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縣有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縣有朋
元帥陸軍大將從一位大勳位功一級公爵
Yamagata Aritomo.jpg
第3、9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
任期
1889年12月24日-1891年5月6日
君主明治天皇
前任黑田清隆
继任松方正義
任期
1898年11月8日-1900年10月19日
君主明治天皇
前任大隈重信
继任伊藤博文(四任)
第5、9、11任樞密院議長
任期
1893年3月11日1894年12月18日
任期
1905年12月21日1909年6月14日
任期
1909年11月17日1922年2月1日
个人资料
出生1838年(天保9年)6月14日[註 1]
長門国阿武郡川島村(今山口縣萩市川島)
逝世1922年2月1日(1922歲-02-01)(83歲)
 大日本帝国神奈川縣足柄下郡小田原町(今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墓地東京都文京區護國寺
国籍 大日本帝国
政党無所屬
配偶山縣友子
儿女船越松子(次女)
父母山縣三郎有稔(父)
亲属船越光之丞(女婿)
山縣伊三郎(養子、甥)
山縣有道(養孫、大甥)
山縣有光(養孫、外孫)
山縣有信(養曾孫、曾姪孫)
获奖從一位
大勳位菊花章頸飾
功一級金鵄勳章
公爵
签名
军事背景
效忠 大日本帝国
服役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國陸軍
军衔元帥徽章.svg 帝國陸軍の階級―肩章―大将.svg 元帥陸軍大將
参战西南戰爭
甲午戰爭
日俄戰爭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山県 有朋
假名やまがた ありとも
平文式罗马字Yamagata Aritomo
日語舊字體山縣 有朋

山县 有朋(日语:山縣有朋やまがた ありとも、1838年6月14日-1922年2月1日),是日本的武士(長州藩士),陸軍軍人,政治家。軍階是元帥陸軍大將。勛位公爵。歷任內務大臣(第一代)、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第三、九代)、元老司法大臣(第七代)、農商務大臣(代理)、樞密院決議長(第五、九、十一代)、陸軍第一軍司令官、貴族院的決議員、陸軍參謀總長(第五代)等。山縣有朋被普遍認為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長州藩領地内,作為蔵元仲間山縣三郎有稔(中村喜左衛門的孩子)的長子出生。幼名辰之助、通称小助、後來是小輔狂介狂助狂輔[1]、還曾改名爲萩原鹿之助[2]。明治維新後称了有朋名諱[2],自號素狂、無鄰庵主、含雪[3]。在高杉晉作創設的奇兵隊時顯露頭角,到後來作為副官的奇兵隊的军监。

在明治政府,山县作为军事统治者,建立了日本军队的基础,被稱為日本的「國軍之父」。同时傾注精力確立官僚制度,及創設了文官考试制度,使文官官吏的錄用不依靠門閥人事關係,養成未来的人才。山县在军事和政界築起的廣泛的人際關係被称为「山縣系」「山縣閥」。

在晚年,他不仅在军队,而且还在政官界作为大御所、「元老中的元老[註 2]」,保持秘密的強勢影響力,並有了「日本軍閥之祖[註 3]」的绰号。 然而,即使在深入参与政府事务之后,他也常自言,「我是一介武者[註 4]」。与伊藤博文一起,他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代表人物。山縣曾經以久邇宮家有色弱遺傳為由,干涉皇太子裕仁之婚事,時稱宮中某重大事件

山县在軍中得到的最高階級是陸軍大将,然而由于他被列入元帥府而得到元帥称号,被称为元帥陸軍大将。即使在国外,山县也被授予许多勲章,例如大英帝国功績勳章

生涯[编辑]

幕末[编辑]

天保9年(1838年),在萩城下近郊的阿武郡川島村(現在的山口縣萩市川島)、長州藩的之間,作為山縣有稔(中村喜左衛門的孩子)的長子出生。縱然是足輕以下的中產身分,為了將來槍術的成熟,從少年時代開始便致力於長槍的練習。再接受着父親簡單的教育,為了出來當個下級官員一邊工作,一邊致力於文武。可是山縣在青年時期相繼失掉父母,把他撫養成人的祖母也在明治2年 (1865年) 3月神秘地跳海自殺了。這段寂寞的青春對他性格的塑造有着很大的影響,養成了他猜疑心很強的人物性格。大約在這個時候,山縣的朋友杉山松助推薦他進入松下村塾,但據說他以「吾不會成為文學之士」的理由拒絕了。

長州防衛戰[编辑]

元治元年(1864年)在長州藩,率領軍隊上洛的呼聲高漲。山縣原以爲應該與岡山藩、廣島藩合作,但最終未能說服藩內接受。6月,池田屋事件發生在京都,老朋友杉山不幸身亡。長州藩輿論激昂,久阪玄瑞和入江九一等潛入京都。山縣也請求上洛,但藩主命令說下關海峽的警衛很重要。7月19日發生了禁門變故,久阪和入江等同門好友們不幸遇難。

接着8月份,四國聯合艦隊襲擊了下關海峽。在此次下關戰爭中,山縣在獎忠壇之浦炮臺迎戰外國艦隊,但敗給了裝備差距懸殊的外國艦隊。 接着,隨着第一次長州征討,想歸順幕府的椋梨藤太等俗論派開始崛起。對此,高杉等人表示反對,並於12月舉兵(功山寺舉兵。總管赤 は考慮與俗論派進行對話,山縣認爲叛亂爲時尚早,因此沒有贊同。但隨着正義派的前田孫右衛門(甲子殉難十一烈士)被俗論派斬首,包括奇兵在內的各隊反俗論派呼聲高漲。次年元治2年(慶應元年,1865年)1月2日赤 翌逃出了奇兵隊,山縣實際上掌握了奇兵隊。1月5日決定支援高杉樹,之後在與俗論派的戰鬥中接連取得勝利,帶領正義派取得了勝利,但從2月6日左右開始生病,於5月6日暫時被免去軍監職務,一個月後迴歸,同年3月,撫養山縣的奶奶身穿山縣贈送的面料製成的和服入水自殺。後年,山縣推測可能是爲了不讓奶奶成爲絆腳石而自殺的。

在慶應2年(1866年)的第二次長州征討中,他掌握了奇兵隊的實權,與高杉樹的海軍合作佔領了小倉。之後在7月27日的赤阪·鳥越之戰中,因小倉藩兵的抵抗而飽受煎熬,直到12月28日的和睦,小倉口一直處於最激戰狀態。慶應3年(1867年)2月,山縣在木戶孝允的統治下,被命令在京都和攝津之間進行情況探索,但是被處於死亡之地的高杉所挽留,沒能馬上出發,結束了4月去世的高杉的葬禮,5月2日上洛了。在京都,他與薩摩藩的倒幕派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黑田清隆等人建立了交流。他還會見了國父島津久光和家老小松清廉,探詢了薩長的合作計劃,但薩摩上層對倒幕計劃的風險猶豫不決,最終未能得到滿意的答覆,於今年6月回藩。上洛前的4月與莊屋的女兒·友子結婚,歸藩後的7月舉行了結婚儀式。

此後直到11月薩摩藩沒有倒幕跡象,山縣也因疲勞和心勞而得病,7月曾一度被免去軍監之職。薩摩藩主島津茂久於11月17日接到圍剿密敕後抵達長洲三田尻港,薩長聯軍於11月25日啓航前往京都,但山縣等奇兵隊本隊仍留在本營所在地長洲吉田,次年慶應4年(明治元年,1868年)1月未能參加鳥羽伏見之戰。

戊辰戰争[编辑]

鳥羽伏見之戰後,奇兵隊本隊也下達了出征命令,山縣隨參謀福田俠平於3月出發,下到大阪,接着下到江戶,與重逢的西鄉意氣相投,停留在江戶,閏4月返回大阪,與木戶交談,贏得了雙方的信賴。另外,山縣被命令向北陸地區·越後方向出征,加入了戊辰戰爭(但是,福田和木戶前往西國脫離)。

戊辰戰爭(北越戰爭·會津戰爭)時,他與黑田一起成爲北陸道鎮撫總督·會津征討總督高倉永紀的參謀,升格爲指揮包括奇兵隊在內的諸藩兵。閏4月19日,在高田集結軍隊,分兩路北上,山縣和黑田與向海邊進軍的軍監三好重臣指揮的主隊同行,另一名軍監巖村高俊率領的別動隊向內陸進軍。本隊在27日的鯨波戰爭中戰勝了桑名藩兵,第二天28日佔領了柏崎。別動隊也佔領了小千谷,各戰線的戰況看似順利地進行了,但是在越後口在長岡藩家老河井繼之助和友軍桑名藩士立見尚文面前經歷了苦戰,在5月13日的朝日山戰役中,被帶領奇兵隊的朋友時山直八立見率領的雷神隊擊斃,山縣因受到打擊而流下了眼淚。陷入膠着狀態的戰線在19日因本隊三好攻陷長岡城而變得對新政府有利,但在7月25日河井突襲奪回長岡城(八丁前海之戰)後,山縣不得不與西園寺公望總督(因病辭職的高倉的繼任者)一起逃出城外。

儘管如此,在城外恢復體力,突襲時河井受重傷,敵軍的氣勢減弱,山田和黑田作爲別動隊登上海軍,北上日本海,在長岡城淪陷當天登陸北方的太夫濱,擊落新瀉港,推翻新發田藩,4天后的29日再次擊落長岡城,越後諸藩也投降,在8月份勉強平定了越後。之後向東進軍,從9月18日開始在會津城籠城戰中加入了包圍軍,4天后的22日,在會津藩投降後下向江戶,回到了長洲。雖然有越後平定的戰果,但隨着薩長兵之間的矛盾持續不斷,特別是長州藩兵對黑田參謀的不滿日益高漲,因此山縣曾一度辭去參謀職務,但再次被任命爲參謀。這個問題隨着西鄉前往當地得到慰問的山縣對薩長的關懷而得到解決。

明治2年(1869年),因維新之功賜賞典祿600石。

明治維新後[编辑]

1872年,擔任陸軍大輔的山縣有朋擅自挪用65萬元 (相當於2020年約100億日幣),放貸收取利息,次年遭辭退,是為<山城屋事件>。

西南戰争[编辑]

明治10年(1877年)2月爆發的西南戰爭中,當初大久保等政府核心部門認爲西鄉不會親身參與,但山縣認爲,西鄉即使無意引起騷動,在情誼上,私學黨之徒也一定會參與。山縣兼任陸軍卿,就任現場總指揮官參軍。作爲海軍方面的參軍,川村純義也上任了,他將擔任以陸軍爲中心的政府軍戰略的中心。用裝備、物量、兵力對抗並鎮壓了士氣高漲的薩軍。另外,利用電報與分散的軍隊保持聯繫,政府也利用海軍襲擊薩軍後方的鹿兒島,掌握了制海權。薩軍舉兵前的1月28日,山縣爲了警戒不穩定的鹿兒島局勢,命令陸軍少輔大山岩和熊本鎮臺司令官谷干城嚴懲不貸,小倉步兵第14團派遣一個中隊,鞏固了長崎港的防禦。果然薩軍在2月5日舉兵,山縣在2月10日得到太政大臣的三條實美的許可,命令大山出征近衛步兵第一團、東京鎮臺步兵第一大隊、東京鎮臺炮兵第一大隊,大山在2月14日接到薩軍鹿兒島進發的消息後依次出動了士兵。攻破熊本鎮臺兵營的熊本城的薩軍留下一部分北上,與從博多港南下的援軍政府軍在田原阪等周邊地區展開了對決。

從3月4日開始,政府軍雖然攻擊了田原阪,但是在薩軍的果敢襲擊和堅固的陣地前沒能突破,犧牲者增加,經過拔刀隊的投入等,最終在20日才突破了田原阪,但是東邊的樹木因爲薩軍的抵抗未能前進。在這種情況下,高島之助提議的別動隊編制方案被內閣會議採納,由征討參軍的黑田清隆擔任指揮官,山田和川路利良率領的別動第二旅被編制。3月18日至22日,別動第二旅團登陸熊本南側八代,排除薩軍的抵抗北上,4月14日進入熊本城,從包圍中解放出來。因此,植樹薩軍撤退,山縣本隊也於16日入城。陸軍的山縣與敵人對峙期間,海路上黑田和山田佔領·牽制敵人背後,奇怪地再現了戊辰戰爭的情況,但是由於山縣和黑田的對立激化,黑田在熊本城解放後辭職,山田隸屬於山縣,繼續從軍。

隨着撤退的薩軍,20日,政府軍與熊本城東進、山縣爲決一雌雄而在熊本平原南北設置防禦線的薩軍展開了激戰(城東會戰)。被稱爲關原之戰以後的大會戰,雙方盡最大努力的城東會戰是北從大津到南從御船,政府軍和薩軍爭奪據點的殊死搏鬥,但是山田的別動第二旅團擊落御船成爲轉機,其他戰線也接連崩潰,薩軍撤退,僅過一天就以政府軍的勝利而告終。此後,山縣在軍隊指揮下,追蹤從南側人吉到東南側都城、從那裏到東北側宮崎、北側延岡的薩軍,向鹿兒島分隊派遣援軍,驅散包圍鹿兒島的薩軍的一個部隊,向其他戰線派遣部隊,逼迫薩軍。8月14日攻陷延岡,次日15日在北長井村與試圖奪回延岡的薩軍的戰鬥中也取得了勝利,但從17日晚到18日凌晨,薩軍逃出,在長井村佈下包圍網,薩軍突破西側愛嶽後逃跑,在寫給部下的信中寫下了反省之意。

重整旗鼓繼續追蹤薩軍,南下後向被薩軍搶走的鹿兒島進軍,9月24日最後一次城山戰爭中,爲了反省一次逃跑,佈下了層層包圍網,與各旅團進行了協商,慎重、詳細地確定了包圍網部門和攻擊地點等。另外,他們還試圖結束戰爭,於23日向西鄉發送了自殺書函。內容是,考慮到西鄉的心情,認爲沒有名分的舉兵不是西鄉的意志,而是周圍的暴走,爲了不再出現犧牲者,勸西鄉自決,但由於西鄉沒有回答,所以決定決戰。

政府軍向城山發起總攻,西鄉自殺,戰爭就此結束。對西鄉屍體進行驗屍的山縣對完成任務感到非常高興,但後來回憶說,爲西鄉的死亡流下了眼淚。戰後,他獲得恩賞一等旭日大綬章和勳章、年金,購買別墅冬柏山莊,開始着手種植園。

從軍隊權力鬥爭到派系形成[编辑]

由於戰爭導致財政枯竭和經費縮減,陸軍內部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另外,山縣作爲功勳調查委員,擔任恩賞評選負責人也招致批評。

第二年明治11年(1878年)8月23日,近衛步兵大隊的暴動(竹橋事件)因士兵待遇不好或不給下級士兵發恩惠而被鎮壓。但是,隨着對山縣的不滿情緒高漲,受到壓力的山縣患上「精神失常症」,從9月中旬到11月7日進行轉地療養。

山縣認爲竹橋事件的背景受自由民權運動的影響,於10月12日將西周起草的《軍人訓誡》(軍人敕諭的原型)分發給了陸軍,試圖整頓軍紀。伊藤、巖倉等人爲了不傷害山縣而試圖收拾殘局,着手製定內閣改組方案,但井上馨認爲內閣改組會暴露出政府的弱點,因此,在西鄉從道的提議下,參謀局獨立成立了參謀本部。12月7日編制了以大山岩爲參謀次長的參謀本部,12月24日辭去陸軍卿職務的山縣在參議後擔任了首任參謀本部長。最近,在參謀局任職的桂太郎是山縣的心腹。第二年10月,山縣將近衛都督的位置讓給了參謀局長鳥尾小彌太,後來他成爲了山縣等人的批評者。

在充實參謀本部的同時,山縣從1879年開始到第二年,派遣10多名軍官和桂太郎作爲駐外武官和語言研究生前往清朝,調查兵役改革問題。接到報告後,山縣於1880年(明治13年)11月30日向天皇上奏《進鄰邦兵備略表》。

明治13年(1880年)隨着與山縣關係密切的大山巖成爲陸軍卿,被評價爲山縣全權掌握着陸軍。軍隊整備工作也從鎮臺進行到師團變更討論等。

明治十四年政變支持伊藤博文,要求停止黑田清隆推進的官有物支付。

明治15年(1882年)1月重新制定了禁止軍人蔘與政治的軍人敕諭。雖然伊藤博文等人要求他當別的省長,但他拒絕,繼續擔任參謀本部長。

明治15年(1882年)3月,伊藤博文爲調查憲法出國,辭去參贊院議長職務後,山縣辭去了參謀本部長職務,並接任參贊院議長職務。直到第二年8月伊藤博文回國爲止,他一直任職。雖然辭去了參謀本部長的職務,但作爲參謀本部的御用車,他在參謀本部留下了強大的影響力。伊藤博文回國後被調任爲內務卿。

明治17年(1884年)制定華族令時,他加入華族,被排除在伯爵之外,計劃與大山、桂、川上調六等進行陸軍改造和擴充,同年2月大山陸軍卿前往歐洲視察後,他兼任內務卿,擔任參謀本部長。雖然大山回國後仍未解除兼任,但這對於考慮陸軍和參謀本部自立的山縣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第二年明治18年(1885年)12月22日,根據山縣的願望,參謀本部長的兼任被解除。當天,隨着內閣制度的創建,內務卿的名稱被更換,內務大臣伊藤博文成爲第一屆伊藤博文內閣的內務大臣。三浦梧樓等四將軍派陸軍內少壯派星期一反對山縣主導擴軍。另外,由於預算上的問題,伊藤博文和井上曾要求重新考慮擴軍計劃,而且因害怕內部分裂,曾提議籠絡四將軍派,因此山縣等人的擴軍計劃推遲到明治26年(1893年)等,一直沒有進展。

明治19年(1886年)7月10日,桂太郎陸軍總務局長向國務會議提交了以廢除監軍部和遏制參謀本部勢力爲目的的檢查條例和陸軍晉級條例修改案。在該條例中,不僅是四將軍派的曾我參謀次長,明治天皇也不予批准。另外,三浦等人也公然批評了大山陸相,受到批評的大山說「如果意見不統一就辭職」,支持大山的薩摩軍人們也紛紛提交了辭呈。4月24日經伊藤博文說服,明治天皇修改保留一個監軍後,批准了該條例。公然批評陸軍首腦的曾我(音)和三浦(音)被降職爲閒職,主動提出辭呈。在一連串的矛盾中,山縣雖然沒有表露行動,但始終支持大山,爲排除四將軍派做出了貢獻。

隨着反對派消失,陸軍改革也由桂太郎等人穩步推進,陸軍形成了以山縣爲中心的派系。

山縣積極起用人才,將桂、兒玉源太郎、岡澤精等同鄉人和中村雄次郎、木越安綱等他藩出身人士也拉入軍部,不斷擴大派系。

軍隊擴張和組織體制已經形成,明治21年進行了師團的變更和參謀本部的改編,參謀本部在第二年明治22年改編爲以參謀總長爲長的軍事組織,之後還組建了海軍軍令部,陸海軍雙方的參謀本部也完成了。

但是,平時軍政相關事項,特別是預算關係,按照陸軍大臣與內閣協商的慣例,軍隊的中心在陸軍省,參謀本部不能完全獨立於陸軍省。

致力於地方自治的發展[编辑]

山县有朋曾在戊辰战争中立下战功,建立了掌管日本军令权的参谋本部,並担任首任参谋本部长,於1890年晋升为陆军大将,再於1898年晋升为元帅。在山县有朋的筹建下,日本建立了近代新式陆军,被稱是日本陸軍之父。

1894年6月,甲午战争爆发,战後日本与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朝鲜从此变为日本傀儡;清政府被迫割讓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以及赔款兩亿两白银。1895年4月,山县有朋提出了一份旨在扩大日本军备力量的意见书,日本国防战略思想从「维护主权线」彻底转向「扩张利益线」,使日本後來更主張「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当时俄国修建中东铁路、「三国干涉还辽」等远东「新方针」对日本的满蒙政策产生巨大威胁,「朝满问题」这一概念由此出现在日俄两国对外扩张政策当中,加剧了双方矛盾,最終导致1904年日俄战争的爆发。

国家独立自卫之道有二:一曰捍卫主权线,不容他人侵害;二曰防护利益线,不失自己的有利地域。所谓主权线乃国家之疆域,利益线系与主权线紧密相关之邻近区域是也。凡能保全主权线及利益线者,方成为国家。当今列国并立,仅防守主权线已不足以维护国家之独立,必须进而防卫利益线。
山县在《外交政略论》中提出的扩张理论

第一次內閣和外國遠征[编辑]

1882年8月,山县有朋在一份意见书中认为,目前不存在欧洲各国入侵日本的可能性。就在这一时期,沙俄将其对外政策的重心从西方移到远东,准备修建一条横贯西伯利亚的铁路,企图控制太平洋上的一切国际商业活动,这当然引起了日本的警觉。1889年12月山县有朋组阁,他出任首相不久,向内阁提出了《外交政略论》和他在1888年写成的《军事意见书》。《外交政略论》以明治政权海外扩张的基本国策为基础,明确地提出影响日本对外政策的重大理论———「主权线」和「利益线」的扩张理论。他强调:「国家独立自卫之道有二:一曰捍卫主权线,不容他人侵害;二曰防护利益线,不失自己的有利地域。所谓主权线乃国家之疆域,利益线系与主权线紧密相关之邻近区域是也。凡能保全主权线及利益线者,方成为国家。当今列国并立,仅防守主权线已不足以维护国家之独立,必须进而防卫利益线。」山县有朋这一主张,已公然将当时视清帝国为其宗主国的朝鲜、以及滿洲划入其利益线之内,防止俄国染指這些地区。为此,山县有朋大肆扩充日本海陆军;还出台了《出师储备物资管理委员会条例》、〈战时大本营条例〉和〈海军军令部条例〉,日本已经抢先于沙俄,争夺其利益线———朝鲜半島和滿洲。

山县派系的擴大和結集[编辑]

山縣派的崛起是源自於1881年以鳥尾、三浦、谷、曾我四位將軍為首的反山縣勢力被從要職上排擠下來,從此陸軍中形成了山縣派這樣一個大派閥。山縣的影響力滲透到政界、官界和學術界,形成除軍部外亦囊括樞密院、貴族院、司法省在內的日本政治史上最大的派閥。

政治評論家入江貫一認為[5],山縣之所以能夠建立起這麼龐大的派閥得益於他善於用人。他在用人時先派給他們各種任務以判斷一個人的能力如何,之後適才適用,根據能力委以相應工作,磨煉其才能後再委以重用。他對部下從不棄之不顧,而是想辦法幫助部下把工作做好。山縣的部下不論是文官還是武將,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可以論功行賞,出人頭地,所以他們沒有更高的要求。他們對山縣宣誓效忠,結成派閥,逐漸壯大。山縣派閥中有陸軍的桂太郎、寺內正毅、田中義一;政界中有白根專一、平田東助、大浦兼武、清浦奎吾、田健次郎等一批人。其中桂太郎、寺內正毅、清浦奎吾、田中義一日後都成為了首相。山縣雖自稱“一介武夫”,實際上心懷深謀遠慮。[6]

第二次內閣,妥協和與政黨對抗[编辑]

軍隊和官僚機構[编辑]

評價[编辑]

同時代政黨政治家和新聞界的評價[编辑]

山縣被提倡政黨政治家民主主義的新聞界視爲妨礙民主主義的大牆、反面人物。[7]活躍在大正時代的新聞工作者鴉崎鷺城認爲山縣是「狡猾」的、「爲了自己的勢力擴張系統」、「陰險執著」等極爲批判。原敬也在《原敬日記》中做出了類似的評價,而德富蘇峯則將山縣評價爲「穩健的帝國主義者」[8]

對軍隊內部的影響[编辑]

作爲明治的元勳,爲陸軍打下了基礎,因此對軍部的影響力非常大。可以說,山縣之所以成爲當時的掌權者,是因爲山縣作爲堅守原理原則,並允許妥協的自己的現實主義者,以及發掘和培養人才的妙處。[9]

明治40年(1907年)2月1日公佈了以伊藤博文爲總裁的帝室制度調查局立案的正式令,得知其內容是根據首相權限的強化對各大臣的控制後,擔心這會影響到軍部的山縣與伊藤博文進行了會談,通過雙方的妥協,於9月12日公佈了軍令。因此,首相的軍隊控制失效,後來因軍隊的統帥權獨立而暴走,但伊藤博文和山縣知道濫用軍令的危險性,伊藤博文在會談結束後警告山縣使用軍令,山縣也警告部下濫用軍令。[10][7][11]

晩年的評價[编辑]

山縣作爲政黨政治否定、藩閥政治推進、社會運動鎮壓的代表人物,一直被歷史學家評價爲負數。1961年著有《山縣有朋》的藤村道生將山縣北清事變描述爲「侵略的絕好機會」,將山縣和太平洋戰爭直接聯繫到了一起,「成功建立了與日本無與倫比的軍國主義體制」、「(山縣的官僚軍閥)繼續統治日本,最終拖入黑暗的太平洋戰爭」。有馬學分析了從明治到平成中期提出的山縣論,認爲山縣在遠離個人個性和政治姿態及其實際形象的地方,作爲近代日本的暗部「和」應該被否定的存在被「象徵化」「符號化」所描述。另外,有馬還指出,從明治末期到山縣死亡前後一直被視爲」否定對象」的山縣,從大正11年去世到昭和戰前期,在「被遺忘爲否定對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軍國主義批評中,一直受到批判,「軍國主義者」、「帝國主義者」、「反動」、「法西斯主義者」、「巨魁山縣有朋」等明顯的負面評價。[12]

另外,很多人認爲維持巨大的山縣閥是因爲「山縣自身的權力慾」,自琵琶崎鷺城的言論以來,藤村道生、岡義武等的研究者也繼承了這一觀點。伊藤之雄在山縣的主觀上評價說,他是一個根據信念維持權力,不受到周圍譭譽褒貶的「愚直」的人。

近年來,喬治·阿基塔(George Akita)、伊藤隆等人嘗試了從其他角度接近山縣實像的分析。伊藤隆對山縣評價說,經過下關戰爭和三國干涉的慘痛經歷,一直對列強保持警惕,是擔心歐美人和亞洲人之間「人種戰爭」的「中日合作論者」,也是主張不應該與美國對立的「外交上極其慎重的態度」的政治家,是與以往軍國主義形象不同的人物。伊藤之雄指出,山縣在日俄戰爭、西伯利亞出兵、北清事變上表現出確認列強意向的慎重舉動,並重視陸軍整體的控制,並指出太平洋戰爭之路是由忘記山縣理想和精神的後繼軍人開啓的。

榮譽[编辑]

位階[编辑]

勳章等[编辑]

外國勳章[编辑]

邸宅・紀念館[编辑]

主要邸宅和花園
紀念館

年表[编辑]

  • 1863年,任奇兵队军监。
  • 1868年,参加戊辰战争
  • 1869年,赴欧洲考察军事制度
  • 1873年,任陆军卿。
  • 1874年,兼任参议
  • 1878年,兼任参谋本部长。
  • 1882年,任参事院议长。在山县有朋的操纵下《军人敕谕》以天皇的名义发布。
  • 1884年,专任参谋本部长。
  • 1885年,任伊藤博文内阁内务大臣。
  • 1887年,草拟了《清国征讨策案》。
  • 1889年,首次组阁兼任内务大臣。
  • 1890年,在山县有朋的操控下颁布《教育敕語》。
  • 1892年,任第二届伊藤博文内阁司法大臣。
  • 1893年,任枢密院议长
  • 1894年,清日甲午战争中主导日本政府。
  • 1898年,任元帅,再次组阁。
  • 1905年,再任枢密院议长、元老。
  • 1922年,病逝,享年83歲。

登場作品[编辑]

影視劇

腳註[编辑]

  1. ^ 旧曆閏4月22日
  2. ^ 元老中の元老[4]
  3. ^ 日本軍閥の祖
  4. ^ わしは一介の武弁である

關連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伊藤之雄 2009,第32頁.
  2. ^ 2.0 2.1 伊藤之雄 2009,第20頁.
  3. ^ 伊藤之雄 2009,第72-73頁.
  4. ^ 藤村道生 1986,第1-4頁.
  5. ^ 入江貫一, 入江貫一. 山縣公のおもかげ 付・追憶百話. 博文館、1922年、偕行社、1930年/復刻版 マツノ書店、2009年. 1922、1930、2009. 
  6. ^ 伊藤之雄, 伊藤之雄. 山県有朋-愚直な権力者の生涯. 文藝春秋. 2009: p.470–472. 
  7. ^ 7.0 7.1 伊藤, 之雄. 山県有朋-愚直な権力者の生涯. 文藝春秋〈文春新書〉. 2009: 446. ISBN 978-4-16-660684-9. 
  8. ^ 鳥, 海靖. 歴代内閣・首相事典. 吉川弘文館. 2009: 24–27. 
  9. ^ 歴代総理の胆力「山県有朋」(2)絶対権力者は「元祖・闇将軍」. アサ芸プラス. [2022-07-27] (日语). 
  10. ^ 『別冊歴史読本 日本の軍閥』. 新人物往来社. 2009. ISBN 978-4404036391. 
  11. ^ 北岡, 伸一. 『官僚制としての日本陸軍』. 筑摩書房. 2012年. ISBN 978-4480864062. 
  12. ^ 伊藤, 隆. 『山県有朋と近代日本』. 吉川弘文館. 2008年3月. ISBN 978-4642037846. 

來源[编辑]

基本文獻
評價・研究

文献・資料

「年報・近代日本研究七 日本外交の危機認識」所収、山川出版社、1985年
「建築・庭園・開拓農場」関連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樞密院
前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大木喬任
議長
1909年11月17日-1922年2月1日
1905年12月21日-1909年6月14日
1893年3月11日-1894年12月18日
繼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清浦奎吾
伊藤博文
無(下一相同頭銜:黑田清隆
顧問官
1903年7月13日-1905年12月21日
內閣
前任:
大隈重信
三條實美(代理)
內閣總理大臣
1898年11月8日-1900年10月19日
1889年12月24日-1891年5月6日
繼任:
伊藤博文
松方正義
司法省日语司法省
前任:
河野敏鎌日语河野敏鎌
司法大臣
1892年8月8日-1893年3月11日
繼任:
伊藤博文
內務省
前任:
職位創建
內務大臣
1885年12月22日-1888年12月4日
繼任:
松方正義
前任:
山田顯義
内務卿日语内務卿
1883年12月12日-1885年12月22日
繼任:
職位廢止
農商務省
前任:
西鄉從道
農商務大臣(代理)
1886年7月10日-1887年6月24日
繼任:
土方久元日语土方久元
參議
1874年8月2日-1885年12月22日
陸軍省
前任:
西鄉從道(代理)
津田出日语津田出(代理)
自己(代理)
陸軍卿
1877年11月26日-1878年11月8日
1874年6月30日-1877年2月24日
1873年6月8日-1873年7月2日
繼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西鄉從道
西鄉從道(代理)
無(下一相同頭銜:自己
前任:
大山巖
陸軍卿(代理)
1883年9月6日-1883年10月9日
1873年4月29日-1873年6月8日
繼任:
大山巖
自己
前任:
職位創建
參謀局長
1874年2月22日-1876年3月31日
繼任:
鳥尾小彌太日语鳥尾小弥太
前任:
鳥尾小彌太
第6局長
1874年2月12日-1874年2月20日
繼任:
前任:
無(上一相同頭銜:自己
職位創建
參謀局都督
1872年4月5日-1873年4月1日
1871年9月12日-1872年4月4日
繼任:
職位廢止
無(下一相同頭銜:自己
前任:
陸軍大輔
1872年2月28日-1873年4月18日
繼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西鄉從道
兵部省
前任:
無(上一相同頭銜:前原一誠日语前原一誠
兵部大輔
1871年8月29日-1872年2月27日
繼任:
職位廢止
前任:
久我通久日语久我通久
兵部少輔(陸軍部)
1870年9月23日-1871年8月29日
繼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西郷隆盛
军职
監軍部日语監軍部
前任:
大山巖(代理)
三好重臣
大山巖
職位創建
監軍
1896年7月31日-1898年1月20日
1894年12月18日-1896年3月16日
1889年10月3日-1889年12月24日
1887年5月31日-1888年2月3日
繼任:
職位廢止
大山巖(代理)
大山巖
大山巖
第1軍
前任:
職位創建
司令官
1894年9月1日-1894年12月19日
繼任:
野津道貫
參謀本部
前任:
大山巖
職位創建
參謀本部長
1884年2月13日-1885年8月31日
1878年12月24日-1882年2月27日
繼任:
無(下一相同頭銜:熾仁親王
無(下一相同頭銜:自己(代理)
近衛局日语近衛 (日本軍)
前任:
無(上一相同頭銜:西郷從道
無(上一相同頭銜:西郷隆盛
職位創建
近衛都督
1889年10月3日-1889年12月24日
1874年2月8日-1877年11月26日
1872年4月16日-1872年8月22日
繼任:
鳥尾小彌太日语鳥尾小弥太
西鄉從道
西郷隆盛
議會席位
貴族院
議員(敕選)
1895年8月5日-1922年2月1日
貴族爵位和頭銜
山縣(有朋)公爵家日语日本の華族一覧
前任:
陞爵
1907年9月21日-1922年2月1日 繼任:
山縣伊三郎
山縣(有朋)侯爵家日语日本の華族一覧
前任:
陞爵
1895年8月5日-1907年9月21日 繼任:
陞爵
山縣(有朋)伯爵家日语日本の華族一覧
前任:
敘爵
1884年7月7日-1895年8月5日 繼任:
陞爵