每年清明前五天及重陽前五天分別是屏山鄧氏到龍鼓灘向鄧若虛祖及其母、妻進行春祭秋祭的日子,費用由若虛祖的祖堂「維新堂」支付,每次掃墓的「祭主」均由族人以價低者得方式投標,祭主需負責該次祭祖的工作及提供物資[7]

掃墓當日約八時左右,族人就會到達龍鼓灘山頭準備,九時許祭主和一位鄧族傳人開始拜祭,祭品包括已宰好的生各五杯、五生與五熟(生、熟豬內臟)、五碗、五碗水果等。拜祭完畢,拜祭用之生豬會被人帶到附近的臨時灶頭用作烹煮盆菜之食材之一,除豬肉外,盆菜還有枝竹魷魚,共四種食材。由於量多,要分數次烹煮。所有若虛祖後人均可以享用盆菜,另設有「客票」讓族人可帶同族外親友一同享用[7]

知名人物[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蘇萬興《坐言集之屏山鄧族》(香港:超媒體有限公司,2008年9月),頁7-12
  2. ^ 見廈村友恭堂:〈鼎建贄慧二公祠配享碑〉,載科大衛、陸鴻基、吳倫霓霞編:《香港碑銘彙編》(香港:市政局,1986年),頁33-36。
  3. ^ 蘇萬興《坐言集之屏山鄧族》(香港:超媒體有限公司,2008年9月),頁13-14
  4. ^ 蕭國健《香港地方史研究》,頁19。
  5. ^ 5.0 5.1 5.2 蘇萬興《坐言集之屏山鄧族》(香港:超媒體有限公司,2008年9月),頁88-101
  6. ^ 6.0 6.1 蘇萬興《坐言集之屏山鄧族》(香港:超媒體有限公司,2008年9月),頁108-111
  7. ^ 7.0 7.1 7.2 7.3 蘇萬興《坐言集之屏山鄧族》(香港:超媒體有限公司,2008年9月),頁112-12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